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冷笑一声:“你当时怎么没有想到要我饶你一命呢?若是我真给那秋墨算计了去,你难道会为我说一句话吗?”

    这话说得叶慕白心虚了起来,闷闷的一声不吭。

    端木青冷哼一声,就要往外走。

    “娘娘,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再也不敢了,以后这条命都是娘娘的了。”

    叶慕白吓得整个人都在发抖:“娘娘,你听我解释,我帮那秋墨做事是有原因的。”

    端木青冷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一个人连自己的父亲可以杀掉的人,变不值得被原谅!”

    他还要嚷嚷,莫失一个眼神过去,然后冷声道:“青凤殿的人都是死的吗?看着他这样纠缠娘娘?!”

    立刻就有两个侍卫跑过来,一左一右将他给架了出去。

    端木青走出门,却发现莫失还跟在自己身边的:“你怎么还跟着我?不是说了今儿让你好好休息吗?明儿我们一起出门。”

    莫失却垂首不语,这也不奇怪,她向来就不大会说话。

    “我既然说了让你留在我身边,就自然不会再赶你走,除非你自己要离开,那我也是绝对不会拦着你的。”

    “不是!”听到这话,莫失连忙否认,“我不会离开小姐的。”

    “那是为什么?”

    谁知道她却突然转脸看了一眼那边的小龙,然后闷闷道:“我只是跟在小姐身边比较习惯一点,陡然间没事情,不知道该做什么。”

    端木青顺着视线过去看了一眼,不再说什么,便默认算是带着她了:“去九千岁府上。”

    端木兰正在刺绣,旁边睡着娉婷。

    娉婷比长乐要大,算是姐姐了,若是长乐醒着,一定很高兴跟这个姐姐玩,只是可惜。

    “姐姐怎么来了?”发现端木青过来,端木兰连忙将手里的东西放下,然后对跟进来的小丫鬟道,“怎么这般没有规矩,皇后娘娘驾到,竟然这般无礼!”

    想不到二妹妹当了王妃之后竟然也有这般架势,端木青心里也算是十分欣慰了。

    “好了,你府里的人守礼呢!我不让说的,姐妹之间互相探望原是寻常,这样一弄,倒是给这身份生生耽搁了。”

    端木兰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看着姐姐的眼睛里比之于之前自己去探望的时候多了许多神采,心里一宽,眼眶倒是红了。

    “好端端的你哭什么?”

    端木青拿帕子给她擦了,故意佯装生气道。

    “是妹妹不懂事,只是看着你这样,心里头高兴。”说着从脖子上取下一块玉,便挂到长乐的脖子上了,“这是王爷给我弄来的,出手生温,对小孩最好了,难得我见着她的时候是醒着的。”

    说着两个人都笑了,长乐不知道母亲在笑什么,便也跟着笑了。

    “大家都在笑你呢!你还跟着笑,知不知羞啊?”端木青笑着逗女儿。

    长乐可不管,只抓着那玉不放,生怕别人夺走了似的。

    姐妹两个看得直笑,果然生了孩子的女人,所有的情绪还是会跟着孩子走。

    转脸看着还在睡觉的娉婷,端木青问道:“娉婷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说来也奇怪,一直以来总以为她活不成了,”说着端木兰的眼眶就红了,“多少太医名义都这么说。

    我当时只想着,要是她活不成了,我这做娘的,只怕半条命也就跟着去了。

    谁承想,去年九月份的时候突然间就好多了,晚上也不发烧什么的,让太医来看,太医说丫头的身体陡然间好多了,莫名其妙的就好了,倒是让我意外。

    后来就一直这么着,我也没敢就停了平安脉,到今儿都还是太医天天来瞧呢!只是近段时间确实好多了。”

    说到这里,端木兰的脸上的笑容就灿烂多了:“不过都说是没有什么,只是比平常的小孩弱了些,平日里多放点儿心思就是了。

    咱们这样的人家又不是吃不起那些东西,只要她平平安安的,我也就放心了,其他都没关系。”

    端木青能够理解这种心情,拍了拍妹妹的手,然后道:“我给她把把脉吧!”

    一向知道姐姐医术高明,端木兰喜不自胜:“极好极好,都给忘记了,姐姐看过自然就是对的了。”

    一边将娉婷的袖子挽起来,端木青一边笑道:“别这么说,我过些时候要走了,只是想到你这孩子的身体一直不好,有些放心不下来瞧瞧。

    日后还是要注意保养,而且现在还这么小,千万不要给忽视了。”

    端木兰一边笑着点头一边帮着扶好孩子。

    仔细地听过脉象之后,端木青睁开眼睛,淡淡地笑道:“太医说得没有错,从脉象上来看,就是身体弱了点而,其他都好着呢!”

    端木兰看着自己的女儿笑道:“说起来,姐姐还是娉婷的贵人呢!现在想想,可不就姐姐一回来,她这丫头就好了吗?

    想来就是姐姐八字贵重,这丫头跟姐姐那里沾了点儿贵气,能够压得住,就好起来了。”

    “这话怎么说呢!”端木青白了她一眼,“你还信这些,终究孩子能好,那是你夫妻的福气,以后可不要再跟皇叔吵吵闹闹的了。

    我便是没有听到皇叔亲口跟我说,都知道你跟他闹得凶着呢!说到底还不是仗着皇叔心里有你,你可别错看了。

    像皇叔这样的男人可不好找,你紧着点儿。”

    说到这个,端木兰脸上一红,然后羞怯地点了点头:“我听姐姐的。”

    看着外面的天色,端木青便要走,端木兰还想要留她吃饭,她却执意辞掉了。

    莫失一直站在角落里,这个时候才来虚扶着她出门。

    “好了好了,你回去吧!不用送了,丫头还在屋里头呢!多多照看好你的丫头就是了。”看到她一脸不舍地站在那里,端木青心里也有些发堵,干脆就将她赶进去了。

    端木兰跟她之间相处的时间算是最长的吧!比之于端木素都还要长,基本上是从她进入永定侯府开始,就一直服侍着她。

    相同的年纪在一起,一直成长至今。

    临出她那小院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一个什么东西闪过,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回头去看她那屋子。

    莫失站在一旁,嗅觉最是敏锐,立刻就紧张了起来:“怎么了?”

    看她紧张兮兮的样子,端木青不由失笑,摇了摇头:“没怎么,走吧!”

    下午的时候,听到前头有捷报传来,说是韩凌肆在这一次的战役中大获全胜。

    这一场仗至关重要,从周虞和一些大臣们的脸色中就看得出来。

    而这一次的大捷的消息传来之后,好像整座长京城都沸腾了,然后所有的人都紧张兮兮的,端木青顿时就明白了。

    看来韩凌肆和周虞的胃口都不小啊!

    只是这一点,并非是她所在乎的,也不是她要管的,她也管不来那么多东西。

    她只知道她是雪女,有一个隐国在等着她,小小的脑袋里不需要更多的东西了。

    第二天天还未亮,青凤殿就开始活动了。

    及至几个人除了长京城的时候,太阳才上了三竿。

    而隐国外面依旧是一副没有生机的样子,小孩子坐在石头上编草筐,大人们却已经开始开垦了。

    不管怎么样,现在春天就要来了,在这里好歹是靠近隐国的,大家虽然不能如同在隐国那般自由自在,但是好歹也能够闻到家乡的气息,而且身边都还是自己的乡亲们。

    相比于在外面那些人中间,实在是好太多了。

    隐国人一向务实,所以这个时候万千就开始阻止大家开垦,希望能够种出粮食来。

    不管端木青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管她还回不回来,总算是自己能够养活自己了。

    地瓜看着忙得热火朝天的人,将手里的种子放下,然后对一旁挥着锄头的万千问道:“万大哥,青儿真的不再回来了吗?”

    万千看了他一眼,脸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接着垦地,一边道:“不管雪女回不回来,我们好好做我们自己的事情就是了。

    且不说她现在心情,也不说她这一次受到的伤害,单说拯救隐国的事情,便是一副重担,她若是觉得实在是承受不起,我们难道还应该去要求她如何吗?”

    地瓜连忙摇头:“我自然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怎么能要求雪女呢?只是心里还是好难过,青儿若是回来,然后我们还是像从前那样多好!

    而且……”

    说着话,转脸看了一眼那边的简易屋舍:“很多人都快要撑不住了。只怕再过个三五年,大家都不在了,这些小孩子也会慢慢消失,到时候我们隐国就……”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但是眉眼间的担忧却那样明显。‘

    听他提起这个,万千也叹了口气:“这件事情大家也是没有办法避免的,如果回到隐国,这些人才能够好起来,这里终究还不是隐国啊!”

    “大家怎么了?”

    两个人正在说话的时候,一道清丽的女声陡然间从后面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