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蒙卿自来了之后,就不再回去了,反倒是帮着忙将这里里里外外的料理起来。

    他原本因为这些年的缘故,对于管理这些人口上的事情很有些能耐,倒是让隐国人比之于之前在万千和地瓜的手下,好了太多了。

    这一下,就是隐国人,心里也都高兴了,毕竟,这改善,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而端木青却带着娉婷往里头去了,谁也不会跟进去,好的一方面是,蒙卿对于此根本就不会过问,好像将女儿交给她,心里无比的放心。

    坏的一方面是,端木青自己却也担心自己会在屡屡失败之后,伤害到娉婷的性命。

    她自是做过母亲的人,如何不知道端木兰心里对女儿的爱。

    所以,每一次,看到蒙卿的时候脸上眼睛里都带着些愧疚。

    这一日,蒙卿照旧在树荫底下跟隐国一个擅长棋艺的人下棋,正埋头苦思的时候,陡然间发现那边一道七彩的光冲天而已。

    然后整个天地都像是失了颜色,所有的色彩都在那边的光柱上。

    所有人都惊呆了,然后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雪女成功了!”

    大家也都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心里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飞快地往那里面跑去。

    蒙卿正在苦思下一步棋怎么走,突然间一抬头,就发现对手早就没有了,然后身边都是来去匆匆的人群。

    他太过于入迷,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方才的事情。

    想要抓个人来问一句,但是人家根本就没有要回答他的样子,抓都抓不住。

    不管那么多,想跟着去看看总是没有错的。

    然后才想到,难道是端木青成功了?

    想到这里,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那是不是意味娉婷可以回来了?

    这些天他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为的不过是让端木青心安而已,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心里有十分疼爱得紧,又怎么会真的不担心。

    当下就跟这人,一样疯狂地往里面跑。

    这个时候,最为镇定的人,应该是莫失和小龙了。

    “小姐成功了!”莫失看着屋子里躺着的人,连声安慰,“大家放心吧!应该过不久就会回去了,再振作一点儿!”

    小龙脸上也洋溢着笑容:“是啊!是啊!你们再等等就好了,等到里面一切都好了,我们就送你们进去。”

    屋子里都是已经撑到现在有些油尽灯枯味道的隐国人,这个时候听到这样的消息,眼睛里也放出异彩来。

    心里有些期盼知道里面的情况,但是想到端木青对自己的吩咐,莫失还是一步不离地守在这里,小龙却是有机会过去都没有去。

    蒙卿随着隐国人进去的时候,简直以为自己是走进了人间仙境。

    冰封的大地正在消融,扶桑神木那里就是一个中心,然后慢慢往四周蔓延着生命的气息。

    地变绿了,水流动了,竟然还有动物出来了。

    房子是青色的,瓦片是灰色的。

    在最那头,还有一个巨大的瀑布,如同一条银川挂在两座山之间。

    急速的水流边上有一道彩虹。

    就算是隔了这么远,还是可以听得到隐隐的瀑布的声音。

    而在左手边很远很远的地方,那边的山腰处好像有一座巨大的宫殿,带着一层灰色,看不清楚那边的宫殿结构到底是如何的。

    扶桑神木就像是一个地标,伫立在这片土地上,红色的树木像是要长到九天之外去,光是这样看过去,就完全看不到它的顶端在哪里。

    纵使蒙卿见过各种世面,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生景仰,那是从心里自动散发出来的一种感觉,没有旁的原因,只这么看一眼,就足够感动了。

    “雪女!”不知道是谁高声喊了一声,然后所有人都高喊了出来,蒙卿只看到很多人都浩浩荡荡地跪了下去。

    大家法子内心虔诚的祭拜。

    蒙卿自然不会跪下去,只是脸上也带着欣喜的笑容。

    也许,之前对于端木青要恢复隐国,他只是在心里有一个朦胧的意向,觉得,这是一件十分伟大的事情,但是今天,他却是切实感受到一个国家,开始复苏。

    这跟他们外面那些亡了国的国家复国又不一样,这是一种从未知的世界里将国家拯救回来的感觉。

    他陡然间觉得自豪,为认识端木青而自豪。

    这是一幅壮丽的画面,也是一副和乐美好的画面。

    “看!雪女!”

    有人喊了一声,然后众人就看到那原本在扶桑神木上面发出的七彩光球开始移动,飞速地往西北方向去了。

    “雪女是去做什么了?”有半大的小孩子问。

    “不知道!但是,雪女要做的事情,自然是为了我们隐国好的事情,不管怎么样,现在我们都可以回家了。”中年男人回答自己的孩子,然后看着远方。

    “我也要回去了,从扶桑回去,还有好几天的路程呢!就在这里跟大伙儿告别啦!”一个言谈极为爽利的妇人,笑嘻嘻地跟大伙道别。

    “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吗?还不在扶桑多玩几天?”有人挽留。

    “不玩了,有空再回来!现在我就只想回家呢!多少年没有回去看过了,也不知道我家门前的那棵木榕树还在不在。”

    说话间还是不上唏嘘,多少年过去了,多少往事,多少眼泪,终于在这一刻回归!

    大家都在七嘴八舌地说这话,然后开始往里面走。

    回去自然是有很多人想要尽快回去的,只是,回去之前,无论如何还是要敬拜一下雪女和扶桑神木的。

    这是隐国人的习俗,但凡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这两件事情是一定不能够忘记的。

    蒙卿却是带着一种游玩的心情跟着他们一起过去的,这里是他从未来过的地方,这里的风景也是他从未看到过的。

    他甚至于在那边的水里面看到的鲛人。

    下半身和鱼一样的生物。

    但是上半身却是跟人类一样,他们笑看着大家进来,唱着谁都听不懂的歌,可是那音律古朴而优美。

    还有彩色的鸟儿在空中盘旋,像是在欢迎所有人的回来。

    难道这个世界上当真有乐土存在吗?

    这是蒙卿此时心里所想的唯一一句话。

    “快看!”一个老人家指着方才端木青离开的方向,激动道,“雪女回来了。”

    端木青果然很快就回来了,蒙卿看得出来,她的脸色十分不好,有些苍白,但是眼睛却是闪亮的。

    轻轻巧巧地落在扶桑神木前,手里抱着一个小孩,是个女孩儿,此时已经睡熟了:“总算是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

    然,她这句话说了一半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拜了下去。

    端木青连忙摆手:“大家快起来吧!不要这样,这原本就是我的责任,现在还请大家就近组织人手开始生火做饭,我们还有很多兄弟姐妹被冰雪困了二十年,此时正在过来的路上。”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是什么意思?那些当年被封了的人还能够回来吗?

    当下就不少人往那边看过去,这里头多少失散的夫妻,父子,姐妹,兄弟……

    方才是激动,现在却是伤感了。

    是喜极而泣了。

    端木青看大家的情绪如此激动,干脆道:“不妨去迎迎。”

    此话一出,一众隐国人才飞快地往方才端木青来的方向赶过去。

    直到剩下了她和蒙卿。

    小心翼翼地将娉婷交给他,端木青毫不犹豫地跪倒在地:“谢谢叔叔的帮助。”

    一只手抱着熟睡的女儿,蒙卿连忙一只手去拉她:“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虽然兰儿心里很不舍得娉婷,但是如果真的没有送过来,她心里却也是内疚不安的。

    能够让你实现理想,让隐国人都回到自己的国家,这算是娉婷积福了。”

    两个人面对着面,笑了笑,终于不再提这件事情。

    “虽然说,对娉婷的性命无碍,但是到底是有些伤身的,早前我就让莫失寻了好些东西,到时候给娉婷多补补,补个两三年,大概也就回来了。”

    蒙卿笑着点头:“我知道,这丫头原本就生得孱弱,家里预备留给她的东西,本就不少。”

    “还有一张方子,是原本我给素儿的,现在给娉婷用最好,叔叔放心,现在隐国恢复正常,娉婷的身子就会马慢慢好起来,大概也不会比普通的孩子差到了那里去。”

    “行了行了,你这个做姨母的还是好好操心操心自己的身子吧!”然后看了看这近处远处的风景,蒙卿笑道,“这样好的地方,我倒是想要多住些日子了,你不会见怪吧!”

    “叔叔说什么话呢!”端木青连忙道,“这自然是欢迎之至的。”

    然后眼睛里的神色变了变,不好意思道:“只是我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叔叔自便,大家今儿会在扶桑这边歇息,过几日才会慢慢安排返乡的事宜,这两天有点儿乱,叔叔就不要介意了。”

    蒙卿自然不会介意,带着女儿十分心满意足地逛起来。

    而端木青却是忧心忡忡地瞥了一眼扶桑神木上面。

    趁着他走远了,才飞身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