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母后,这些日子辛苦你了。”韩凌肆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是听得出诚意。

    周虞脸上带着十分精神的光泽,看着他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才摇头道:“你一心追着她去了,把这事儿丢在这里不就是看出来,我是必然不会坐视不理的吗?

    既然这样,现在又何必来这一套。”

    这话说出来像是多有怨怼,可是语气里却没有责怪之意。

    韩凌肆也知道,到如今周虞是什么样的人,他多少也了解,所以,只是笑了笑,然后不再说什么,便坐在了一旁的位置上。

    “怎么皇后没有跟你一块儿过来?”韩凌肆一回来她就知道了。

    而且知道他除了带了一个小女孩之外,并没有旁的人跟过来。

    和就让她感到奇怪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见了这么多市面的她也觉得稀罕。

    为何端木青却不愿意随他一起来呢?

    “青儿她……”韩凌肆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只是很快就变得如常,不过还是没有能瞒过周虞。

    心里陡然间打了个突:“怎么?”

    “那边的事情有点儿意外,青儿……不在了。”

    不在了?!

    这个消息还是让周虞吃了一惊,端木青在她眼里虽然称不上是一个多么多么厉害的女子,但是绝对是一个奇女子。

    这样突然间就传来她的死讯,饶是周虞,也有些接受不了。

    “这……”

    对于端木青已经不在了的消息,过了这么久,韩凌肆也已经慢慢接受了,不过,当事情再一次被重提,心里终究还是会难过。

    所以,干脆摆了摆手:“过去了。”

    “那那个女孩……”

    大概是怕韩凌肆伤心,周虞的语气放温和了些。

    “长乐!”谁知道韩凌肆却大声叫了一句。

    然后就有一个小小的粉团儿似的小女孩在宫女的带领下走了过来,一双大大的眼睛滴溜溜地看着四周,像是对这里的东西十分感兴趣似的。

    看到韩凌肆的时候,顿时露出一个笑容来:“爹爹!”

    “长乐,这是祖母!”

    他没有说是太后娘娘,也没有说是皇祖母,而是直接称之为祖母。

    让周虞有点儿惊讶,想到方才这个女孩叫韩凌肆叫做“爹爹”心下更是紧张。

    难道……

    长乐果然笑眯眯地走到周虞面前:“祖母!”

    她一双杏眼像极了端木青,但是鼻子和眉毛却像韩凌肆,不用看也知道是个美人坯子。

    而且,不过一岁多一点儿,竟然走路如此稳当,说话也如此流利,倒是像那三岁的小孩,便知道此女早慧。

    “诶!”周虞膝下向来单薄,好容易有个儿子,也跟她不亲,许久未曾见过这样的小孩子,更何况如此可怜可爱,便是一向不习惯有什么表情的脸上也带上了慈爱的笑容。

    “长乐到宫里来可还习惯吗?吃得好不好?睡得习不习惯?”

    听到她这么问,长乐把目光投向父亲,然后十分忸怩地拽了拽自己的小小宫装,摇头道:“不习惯,这个衣服太麻烦了。”

    听到她这么说,韩凌肆眉头一皱,连忙把她抱过去,伸手替她把衣服扯好,温声道:“哪里穿的不舒服?不舒服刚刚怎么没有跟爹爹说?

    不喜欢穿这样的衣服我们不穿就是了。”

    长乐闻言嘻嘻一笑:“其实还好!只是不如自己的衣服舒服。”

    竟然这样宠爱,周虞也有些意外。

    “爹爹,你不是说,我们来了一趟就回去吗?什么时候回去啊?”

    长乐这话一问出来,周虞心砰砰跳了一下,好容易才按压下自己的情绪,假装惊讶地问道:“你们还要回去?什么时候回来?可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办好?”

    话都已经问到这个份上了,韩凌肆也知道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将长乐放下来,笑着对她道:“长乐,你先跟宫女姐姐出去玩一会儿,我跟祖母有些话要说。”

    “好!”

    看着她女儿远去的背影,韩凌肆才十分认真地看着周虞:“母后,其实今天来,我是有件事情跟你商量的。”

    周虞瞳孔陡然间收缩成了一个小点儿,不用说了,她已经知道了。

    但是,这怎么可以!

    “母后……”

    “慢!”他话还没有说,就周虞给打断了,“君昊,你年龄不小了,现在是这个东离的皇帝,你应该知道你在做什么!也应该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

    “我知道!”韩凌肆的表情十分冷静,“母后!你有经天纬地之才,有调兵遣将之能,你,并不会比我做得差,而且只会比我做得好。”

    已经说出来了!

    周虞惊惶地看着韩凌肆,多少年了,多少年她不曾这样失态过,但是现在面临的是这样的问题,她想要表现得镇定一些,但是,做不到!

    “君昊!”陡然间打断他的话,周虞摇了摇头,“东离自古以来,没有女子为帝的先例。”

    “先例都是用来打破的,”韩凌肆丝毫都不担心这点,“现在整个天下,谁敢不服从母后的管理?朝中哪一个人不对母后俯首帖耳。

    或许母后会说,这些人是因为尊重我的缘故,但是如果母后当真没有能力,这些人又怎么会在你的治理下老老实实的呢?”

    额头上有细细密密的汗珠冒出来,金珀的花佃黏-腻得有些难受。

    周虞的手开始颤抖,她从小就是一个极有主意的女孩,曾经祖父也说过,她并不比男子差,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家里的时候,家里的姐妹们便说她不太安分。

    就算是后来嫁人了,她也从来不是那等相夫教子老老实实的女子,可是,就算是这样,她也从来没有这样大的野心。

    这些天一直在帮韩凌肆处理国家政务,就算是这样,心里还是知道,自己只是受了韩凌肆的委托而已,仅此而已,到底她是太后。

    但是今天,当韩凌肆说出这样的话来时,她的心里除了惊惶之外,还有紧张和激动。

    是激动,她并不是真的十分反对这件事情。

    看着她面上阴晴不定变化着,韩凌肆没有说话,他也知道周虞正在艰难地天人交战着,他最好还是不要打扰。

    时间一点点过去,最终,周虞长叹一声,跌坐在椅子里面:“不行!”

    “为何?母后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吗?”

    “帝位是要传承下去的,我没有儿子!”

    说到底,她自己的儿子,之前的太子是被她放走的,而且就算是到现在,她还是不承认这个儿子还活着。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韩凌肆听了之后沉吟着。

    周虞的一颗心终于落回了胸腔,说到底,接受也需要莫大的勇气。

    “可是母后,不管是你还是我,这个问题都没有解决,我,也不会再有孩子,长乐,不可能袭位!”

    韩凌肆看着周虞,眼睛一眨不眨。

    “不会再有孩子?!”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男子,周虞像是想要确定他这话是真是假。

    “不会,我这一辈子就只要青儿一个,青儿不在了,那么这个世界对我来说,也就没有女子了。”

    “你倒是好一个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啊!”听到这里,周虞忍不住冷笑了,“可你是皇帝!”

    “母后应该知道我的性子。”

    轻轻一句话让周虞没有了更多的言语,这么长时间了,就算是不是自己的亲儿子,却也能够了解了,他的性子,他的性子就是决定了的事情就决不再改变。

    若说女人,现在后宫里不是有一位陈淑妃吗?

    但是,只怕这个人连那陈淑妃长得什么样都不知道吧!

    当初还是端木青给选的呢!

    周虞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谁知道,韩凌肆却突然间跪倒在她面前:“还请母后答应我,成全儿臣吧!”

    周虞呆了,这叫什么事儿?

    这个人说起来跟自己只有仇没有恩,今天两个人能够走到这一步,已经是极大的造化了,却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的目光那样坚定,眉间的一抹坚毅让人知道,他是无论如何也要达成这个目的的。

    这叫什么事儿?!

    周虞叹了口气,然后摆了摆手:“你先下去吧!至于这件事情,等我好好想两天再说。”

    韩凌肆看了她一眼,轻轻地点了点头:“是?!”

    看着他走远了,周虞才长长地叹出一口气,想着想着,忍不住笑了出来,不管是韩渊还是韩渊的儿子们,都在钻营着这个位置。

    不成想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大哥的儿子,却要将这大片的河山给让出来。

    只要美人不要江山,这东离的皇室,竟然还真能出这么一个多情种子。

    想到这里,不由泪落,那么,自己这一辈子呢?

    到底算是幸运还是不幸?

    或许就像是小时候姐妹们说的,自己太过于不安分了,所以,注定不像是一般的女子那样得到一般的幸福吧!

    尘土飞扬的驿路上,男子一袭青衫,怀中抱着一个同样衣料的女孩儿,围冒里的小小脸儿,,带着些雀跃。

    “爹爹,他们这些人这么急着,是要去做什么啊?”

    男子淡淡地看了一眼:“这是各州府的使者呢!东离的皇帝驾崩了,国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