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站在门口,韩凌肆脸色大变,生生地停下了脚步,竟然再也迈不开步子。

    听到来自父亲的响动,长乐也没有回头,而是趴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床上的人。

    “青……青儿!”好半晌,他才回过神,然后飞快地跑了过去。

    没错,床上躺着的人就是端木青,只是是一个十分憔悴的她,而且没有半分生气。

    他呆呆地看着那张日思夜想的脸,还是没有从自己的震惊中回过神,这是怎么回事!

    韩凌肆猛地摇头,不会的,一定是错觉,青儿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消息传过去,好端端的怎么就病成了这个样子。

    长乐方才还在生韩凌肆的气,一转脸,看到他那张因为关切而变得煞白的脸,心顿时就软了,娘亲早就说过,这个世界上,除了娘亲,自己最为亲近的人就是爹爹了。

    自己不管怎么样都不可以生爹爹的气的。

    鼓了鼓腮帮子,最终还是喃喃道:“娘亲说,她很累,要睡很久,让长乐乖乖的听爹爹的话,但是她会没事的,一直都像是那玉兰树的玉兰花一样,只是她想要安静地睡些时候。”

    她说了这么多话,韩凌肆才算是明白了她话里头的意思。

    端木青就是用这样的说头来哄住了女儿!

    他心里又是气,又是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若入定。

    可是脸上的表情,却阴沉得可怕。

    就是刚刚还觉得他很好很好的长乐,这个时候也有些害怕起来。

    睁着一双大大的杏眼,想要说话,但是又不敢说的样子。

    韩凌肆已经看不到女儿的脸了,眼前就只有端木青那样毫无生气地躺着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

    “长乐!你出去!”

    好久好久,久到长乐觉得爹爹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了,他才突然间说了这么一句话。

    “爹爹……”

    “雪女!我们出去吧!”

    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间又出现了,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父女身后。

    韩凌肆看也没有看她一眼,目光只落在端木青的身上。

    那样的眼光,看着实在是吓人。

    女子悄悄地放了一个东西在床边,但是韩凌肆并没有在意。

    等到门被关上的时候,他才陡然间委顿在地。

    仿若一座高山,瞬间崩塌。

    韩凌肆坐在地上,眼睛看着床上的人,眼泪什么时候开始滑落都不知道。

    等到他意识清醒,已经是满脸泪水了。

    “青儿!”喃喃的嘴唇,吞出两个字,才开口,已经是哽咽不能言语了。

    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伸手捉住拿落在床边的冰凉的手,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温度。

    他尝试着用力让那只曾经替他做衣服的手握起来,可是当他一松开,她却又颓然地放开。

    “青儿!”这一声,穿透云霄,站在不远处跟着白衣女子俯瞰大地的长乐不由得一愣,不解地看向身边的人。

    但是白衣女子并不看她,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然后莫失走了过来,长乐总算是找到了慰藉,立刻从白衣女子身边跑开,往莫失而去:“莫失姑姑!”

    “小小姐!”

    她跟别人都不一样,别人叫她雪女,只有她叫她小小姐,不,还有小龙。

    不知道为什么,长乐的心里更加喜欢莫失和小龙这样的叫法。

    “莫失姑姑,爹爹让我出来了,他一个人在娘亲那里,我听到他在吼。”

    说着脸上露出怯意:“爹爹为什么要这样?”

    莫失的眼睛里滑落一滴眼泪,但是脸上却带着淡淡的微笑:“长乐乖,爹爹很久都没有看到娘亲了,这是很想念娘亲的缘故呢!”

    对于这个解释,小小的长乐感觉自己有点儿听不懂,但是一直以来,她都认为莫失姑姑说的就是对的,所以,也就不再说这个了。

    “娘亲睡了这么久都还没有醒,现在爹爹来了,她还在睡,我想,爹爹肯定很不开心了。”

    莫失心里有些淡淡的欣慰,好在小姐留下的女儿还是如此听话。

    “是啊!所以,以后娘亲还没有醒过来的话,是不是要依靠小小姐多陪陪爹爹呢?”

    “那是当然的,我答应过娘亲的,要好好跟爹爹在一起。”说着又眨了眨眼睛,“其实我告诉你哦!虽然我没有见过爹爹,但是我看到他第一眼就知道,他肯定是很喜欢我的呢!”

    这大概就是父女天性吧!当然也跟端木青那么多的准备有关,留给长乐的全部都是韩凌肆的好。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莫失现在只希望能够好好守着长乐,让她长大成人,也算是报答了端木青这么多的年的照顾了。

    而内室里,韩凌肆却抱着端木青哭得没有人形。

    如果此时有个人在这里,一定不会认为这个人就是现在外面的大陆上叱咤风云的东离皇帝。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曾经他对这句话并不是十分赞同,可是此刻,韩凌肆发现,自己除了眼泪,竟然无法排遣心里的那种伤痛。

    一连三天,内室的门都是关着的,谁也不知道韩凌肆究竟在里面做什么,也没有人过问,只有小长乐时不时地牵着莫失的手来到这里,然后看着那扇门,忧心忡忡的样子。

    “爹爹也太伤心了,其实娘亲以后就会醒的,只是现在不能跟我们说话而已,但是娘亲留了很多东西给我们啊!并不会感到很寂寞的。”

    对于她这样的不谙世事,莫失不好说什么,只是静静地陪着她站着。

    第五天的时候,韩凌肆终于打开门。

    只是一打开门,他自己就立刻晕倒了。

    不过就这样几天,竟然就把自己折腾得没有人形了。

    莫失叹了口气,做着她不太熟练的事情,伺候韩凌肆。

    等他恢复元气,就是三天后了。

    长乐一直都陪在父亲身边,让韩凌肆很是感动。

    莫失惊讶的是,重新站起来的韩凌肆脸上已经没有了悲伤,只是整个人,看上去好像老了十岁。

    “长乐,这是什么?”韩凌肆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布袋子给长乐看。

    却叫女儿眼前一亮:“爹爹也有!”

    这话说得并不是空穴来风,什么叫做爹爹也有?

    挡住女儿想要抢走的手,韩凌肆认真了颜色:“长乐,你告诉爹爹,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娘亲留下来的信啊!”长乐一脸的理所应当,“长乐有很多呢!但是娘亲说过了,一个月才能够看一个,都是雪儿姐姐帮我保管的。”

    这个布袋是那天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子留在床边的,韩凌肆当时没有注意,后来狠狠地哭了一场,才看到了这个。

    但是对于隐国很多东西都不了解的他,并没有直接打开来看,而是问过了长乐。

    竟然是端木青留下来的信,这么想来,大概那个白衣女子就是专门替她看这些信件的吧!

    而这一封,就是端木青留给自己的。

    将长乐放下,韩凌肆脸上不露神色,而是笑吟吟地看着女儿:“那你跟莫失姑姑先好好玩一会儿,爹爹有点儿事情,晚些时候再来看你。”

    看着他急匆匆的背影,长乐笑了,爹爹这是要去读娘亲的信呢!她到了可以看信的时候也是这样急匆匆的,大家都能够猜得到,没有想到爹爹也是这样的。

    想想爹爹跟自己一样都很喜欢娘亲,她也就觉得完全可以理解了。

    韩凌肆确实是有些急不可耐了。

    自从在房间里呆了那五天之后,他好像已经接受了端木青已经去了的事实,什么不该有的情绪都没有。

    可是当知道这封信是端木青留给自己的时候,压在心底的感情还是没能够老老实实地带呆在心底。

    走到神殿前,极目远眺,他最终选择了那颗扶桑神木。

    那么大的一棵树,中间的那个地方大概是完全不会有人打扰的吧!

    红色的树干在阳光下甚至有些发亮的感觉,看上去就觉得十分神奇,韩凌肆顾不得这里是隐国人心里的圣地,直接就飞了上去。

    地瓜远远地看到了,不以为意道:“这些人一个两个仗着自己的轻功好,竟然就这样直接飞到神木上去,简直太过分了。”

    不过也就只是这样说说而已,并没有别的情绪,早先对于韩凌肆的不满,早就已经淹没在了时间的长河里了。

    万千笑而不语。

    一整个晚上,韩凌肆都没有回来,长乐牵着莫失的手站在神殿前,不由得十分担心。

    “小小姐不要着急,爹爹肯定很快就回来了,我们耐心地等着就是了。”

    她从来都是这样,倒是让长乐小小的心里安稳了一些。

    一直到月上中天,韩凌肆才回来。

    脸上却有些如同这银白色的月光般苍白。

    指尖燃起一簇小火苗,却能够将这里的空间都给照亮了,长乐脸上带着讶异:“爹爹脸色为何这么差?”

    韩凌肆顾不得女儿这让人惊讶的异能之术,而是蹲下了身子,认真地看着长乐:“长乐,爹爹和娘亲,对不起你!”

    眼睛里竟然满满的都是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