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有些不解,这一声惨叫并不像是成功了,反倒像是……

    正不知所以的时候,突然发现端木素的嘴角流下血来,但是嘴边却挂了一丝笑意。

    顿时有一种十分不妥的感觉:“素儿!”

    幽幽地朝姐姐看了一眼,眼睛里却只有不舍,然后她整个人就瘫倒在了地上,血从身体里面流出来,逐渐将那六芒星的一角遮盖。

    而秋墨却像是发了疯一样,整个人开始没有任何意识地被摔在这个空间里。

    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但是看得出来他现在很痛苦。

    一个人突然从地下冒了出来,端木青看过去,竟然是地瓜。

    这一次地瓜出现的时候跟以前的每一次都不同,脸上没有任何的笑意,轻轻朝端木青点了点头,然后走到端木素身边,将她轻轻地翻过来,然后站在她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

    端木青陡然间明白了,惊恐地看着地瓜。

    再转脸看端木青的时候,包子脸上就只剩下了内疚。

    他突然跪倒在她的面前:“青儿,没有办法,这是我跟端木素约定好的,在这个时候出现,杀死她,破了秋墨的这个局。

    这个时候对于秋墨来说是最重要的,只要在这个时候把局给破了,那他就会受到血咒的反噬,成为血咒的祭坛,生命被封藏。”

    他在说什么?端木青感觉自己没有听懂,可是又好像是听懂了。

    再转脸看妹妹,她已经没有了气息。

    而秋墨依旧在哀嚎,好像正在经历这灰飞烟灭的感觉。

    地瓜想了想,十分简单地对端木青道:“其实这件事情,是端木素自己跟我说的。”

    “不可能!”声音发不出来,气流从喉咙里流动的时候,牵扯着伤口,火辣辣的磨出了一道道血痕似的。

    “端木素是气魂,她跟其他的五个神器之间是有灵魂灵犀的,所以,是碧落黄泉利用音频跟我说的,算好时间点,突然出现将她杀死,让六芒星缺角。”

    看到她已然不可置信的样子,地瓜显得有些无奈,只好接着解释:“实际上,如果是平时,我这样做一定不会成功。

    但是今天不一样,一方面,秋墨正在进行血祭,已经没有什么精力去照看其他的东西,另一方面,今晚,所有隐国人的异能都会大大增强,我自然也是一样的。”

    所以,说来说去,都是素儿已经死了?

    端木青两眼无神,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而地瓜却将视线投向那边的秋墨,两只眼睛里尽是愤恨。

    随手拿起那把镰刀,地瓜的包子脸上尽是严肃,然后一镰刀挥下去,秋墨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皮球一般地瘪了下去。

    而血液顿时流满了这个地面。

    这个时候长乐突然间哭了起来,这一声哭声,顿时将端木青和地瓜的注意力都给唤了回来。

    “青儿,你还有小雪女呢!”地瓜像是看到了希望,连忙提醒端木青。

    他知道端木青好像跟端木素的关系特别好,后来知道端木素就是气魂的时候,心里也就隐隐明白了,正因为这样,现在端木素的死,对她来说一定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

    所以,这个时候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她清醒过来,让她回到正常的状态。

    跌跌撞撞的起身,端木青一路跑向长乐。

    小女孩的额头上还是有那一点血珠,只是已经隐隐地有转黑的迹象。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对于血咒的具体情况也不是很了解,但是端木青还是迅速地将那血咒给抹去了。

    不管怎么样,秋墨的东西,始终都透着一股子邪气。

    说起来也是有些神奇,一直都在哇哇大哭的长乐,在看到母亲的脸时,竟然立刻就停止了哭声,反倒露出一个笑容。

    地瓜也感到十分惊讶:“小雪女竟然这么聪明,才不过七八天,竟然就知道谁是母亲,而且还会朝母亲微笑。”

    这个时候的端木青,感觉自己真是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也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难过,素儿死了,秋墨也灭了,长乐回来了。

    脑袋里乱哄哄地塞了许多许多的东西,没有一件是可以很容易理清的。

    “青儿,这个屋子里阴气重得很,我们回去吧!”

    地瓜心里算是呼出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端木青还是好好的,这对于隐国来说就是最大的幸事了,更何况,现在的秋墨已然没有了威胁。

    点了点头,端木青认真地看着地瓜:“还要麻烦你帮我带上素儿。”

    转脸看到其他五件东西的时候,她大吃一惊,因为另外的五件神器像是突然间就失去了光彩。

    碧血黄泉甚至开始枯萎了。

    “青儿,这……”

    地瓜其实对六神器并不知晓,要不是端木素拼着最后的力气让碧血黄泉通知他,他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些东西的存在。

    眼前的情景便是在不了解的人,应该也知道,并非是什么好事。

    看了一会儿,还是点头道:“先把他们都带走吧!”

    实际上她只是动了动嘴皮,喉咙大大受损已经是不用说的了,好在地瓜都听得明白。

    走出这个门,端木青却忍不住再回头看了一眼,前世,素儿为了自己而死,究竟是没有在自己的眼前,这一世,竟然还是为了自己而丢了性命。

    偏偏自己还是看着她断气的。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正要转身,却又停下了脚步,伸手将女儿交给地瓜,端木青重新走进去。

    秋墨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痕迹,像是化作了这满地的血,可是在他最终扑倒的地方,却出现一颗暗红色的珠子。

    这是什么?

    难道是跟血咒有关?

    想想血咒这个一直潜藏在隐国这么多年的隐患,端木青还是决定将它捡起来,然后小心地包好。

    一定要找一个妥当的方式,将它处理掉,不然,只怕以后还会危害到隐国的安全。

    地瓜没有看到这一幕,此时他心里想的却是关于隐国的未来。

    不管怎么说,秋墨这个最大的隐患一死,隐国的事情基本上就只是早晚的问题了。

    可是,并不代表就真的不再有任何的忧患。

    还有一个人,多多少少让他有些忌惮。

    那就是韩凌肆。

    如今外面的江山且不说赵御风和北燕这两个傀儡了,最厉害的自然还是雪女的丈夫韩凌肆。

    若是他在见识过隐国的异能之后,再有什么心思的话,隐国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吗?

    端木青不知道他心里所想,只是安静地等待着隐国人过来救援。

    地瓜半刻钟不到,就将人给带了回来。

    而韩凌肆在将北燕彻底打败了之后,匆匆来了长淮山,直接便将妻女接回了宫里,让府里的人悉心照顾,至于隐国人,他并不在乎。

    不管端木青如何重视她自己的国人,对于韩凌肆来说,这些人没有将端木青照顾好,而且受了那么多的苦楚,就罪该万死了。

    这一回去,养一场伤,就一直到了年底。

    年底之前,韩凌肆一直很忙,西岐不比北燕,到底是百年大国,而赵御风又不比赵御恒,相对来说,能耐倒是更厉害一些。

    所以,这一仗,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容易。

    这一年的年过得特别简单,因为正在打仗,而且皇帝御驾亲征,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所以,也没有人敢铺张浪费。

    端木青这个皇后回了宫之后,统共也没有露两次面,对外,韩凌肆一直称皇后身体不适,长居青凤殿。

    现在就算是回来了,后宫里的杂事也依旧是又陈淑妃打理。

    对此不少人心里有些疑虑,照说正宫娘娘回来了,这正宫娘娘的工作不就是打理后宫吗?为何还是陈淑妃在打理?

    难道说之前的传闻都是假的?

    不都说皇帝心里只有皇后娘娘一个人吗?所以才这么多年冷落着淑妃娘娘。

    可是现在看来,这个传闻中的皇后也没有很得陛下的欢心啊!

    至少这回宫都几个月了,皇帝也没有露一次面,而且丝毫不提要把她的权利给还回来的事情。

    据说淑妃有一次还特地请旨,将后宫的事情交还给皇后,但是却被陛下驳回了。

    端木青对于宫里的这些流言蜚语视而不见,终日里只是带着长乐在宫里不出来。

    后来还是太后看不下去了,亲自去了一趟青凤殿。

    “你回来这么久了,连我那里都不去一趟。”

    周虞此时看上去倒是比之于之前更精神了些,不过人倒是瘦了。

    之前韩凌肆就跟她说过,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是周虞在照看朝堂之事,如此这样,倒也能够理解。

    “刚刚将长乐哄睡着了。”在摇篮边站起来,端木青好歹还是行了个礼,倒是被周虞给制止了。

    上前看了看长乐,笑道:“小丫头长得倒是齐整,眉心还有一颗胭脂印记呢?”

    那并非是什么胭脂印记,而是当时秋墨弄出来的东西,关于这个,端木青道现在都还十分担忧,生怕会影响到长乐的身体。

    但是这段时间细细观察,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

    婆媳两个人从旁边屋里出来,端木青问道:“母后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