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兰正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就听到外头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然后蒙卿像是大声地呵斥了一声:“谁都不要进来。”

    这句话像是刚说完,他人就进来了。

    当看到端木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样子,心里陡然间就窜起了一阵火气,站在原地好久才能够将这气给压下去。

    端木兰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却生生地给人一种倔强感。

    “呵!”蒙卿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两个人吵架已经吵得够多了,好像该抄的都抄完了,现在突然间又发生燕草这件事情,竟然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

    好半天,端木兰才幽幽地来了一句:“王爷累了吧!先喝杯茶吧!”

    “你就这样要将我推到别人身边去?给我安排一个通房,你可真想得出来。”

    他语气冰冷,脸色也阴沉的吓人,但是端木兰却依旧那副样子,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似的。

    “从前是我不懂事,明明知道王爷身份贵重,却还不容其他女人,现在想想,到底是我没有做好,如今女儿身体不好,我作为母亲自然是要多多照顾的。

    但是王爷身边也不能缺了人,想想之前也是我的不懂事,让京城里好些大户人家的女子都不会再进我们王爷府的门,倒不如在我们府里头……”

    “端木兰!”蒙卿狠狠地打断她的话,一个阔步走上前,伸手抓住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你就真的这么迫不及待?”

    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原本准备了半个时辰的话,竟然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废话!

    谁会愿意?但凡是个女人都不会愿意,跟何况,她曾经的愿望就是能够找个人好好的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不要什么大富大贵的。

    是姐姐让她坐到了这个位置上,可是又给了她这么好的一个人,心里想的,都是自己,身边从来就只有自己。

    这已经是她这辈子伸长了脖子才能够仰望到的幸福了。

    现在才知道这样的幸福也是有代价的。

    现在就是到了偿还的时候了,偏偏偿还的代价太大,她真的没有办法承受。

    端木兰说不出口了,所以,她只有闭上眼睛,不去看她那张脸。

    “你看着我!说!”

    蒙卿手上的力道变大,他这一次是真的受伤了,被自己心爱的人捅了一刀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如果没有遭受过的人,根本就不会明白。

    “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个等级的人,你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王爷,而我,只是一个丫鬟而已,虽然现在我姓端木,但是我本来就身份低贱。

    我配不上你,坐在这个位置上,也只是占了这个位置而已,而实际上,我根本就不配,这样够了吗?你觉得这个理由能够过关吗?”

    端木兰一边流泪,一边嘶喊。

    却让蒙卿陡然间失去了力气,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妻子:“你竟然是这样想的?”

    “对!我就是这样想的,我一直都是这样想的,你满意了吧!你现在明白了吧!知道我为什么跟你的观念不一样了吧!我就是这样,你要后悔就赶紧着点儿。”

    “兰儿,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蒙卿有些痛心疾首地看着她,希望她能够改口,“你否认了一切,否认了我爱你,否认了你爱我,你甚至否认了我们在一起的合理性。”

    端木兰浑身都没有了力气,瘫倒在地,脑袋里嗡嗡嗡地响成一片,这一段感情怕是已经守不住了吧!

    可是,要她放弃女儿……

    “是!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个阶级上的人,自然想法也是不同的,我没有你那么伟大,我的女儿是我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她就是我的生命,我是绝对不会放弃她的。

    你自然大度,你高高在上,你又奉献精神,你的境界高,你去跟别人生一个女儿,然后送出去吧!我的女儿,你要带走,先从我的身体上跨过去。”

    她这话说的决绝,可是蒙卿却还是想着她方才说的那番话。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裂开了。

    看着地上的女人,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失望,静静地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转身离开。

    端木兰便哭了出来。

    大声地哭了出来。

    她的娉婷,此时到底还有什么好依恋的,到底就只剩下这个女儿而已了。

    想到这里,她挣扎着爬起来,直接就去了稍间里女儿的房间里。

    .乳.母正在一旁打着瞌睡,然后听到响动,发现是她过来了,顿时吓醒了,正要行礼,端木兰摆了摆手,然后就自己将女儿抱走了。

    .乳.母呆在屋子里半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王妃方才的样子看上去好像有些吓人的感觉,妆也花了,头发也散了,眼睛都红肿着,这是……哭过了?

    这个院子里谁不知道王爷跟王妃吵架了,但是谁也不敢多提一句,现在王妃这幅样子,大概就是方才跟王爷吵过了吧!

    就是不知道娉婷郡主有没有什么事情,都说子凭母贵,其实女更凭母贵啊!

    若是王妃跟王爷之间发生嫌隙的话……

    唉!长叹了一声,.乳.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从这时候开始,端木兰每天只做一件事情就是照顾好娉婷,什么宴会,什么迎来送往的人情,什么女红针黹,一干都不做。

    也不让其他人经手,就是晚上睡觉,也都带着孩子睡。

    这些天,蒙卿都没有再来后院,只在前院里头。

    谁都知道王府里的男主人跟女主人这是吵架了,一时间大家都心慌慌的,谁能够知道这一次吵架会波及到什么样的范围,一个弄不好,大家都没有的玩了。

    直到三天后,皇帝驾到了。

    也不知道陛下跟王爷说了什么,叔侄两个竟然一起往后院来了。

    大家都知道,王爷跟陛下之间的关系不一般,而且王妃不但只是王爷的妻子,还是皇后娘娘的义妹,这一层关系在里头,便是直接来后院见了见王妃,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看到陛下驾临,大家慌乱了几天的心,总算是安稳了一点,说不定陛下就是来救火的。

    蒙卿脸上还是有些担心,看着韩凌肆道:“君昊,兰儿实在是太过于倔强了,这一件事情……”

    韩凌肆摆了摆手:“皇叔这么说,我就无地自容了,这件事情别说是小姨了,就是叔叔你,只怕心里头也是难过的吧!”

    蒙卿看他说到自己的心里,到底不愿意再掩饰了:“虽然娉婷是个女孩子,但是毕竟似乎我们第一个孩子,我心里其实期盼了很久。

    而且这孩子从小身体就不好,我跟兰儿不知道操-了多少心,经常是半夜睡着,都要醒过来看看她是不是又发烧了。

    兰儿更是,那段时间,人都瘦的不成形了,要说我这心里头完全没有一点儿不舍,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蒙卿这么说,韩凌肆和他两个人神色都暗了暗。

    “但是,我也知道,青儿现在在做一件什么事情,心里头再难过,跟一个国家相比,跟青儿的使命相比,到底还算是娉婷做出了牺牲,上天会记得她的好的。

    更何况,隐国现在的样子到底还是我们这边的责任,就当是她为我们东离去赎罪吧!”

    这话说得韩凌肆几乎要忍不住落泪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那只是未到这个时候。

    “皇叔……”

    看他还想要说什么,蒙卿摆了摆手:“你也不要说什么了,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放心吧!我一定会将兰儿给劝回来的。”

    韩凌肆叹了口气,然后道:“算了,我们一起进去吧!”

    叔侄两个心里十分惴惴,从母亲身边带走幼儿,这种折磨,简直不是人能够做得出来的。

    端木兰早就听到消息说韩凌肆来了,两个人打开门,看到她的时候,都是吃了一惊。

    因为此时她的脖子上,正架着一把剑,明晃晃的看着人眼睛都生疼了。

    “兰儿!你这是做什么?!”

    蒙卿皱着眉头,吓得不轻。

    “我知道你们是来劝我放弃娉婷的,但是,我告诉你们,那是不可能的,这比让我放弃我的生命都还难。”

    端木兰的情绪这样激动,倒是让蒙卿和韩凌肆都有些吓到了。

    “小姨,你能不能听我说?”韩凌肆上前一步,温声道。

    以他现在的身份这样说话,已经算是十分的屈尊降贵了,但是这个时候他表现得十分自然,十分恳切。

    “不!”

    “你听我说完!”

    “不!我不要听你说,我只要告诉你们,我是绝对不会把女儿交出去的,你们那些家国大义,我统统都不懂,以前我的心里就只有小姐,后来我跟你成亲了,我的心里就只有你,只有这个家。

    如今我的孩子已经出世了,我的心里就只有孩子,我知道你会说我偏心,将你放在后面,但是母亲对孩子的爱,是与生俱来的,没有办法。”

    韩凌肆皱了皱眉,然后看着她十分认真道:“娉婷并不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