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看着他,情绪竟慢慢的平复了下来:“后来呢?”

    那个时候若水很是慌张,这样突然间怀孕了,对她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她是雪女,她的丈夫其实早就已经选好了,据说是一个叫做什么秋白的人。

    她知道自己已经违反了隐国的规定,所以她假装自己要出去游玩,将隐国的事情都安排好之后就来找我,让我帮着她顺利把孩子生下来。

    当是隐国人的人并不知道这个事情,我看她无依无靠的样子,心也软了,就答应了她。

    可是看到她每天那样小心翼翼地带着甜蜜的笑容抚摸着自己的孩子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很难过,很不甘心。

    刚开始端木靖还会有消息传过来,渐渐地竟然就没有了。

    只是那时候若水的月份已经大了,别说出去找他不方便,就是随便叫人看见了,让隐国人发现了,也是说不尽的麻烦。

    而我心里其实是真的很在乎她,就算是知道她怀的是端木靖的孩子,就算是知道她心里就只有那个人,可是我还是很担心她,希望她好好的。

    然后有人来告诉我隐国的入口已经找到了,而且很隐秘,没有人发现。

    我看着她快要分娩的肚子,心里踌躇不已。

    最后,就在那一天,我问她,愿不愿意跟我走。她当时有些发懵的样子,问我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要去找阿靖。

    只是她的话音才落,就感觉到了异样,然后立刻抛下我去隐国了。

    事情已经败露了,不过对于她来说也实在是太迟了。

    因为此时她身怀六甲,异能早就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隐国人并不擅长战争,我们进去之后几乎都没有怎么费力气就将他们打得一败涂地,更何况,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泄露出去的消息,除了东离,还有很多其他的国家加入这场战争。

    我记得那个时候,若水站在神殿上,看着扶桑神木不停的落泪。

    然后她突然间发布了一条命令,然后那些隐国人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始强烈的反攻,我们也没有意识到,原来隐国还有那么厉害的异能。

    不过就是一瞬间,很多人都变成了死人,不过他们的损失也十分惨重,我们发现,他们虽然使用的异能十分霸道,可是,这种情况下,他们自己也会受到反噬,所以,我们死一百个人,他们也也要死上三十个。

    我实际上也有些慌神了,没有想到竟然会这样,我带来的人几乎哼都没有哼一声就倒下去了。

    然后我突然间接到一个消息,端木靖死了,据说是赶来找若水的路上宿在一个小山村里,结果那村子突然间发生泥石流,他为了救那些百姓,然后自己死掉了。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告诉那个正站在神殿上的女子。”

    说到这里,阿宏眼睛里止不住地流下泪来,这么多年来,这些埋藏在心里的往事终于说了出来,可是那种心痛的感觉也清晰地刻在心里。

    韩凌肆面无表情,但是苍白的脸色表明实际上他心里的震动是十分巨大的。

    “当时若水就晕过去了,然后没有了她的指挥,隐国人也有些乱了,我们趁机拿了隐国。

    她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我拼命,我问她愿不愿意跟我走,我承诺我会照顾好她和孩子,但是她只是冷笑,决定死也不跟我一起,而且,从此以后再也不认识我这个人。

    后面的事情大概你是知道的,隐国给她冰封了,我们带走的人只是少数的一部分,而且还有很多都是快要死了的。

    这场战争,隐国人损失惨重,我们也没有捞到什么便宜,而且损失也不小,这么多年用在这上面的经费就不是一笔小数目。

    而这个时候周虞和韩渊已经开始起了反心,当他们联合几个异性王开始针对我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没有了什么争强好胜的心了,这个皇位竟然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了吸引力。

    我的心里始终都是若水躺在冰雪覆盖的地上,血染红了她的裙子,她美丽的脸就像是冰雕成了一样,可是再也没有了生气。

    也不会笑嘻嘻地拿来一个果子跟我献宝似的说是从哪里拿来的。

    也不会再在我被毒蛇咬了之后小心翼翼地照顾我了。

    其实从头到尾,她都是将我当做真正的好朋友的,不管是若水,还是阿靖他们都是真心待我,将我当做可以信赖的人。

    只是我自己入了魔障,因为他们两个人相爱,而心生怨恨,若非是我,隐国不会遭受这么大的灾难,端木青也不会出生就没有了父母。

    至少她会是这个隐国的快乐的雪女,就像是长乐一样。

    你母妃知道了若水的存在之后,对于他们对我的打压,并没有反抗,反而听之任之,只是在眼看着我快要陷入绝境的时候,才给了我那么一颗药,然后我就被她关在了地室里。

    被关进去的那一天,她一身素白的孝服,没有带任何的首饰,也不施脂粉,说,从此以后,韩泽就死了,她不再认识我,我才知道,这么多年,我觉得若水辜负了我的真心,实际上,我也辜负了你母妃的真心。

    当我知道你心里喜欢的那个人是端木青的时候,我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大概这就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吧!

    我经过这么多年,早就已经百毒不侵了,可是你是我的儿子,唯一的血脉,将所有的惩罚都放在了你的身上,才是对我最大的惩罚。

    但是,刚刚我看到了长乐,突然又觉得,其实上天到底还是待我不薄,让我有了赎罪的机会,长乐就是最好的证明。”

    韩凌肆看着面前的人,心里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原来这就是他心里一直崇拜着的父亲。

    他一直都觉得韩渊是一个窃贼,夺了属于自己父亲的东西,这个念头支撑了他这么多年的质子生涯,现在,感觉这就是一个笑话。

    而端木青又是何其无辜,都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才会有了这么多年的苦难,隐国这样的重担,就这样压在了她的肩膀上。

    若是没有这一切,就算是没有跟自己在一起,青儿也会活得很快乐吧!而不是像现在那样躺在冰冷的冰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化作齑粉。

    看着面前的人,他真的很想要怒吼,想要愤怒的咆哮,但是,他始终都没有再说什么,这个世界上,也许很多很多人都可以来指责他。

    但是他不可以,因为,他是韩凌肆,是他的儿子,他的命都是他给的。

    不过,他也不会原谅他,这件事情的难度太高了,这样原谅,实在是不容易。

    所以,韩凌肆只是选择转过身,自己离开了。

    阿宏叹了口气,心里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总算是说出来了,不管能够不能够取得原谅,总算是对得起自己的心,造下的孽,也算是还了十之一二吧!

    神殿的前面,一个穿着银白色长衫的男子负手而立,看不清楚他脸上是什么表情,但是感觉得到十分落寞。

    小小的脑袋从大殿里面的门边探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会儿,还是勇敢地走出来了。

    小小的手臂顿时就将那男子的腿抱住了,笑嘻嘻地开口问:“爹爹在看什么?都不理长乐了吗?”

    韩凌肆方才还十分沉郁的心情顿时有如被一道阳光照耀了,转身蹲下一把抱起女儿:“爹爹在看那湖水呢!刚刚看到有鲛人冒出头来。”

    “原来爹爹喜欢鲛人啊!”长乐咯咯地笑,“我倒是喜欢那个扶桑树下苦修的居士呢!”

    韩凌肆微微一愣:“你怎么知道?”

    长乐虽然比一般的孩子要聪慧,但是很多事情她还是不懂的,比如这个居士,隐国从来都没有居士这样的说法。

    要么就是有人告诉她的。

    “莫失姑姑说得啊!”长乐脸上的表情十分自然,“那天我找灵儿姐姐玩,看到扶桑树下那个人,感到好奇怪啊!然后莫失姑姑说,他要苦修,以赎自己的罪过,我不知道他有什么罪过。

    但是,我觉得他坐在那里这么多天都还是那样子,就好厉害哦!”

    对于女儿的这些话,韩凌肆没有说什么,那个人就是阿宏,也就是东离的先太子韩泽,从那天之后,他就选择在扶桑神木下苦修,风雨不改。

    那里,埋着隐国的前前任雪女,长乐的外婆——秋若水。

    就这样吧!上一辈的恩怨就算是到这里结束了,不管是端木靖也好,秋若水也好,韩泽和母妃也好,从现在开始都变成了过去的人和事了。

    他既然没有权利追究对错,也没有权利为谁抱不平,以后的日子,大概是属于小长乐的吧!

    看到父亲的脸色变幻不定,长乐有些不解:“爹爹?”

    回过神,朝女儿笑了笑:“长乐,爹爹带你去外面看看好不好?”

    “外面?”

    “对啊!外面,我们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

    小寒:原本是打算上个月完结的,但是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不过小寒会努力码字,尽快让大家看到结局的,现在在等待体检,在家里算是有时间啦!更新时间不固定哦!更新字数也不固定,写了多少就上传多少吧!

    多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