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没有多久,就传出了端木青的意思,让他进去。

    万千站在那里,看到他确实是进去了,也就自己折回去了不提。

    在前来的人的异样的眼光中,紫衣十分淡定从容地走进内室,端木青所住的地方让他有些惊讶。

    并非他想象中的那样华丽或者是肃穆,反而一派淡雅素净的感觉。

    院子里只种了一棵玉兰,紫色的玉兰开得满树灿烂,好像一片紫红色的云挂在枝头,如火如荼。

    “你来了!”端木青淡淡地抬头,手上却是一件幼儿的衣服。

    淡淡的黄色那是一朵朵忘忧草,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十分舒服,针脚之细密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旁边是一个小小的摇篮,摇篮里的婴孩十分安静,安静得让人心惊。

    “已经决定了吗?”

    他来到这里最先问的就是这么一句,像是没头没脑似的,但是端木青知道他问的是什么。

    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轻轻点头:“就在五天后。”

    “没有别的办法?”

    “我比你更想知道!”

    端木青眼睛里有淡淡的忧愁,但是一闪即逝,因为这对她来说并不能算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到现在为止,看上去老天对她确实还不错,自己犯了这样逆天的事情,竟然还是给了她一个相对来说较为圆满的结果。

    好在她的长乐还在,韩凌肆还是健康平安的,那么早一点儿离开,又有什么呢?

    不过是给了她一个赎罪的机会而已。

    隐国已经回归,大家都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园,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只是长乐的人生了。

    唯一的遗憾就是未能够陪伴她成长,心里到底是多了些许的遗憾。

    可是人生在世,如何能够没有遗憾呢?

    太贪心,终究是要失望的。

    所以,相对于忧伤来说,她更喜欢将时间用在正确的地方,比如在这个时候多给长乐做两件衣裳,让她能够感受到自己对她的爱。

    紫衣看着她好久,然后才叹了口气。

    在她旁边坐下来,终究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本就是不一般的男子,就是坐在那里都自有一种气度和风华,端木青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表情和眼神里却说明了一切。

    他都懂,虽然不知道具体,但是可以感受到那种无悔的决定,所以,原本准备好的一番话在这个时候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在这个小小的静谧的院子里,格外的短。

    看着西斜的日头,端木青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虽然知道你大概是不会说,但是我还是想要跟你说一声,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告诉他。”

    抬眸看了她两眼,最终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放心吧!”

    他知道端木青对韩凌肆的感情,也知道他们彼此在对方心里的分量,既然他能够想得到,端木青自然也可以。

    所以,这样的事情,她是一定不想要让韩凌肆知道的。

    “这是他迟早还是会知道。”

    “没关系!”笑了笑,她的唇角带了些苍茫的味道,“到了那个时候,也就差不多了。”

    这个差不多是指,她差不多已经不在这个世间了吧!

    心,莫名的一痛。

    还记得那段时间,在青州的时候,她如同一朵灿烂绽放的芍药,又像是一朵雍容大度的牡丹,他们在一起如同知己般交谈……

    而眼前这个隐国的雪女,却似乎离自己远了。

    “紫衣!”端木青突然间抬起脸,朝他笑了笑,“谢谢!”

    “嗯?”紫衣愣了一愣,“从何说起。”

    “随便吧!”摇了摇头,“随便从哪里说起,我都该谢谢你,你帮我不是一次两次了,我都放在心里,只是没有办法报答你了,当然,你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我的报答,这一点我清楚得很。”

    紫衣没有开口,选择沉默,两个人很久都没有说话。

    直到天边就只剩下了一抹残阳:“这个给你!”

    一支透明的紫色的小瓶子安静地躺在他的掌心,看上去很有些出尘的味道。

    “这是什么?”

    “这个叫做长乐未央!”紫衣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像是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你吃了它吧!”

    “做什么的?”

    接过小瓶子,端木青在瓶口闻了闻,只觉得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从里面透出来,但是她却闻不出来这是什么。

    “你不是选择留下长乐,放弃自己吗?”紫衣看着她,眼睛里有些无奈,“这个就是你需要的东西,你吃了它,就跟死了一样。”

    “跟死了一样?”端木青看着他,有些惊讶。

    跟死了一样还是不是死,这是什么意思?

    “长乐未央是我们梅鹤先生特有的东西,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份,你吃了它,就可以无知无觉地进入休眠。”

    紫衣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知道你是一心求死,我只是想让韩凌肆好歹再见你一面,然后让他决定将你葬在哪里。”

    端木青直觉里就想要拒绝,可是她话还没有说出口,紫衣就加了一句话:“你不能太自私了,如果今天你跟韩凌肆换个位置,你到时候面对的只是一丛坟茔,你是什么感想?”

    一句话顿时让端木青哑口无言。

    并不是没有想过,可是,现实根本就没有给她选择的余地。

    看着躺在手心的紫色小瓶子,端木青咬了咬牙!终于还是选择放在了袖子里。

    “你今天既然答应了我,就不可以后悔,当然,我相信你的为人。”

    说完竟然就直接走了。

    还是那样潇洒的样子,从来是一副出世高人的味道,只是这个样子,大概是最后一次看到了吧!

    想到这一点,端木青心里又有些难过。

    虽然这一辈子有点儿短暂,但是好歹,也认识了这么多人,好歹还有这么多值得结交的人。

    夜凉如水,满月从湖底升起,紫衣躺在扶桑神木上,一个人定定地看着星空。

    没有想到隐国竟然有这样美好的星空,看着就让人觉得心胸都好像开阔了很多。

    今天就是月圆之夜了,端木青就将在这个时候结束自己的生命。

    到底,到底还是晚了一步,韩凌肆还是来不及赶过来。

    那个男人过了几天过来,看到这样的一个场景,将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他其实可以猜得到,因为如果他是韩凌肆,他大概也是一样的吧!

    实际上,紫衣自己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格外的上心,但是,他从来都是一个自律的人,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所以,他一直都是紫衣,端木青一直都是端木青,韩凌肆也一直都是韩凌肆。

    没有人发现他心里的那一点简直称不上是秘密的秘密。

    想到此,他又有些自嘲。

    从来都做分内事情的紫衣,这一次,做了一件不应该做的,是不是自己这一辈子最大的突破。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跟以前的梅鹤先生相比,实在是太倨傲了,不然也不会效力于还是个昊王的韩凌肆。

    可是,这终究都还是紫衣,都还是效忠于皇帝的紫衣,韩凌肆最后不也是皇帝吗?

    不过就是早一点儿和晚一点儿的差别而已。

    可是,这一次,他才是真正的出格,他把长乐未央给了端木青。

    唇边泛起一丝冰冷的笑意。

    或许,这也能够解了端木青的困境也不一定,如果,他们真的有缘,如果上天实在是眷顾的话……

    哈哈哈哈哈哈……

    陡然间爆发的笑声,惊起了湖边的一滩鹭鸶,一道紫色的身影在月光下略过湖面,飞快地消失了。

    从此,江湖上再也没有了梅鹤先生,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梅鹤先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再过了几十年,当人提起这个名号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不知道那种羽扇纶巾的感觉了。

    韩凌肆的出现实在一个月后。

    当看到隐国如斯模样的时候,愉悦的笑意就止不住地从眼角里流露出来,带着些说不出的欢喜。

    青儿果然是成功了,也就只有他的青儿,才能够做出这样的一番事业。

    想到这里,他立刻生出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跟在韩凌肆身边的暗影脸上也露出欣慰的笑容,陛下这些天费了多大的劲儿,才算是将这整个百废待兴的天下给稍微整理完善了。

    然后立刻马不停蹄地赶来这里。

    暗影从来没有来过隐国,当他看到这里的第一眼开始,心里忍不住赞叹一句,好一片乐土。

    他过得是刀口舔血的生活,却仍然忍不住向往这样的和平和安详。

    莫失第一个看到了他,然后就飞快地运用轻功轻轻巧巧地落在了他面前。

    只是随便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青儿呢?”韩凌肆压抑住心里的激动,连忙问道。

    莫失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转脸看了看神殿的方向。

    “哈哈,我都忘记了这里是青儿的地方,大概还要人给我引荐引荐吧!”说着就一马当先,走了出去。

    莫失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小姐早就已经吩咐好了,如果你过来了,就直接让地瓜带你进去,不需要那些一道道的关卡!”

    韩凌肆点了点头并不多说,倒是暗影看着莫失有些惊讶:“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样憔悴的样子,难道在这里生活不好?”

    莫失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

    小寒:关于这段时间的断更,小寒表示十分十分十分的抱歉,谁知道公务员笔试竟然神使鬼差的过了,然后在爸妈的苦(lian)口(fan)婆(hong)心(zha)下,小寒去报了个全封闭式培训班,参加过的童鞋一定知道,纯上课的时间就达到了十一个小时,然后还有吃饭睡觉神马的,然后回家了就在全家总动员全体监督下开始复习和反复的练习。

    28号考试,幸不辱命,貌似是过了,29号回学校办离校手续,30号领毕业学位证,然后来来回回的坐车,现在才算是尘埃落定了。

    原本打算在六月份更完的,谁知道竟然整整十天都没有写出一个字,从今天开始全面更新,每天不固定六千,但是一定会更,尽快将这本书更完,多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真的十分十分十分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