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要做什么?”

    端木青吼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嗓子都快要烧起来了,只是这个时候她都顾不得了,她看到他抱着长乐,像是要做什么似的,就让她开始恐惧。

    秋墨没有理她,这个时候他的神色十分严肃和认真,同时也有一种异样的庄严。

    手上的东西终于被端木青看清了,他的手上拿的是一把镰刀,一把样式十分奇怪的镰刀,上头有一根长长的柄,加起来就像是一把长剑的高度。

    他这个时候面对的是一群没有任何能力的东西,要拿武器做什么?

    端木青的思维终于重新转动起来,眼睛死死地盯着那边,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要将那边的那个人撕裂。

    秋墨转脸看了一眼端木青,一直十分严肃的脸上现出一丝轻蔑的表情,像是在嘲讽着她这个雪女的无能为力。

    端木青欲哭无泪。

    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双手完全不像是自己的一般在拼命地挥舞着。

    那一眼之后,秋墨就不再看她,而是闭上了眼睛,将长乐高高地举到头顶,然后嘴里念念有词。

    他念的是什么端木青一句都没有听懂,并不是隐国的祭祀之词,甚至于不是隐国惯用的唱词。

    他这是要做什么?

    念完之后,长乐被放下来了,就放在那六芒星的中间。

    所有的东西陡然间光芒大盛,避水珠、碧血黄泉、紫金手钏、桃木剑、龙鱼甚至是端木素全身都笼罩着一层白色的烟雾。

    眼前的这一幕十分旖旎绮丽,如果是别的情况下,端木青或许会感到惊奇,但是这个情况,她只是害怕,因为躺在那中间的人是她的女儿,她出生还没有多久的女儿。

    长乐陡然间哭了起来。

    这哭声反倒是让端木青稍稍放心了些,至少女儿还活着。

    这样的祈求是不是太少了一点儿?

    放心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却勾起了她对女儿的期盼:“长乐,娘亲在这里。”

    原本不能说话的嗓子在这个时候竟然发出了声音。

    外面的月光越来越明亮了,发出一种诡异的蓝色,而里面秋墨的表情也变得更加变幻莫测起来。

    原本脸上糊着的是一块块黑色的血污般的东西,在这个时候竟然慢慢的变成了红色,从黑色到红色一点点变淡。

    终于恢复到正常的红色的时候,那红色便一点点滴下来,如同血液。

    长乐的哭声越来越大,但是丝毫都影响不了那边的秋墨,他就像是在执行一个再神圣不过的仪式,丝毫没有懈怠的。

    恢复了正常容貌的他,仍旧出现那种妖冶的气质来,狭长的眼睛这个时候微微闭着,露出的一点眸光深意难测。

    端木青肝肠寸断,不知道哪里生出来一股力量,竟然让她恢复了力气,退后了好几步,然后加速奔跑,竟然将那栅栏给撞开了。

    这并非是完全依靠异能,还有很大的一部分来自于她身体本身的冲撞力。

    这一撞,直接将她撞得眼冒金星。

    可是,她并没有因为这而倒下,而是艰难地扶住了一旁的柱子。

    “长乐!”

    端木青顾不得许多了,这个时候什么秋墨,什么阵法,她都顾不得了,女儿就在那边,眼看着就自己的眼前。

    她听得到她的声音,看得到她的面颊,甚至于能够感觉得到她此时很难受。

    跌跌撞撞一路往前,秋墨竟然也没有阻止,只是当她靠近的时候,陡然间只觉得自己所有的筋脉同时痉挛起来。

    身体的深处有什么东西被牢牢的控制了,如同一根深种于身体的根系要被连根拔起。

    “啊!”她终于忍不住摔倒在地,发出一声惨呼。

    两世为人,从来没有一种痛会超过此时的这种感觉。

    所谓凌迟又如何?端木青忍不住冷笑。

    这一次,端木青感觉自己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偏生又不愿意合上,她的女儿还在那里。

    秋墨只唇边凝了一丝冷笑,却并没有再看她。

    身体深处的疼痛感,让端木青几乎就想要咬舌自尽了。

    但是她不能,不能这么做,她的孩子还在那里。

    “长乐!”她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只能在心里默念着女儿的名字,那还是韩凌肆给取的名。

    如果上天有眼的话,请保佑我女儿平安,端木青愿此时便立刻死了,希望能够向老天祈求一点儿福运带给女儿。

    秋墨那长长的一段莫名其妙的咒语般的东西终于念完了,睁开眼,眼睛里却是血红一片。

    那镰刀被高高地举起,然后有一道红色的血丝一般的细细的东西在镰刀上面游走。

    似乎很久很久之前看到过有一种说法,死神是带着镰刀的,但是这并非是正统的神话,只是一种传说而已,她向来不信。

    但是这个时候却胆寒了,难道秋墨这个时候扮演的角色就是死神吗?

    那这个死神要对着的人却是她的女儿!

    端木青拼命地想要喊出来,却只喷出一口鲜血。

    镰刀重重地落下,将那地上的图案大乱,所有的光芒陡然间混合起来。

    整个空间如同被扭曲了一般,龙鱼等六个东西,开始混乱不清地相撞着。

    只有长乐的哭声依旧保持着连续。

    秋墨终于睁开眼睛,回到了他自己的身上,仿佛方才他是被另外一个人附身了一般。

    “看!新一代的雪女好像能力更强呢!这样异样的时空下,她也能够安稳的镇守,看起来倒是比你还要厉害些。”

    秋墨的话带着浓浓的讽刺的意思,可是却让端木青担心得快要哭出来。

    “你是不是想要说话?”对上端木青充满了仇恨的眼睛,秋墨显得云淡风轻。

    她当然没有办法回答,此时说一句话对她来说也是十分困难的一件事。

    “其实你不用说,我都可以告诉你,你,已经没有价值了,原本我是想要让你回到我的身边,让我们生下新一任的雪女。

    但是你这个人实在是太不听话了,非要跟那个韩凌肆在一起,他不过是一个下-贱的凡人而已,实在是不明白为何你要将他当做宝一样的看待。

    现在好了,就算是我们俩个没有生下新任的雪女,她也还是在我的手上,你和韩凌肆,都得要死,我将是她的唯一,她的父亲,她的哥哥,她的丈夫!我会是她的一切!”

    端木青咬牙看着这个人,他真的是疯了。

    她的眼睛越是仇恨,秋墨就觉得越是高兴,他要的就是端木青的仇恨,要的就是她的痛苦,这相当于是他的乐趣。

    镰刀上游走的血丝开始一缕缕地抽出来,编织成一张网,将那六芒星都网在里面,如同一条条的光线一般。

    而长乐所躺的那个地方更是被紧紧地包裹了起来,如同一只茧。

    长乐哭了这么久声音见见地嘶哑了起来,那么小的一个婴孩,哭成这副样子,听着最为伤心的人自然就是她的母亲端木青了。

    端木素的脸扭曲了起来,其他几件东西也在强烈的颤抖着。

    然后秋墨眯了眯眼睛,抵抗着强大的震动蹲下身子,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在长乐的眉心一点,一颗殷红的血珠冒了出来。

    端木青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碎了一个洞一般空空荡荡的。

    顿时,方才还在空中胡乱飞舞的各色光线陡然间全部变成了红色,像是被长乐眉心的那一颗血珠给染红了一般。

    端木素极力想要睁开眼睛,但是,这整个的场力太强,而她原本就是被困在了定位点上,想要抵御这个场力根本就有些不可能。

    所以就算是睁开眼睛这样的小事情,这个时候做起来也是十分困难的。

    而此时的隐国众人,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所有人都没有什么睡意,只有小孩在父母的怀抱中依然睡过去。

    雪女已经消失好久了,一点儿线索都没有,周围都找遍了,就差下山了,可是山下的消息十分明确,雪女根本就没有回家。

    所有人都知道,一定是出了事,可是到底是什么事,却没有人知道。

    地瓜和万千背靠着背坐在巨大的岩石上,脸色都十分沮丧,这么多天过去了,商量来商量去还是没有商量出端木青的所在,两个人都有些乏了。

    呆呆地看着湖心的月亮,地瓜眨了眨眼睛,突然道:“今晚的月亮怎么是蓝色的?”

    “大概是有什么异常的天象吧!”万千随口回答了一句,并没有用心。

    倒是地瓜眼睛一亮:“那会不会是青儿那边有什么事情?”

    随意瞥了他一眼,万千不置可否,但是那意思十分明白,地瓜你找雪女找疯了,什么都认为跟雪女有关。

    “我是……”

    说了两个字陡然间就停住了,像是听到了什么似的。

    万千不经意看到他一脸慎重的样子,疑惑问道:“你怎么了?”

    最后一个字才说出口的时候,他就已经不见了,直接钻走了,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但是刚才他的表情好像太过于认真。

    这一边,秋墨的脸越来越红,而六大魂器的动静却越来越小,像是快要失去灵力了一般。

    陡然间,空间里红光大盛,秋墨却十分痛苦地高呼了一声,极尽凄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