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地瓜和万千听得面面相觑,那一群人还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端木青那样坚定的神色,却服从了,她们两个看着众人的表情,立刻就明白了,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大家都听好了,这件事情的最终确定结果是……去母留子!”

    “什么?!”这一次却是地瓜惊骇地喊出声来。

    端木青并没有看他,而是十分淡定地看着前方。

    明日,还请方长老随我一同入内。

    地瓜呆了,然后才想起来问万千:“你听到了没有,方才青儿说什么?什么叫做去母留子?你给我解释解释,一定是我弄错了!”

    万千脸上的表情也是精彩纷呈,这样的会,就是万千,也从来都没有参与过的,原本心里充满了敬畏,谁知道一转眼间,竟然就成了这样的结果,这是怎么回事?!

    从神殿出来,万千和地瓜都有些晃神。

    直到外面明晃晃的阳光照在眼睛上,那种刺痛的感觉才让两个人都清醒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万大哥,你刚才听到了没有?青儿她……”

    “听到了!”万千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意味的东西,然后想了想:“我们进去看看雪女,问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没有转身,就有一位全身素白的少女盈盈现身:“雪女又吩咐,从即刻起,任何人不能打扰!”

    这是灵女,大家都知道,就是负责守护神殿和雪女的,通灵一支,像是万千和地瓜,别说是说这话了,就是心里这么想的,灵女也都知道,所以才会有突然出现说了这么一句话的现象。

    两个人不由辜辜。

    “现在怎么办?”坐在草垛上,地瓜嘴巴里叼着跟狗尾巴草,心里着急得不行,但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得。

    “怎么办?”万千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充满了敬畏,但是转过脸,却又是一脸的忧伤和无奈,“没有办法!”

    “万大哥!”地瓜听到这句话,心理很不高兴,声音陡然间就提高了。

    “你不要这样惊讶,实际上你也是知道的,别说雪女已经是这样的主意了,便是今天神殿里的那群人,心里只怕也是这样的想法。”

    地瓜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万千说的对,不光是端木青是这么想,就是今天整个隐国的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族的人也是这么想的。

    只因为这才是对隐国最好的选择。

    公主迟早都是要继承雪女之位的,而且也是上天选定的下一任雪女,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异能,就是端木青都没有办法,只有将尚在襁褓的她封印了。

    而端木青却是在一点点地消耗着自己的能力,此消彼长,自然而然就能够知道取舍了。

    “可……”地瓜喃喃,“可是青儿……青儿才是那个将我们带回来的人啊!”

    “雪女受到我们隐国上下所有人的尊重,所以,她也担负着隐国上下的责任,不管怎么说,就算是失去生命,这也是她的宿命。

    隐国的每一代雪女大家心里都是崇敬的,可是,就算是这样又如何,该将雪女送走的时候,大家就算是流着泪也还是要将雪女送走的啊!”

    这就是相对于地瓜来说,万千显得更加镇定的原因。

    因为一开始就知道结果啊!

    地瓜终于不再说话。

    转脸去看正在高兴的劳作的人们,抿了抿嘴。

    青儿,你会不会难过,你花了那么大的气力挣来的国家,现在大家却都想要牺牲你了。

    突然看到一道紫色的身影停在了扶桑神木上。

    “哼!”

    听到他冷哼,万千从手上的草把上抬起头:“你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是也应该知道神族的人都是为了整个隐国着想。

    再说了,公主是雪女心里最为重要的人,就算是雪女自己,也绝对会选择留下小公主而放弃自己的生命,你就算是不满,却也不应该这样对神族的那些长老们嗤之以鼻。”

    地瓜无可奈何地看了万千一眼,然后指了指扶桑神木:“我不是对雪女和神族嗤之以鼻,我是对那个家伙!”

    万千极目远眺,才发现神木上好像站了一个人。

    紫色的身影朦朦胧胧的,心里瞬间有了一个清晰的意向:“是紫衣吧!”

    “除了他还有谁,仗着自己的轻功好,动不动就飞到那上头去。”

    “他是东离的皇帝陛下派来保护雪女的,你怎么就跟人家过不去了?”

    地瓜一瘪嘴:“我怎么会跟他过不去,至于么?没得让我的名声堕了,只是我恼他整天就知道飞来飞去的,有这个功夫倒是好好关心关心青儿才是。

    更何况,这里是隐国,是我们隐国人的家,至于要他一个外人来保护青儿吗?”

    “这你就不懂啦!雪女跟东离陛下的感情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就算现在雪女人都已经在了隐国,但是东离的皇帝陛下心里还是不放心,才会让他来。”

    万千心里也是苦涩的,只是这么多年的生活,经历过那么多,心里也就相对来说能够较为理智的看待了。

    看到地瓜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只是宽慰他。

    谁知道紫衣却过来了,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润模样。

    梅鹤先生究竟不是浪得虚名。

    “你来做什么?”

    看到他几乎步不曳尘地过来,地瓜越发不高兴了,有空耍什么帅。

    但是紫衣脸上并没有什么不快的神色,反倒十分和气地问:“青儿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现在才来假装什么关切不觉得太晚了吗?”

    地瓜说得太快了,导致万千都来不及封住他的嘴,只是尴尬地笑了笑。

    “你们不用隐瞒,我都知道了,只是我在想怎么样才能够见她一面,从来了这里之后就没有见她走出来过。

    我知道这里是隐国,并非是东离,想要跟隐国的人斗,我区区凡胎,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地瓜和万千都没有从他脸上看到丝毫羞恼的神色,好像是在说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实际上,这件事情也确实是十分正常。

    “算你识相!”地瓜倒是十分不客气,“你以为神殿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们就算是想要进去,也还是要等得雪女的首肯的。”

    这样傲慢的态度,紫衣却是丝毫都不在意:“确实如此,只是你们进去,只要青儿的首肯就够了,但是我却是连这一句首肯不首肯都得不到的。”

    意思是说他连大门都不能够靠近的。

    地瓜当下就显得十分得意,还要在显摆两句,却被万千先一步抢在了前面:“这一直都是我们隐国的规矩,梅鹤先生还望见谅。

    但是梅鹤先生身份特殊,自然跟旁的人不一样,早先在外面的时候,雪女也常常说起先生,都知道是好友。

    现在为这里的规矩所累,实在是我们这边的待客之道太过于傲慢了,还好先生不见外,如果先生愿意的话,不如明天一大早跟着我一起去。

    想必雪女知道是你,立刻就让人通传进去了呢!”

    一直平淡无波的脸上到了现在还是没有什么表情:“那就只好麻烦万大哥了,明天一大早我就过来,有劳了。”

    说完之后仍旧是那副表情退了下去,三两下就没有了身影。

    地瓜和万千这个时候心里的都有些佩服起来了,不管遇到什么人,不管是遇到什么样的事,始终都是这样一个态度,不卑不亢,这本身就是一种能耐。

    “万大哥,你说这个紫衣要找青儿做什么?”实际上,地瓜一直都不喜欢紫衣的还有一方面的原因就是早些年的时候因为受到他们几个人的欺负的缘故。

    虽然当时是开玩笑的,但是地瓜始终都觉得心里过不去。

    但是人家这样内敛的方式,却又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万千看着他离开的方向:“东离的陛下让他来保护雪女,他又说他已经知道了雪女的事情,这个时候突然间要求面见雪女,说不定是有什么法子,或者是遵照了东离陛下的心意有什么事情要告诉她。

    不管是怎么样,对于雪女来说都是大事,明天我还真就要跑着一趟了。”

    地瓜却不以为然,心里仍旧担心得厉害。

    第二天,紫衣果然来得很早,万千才打开院门就看到他神清气爽地站在那里,肩头上还有露水,可见是站了好一会儿了。

    他一见,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主要是之前就知道他会来,却没有想到他会来得这么早。

    “既然你已经过来了,我们也就不耽搁了,现在就去吧!”

    “我可以等万大哥用完早膳。”

    “不用不用!”万千摆了摆手,“现在就去吧!免得你心里还挂心着这件事情。”

    实际上,万千也没有说错,紫衣确实是一直都记挂着这件事情,而且还十分的着急,只是不想要将这样的情绪表露出来,让万千看到,心里跟着着急而已。

    来到神殿的时候,知道是万千,来人自然也客气,但是听到要让这样一个人去见雪女,却又犹豫了一会儿。

    到底还是进去通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