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不可能!”韩凌肆仍旧无法相信,看着面前已经年过不惑的男人,他发现他再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将这个人跟记忆里的亲生父亲联想到一起。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实际上,换做任何一个人,也都不容易。”阿宏摇了摇头,对于韩凌肆的态度丝毫都没有感觉不虞。

    “那你为什么之前不说?!现在却突然出现?!”

    阿宏深深地看着他:“为了你!我知道你有你的抱负,你是我的儿子,如果不让你安安心心地做成你想要做的事情,这对你来说,是你一辈子的遗憾。”

    所谓的他的抱负,指的大概就是统一天下吧!

    这是所谓的他的儿子跟他相通的一点了。

    “那你这个时候为什么又突然跳出来?!”

    阿宏叹了口气:“这场罪孽终究是要赎回来的,我自己知道,也从一开始就打算了回来隐国救赎我自己。

    而且,现在天下统一了,你最大的愿望已经实现了,我本来是想要来提点一下你的,用我一声的经验,但是我发现,其实现在已经不用了,你,已经找到了你人生最在乎的东西。”

    韩凌肆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他不太确定阿宏要说的是什么,同时心里还有些紧张,怕他说出一些他没有办法承受的事情。

    毕竟,青儿那封信里的内容就只有他们夫妻二人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被阿宏给嚷嚷出来了,以后长乐要怎么面对这个人世间?

    “其实,我也是到了最近才知道,人一生有再大的人生目标,有再崇高的理想,不管是否实现,到了最后,才知道,其实最在乎的东西不过就是那几个人而已,不过就是那些已经过去的过往而已。

    只有感情,才是人来到这个世界上走一趟,所最不枉费时间的东西。”

    他的脸上充满了感伤,像是想起了过往,只是因为这个时候他的年华已经不在,平白地添上了些落寞。

    韩凌肆注意的并不是这些,他说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心里从头到尾就只有端木青一个人吗?难道他不知道端木青是秋若水的女儿吗?

    为何他这么平静?!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陡然间升起一丝希望,好像看到了曙光般地看着他。

    “你当年带兵打进来的时候,可有看到青儿的父亲?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寻找她亲生父亲的下落!”韩凌肆故意让自己的语气看上去很平静,好像确实是在说一件端木青一直以来十分遗憾的事情。

    但是阿宏却显得十分意外:“父亲?她不是端木家的女儿吗?好生生地又找什么父亲?”

    一句话让韩凌肆的心狂喜起来,这么说,真的不是妹妹?!

    这一次,他的脸上再也按捺不住,露出笑容来。

    但是有些事情还是没有弄清楚,暂时还不能这样喜形于色。

    “端木家?她是端木竣的女儿,但是端木竣跟她说,他并非是她的亲生父亲!”

    阿宏愣了一愣,然后静静地思索了一会儿,才讶异地问道:“难道端木家的人还不知道端木青是端木靖的女儿?”

    “什么?!”韩凌肆这一次算是彻底的吃惊了,“端木靖?靖将军!”

    看到韩凌肆的表情就知道事情确实是如他方才所说,根本就没有人知道端木青的亲生父亲其实就是端木靖。

    他脸上有一瞬间的错愕,但是随即却笑了出来:“阿靖啊阿靖,你样样比我厉害,若水倾心于你,到最后,你女儿竟然到死都不知道你才是他的父亲!”

    这话说得颇有些嘲讽的味道,让韩凌肆很是不解。

    不过笑到了最后,却又渐渐地落寞了下来:“可是到底,若水心里还是只有你一个。”

    韩凌肆的心里产生了极大的震动,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到儿子迫切的眼神,阿宏也知道他对端木青的感情,关系到端木青的身世,他自然是十分紧张的。

    “罢了,现在都到了这个时候,当时的人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我算是苟延残喘到现在,也不妨说出来,虽然让我自己感到挺惭愧的。”

    他望向高高伸入天空的扶桑神木,眼睛里带着些迷蒙的味道:“当年,我知道隐国这个地方存在的时候,就开始计划着让将隐国人化为己用,那么统一天下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当时父皇十分支持我,我是他最得意的儿子,也是他最看重的儿子,尽管我身为太子,但是常年不在宫里,不在东离,父皇也能够给我找到十分合理的理由。

    让所有人都没有办法说一个字,当时隐国就是一个传说,根本就找不到隐国的入口,我在长淮山潜府了整整五年,才遇到了若水。

    那时候她真是漂亮跟我遇到的任何一个女子都不同,不是五官多么出色,而是身上那一份灵动的气质,好像任何东西都没有办法改变她的那份出尘的味道。

    她十分好奇外面的世界,就好像是一个从山林中走出来的仙子一样,我当时就意识到这个来历不凡的女子大概是隐国人。

    我心里顿时就让燃起了希望。

    只是若水虽然单纯,但是对于一般外人的防备之心还是有的,她有时候会出来跟我玩,但是却绝口不提她的家在哪里,只说是住在深山里。

    我也不急,五年都等过来了,还怕这点儿时间吗?

    谁知道在慢慢的相处过程中,我竟然对她动心了,这是一种我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让我很是惶恐,很担心自己会受她的控制而改变我的初衷。

    可是我有时候又会控制不了自己,我以为我对你母妃那就是一个丈夫对一个妻子的感觉了,但是遇到若水之后,才知道什么叫爱,我很想跟她一起生活,很想两个人好好的在一起。

    甚至于,曾经有一度,我决定要放下我的身份就这样跟她隐姓埋名在这长淮山深处。

    但是,端木靖出现的时候,一切都变了,若水几乎是第一眼看到他就爱上了他,那种迷恋的眼神太过于熟悉了,我心里十分痛苦。

    若水那样出众,就算是端木靖自然也是会被她给迷住的,那时候的端木靖已经十分出色了,不光是外表,还有谈吐也皆是不俗。

    就是我这个东离太子也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然后他们就相爱了,我那个时候还有东离的事情要做,基本上就不再怎么呆在长淮山了。

    他们两个人都没有什么顾虑,也就是终日在一起游山玩水,他丰富的知识很是让若水喜欢,甚至于还将隐国的事情告诉了他,我与她认识了那么久,她始终都没有说过。

    还是在他们聊天中不小心透露了一句,我才知道的。

    当我发现他们两个人已经两情相悦的时候,我心里的嫉妒让我快要发疯了,我无法忍受,我不明白,端木靖家里不过就是西岐的一个富贾,而我才是东离堂堂的太子,为什么若水喜欢他而不要我?!

    于是我就开始加速练兵,派人按照我这些年摸出来的路径去寻找隐国。

    我做事情很隐秘,而端木靖跟若水两个人也忘记了注意我。

    直到那时候西岐突然间发生了内乱,端木靖回家去了,帮助家里的长辈们一起搭上了西岐的皇族,那时候若水十分担心,让我陪她一起去西岐。

    那一次,我才算是见识到了端木靖的另一面,开始有人称他是战神,这个称呼,我几乎都不敢否认,他,确实是这个战场上的神。

    西岐的皇帝对他很是推崇,而当时的四皇子也就是西岐的先帝赵邺也跟他关系很好,我才发现,其实除去身份和家世,我并不如端木靖。

    这样的认识让我很是难堪,心里就更见坚定了要把我的计划尽快落实的念头。我看着他们在战场上配合得天衣无缝。

    端木靖上场的时候,若水一袭白衣,亲手擂鼓,当他得胜归来的时候,她便坐在他的战马上,白衣配上闪亮的盔甲,那种场面,不管是谁看了,都会永世难忘。

    战争结束了,端木家瞬间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当时端木靖就决定带若水回家见过父母,隐国却突然有了些事情要她尽快回去处理。

    这样,两个人就生生地分开了,端木靖拜托我照顾好她,我便一路护送她回长淮山。

    就算是这样,若水也没有让我进他们隐国,我只是将她送到了长淮山,然后就没有我什么事儿了。

    我压抑下心里的愤怒,暗地里的动作更加迅速了,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让她们后悔。

    谁知道,若水很久很久都没有再出现,等到三个月过去的时候,她再来,就已经怀有身孕了。”

    韩凌肆吃了一惊,然后睁大了眼睛看着阿宏:“你是说……她当时已经怀了青儿?!”

    “没错!端木青实际上是若水和端木靖在战场上怀上的,这件事情,这个世界上大概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