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带着长乐一路回到隐国的宫殿,端木青战在巨大的廊柱前,心下惴惴。

    曾经在秋若水的梦境里面看到过这里的情景,今天确实第一次来。

    站在廊柱前好一会儿,突然间地上微微有些抖动,然后竟然看到一把石椅从地上托起来。

    想不到这里还有这样机巧的玩意,端木青有些意外。

    当下也从善如流地坐了上去,才发现在这个地方,竟然能够把扶桑城的大概看得一清二楚。

    此时已经是半下午了,日头开始西斜,不似前头日头那么大,照在湖面上波光粼粼的。

    而且还可以听得到远处瀑布的声音,在这里都可以听得这么清楚,想来那瀑布自是极大。

    不管怎么样,她端木青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对于隐国这件事情,也算是不愧于心了。

    低头看了一眼没有任何呼吸的女儿,端木青扯开一个笑容:“长乐!娘亲如果离开了,你会听你父亲的话吧?”

    端木青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怎么办。

    原本只是想着,反正自己是活不过三十岁的,到底韩凌肆还是要跟自己天人永隔,也就没有多想。

    可是现在,隐国已经脱离了危险,现在只是将人口妥善地安置下去的事情而已。

    那然后呢?

    然后让韩凌肆过来,还是离开隐国,去东离?

    都不好!

    因为,她已经不想要再这样纠缠了,原本就是孽缘,何苦还要惹来上天的怒意?

    那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想了想,还是没有想明白,干脆抱着女儿进去了。

    大殿里已经有些昏暗了,在她进去之后,开始有夜明珠开始发光,渐渐地,整个大殿就明亮了起来。

    前面是一个十分空旷的大殿,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召开重大会议的时候,各部的主要负责人,还有神族的长老们,都是要参加的。

    后面就是雪女的居住之地了,还有一个地方是专门用来藏书的,关于隐国,关于各种异能,关于一些传统的传说和神话。

    当年,离长老就是在这里,开始对隐国有了一个系统的认识的。

    端木青抱着女儿,慢慢走向藏经阁。

    这一晚的隐国特别的热闹,就算是再想要回到家乡的人,却也禁不住大家的挽留,更何况,这里还有很多东西要重新安置。

    所以,这一晚,山下,灯火通明,人们的声音在夜空中肆意的飘荡,竟然有一种歌舞升平的感觉。

    可是,这里是隐国,是刚刚回家的隐国,歌舞升平实在是他不适用了,却让人感觉到隐国人乐天知足的天性。

    长乐还是昏睡着,不,是被封印着。

    因为只有封印才能够让她将所有的异能降至最低,才能让端木青有足够的能力来对抗那冰封之术。

    可是现在……

    念想转动间,一本厚厚的古老的书籍从书架上自动飞出,落在她的手里。

    端木青诧异。

    翻开来,才发现竟然是关于封印之术的古老典籍。

    端木青并不认得这个隐国古老的文字,但是这个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奇怪文字的意思却像是有意识一样的钻进她的脑子,但是当脑子完全接受了这书里头的内容时,整个人却是大吃了一惊。

    再看看依旧躺在怀里的女儿,端木青心乱如麻。

    这一天,大家十分有默契地没有来打扰端木青,毕竟这样的事情,对于雪女来说,也是损耗极大的。

    但是第二日,地瓜和万千就直接上来了,脸上带着喜气洋洋的笑容。

    便是不说也知道,外头已经跟昨天的响动不一样了,跟着走出大殿,才发现很多地方都已经燃起了炊烟,看上去,好一派祥和的样子。

    心里头便立刻充满了感动,到底,这些年来的努力还是有了成效的。

    今天是隐国复国以来的第一天,端木青作为这一任的雪女,带领大家回到这片乐土,自然是要各处走访一下的。

    于是一整天下来,脸都快要被笑容给弄僵了,但是同时,心里也就放了心,虽然很多人都是从外面回来的,但是大部分的人还是被解封回来的。

    对于埋在冰雪下的隐国人来说,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当看到彼时的伙伴两鬓斑白,反倒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诧异。

    这个时候,大家都在谈论外面的日子,感慨回来的种种好处。

    这便让一直都在隐国的人们,对外面新生了警惕。

    现在已然复国,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制定出整个隐国详细的规章制度,绝对不允许二十年前的事情再一次发生。

    当然,现在外面最为强大的国家就是东离,要说东离,自然就不得不说韩凌肆了,只是端木青却并不想见他。

    不是从情感上的不想,而是关于那件事情……

    傍晚,端木青便将从那深谷里救出来的神族的人聚集在了一起,但是还加了地瓜和万千两个人。

    “雪女!”

    相对于他们来说,万千和地瓜看到端木青的时候就随意的多了,早就已经不大使用那一套繁复的礼节。

    “都起来吧!”端木青坐在高高的椅子上,挥了挥手,让所有人都站起来。

    “说起来隐国之祸,多少跟我母亲都是相关的,这一点,我无可否认,也不会否认,现在我将大家带回来,也仅仅是尽了我作为这一任雪女的本分而已。”

    “不!这是雪女的大恩大德……”

    一位看上去颇有些德高望重的老人家连忙回答,但是却被端木青打断了:“不!我不是你们的神,我也是隐国人的一员,只是我们大家所司的职责不一样而已。

    今天我找大家来,是有一件事情要跟大家说个明白的。”

    众人竟然脸上没有任何的惊异,而是十分自然地请她说明。

    “现在大家初初回国,经历此次大难,很多事情都需要好好善后,我想,我们至少得要制定出一个基本的章程来,首先,就是关于隐国的防护问题。

    那条路是留不得了,不然,多少年后,保不齐又会重蹈覆辙。”

    经过这一天一夜的互相倾诉,当年那场战争带来的惨状,大家心里都有数,自然是惶恐的,听到端木青这么说,连连称是。

    “第二件就是节从前的一应设施也要重新弄起来,战争破坏了太多的东西,为了尽快恢复正常的劳作,大家大概要辛苦一段时间了。”

    或许是端木青始终都不知道雪女在这一群人面前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姿态,反正她看着大家看她的目光似乎是还有些惊诧。

    好像是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跟他们说话。

    只是此时,端木青也顾不得了,沉吟了一会儿才道:“还有第三件事情……”

    这件事情她没有立刻说出来,而是用视线扫过下面的一圈人。

    地瓜和万千当下就感觉这样的目光看过来不大舒服,以他们对端木青的了解,怕是有不好的事情。

    可是,现在这是在神殿上,他们不敢造次,此时跟他们在一起的还有隐国的神族大佬们。

    平日里跟端木青嘻嘻哈哈惯了,在这一群人面前,却是一点儿都不敢放松了。

    “其实,我有个女儿,也就是下一任的雪女!”

    这话落下来之后,大家都面面相觑,然后相互开始小声地讨论了起来,只有地瓜还懵里懵懂的,端木青有个女儿,谁都知道的事情,为什么要在这里说出来。

    看着大家已经消化了这个消息的样子,她才接着往下说:“这一次要将解封之火从扶桑神木下引出来,需要祭出六神器,但是长乐的出生,让我异能深为不足,所以……”

    “所以,你将小雪女封藏了?”

    这话一出,地瓜倒吸一口凉气,惊恐地看着万千,发现万千脸上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没错!”端木青回答得坦然,“我当时不得不这么做。”

    大厅里出现了诡异的沉默,然后才是方才的那个人开口:“雪女可知道这样做的危害。”

    “之前不知道,昨儿晚上才知道。”

    “唉!”那老人长叹了一口气,“便是知道,雪女您那么做,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您面对的是整个国家,如此,小雪女就只有废了。”

    这话听得地瓜和万千都是一脸的惊恐,这样的事情按照他们以前的身份是更本就不会知道的,只是现在听起来,为什么觉得那么毛骨悚然,什么叫作废了?

    “不!不是还有另一种方法吗?”

    端木青急急开口,今天她要说的就是这件事情。

    “雪女不可!”另外一边穿着紫色衣衫的女子连忙开口阻止,“此时隐国为稳,小雪女不到周岁,因果还需要您的守候啊!”

    端木青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看着所有人的目光十分的坚定:“这个决定我已经做了,无论怎么样,我是不会废了我的女儿的,而且……她就是下一任的雪女。”

    “雪女甚重,没有您,小雪女也未必能够担当起大任啊!”

    端木青听着话,却并没有动摇:“我的女儿,我相信她可以,以后就请众位多多扶持了,隐国,靠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