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一直等到第七天的时候,整个屋子都已然成为了一个死气沉沉的修罗场一般,端木青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看着窗外的满月一点点爬上来。

    异能她还是没有,根本就没有了任何生的希望,就再也不会去争取了,眼下,就只剩下了等死。

    看着那月亮,她记得,上个月,她还曾经跟韩凌肆一起看着呢!

    也是这扇窗,也是这一轮月,可是现在……

    就连想起这样的曾经的力气,好像都没有了。

    而此时的韩凌肆一身戎装,站在战场上,月色照在盔甲上,泛着寒光。

    蒙卿营帐里钻出来,同样身穿战甲,上面甚至于还有斑斑的血迹。

    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头也叹了口气。

    拍了拍他的肩膀,蒙卿的语气里有些故意的轻松:“在看什么?看来你是根本就不累啊!”

    韩凌肆转脸看了自己叔叔一眼,然后淡淡道:“青儿还是没有找到。”

    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得到消息,端木青不见了,连同刚刚出生的女儿和赶过去的端木素。

    蒙卿自然也知道这个消息,叹了一口气。

    “二妹妹怎么样?”

    “还瞒着呢!”说起这个,蒙卿脸上也不好看,“娉婷还是那副样子,吃了多少药都不见好,她天天守在女儿身边,感觉也是要跟着去了似的。

    若是再把青儿的消息告诉她,只怕她也就只剩下吊命的份了。”

    听到他这么说,韩凌肆皱了皱眉头:“不是让太医过去瞧了吗?怎么还是一点儿效果都没有?”

    “不知道,太医都说是母体带来的先天不足,这么一说,兰儿就更加自责了,恨不能拿自己的命去替了似的,这一次就是我出门,她都没有送一送,眼睛只管看着娉婷。”

    “说起来还是不应该啊!”韩凌肆无奈的摇头,“你们夫妻两个人的身体都不差,怎么到了孩子这里反倒是先天不足了呢?”

    “别说这个,说起这个兰儿还跟我吵过架呢!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我倒是愣了半天,后来才知道她是在问我有没有什么隐疾,当时我们两个可算是大吵了一架。

    不过我也知道她那个人,其实我心里也急,一点儿也不比她这个当娘的少,心里真是气得不轻,想想女儿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快肉,到底是忍住了。

    这一次姬辰风又荐了几个大夫过去,希望有用,那她也不至于那般了。”

    韩凌肆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夜风吹起他的头发,在这样的战场里,只是觉得一排荒凉。

    提到这些事情,叔侄两个心情都不好,蒙卿干脆转过话题:“你也放心好了,北燕这一次只是强弩之末了,姬辰风那边跟西岐已经达成了僵持之势,这已经很好了,我们回过头去支援一下他,基本上赵御风就是不死,也要退到姥姥家去。”

    提起这个问题,这个九千岁总算是有了些上位者的狠辣感。

    韩凌肆叹了口气,皱着眉头道:“我倒是一直都没有弄明白,赵御风究竟是为了什么,现在秋墨那里简直都成了个笑话了,他这边却还这样猛烈的攻击,难道是根本上想要找死不成?”

    蒙卿道:“你管他们如何呢?反正在我的心里但凡跟那个什么秋墨沾上边的人就没有一个正常人,这个赵御风这个时候跟秋墨合作,可见就是脑子有点儿问题,或者是干脆给那个什么秋墨将脑子改造了一下。”

    这个说法,韩凌肆倒是喜欢。

    “好了,回去吧!外头到底风大,明儿还有一场硬仗,只要将这个筱若关拿下了,北燕就没有什么戏唱了,然后在把赵御风赶回去,你就可以去见青儿了。”

    心里知道蒙卿说得是对的,但是韩凌肆心里总是觉得不安。

    抬眼看那月亮,也总觉得有些奇怪。

    发现他今天总是在看月亮,蒙卿笑道:“难不成你还想要赋诗一首?”

    陡然间,韩凌肆发现了,连忙拉过蒙卿的袖子,猛然道:“皇叔你看!”

    “怎么了?”

    他鲜有这样情绪激动的时候,倒是让蒙卿吓了一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看了半天才发现了异常。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上的月亮,今天晚上好像有点儿像是带着点儿蓝色的感觉。

    就像是蒙上了一层蓝色的烟雾,让人看着有些比真切的梦幻的感觉。

    “这……还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天象呢!君昊,你在哪里见过吗?”

    韩凌肆却是摇头:“没有!只是觉得很奇怪,这样的月色从来都不多见,而且今天晚上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让我感到很不安!”

    “难道是他们今天晚上要偷袭?”蒙卿的神色紧张起来。

    “不会!我早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如果他们聪明的话,最好就不要有什么小动作,不然哭的会是他们。”

    这话说得没有意想中的气势,只是淡淡的随口一说。

    这就让蒙卿开始怀疑,韩凌肆是发现了其他的十分重要的事情。

    “到底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而且不是我们这边的事情,而是青儿,但是现在,我这里一点青儿的消息都没有。”

    这一点,蒙卿自然比韩凌肆要好,至少端木兰再怎么难过,到底还是会让人写信给他。

    让他知道她在家里的情况,叹了口气,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慰他了:“君昊,现在想这些也没有用,我们最重要的是抓紧时间结束战役,然后你才能够去找青儿,才能够一家团聚。”

    不知道是不是一家团聚这四个字陡然间刺激到了韩凌肆,他的神色蓦然间变得坚毅起来,然后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叔叔,掉头走回军营里去了。

    摸了摸鼻子,蒙卿对着天上的月亮道:“很多女子都喜欢拜月神,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存在,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那么今天晚上我便也拜一拜你吧!希望你保佑青儿和她的孩子平平安安的。”

    说完当真深深地对着月亮鞠了一躬。

    端木青这边,门被突然从外面打开了,秋墨嘿嘿一笑走了进来。

    今天他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袍子,跟平日里大不相同。

    当他转过脸的时候,端木青愣是给他吓醒了,这么多天一动不动的样子竟然打破了。

    她呆呆地看着此时的秋墨,只觉得没有任何食物的胃里面开始翻涌。

    他的脸上不知道涂了什么东西,看上去像是要进行一场古老的仪式,但是那一块一块的黑色的糊状物,确实是让人看着便不舒服。

    更何况此时他的身上还有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不,应该是已经发臭了的味道,让人闻之作呕。

    端木素微微睁开眼,看到他的时候,目光中陡然间发出恨意来。

    秋墨又笑了:“看来你们都休息得不错啊!”

    就连声音都开始便了,像是被人将他的声音揉扁了似的,听上去就觉得特别的不舒服。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他走到窗前,手里拿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手搭在上面,然后就像是十分惬意地看着窗外。

    端木青和端木素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道他这一句是问谁的。

    “今天是一个难得的日子,这种月亮叫做蓝月。听说是天上月神的一个特殊的日子,而且在我们隐国来说,更加重要,这一天,所有人的异能都会受到月亮的影响而加倍。”

    说完之后他饶有深意地看了端木青一眼:“今天晚上,北燕会全面攻击韩凌肆,你说,他会赢吗?”

    已经变得有些空洞的眼睛陡然间亮了,端木青颤抖着嘴唇,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开口了。

    干裂的嘴唇摩擦着,只带出斑斑血迹。

    端木素虚弱地撑开眼皮,想要骂两句,但是也无能为力。

    她的目光有些模糊,可是这样明亮的月光下,她还是可以看到那边牢笼里面靠在那里的姐姐,心里头只觉得痛得不行。

    “你这个恶魔!”端木素努力了好久才说出这么一句话,却也只是嘴唇在动,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

    秋墨却听到了,转过脸笑看着她道:“没错,这个时候我就是个恶魔,但是我喜欢,你呢?你是不是很讨厌?”

    说完之后还自我感觉良好:“我知道你不喜欢,别急,待会儿就知道了,说不定你会感激我!这么多年传来传去,你的灵魂始终不灭,但是每一世你都是一样虚弱,永远都没有一副健康的身子。

    这都是拜隐国所赐,都是拜雪女所赐,你还要坚持吗?我会让你解脱的。”

    姐妹两个都是怒目看着他,只是可惜,这个人根本就不在乎。

    “别这样看着我!我不喜欢。”秋墨笑着摇头,然后又去看那月亮,突然喃喃道,“好了,差不多时辰了。”

    说着他便慢慢地走到床边,端木青的心,立刻就被提了起来,然后他果然抱起了床上的孩子,直接走到那副奇怪的图案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