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莫失惊讶地抬头看了看端木青,一时间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似的:“小姐你……”

    小龙在一旁拉了拉她的袖子,使了个眼色,她便立刻垂下头去。

    两个人都跟着端木青进入内室。

    长乐倒是十分乖巧,坐在端木青的怀里,只睁着一双大眼睛不住打量着莫失和小龙,时不时地还咧嘴小一下。

    “现在东离和西岐的战事一时半会儿还结束不了,陛下也不知道何时回程,宫里宫外太后照看得很好,说实话,我这个皇后坐在这个青凤殿里,实际上也帮不上什么忙。”

    这一说,小龙就立刻不同意了,正要开口为端木青辩解,却被她一个手势打断了:“我知道,在你们心里,或许多多少少都为我感到委屈,觉得我堂堂一国皇后,就坐在家里带孩子,似乎有点儿太委屈了。

    但是你们跟了我这么久,也应该知道,我一向志不在此,至于我的身份,便是我从来没有跟你们说过,也从来都没有瞒过你们。

    相信你们其实也都能知道,现在隐国才是真正需要我的地方,一个人站在什么样的位置就要担负什么样的责任。

    我坐在皇后的这个位子上,但是这个皇宫里的事情有人比我更适合,我可以偷下懒,隐国那边却不可以,那边必须要我去。

    所以……我打算过两天还是仍旧回去,你们看呢?”

    大概是刚刚端木青要将她赶走,将她给吓怕了,莫失这一次立刻开口,像是抢着似的:“小姐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是决计不会再跟小姐分开的。”

    小龙笑嘻嘻地挠了挠头:“我去哪儿呢?自来也是到处跑得多,说是跟着小姐不如说是让小姐收留我呢!”

    “这话可不要乱说,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有自己的生活,能够好好按照自己所想的选择。”

    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没有好好说过话,这陡然间认真起来,端木青自己倒是有些不适应了。

    小龙立刻正色:“我早就已经想好了,江湖之人,向来无家,更何况这些年来,我来来回回也是替别人办事,便是在江湖上,也没有什么朋友,小姐这里就是我的家,如果有什么事情,让我去跑一跑,这样的生活我倒是更加自在点儿。

    不然突然间将我放出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想了半天,端木青终究还是轻轻点了点头:“既然你们都决定了,那就这么说定了吧!就后天走,这两天你们也别没事找事儿做了。

    常年跟着我,不说性命时常堪忧,也自来没有个休息好的时候,明天就好好休息吧!后天一早,我们启程。”

    终于松了口,莫失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眼角眉梢都带着笑。

    小龙朝她眨了眨眼,她却一眼横了过去。

    人都出去了,屋子又恢复了安静。

    外头太阳已经落下了,又宫女蹑手蹑脚地进来点灯,她也懒得抬头去看。

    长乐坐在她怀里,咿咿呀呀地说着听不懂的言语,这一刻,端木青只觉得十分满足,好像心都给填满了。

    “长乐啊!如果你一生一世快快乐乐的,娘亲就算是舍了这条性命也没有任何怨言了。”

    看到长乐的脸,那一双像极了韩凌肆的凤眼,心头一软。

    她和韩凌肆……

    原本是想要将长乐留在这里,可是想想她终究是雪女一脉的血统,流落在外,且不说到底会招来多少麻烦,便是隐国那边也不得自在。

    更何况,雪女向来活不长,若是在外头,只怕更多的坎坷。

    之前秋墨不是说过,长乐比之于自己的天分更厚吗?说不定她能够找到什么破解之法也有可能。

    “长乐,娘亲带你回隐国怎么样?”

    其实才这么几个月的小孩子知道什么呢?看到自己母亲一本正经地跟自己说话,小娃娃就只会呵呵而已。

    伸手一点她的鼻子,端木青无奈了:“你个傻瓜,跟你说很重要的事情呢!以后你可不要后悔啊!要是你要怪娘亲的话,娘亲也都听不到咯!”

    第二天,原本想要回去隐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去看看端木兰,这段时间,她没有少来看过自己。

    只是每天,端木青都是那副样子,姐妹之间也说不上两句话,所以,每一次端木兰都是兴冲冲地带了一堆的东西过来,最后却忧心忡忡地走掉了。

    谁知道才踏出门,莫失和小龙两个人就气呼呼地拎了个东西来。

    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竟然是叶慕白。

    自从那一次在绿乔山庄将他捡回来之后,基本上就没有怎么动用过他,曾经倒是想要给他些事情,却又发现他的能力并不是很强。

    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将他放在那里,好好地养着就是了。

    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突然间被小龙和莫失给拎出来了,而且两个人脸上都充满了愤恨,不知道又是出了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的叶慕白看上去十分的糟糕,一副邋里邋遢的样子不说,而且整个人都极度消瘦下去。

    额头上青筋一根根暴起来,看上去有些吓人。

    “怎么回事?”

    小龙和莫失向来不是无的放矢之人,这会儿定然是这个叶慕白做了什么,才会让两个人都这样的生气。

    “娘娘,这个人是个奸细!”

    小龙看上去一副要吃人的表情,大概是因为两个人之前还有过不少的交集,而自己却并没有人出来,感到懊恼吧!

    “哦?”不过这个结果到是让端木青惊讶,“奸细?怎么了?”

    叶慕白神色萎靡,但是看到端木青的时候,还是十分清醒的,看了她一眼之后,就立刻垂下头去。

    “我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血咒的东西!”小龙气得不轻,伸手第给端木青一件东西。

    打开来看,竟然是一颗血珠,跟那秋墨最后留下来的差不多。

    “这是什么?”

    问话间,声音已经充满了冷意了。

    小龙正要说话,端木青却直接指了叶慕白:“你来说。”

    “是国父大人给我的。”

    “他是你哪门子的国父?”小龙一听顿时嘲讽,“你是北燕人啊!倒是我们一直都有眼不识了。”

    端木青这才知道,原来这叶慕白竟然是秋墨的人,心里也是气得不轻,想想自己对他也不差了,也曾经想过要重用他。

    “说吧!什么时候搭上的?”

    冷冷的语气让叶慕白打了个寒颤,虽然端木青向来对人和气,可是他也看到过她狠辣的时候,这一位绝对不是什么软弱可欺的主儿。

    “一开始!”

    倒抽一口凉气,端木青眼神越发冷了,好半天才淡淡地问道:“那你父亲是你杀的?”

    这话一问出口,叶慕白的目光顿时不自觉地闪躲了一下,然后才应着头皮:“是!娘娘……娘娘怎么知道的。”

    “哼!”端木青冷笑道,“我说呢!当时你父亲死得太奇怪了,感情藏在那棺材里就是你自己动的手,能够杀了自己父亲的人,在我身边这么久我还是感化不了你,也算是我没有用了。”

    秋墨不敢作声,只在下面瑟瑟发抖。

    “秋墨让你做什么?”

    正要辩白,但是一抬头看到上面那女子冰冷的眸,那些辩白的话生生就说不出来了。

    “也没有让我做什么,就是告诉他你的动向,实时报道就行了。”

    “原来是这样,我看你也不是没有能力,就是故意不想被我派出去,所以故意假装自己没有什么用吧!”

    被看穿了一直以来的心思,叶慕白也不敢辩解了。

    “那上次阙婵山的事情就是你给通风报信的了?”

    “是!”

    “好好好!”

    端木青连说了三个好,才冷笑道:“感情我身边一直养着条白眼儿狼我还不知道呢!也算是你瞧得上我。”

    叶慕白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而落,却不敢再说什么。

    站起身来,看了看天色,对他们两个人道:“说了让你们两个人好好休息,这会子怎么还要忙这些事情。”

    小龙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这不是一闲下来就觉得浑身痒痒吗?还想着找他玩呢!谁知道发现了这个”

    “好了,现在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了吧!以后指不定有的忙呢!这会子倒是嫌自己轻松了。”

    说着边让他们下去,小龙和莫失对视一眼,然后疑惑问道:“那这个人怎么办?”

    指的当然是叶慕白了。

    听到对自己的处置,叶慕白显得更紧张了。

    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端木青勾了勾唇角:“这样的人还理他做什么,直接丢出去就是了,省得在这里让我们看着难受。”

    莫失没有说什么,小龙却是头一个不同意:“他这样背弃娘娘,如何能够轻饶了他?娘娘不愿意做那等腌臜事,我来做。”

    端木青摆了摆手:“你们放心吧!自有天来收他,你们回去吧!别脏了自己的手和眼睛。”

    小龙还想要说什么,却被莫失拉住了。

    而叶慕白却立刻磕起头来:“娘娘饶命,求娘娘救我一命啊!”

    这话说得莫失和小龙都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