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兰听到这话,愣了愣,然后又十分不确定地看着韩凌肆。

    蒙卿也有些意外,不解地看着韩凌肆。

    韩凌肆陡然间明白了,瞬间有些气馁:“是我没有说清楚,只是要把娉婷带到青儿那里就行了,并不是说要她的性命,只是辛苦些,对于孩子来说,未免太过于艰辛了。”

    端木兰听了一会儿,整个人都怔怔的,然后手上的剑,就掉落在地:“我……”

    可是很快,她就把娉婷抱着往后退了一大步,怀里的娉婷都被弄得大哭了起来:“姐夫可没有骗我?”

    韩凌肆不由失笑:“你既然叫我一句姐夫,我们之间至少还是有点儿情分在的吧!我何必要这个事儿上欺骗你?

    再说了,就算是你对我不信任,对我东离皇帝不信任,那你对青儿难道也是全然的不信任吗?”

    端木兰的眼泪顿时就出来了,这些天,她心里无数次抱怨过端木青,可是就是没有办法恨起来,这么多年的感情,并非只是作秀,朝朝暮暮累积起来的,是两个人早就已经有的默契。

    “可是……”

    “你放心,我会去那边的。”蒙卿听到韩凌肆说得,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原本为着韩凌肆,为着端木青,就是将女儿的性命豁出去,他也认了。

    纵使心里有再多的不舍,再多的愧疚,再多的难过,却还是能够答应,能够放下自己心里的伤痛。

    更何况现在并不是真的需要娉婷的命,他这个做父亲的,陡然间有一种将女儿给从生死门前拉回来的感觉,都恨不能上前去感激韩凌肆一二了。

    端木兰心下惴惴,微微抬起头看向自己的丈夫,与他争吵的话,还在耳边,此刻……

    蒙卿哪里能够真的不了解妻子,不过是因为对女儿的深爱,让她失去了理智罢了。

    此时看到她柔柔的目光,当下心里就软了,温声道:“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我们家还有好些东西,给娉婷好好补补就是了。”

    含着泪,端木兰终于点了点头。

    蒙卿和韩凌肆都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眼看着他们夫妻两个像是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韩凌肆干脆开口道:“这件事情还得要好好安排安排,娉婷还在你们这里照顾着,我回头再跟你们好好商量一下吧!”

    蒙卿老实不客气,直接说了一句:“那你先回去吧!”

    端木兰在他走了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韩凌肆现在可是皇帝,心里陡然间有些惶恐起来。

    梦你去哪个不由好笑:“现在才害怕,不觉得太晚了些吗?”

    柔柔地看了蒙卿一眼,终究是因为之前的事情而感到不好意思,抱着女儿转身就要往内室去了。

    谁知道却被人从背后直接抱住了。

    “兰儿,你还是在生我的气吗?”

    他这般说话,好像两个人只是十分寻常地吵了一次架似的,让端木兰顿时不好意思再说之前的种种过激行为了。

    “谁跟你生气!”颇有些赌气味道地回了一句,端木兰就要挣脱他的桎梏。

    娉婷这个时候好像也变得十分懂事,只是在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父母。

    蒙卿转过身来,直接看着她:“你可知道你把燕草放到我屋子里去,我有多难过吗?”

    看着丈夫真挚的眼神,端木兰悠悠地叹了口气:“你当我心里好受么?我何尝不是饱受煎熬,可是……”

    说着又看向娉婷,忍不住泪盈于睫。

    蒙卿的心,顿时就软了,连忙将她和女儿一起圈在怀里:“好了好了,当时也是我不对,说的话太重了一些,明明知道你只是一时间在气头儿上而已。”

    端木兰轻轻地点了点头。

    “以后还说这样的话不说?”

    这样的话是指哪一句?好像生气之下,她说了不少混账话来着。

    睁着一双眼睛,看着他的眼睛,莫名地就摇了摇头:“再也不说了。”

    一场轰轰烈烈的战争就这样消灭于无形了,夫妻之间的吵架多半是不能够当真的,蒙卿想想以前端木青闲聊时候跟他说过的话,果然是很有道理啊!

    独独燕草一个人惴惴不安,恨不能去跳井以示清白了。

    谁知道,王爷和王妃和好没有两日,王妃就伤了她两百两银子,让她提前出府了,连赎的钱都没要了。

    很多人都知道当日的那件事情,到最后只能够得出一个结论,王爷和王妃是真的恩爱,所以,到底王爷也还是没有收了燕草,王妃纵使是贤惠也还是将燕草给送出去了。

    这样一来,三个人都如意了,而燕草也终究不用担心,以后还要面对蒙卿那样尴尬了。

    实在是事情太多了,虽然韩凌肆很想要去隐国瞧瞧青儿和女儿,但是实在是走不开所以,还是只能够拜托蒙卿将娉婷送过去。

    中间还带上了紫衣,如今紫衣可以算是名真言顺的皇帝的幕后第一人了。

    端木兰眼看着女儿要被送走,自然是淌眼抹泪的,可是这件事情能够帮助到端木青,而且女儿并不会有什么损伤,到底也就放心了。

    蒙卿这边也带了些出行的心思在头,可以说这一次离开,大家都高兴。

    只有端木青不高兴。

    当看到蒙卿手里的孩子的时候,当即脸色就发青了。

    立刻让小龙将莫失给叫了过来。

    “你现在可以说了?”

    莫失一眼就看到了蒙卿手里的孩子,眼神中竟然闪过一丝欣喜,然后也不含糊,直接就跪下去了。

    这些天,莫失一直都不肯说关于那信到底是给谁送的,端木青没有办法,只让她滚得远远的,天天儿不许看到她。

    让她直接去给这里开始各种生病的隐国人服务去,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照顾他们的基本生活。

    只是这些日子她也没有什么怨言就是了,倒是小龙忙前忙后,看着就知道是想要求情的,奈何端木青没有松口,就是求情也没有用。

    今天,看到蒙卿抱着娉婷上来,她就知道了。

    “还不说吗?”

    端木青脸色发冷,眼睛里也是寒光,只看在莫失身上。

    “小姐都已经知道了。”

    她就这么一句话,什么都说了。

    “你是怎么发现的?”端木青坐倒在椅子里,喘着气儿问。

    “那日小姐带我去九王爷府上,我就发现小姐给娉婷小郡主诊过脉之后脸色就不对了,当时就留了个心眼儿。

    后来知道原来气魂一般的真身身体都有些孱弱,结合当年四小姐的样子,大概就给猜到了。”

    端木青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身边有一个这么伶俐的丫头,这原是一件好事,大概多少人都希望自己用的人能够更加善解人意一些。

    可是莫失这一双眼睛,将这个东西瞧了个透彻,却让端木青有些哭笑不得。

    “那你到底是传消息给了谁?”

    这就不是怎么发现的问题,也不是伶俐不伶俐的问题。

    直接就是对端木青不忠诚的问题。

    莫失看了蒙卿一眼,然后老老实实地给端木青磕了个头:“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是我私下里传了消息出去,但是,莫失并不认为自己背叛了小姐。”

    “你都将我重要的消息给泄露出去了,你还不叫背叛我?”

    端木青怒极反笑,她用人向来最为看重的就是衷心儿字,若是这事儿做好了,便是笨一些,也都能够接受了。

    “实际上,早在一年前,韩凌肆就找到过我,他知道因为隐国的事情多少都有些太过于隐秘了,小姐你很多事情不想跟他说,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他说,终究是担心你的安全问题,求了我好些话,只说在重要的时候透个口风给他,不要让他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让你遭遇险境。”

    端木青听完,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怔怔了半晌:“是他?”

    “小姐跟韩凌肆之间,是我一直看过来的,所以才会答应,心里头也是相信,他并不会对小姐不利,才会这么做。”

    莫失倒是回答得不卑不亢,只是让端木青有些为难,自己一直最信赖的人,竟然为韩凌肆卖了命。

    “你一共给他传了多少次消息?”

    莫失抬头看她一眼:“两次,第一次是得知还能够找到气魂的时候,第二次就是你发现的那一次了。”

    “没有其他了?”端木青倒是十分惊讶。

    “没有了,向来知道小姐并不比一般人差,所以,很多时候不想要动用他那边的关系,可是这一次……”

    说着话,转脸看了一眼蒙卿手里的孩子。

    端木青知道她的意思,因为这个人是关系到端木兰的,依照端木青的性子,若非是到了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是不会牺牲自己妹妹的。

    所以,她才会在这个时候求助于韩凌肆。

    “莫失,你可知错?”沉吟了好一会儿,端木青陡然间睁眼看着她。

    “知错。”

    “那好,你现在就给我回到你刚才来的地方,没有我的命令,不准随意走动出现在人前。”

    “是!”

    等到莫失走了,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的蒙卿才笑嘻嘻道:“我何时变得那么计较了?难道你身边的小丫头也会被我算计了,需要你这样保护起来。”

    被看穿了心思,端木青也落落大方,并不羞怯,只是笑笑而已。

    ~~~~~~~~~~~~~~~~~~~~~~~~~~~~~~~~~~~~~~~~

    小寒:推荐好友柠檬的书《天价婚约》都市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