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肃穆的神殿看上去庄严而有些让人心生怯意,但是对于韩凌肆来说,自然不可能会有这种感觉,只要是端木青所在的地方,那就是平和安乐的。

    “莫失姑姑!”一个小小的女孩儿穿着一团喜气的团蝠夹衫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小心翼翼怕她摔跤而张着双手护着的女子。

    韩凌肆微微一愣,但是看到女孩那张透着素净,却十分闪耀的双眼时,心里顿时又如点击一般,一股暖流缓缓流过。

    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那个女孩,小女孩也偏着头静静地打量着他。

    如一潭泉水般的眼睛里带着些温润的味道。

    突然,女孩咧嘴一笑,还没有长齐的牙齿看上去分外可爱,眨了眨眼睛,却突然说出两个字来:“爹爹!”

    韩凌肆吃了一惊,果然是长乐。

    可是……

    可是长乐怎么会知道是他?

    不过此时他已经顾不得了,当下就直接跑了过去,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然后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她,说不出的欢喜。

    “爹爹,疼!”

    小女孩突然间叫了一句,韩凌肆连忙将手松开了一些,但是又怕她掉下去,一时间进退维谷,脸上的表情也就有些僵硬。

    倒是惹得女儿咯咯大笑。

    跟着长乐的女孩身穿一声白色的衣服,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并不阻止。

    他这个表情倒是取悦了女儿,咯咯地笑声顿时停不下来。

    “长乐!”莫失在后面走上前来,常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难得的有一抹笑容:“赶紧下来吧!你爹爹赶路累了。”

    长乐似乎很是听莫失的话,听到她这么说,果然乖乖地就从韩凌肆的身上下来了。

    倒是韩凌肆一副舍不得的样子,又看她人小腿短,担心她走不稳。

    谁知道莫失却一眼看穿了他心中所想,淡淡道:“放心吧!小小姐比一般的孩子聪明,现在走路已经很稳妥了。”

    她向来有一说一,虽然韩凌肆跟她私底下的个人接触不多,但是这一点还是信任的,又看长乐虽然走得快,但是却很稳,也就放心了。

    同时心里还有些得意,毕竟是自己的女儿。

    “爹爹!”走了两圈,像是讨好似的,长乐又走过来,抱着他的腿,仰起脸来看她。

    韩凌肆心下一软,蹲下身子笑吟吟地看着她:“怎么了?”

    笑眯眯地摇了摇头:“没什么!”

    然后看了一眼莫失,有看了一眼那个白衣女子,便凑到他的耳朵边:“长乐很想念爹爹。”

    韩凌肆挑了挑眉,然后才问出心里一直存着的疑惑:“长乐出生的时候,爹爹不在,后来也没有陪在长乐身边,长乐怎么就知道爹爹的呢?”

    “我知道啊!”咧着嘴笑了笑,“娘亲有说啊!而且房间里还有爹爹的画像,娘说了,以后让我跟着爹爹好好生活,爹爹会很喜欢我的。”

    不过一岁的小孩子竟然说得出这样多的话,让韩凌肆很是意外,最开始还是觉得自己的闺女很聪明,跟一般人不一样,到现在却觉得有些惶恐了。

    无论怎么说,长乐,到底是太过于伶俐了一点儿。

    “爹爹会喜欢我吧?”看到韩凌肆微微有些凝重的脸,长乐顿时有些小心翼翼起来,一双眼睛也带了些不确定的味道。

    就这么一眼,顿时就让韩凌肆的心,软得跟水一样,任是聪明还是愚笨,还是自己的女儿不是?

    难道因为女儿太过于聪明了,就不喜欢了,那也太好笑了。

    “不会不会,爹爹最喜欢的就是长乐了。”说着将长乐一把抱起来,“走!我们去看你娘亲。”

    莫失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来,再转脸去看那白衣女子,她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地瓜在韩凌肆进去之后才出现在了莫失的旁边,心里也知道莫失所想:“好了,该来的总要来,别多想了,终究都是青儿自己决定的。”

    虽然从前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交集,也说不上来有多好的感情在,但是因为端木青的缘故,这一帮跟着她的人,自然而然地就像是一家人一样了。

    尽管嘴上没有说什么,可是相互之间总有那么些互相维护的味道。

    “嗯!我知道!”莫失淡淡地点了点头,并没有跟进去,而是和地瓜一起往外面去了。

    长乐的变化对她来说有点儿诡异,甚至当时她还受到了些惊吓!

    她知道端木青曾经将长乐给封印了,但是究竟是怎么个封印法她不知道,只知道看到长乐的时候,她从来都像是一只小猫似的窝在那里。

    谁知道那一晚,突然之间她就醒了,然后就像是见风长似的,没有多久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而端木青却完全虚弱了下去,没有支持到半个时辰就去了。

    临了什么也没说,只让她帮忙好好照看长乐,让长乐见到韩凌肆。

    对于端木青的决定,她基本上都没有过什么异议,可是这一次,她是打从心底里反对的,可是反对也没有办法,木已成舟。

    此时的端木青已经不在了。

    可是看到韩凌肆的时候,她的心里却忍不住微微心痛,不知道是为了端木青还是韩凌肆,又或者是没有了母亲的长乐。

    这么多年,日子是怎么过过来的,她是一双眼睛看得清清楚楚的,两个人的感情经历过那么多的磨难和坎坷,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的这一步,结果竟然是这样,叫她这样一个局外人看着,都觉得心酸无比。

    小龙默默地坐在她旁边,脸上也是止不住的伤感。

    他们这一群人都是指望着端木青才过上了现在的生活,但是……

    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终究不再说什么。

    韩凌肆抱着长乐,一路往内室而去,方才因为女儿的出现,让他一时间忘记了对端木请那种强烈的思念,可是现在,知道自己马上就能够见到那朝思暮想的人,心,就像是安滚沸了的开水一样,想要按捺下去,都不行。

    “长乐,娘亲是不是已经知道爹爹现在要过来了?”

    他感到自己如果不再说些什么话的话,可能就会立刻失了分寸跑进去了,所以想尽办法让自己的注意力稍微的转移一点儿。

    长乐笑眯眯地点头:“娘亲自然知道,娘亲是这个世界上自厉害的人了,哪里会有娘亲不知道的事情呢!”

    这么说着,还怕韩凌肆不相信似的:“真的,你待会儿就知道了。”

    刮了刮她的小鼻子,韩凌肆笑道:“你娘亲有多厉害,爹爹怎么会不知道,还用得着你说?”

    父女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的陌生,这让韩凌肆十分意外和惊喜,心里也就更加期待看到端木青了。

    长乐是他们第一个孩子,而且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现在可算是一家团聚了。

    想到这里,心里又感到十分不舍,自己到底是没有尽好一个丈夫的责任。

    院子还是那样的静谧,如果单单是从这里看的话,简直不太敢相信这个地方是在神殿当中。

    院子里的那棵玉兰树依旧繁花满枝头。

    韩凌肆笑着指着那棵树道:“从前你娘亲还是做闺女的时候,院子里也有这么一颗玉兰树,不知道现在如何了,如果有机会,爹爹带你回去看看怎么样?”

    长乐对于这个爹爹很是满意,果然是跟娘亲说过的一个样子,爹爹长得很好看,而且,对自己很好!

    所以,当听到韩凌肆这么说的时候,小丫头自然是没有什么反对意见的,当下就把头点得像是拨浪鼓一般。

    “娘亲跟我说过的!”长乐笑嘻嘻地指着玉兰树,“娘亲说她喜欢玉兰花,所以院子里的这棵树上的玉兰就永远都不会凋谢。”

    她不说,韩凌肆还没有反应过来,听到女儿这话,他才惊觉,现在已经过了玉兰的花期了,但是这一刻玉兰却活得很好。

    看上去像是一直都这个样子似的。

    “你娘亲现在也是孩子脾气了,明明知道世间万物自有它生存的道理和规律,还要这样,只怕这玉兰树会有怨言呢!”

    谁知道长乐一听这话,顿时就不高兴了,而且还从他身上下来了,像是不喜欢他抱着她似的。

    然后一个人就迈着小短腿往屋子里跑去。

    韩凌肆愣了一愣,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然后不由哂笑,摸了摸鼻子,这个丫头这点脾气倒是跟他们两个人都不同,也不知道是遗传自谁的。

    想到端木青这个时候就在屋子里,不由得心潮澎湃,但是突然间又意识到一个问题。

    自己跟长乐站在这院子里好一会儿了,还说了这么久的话,她难道就没有听到吗?怎么也不出来问一声?

    这可不是青儿的脾气!

    虑及此,心,陡然间就像是沉了下去似的,当下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往里面去了。

    才一进去,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有些呆住了。

    此时长乐就在屋子里,趴在一块像是寒玉雕成的床前,而那床上安静地躺着一个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