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地瓜和万千都是一愣,然后同时将手里的东西扔掉,满脸惊喜地看向后面。

    端木青一脸沉静地站在那里,手里抱着一个小娃娃。

    “雪女!”

    “青儿!”

    周围听到他们两个人的惊呼声,也纷纷看过来,然后就看到了端木青,瞬间“雪女回来了”的声音响彻整个山坡。

    “大家最近怎么样了?”

    看到这些人脸上的欢喜,端木青到底是觉得自己这一趟没有回来错,若是任由他们在这里生活,不是生生逼死他们吗?

    “你回来就好了!”地瓜根本就不知道说什么好,反反复复的竟然就这一句话。

    “方才我听到你们说有很多人身体都不行了?”

    刚才才回来就听到他们的对话,端木青心里一凉,那种愧疚感瞬间就充满了整个心。

    “哎!”一个老者叹了口气,对端木青道,“雪女你知道的,算算时间,从那一次战争到现在都二十二年了,大家都算是撑到极限了。

    很多人还没有到现在就已经死在了外面那片陌生的土地上,现在能够死在这里,也算是到了家门口了。”

    端木青眼眶一热,终究没有说话。

    说起来,隐国会遭遇这样的灾难,都是因为她们母女。

    秋若水将那歹人引进来,而她却始终都没有完成血统赋予她的任务。

    回到大家住的地方,端木青也来不及歇口气了,将长乐交给莫失,自己一间间屋子查看。

    跟她想象的差不多,并不是有什么病因,就是如同人老了,身体各机能开始衰退一般。

    虽然有些人看上去才二十几岁。

    “大家放心,我一定会让大家都回去的。”

    旁边躺在船上的一个看上去三四十岁的汉子笑着道:“雪女,是我们拖累你了。”

    旁边一妇人看上去像是那男人的妻子,擦了擦眼睛道:“雪女看上去清减了好些,都是被我们这一群催命鬼给吊的。”

    端木青连忙摆手:“说这话做什么呢?难道我作为雪女就是给你们供奉起来的吗?若是如此,你们又为何要供奉我?现在大家只安心地在家里养着,好好留着自己的命,跟着我一起会去就是,不要再想那么多有的没的。”

    “是!”

    “雪女啊!”一个五十岁的妇人走上前来,眼睛里噙着泪花,“并非是我们贪生怕死,实际上在外面这生活了二十多年,我们就算是回到隐国,多延长几天寿命,那也是有限的,到底也活不了几年。

    可是还有孩子们啊!这些孩子不能在跟我们这些人一样啊!做父母的,到底还不是为了孩子好,还是希望孩子们能够跟我们小时候一样,生活在那样的一个环境里,健健康康地长大。”

    端木青重重地点头:“大家都放心,既然我承诺了下来,便是这条命舍了,也定然会将大家带回去,纵使是带不回去,我要死,也是死在带大家去的路上。

    更何况,长乐已经出生了,如果我做不到,我相信她可以。”

    被莫失抱在怀里的长乐不知道母亲在说什么,只是觉得很郑重的样子,睁着一双大大的凤眼,看着所有人,然后咿咿呀呀起来。

    众人看到雪女和新任雪女,心里踏实了不少。

    她的屋子又被人给建了起来,依旧是干干净净的,可见是每天都有人来打扫。

    小龙跟着万千他们照顾群众,莫失便和端木青小长乐一起。

    这一次回来,端木青没有带别人,就只有莫失和小龙。

    “小姐,你打算怎么办?”

    小心地将长乐哄睡着了,放在了小摇篮里,莫失有些担心地问道。

    “明天再进去看看吧!”小心地将一个包袱放在床里面,端木青也有些忧心忡忡的样子,“也不知道现在素儿不在了,还能不能解开冰封。”

    “如果不能呢?”模式忍不住问,“听你白天跟他们说的话,是打算一直这么尝试着?且不说大家等不等的了,你便是如此长期的尝试,也不是个办法啊!”

    端木青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无奈,却又不想让她太过于担心,笑看着她道:“好了,这些事情现在也不好说,我总觉得隐国里面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说不定就可以从里面找到解决的办法呢?”

    “嗯!”

    第二天长乐依旧被留在了外面,莫失小心地照顾着她。

    看到母亲一个人走了,小长乐哭了许久,好容易才被哄着睡着了。

    坐在门前,莫失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原本想要像之前的采薇,也就是端木兰那样拿出绷子来绣花,但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花是怎么绣的,一辈子都没有做过女红的人,想要做也是力不从心。

    春日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

    万千却走了过来,看到莫失一个人在,便压低了声音问道:“长乐小姐睡了吗?”

    连忙起身到屋子里拿了把椅子,莫失淡淡道:“睡着了。”

    “雪女今日进去不知道能不能有所发现。”万千说着话,一边打量着莫失的表情。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这个女子好像根本就没有表情似的,不管怎么样都是那样一副淡淡的样子,有时候觉得这跟端木青有点儿像。

    但是不得不说的是,端木青的淡,是沉静如水的淡。

    而这个女子,是冷淡的淡。

    怪不得地瓜不愿意过来跟她说。

    “不知道。”

    果然,意想之中的,只有这么三个字。

    “我听地瓜说,当时为了对付秋墨,雪女在西岐的妹子已经死了,那个时候才知道六大神器的传说是真的,现在气魂已经没有了,雪女可有想到有什么方法没?”

    莫失扫了他的脸一眼,然后依旧冷若冰霜:“不知道。”

    “我……”

    真是容易让人气馁,遇到这样一个女娃子。

    “好吧!”叹了一口气,万千也不得不承认,跟她说话,还是简单粗暴点儿好,“我今天来就是想要问问姑娘,气魂没有了,雪女有没有想过要继续去找?我们人虽然不多,但是如果当真要去找的话,也算不上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他指的自然是他们是隐国人的原因。

    确实,如果这些隐国人定然要去找一件东西,失败,几乎是不可能的。

    “没说!”莫失还是惜字如金,正当万千气得要跳脚的时候,好容易从她嘴里又补充了一句,“我知道的是,小姐不喜欢你们擅用异能,能够不用的话最好还是不用。”

    方才是气的要跳脚了,现在是气得要吐血了。

    就是因为知道端木青的这个想法,他们才决定过来探探她的口风的,谁知道……

    这回答得算是什么话?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万千觉得,他今天白来了一趟。

    谁知道就在他的背影快要看不见的时候,莫失突然又追问了一句:“世界上还有别的气魂?”

    其实相对于万千来说,莫失对于六神器更不了解。

    因为端木青从来都不会主动告诉她关于隐国的事情,她所有知道的都是她自己看见的。

    这个时候听到他这么说,不由得有些奇怪。

    “气魂原本就是自来运转,生生不息的,上一届气魂去世之后,必然有新一任气魂诞生,只是不知道是谁罢了。”

    说完话,万千带着点儿希冀去看莫失,谁知道她竟然又开始闭目沉思了,一副快要睡着了的样子。

    好吧!他自己理解错了,人家只是突然好奇问了一句而已。

    等到对方的脚步已经远到察觉不到的时候,莫失才重新睁开眼睛,走进屋子好一会儿才出来。

    然后也不知道拿了什么在手里,没有一会儿就有一只五彩斑斓的鸟儿飞了过来。

    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抚了抚这只鸟,莫失将手里的一个小小的纸团儿塞到鸟雀的腿上。

    这只小小的鸟儿就立刻不见了。

    她又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和方才一模一样的姿势,一模一样的神态,若是万千此时在过来的话,定然会认为她从来都没有动过。

    而此时端木青乘着桃木剑飞行在那无尽的深谷中的时候,心,一点点地往下沉。

    自从长乐出生之后,虽然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有主动去让自己恢复异能。

    可是身体深处的异能之种,却并没有停止生长。

    所以,异能就如同她身体的一部分似的,渐渐恢复正常。

    但是在这正常的同时,她自己也注意到,此时再恢复得好,跟之前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好像有什么东西生生地牵制了这一点,让她无法发挥出全力。

    而这一次御剑,更是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因为剑身的不稳,太容易察觉了。

    “为什么会这样?”端木青努力平稳自己的身体,让自己能够跟桃木剑更好的融合。

    “你女儿已经出生了,你不可能恢复到之前的最佳状态。”

    竟然是桃木剑在跟自己交流,通过意识交流。

    “什么?”

    “雪女的异能是不变的,长乐有着难得的资质,她占用你的异能很强势,所以,你这边就弱了很多。”

    “是这样吗?”听到它这么说,端木青心里反倒有些高兴。

    “别高兴,你要将隐国解封,不恢复到之前的状态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