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蒙卿走进来就看到赵御风死在龙椅下面,连日来的辛苦顿时一扫而空,总算是把这仗给打完了,可以回家了。

    这是心里头次是唯一的想法。

    “君昊?”好一会儿才发现韩凌肆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儿,试探性的叫了一句,他回过头的时候,蒙卿才发现他如同山雨欲来前的天空一般的阴沉的脸。

    “怎么了?”

    韩凌肆回过神,摆了摆手:“没什么,都理清楚了吗?”

    “都理清楚了,那些宫妃和宫人们以及朝廷百官都分开来了。”

    点了点头,韩凌肆淡淡道:“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去。”

    说完都不等蒙卿开口,自己走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剩下蒙卿一个人欲哭无泪:“大侄子,叔叔我也想回家啊!”

    一路上马不停蹄,韩凌肆在半个月之内就赶回了长京,倒是让文武百官给吓了一跳。

    周虞也想不到他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你要走?”

    走到屋子里看到他正在随意收拾东西,周虞吓了一跳。

    “嗯!”没有多说什么,韩凌肆自己动手。

    “不行!”

    心里知道她会反对,也早就已经做好了应对之词,韩凌肆看着她,十分认真:“母后,我不放心青儿,我必须要过去。”

    “荒唐!”周虞立刻厉声道,“韩凌肆,你是东离的皇帝,现在战事初平,且不说封侯拜将的事情,现在天下民心何其不稳,这个时候你一走了之,叫天下百姓怎么看?文武百官怎么看?

    难道这就是你心里的家国大义?!”

    说到后面就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了。

    韩凌肆皱紧了眉头,沉吟了一会儿,转过身看着周虞,动了动嘴皮,想要说什么,但是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周虞给打断了。

    “你不要说我在,之前你是因为战事而将这个事情交给我,我作为太后,在后面押镇,虽然有些于礼不合,但是也不算是太离谱。

    如今你已经得胜归朝,若是现在还是我坐在那上面,天下人又要怎么看我?我担不起这个历史的罪名!”

    韩凌肆眸色沉了沉,看着面前的女人,终究是没有说什么。

    看他的脸色,周虞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便走了出去。

    韩凌肆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暮色四沉。

    他真的很想要快一点儿看到端木青,可是周虞说得有道理,青儿究竟只是他的妻子,不是整个天下的亲人。

    这个时候,如果他贸然离开,造成的混乱,是不可估量的。

    只是心里一想到赵御风死之前说的话,总闷闷的觉得异常难受。

    良久之后,周虞那边,文若悄声进来回报:“陛下去了奉先殿。”

    听到这个消息,周虞才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总算是没有让我下不了台。”

    “不会的,陛下虽然有时候行事不按常理,但是,对于这些大道理心里都明白着呢!”

    文若跟这周虞多年,自然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连忙笑着劝慰她。

    周虞只是但笑不语。

    另一边,端木青几乎费劲了全力,也没有办法将扶桑神木下的解封之火给引导出来。

    她的能力虽然已经拔高到了极致,奈何六神器缺一不可。

    这让她感到十分沮丧。

    莫失这些时候基本上就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入口等待端木青。

    每天看她皱着眉头出来,就知道定然是又没有成功。

    当然这么想,也是有些好笑的,既然这里没有任何变化,自然是没有成功的了。

    其他的众人虽然想要知道结果,但是都被莫失给拦了下来,说是端木青行此事异常辛苦,若是成功了,大家都能够看得到。

    若是没有成功,又何必来问,岂不是白白地给他增加压力?

    地瓜和万千也赞同这样的说法,在几个人的管理下,倒没有别的隐国人聚集过来等待结果的。

    “小姐,你是不是遇到了困难?”

    晚上的时候,莫失一边替她疏通头发,一边问道。

    端木青愁眉不展,轻轻地叹了口气:“谁能料到竟然会这么难。”

    说着自己撩起一把头发,竟然多了好些白丝。

    确实,六神器少了其一,要用自身的异能去补充这个漏洞,实在是太耗心神了,不长白发才奇怪呢!

    莫失眼尖,一眼就看到灯光下白头发发出来的银光,眸子突然间收缩了一下:“小姐……你……”

    “你不要将这件事情说出去,不然大家都担心,反倒是我的过错,只说我每天都在研究这件事情就行了。”

    “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她一开口,端木青的目光就从镜子里直接落到她的眼睛里:“说!”

    却并没有什么热情,跟平日里很不一样。

    莫失自然感觉到她说这个字的时候,那种不对劲儿的感觉,可是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不说也得要说。

    “虽然小姐从来不让我参与隐国的事情,也从来都不说关于如何将你们隐国解救出来,但是跟着小姐这么久,你也没有刻意隐瞒过,所以,大概的我也能够猜出一二。

    是不是小姐缺少了什么东西?”

    端木青陡然间转身,定定地看着她:“你说什么?”

    对于她这样的目光,莫失也不害怕:“我知道我过问这样的事情是不太对,也有些不应当,但是,我想如果能够找到那件东西的话,小姐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

    “谁跟你说得这些?”

    端木青的脸色陡然间难看起来,看着莫失的目光里也带上了些狠色。

    “都是我自己猜测的!”

    看她一脸坚毅的样子,端木青被气得不轻,然后伸手指了指门外:“你既然知道我的规矩,既然知道我并不会将隐国的事情告诉你,你还四处打听,依然是犯了我的规矩,今天晚上,你就给我出去站上一夜!”

    看着她,莫失咬了咬嘴唇,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直接走了出去。

    天越来越热了,这晚上倒是不冷,站在外面,莫失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然后又是那一只彩色的鸟儿,飞了过来。

    眼看着它飞走,她的眼睛里带着些希望,却又有些不敢确定能不能成功的彷徨。

    “你在给谁传信?”

    端木青的声音突然间从背后响起,吓得莫失差一点儿叫出声来。

    竟然没有听到端木青的脚步声。

    “我……”

    她说了一个字,就让端木青的目光看得说不出话来。

    另一边,经过了功过评定之后,东离整个一片欢声笑语,整个国家都带着些喜庆的感觉,不断地有那些小国家的贡品送进来,然后还有许多西岐的大臣被当成俘虏送到东离。

    这对于长京来说,都是极好瞧的热闹,大人小孩都争相走出家门,赶这热闹来。

    “皇叔!”韩凌肆站在亭子里,看到一声月白色长袍的蒙卿走过来的时候,脸上带着说不出来的尴尬。

    “怎么了?”

    他们叔侄之间向来没有那么多的礼仪规矩,所以两个人见面就像是普通人家里的叔侄一般。

    只是蒙卿作为韩凌肆最为熟悉的叔叔,看他的样子又岂会不知道他的心里有事儿,而且是要找自己的事情,甚至于,这件事情一定不好办,让自己办还会为难的事情。

    看着蒙卿,韩凌肆只觉得那些话在心里头冲来撞去,却始终难以让他开这个口。

    “怎么了?这样优柔寡断。”蒙卿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问道,“平日里可是很少看到你这个样子啊!难道是因为青儿的事情?感觉除了青儿,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让你变得如此异常。”

    韩凌肆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了,好半天才点了点头,却仍旧没有说话。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好歹说出来让我知道,我才好帮你拿注意不是?你这样吞吞吐吐的,我怎么跟你说?”

    蒙卿收起玩笑的表情,认真地问道。

    “其实……”说这话,韩凌肆同样抬脸去看蒙卿,“其实跟你也有点儿关系!”

    “我?”蒙卿一听,愣了愣,然后失笑,“我跟青儿的关系除了你,还能有什么,好端端的怎么就跟我有关系了?”

    想了想,韩凌肆让蒙卿附耳过来。

    将信将疑地将耳朵凑过去,听了好半天,脸色却变了。

    叔侄两个站在凉亭里,一时间相顾无言。

    韩凌肆是满脸的愧疚。

    而蒙卿却是一张脸如同被水洗了一般,呆呆地站着,两只眼睛都有些发直的感觉。

    好半晌,看到他还是没有什么反应,韩凌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整个人都急得不行,差一点儿就要急出汗来了。

    “不……不是真的吧!”

    蒙卿好半晌,转过脸来看向韩凌肆。

    谁知道此时他的大侄子却伸手对天道:“我对天发誓,这件事情如果有一个字不实,我这东离皇帝,便遭天打雷劈。”

    这句话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顿时让蒙卿委顿在地。

    “皇叔!”韩凌肆顿时跪倒在蒙卿面前,“这一辈子皇叔帮我不少,但是侄子从来都没有主动求过皇叔什么事情,这一次,算是侄子求求皇叔了。”

    ~~~~~~~~~~~~~~~~~~~~~~~~~~~~~~~~~~~~~~~~~~~~~~~~~~~~~~~~~~~~~~~~~~~~~~~~~~~~~~

    小寒:今天还是只有一章,休息时间太短了,容我缓两天,抱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