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只是最近后宫好像颇有一些传言,你可知道?”

    想不到再次见面,端木青竟然是这样一个姿态。

    倒是以前看错她了。

    原本以为她对韩凌肆那样在乎,这个时候应该会对陈淑妃或者自己多多少少都有些不满,谁承想,她回来这么久竟然只将心思放在带长乐上面,其他一概不问。

    这样两个人相处倒是简单多了。

    “什么传言?”端木青愣了愣,转脸问道。

    最近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呆在后宫,根本就没有出去过,所谓的传言之类的东西,可以说是完全不知道,这个时候听到周虞说起,不免奇怪。

    “也没有什么!”看她丝毫不在意,周虞也就不想多事了,转过话题问道,“你初回来,很多宫里的人可能对你还不了解,可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

    端木青想了想,大概是怕自己后权旁落了,便笑了笑道:“现在这样挺好的,我身子一直没有好,这些时候都亏了陈淑妃的照看,想着现在的样子,暂时还是接着让她照管吧!

    不然,一来,我也不熟悉宫里的情况,未免让人心浮动,二来,她这些时候也做得挺好的,没有错,何必让她心里不舒服。

    再说了,我回来这么久,她也丝毫未曾怠慢我,所以,倒是觉得这样可以。”

    后宫里的事情,周虞是一向都不过问的,自来都是让陈淑妃料理,终究她是太后,而且是有权利的太后,难道她一个后妃还敢为难自己不成?

    只是现在端木青这个正牌的皇后来了,若只是皇后也没有什么,偏偏韩凌肆把她当做是心尖儿上的人,这个时候如果她出了点儿不开心,到时候影响的还是整个朝堂。

    “既然你觉得还好,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我便回去了,听说你身子还不好,就不要出来了,依旧在宫里面养着吧!

    陈淑妃那边我会让人吩咐一声,不要来打扰你了,其他人那边你也不用担心。”

    轻轻点头算是知道了,端木青不再说什么。

    周虞也不是那等不懂人情世故的人,当下也就起身离开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端木青却又叫了一句:“母后!”

    周虞讶异,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说清楚的吗?

    但是她却只是朝她行了一礼:“谢谢您。”

    并非是为了方才她的那两句话,周虞知道,端木青这样的女子定然不会为了那等小事而纠结的人。

    思来想去就只有那个重担了,她实在感谢自己帮韩凌肆呢!

    一边往自己宫里去,周虞一边摇头笑道:“真真是一对儿,都是坐到这个位置上的人了,竟然还是跟那年轻的小伙儿妇人似的。”

    文若在一旁笑道:“谁说不是呢!但是,谁又不羡慕呢!”

    “是啊!”周虞叹了口气,“只羡鸳鸯不羡仙,但是生在这皇家,总觉得这样的事情就只是神话了,倒是让我睁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一对儿。”

    “太后娘娘又在胡说了,您千秋高着呢!这不就是你喜欢的样儿吗?该怎么样怎么样。”

    “钱权万般皆是过眼云烟,只一个情字,便是闭了眼睛,感觉都还在那里。”

    “说起来皇后娘娘倒是清减了许多,也变了很多似的,刚看到她的时候,感觉还是个小女孩子,现在看起来,倒真是一个妇人家了。”

    文若跟周虞这么多年,主仆两个人之间说话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周虞也不在乎。

    “到底是当娘的人了,哪里还能跟过去那样。”

    “还是太后您千秋好!”

    主仆两个人说着话,端木青却坐在廊檐下发呆。

    莫失拿了件衣服给她披上:“小姐,这才刚新年呢!今儿太阳又不大,你怎么就这么坐在这里了,万一给冷到了怎么办呢?”

    端木青的目光不知道落在哪里,但是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

    自从那次回来之后,她就是这个样子,只有偶尔跟长乐在一起的时候,才会露出些笑容,其他人跟她在一起,只觉得她像是没有了生气一般。

    有时候就像是这样,坐在一个地方,呆呆地看着,也不知道在看哪里,一坐就是大半天过去了。

    就是韩凌肆过来了,她也都是这个样子。

    别说是青凤殿上下了,就是隐国他们,这个时候也是急得不行,雪女这样一幅样子,可怎么带他们去将国人救出来呢!

    陪在端木青身边,莫失静静地坐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叹了口气,终究也不知道说什么。

    最开始的时候,大家各种方式都试过了,什么话也都说过了,可端木青依旧是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有开口说话的欲.望。

    偶尔说一两句,也都是木木的。

    看了她两眼,算了,还是进屋吧!或许她就是喜欢一个人坐着,自己呆在她身边,反倒让她感到不高兴。

    “莫失……”

    就在莫失以为她不会开口,正要进屋的时候,她却突然又开口了。

    “小姐!”

    “你是最后一个了。”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莫失愣了好半晌,看着她呆滞的眼,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

    一向不喜欢表露情绪的她,也忍不住红了眼。

    “小姐!”哽咽了好久,才蹦出这么两个字。

    “先是露稀,然后是莫忘,再往后就是百媚,宁远,就连素儿都没有了,现在就只剩了你一个在我身边。”

    莫失忍不住哭了出来,然后跪倒在地,跪行到她面前,仰起头来看她:“小姐!我会陪着你的,等你百年之后,我还要为你守三年呢!”

    端木青摆了摆手:“不不不,我不想再耽搁你了,我大概是一个不详的人,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跟我沾边的人好像都没有个好下场。

    我想你还是离开我的好,我真的不想再让我身边的人受伤了。”

    “小姐,早在我跟在你身边的第一天开始,我和莫忘就发了誓,这一辈子只跟着小姐,命都是小姐的,你今日赶我走,岂不是要了我的命吗?

    一直以来,我知道小姐你心里对我有愧疚,对莫忘有愧疚。

    但是有些话我一直都没有说,我却是是将莫忘当成我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可莫忘过世之后,小姐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了啊!我已经失去莫忘了,难道还要再离开小姐吗?那我这一辈子还有什么意思?

    之前这些话我都没有说过,那是因为我不会说,我向来不会说这样话,小姐你是知道的。”

    端木青眼睛里没有什么神采,只是摆了摆手,淡淡道:“我现在不再拘着你了,你赶紧走吧!不管是要嫁人也好,打算去做什么生意也好,都随你吧!

    我那匣子里还有些银票,虽然不说是让你富可敌城,但是也不少了,你做什么都可以,而且你又有一身武艺,我也不用担心你会被人欺负了去。

    只是以后不要说我的事情,不要打着我的名号,没的白累了你。”

    莫失眼泪滚落下来,哽咽了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原本那一番话对她来说就已经很困难了,也是这么多天在心里酝酿的言语,这个时候说完了,以为也就轻松了。

    谁晓得端木青突然间又说出这么一大段来,她如何又应对之词呢?就只好呆在那里。

    不说话也不走,就是僵着。

    端木青也不再开口,像是没有看到她似的,一个人看着外面的落日,眼睛里却什么都没有,世间万物都跟她没有什么关系似的。

    其实她心里此时想的是,她跟韩凌肆的结合原本就是该遭受天谴的,却偏偏要逆天而行。

    老天已经保全了她的女儿,她自己就该将这样的罪孽揽到自己身上,让她自己承担上天的惩罚。

    可是老天却并没有为难她,而是将她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带走,这一点让她的心里感到十分惶恐。

    她不知道再这样下去,身边还有多少人会离开,还有多少人会莫名其妙的没有了性命。

    太阳渐渐地落山了,屋里的长乐大概是醒了,哭了起来。

    端木青听到这哭声,陡然间从自己的沉思中清醒过来,然后飞快地去了房间。

    长乐还是那会儿一样,看到她过来,顿时就停止了哭泣,咧开小嘴笑了笑。

    这段时间以来,端木青根本就不让别人来照顾长乐,一应所有的事情都是她自己亲力亲为。

    就是青凤殿的其他人,基本上也都没有了用武之地。

    经过这么几个月,带孩子这件事情,端木青已经做得十分熟练了。

    喂了食物之后,大概是睡得太久,长了就吵着要去外面。

    不想让女儿不开心,还是抱着她出来了,谁知道在门口就看到莫失满脸泪痕地站着,手里拿了一柄长剑:“小姐,如果你果真不要莫失跟着的话,那么莫失就只有一死了。”

    说完,剑光一闪,长剑就要往脖子上去。

    一个人急急忙忙飞身过来,电光火石间将她的长剑夺了下来,却是小龙。

    “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情不能跟娘娘好好商量?!”

    端木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我过些时候又要出门了,你要跟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