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爹爹!”

    韩凌肆照常每天都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坐在端木青旁边细细地替她将头发梳好,然后告诉她昨天一天发生的事情,一说就是一上午。

    然后就是每天伴着女儿,打扫自己所在的这间小小的庭院,陪着女儿巡视整个隐国。

    最开始只是有些人认识他,有些人不认识。

    后来才渐渐传开了,大家才知道,原来他是长乐的父亲,是外面的皇帝,但是为了他们的雪女和上一任的雪女,放弃了皇位,安心守在妻女身边。

    之后,所有人看到他,脸上就只有恭敬和亲切了,隐国人都是一群乐天知命的人,他们的心里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战争,也不会有什么仇恨。

    韩凌肆的作为,让他们觉得很是感动,而且小雪女能够健康的成长,也跟这位外面的皇帝陛下有很大的关系。

    今天,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偶尔长乐回来的早了,看他没有出去,也会静静地在院子里等他,但是这个时候怎么会这样一惊一乍的叫出来了呢?

    “长乐好像有事情要找我,我出去一下,明天再来陪你。”

    温柔地说了一句话,然后吻了吻她的手,便走了出去。

    长乐今年已经十岁了,山里十年的光阴仿佛一晃就过去了。

    唯一让韩凌肆感到欣慰的是他的长乐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的,并没有因为母亲不在身边而郁郁寡欢。

    到现在,女儿的身高已经到了他的胸前了,似乎比一般的女孩子要长得高一些?

    但是是他跟青儿的女儿,怎么比别人出众都是正常的。

    “怎么了长乐?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

    “爹爹!”谁知道长乐转过脸来,竟然是满脸的泪水。

    让韩凌肆一看,就有些慌神了,女儿的性子他知道,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欢欢喜喜的,就算是有一点儿不高兴,也会自己排解,很少这样哭泣。

    “怎么了?怎么哭了?”

    长乐看着他,摊开自己的手掌,手心里躺着一朵枯萎了的紫玉兰。

    韩凌肆的心里一痛,转脸去看旁边的花树。

    这些年不知道为什么,这课紫玉兰一直都是这样的,不管是风吹还是雨大,不管是下雨还是下雪,它一直都是这样,仿佛上面的花儿都是假的似的。

    而且从来都没有看到过有花儿凋落。

    最开始长乐说是端木青留下了遗言,她一直都陪在他们的身边,只要这一树玉兰未落,她便从未离开。

    后来时间长了,才发现这一棵玉兰果真是不一样的,每天都生机盎然的样子。

    但是现在……

    “爹爹,娘亲她……”

    长乐渐渐地长大,渐渐地也就知道了端木青并非是睡着了,而是……

    只是她心里始终都有一种执念,只要这棵花树还好好的,端木青就一定还是好好的。

    韩凌肆看到这一朵枯萎了的花时,心里竟然也痛得无以复加,或许,这么多年来,他心里也愿意相信长乐说的话吧!

    也相信端木青其实还在,还在他们身边,还陪着他们。

    “长乐……”

    他想要说一些安慰她的话,但是话说到嘴边却说不出来了。

    才两个字,长乐就不见了,直接进了内室。

    韩凌肆沉吟了一下,也跟着进去了。

    进去就看到长乐跪在端木青的床前:“娘,你不是说,不是说等我长大了,你就会醒过来吗?

    娘,花树上落下了花了,你快告诉我怎么回事啊?

    你不是说这是一棵不会开败花的树吗?你不是说,你是永远都不会离开我跟爹爹的吗?”

    端木青留下了很多很多的信件,都是给长乐的,那是一个个梦境,就像是当时留给自己的那一封一样,所以,对于长乐来说,她其实从来都没有远去。

    只是,她到底就只留了那一封给自己。

    或许只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吧!

    到最后,她都还一直以为他们两个人是亲兄妹。

    听长乐哭得伤心,韩凌肆也心如刀绞,颤抖着手扶住女儿的肩膀,韩凌肆在一旁坐下来,幽幽地叹了口气。

    “爹爹!”长乐哭得更凶了,只觉得要闭过气去似的。

    韩凌肆生怕女儿有个不好,一边替她揉着后背,一边强忍了心里的难过。

    然而,端木青却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就像是一个冰雕成的美人似的。

    “青儿!你到底还在不在?能不能听到我跟女儿的话?如果在的话,能不能稍微有一点儿表示,我跟长乐,都很想你。”

    长乐停止了哭泣,抬头看向父亲,这是第一次她从父亲口里听到这样的话。

    很长时间以来,她都以为父亲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

    十年过去了,从她懵懵懂懂,到知晓人世间的道理,父亲从来都是安安静静地坐在母亲旁边,然后轻轻地告诉她一些生活中的琐事。

    最大的事情也不过是她今天换牙了,她绣出了第一朵花,最小的事情会到他们今天去了哪里,看到了什么人。

    虽然这样,长乐还是可以感觉到父亲对母亲的爱,好像这些感情都全部被融入到了那些喃喃细语中。

    可是今天,才知道,父亲心里的感情只是未曾说出来而已。

    他爱母亲,一点儿都不必自己少。

    “爹爹!”长乐心里一酸,忍不住扑倒父亲的怀里。

    床上的女子眼角却突然滚下一颗泪珠。

    偏偏这一闪即逝的瞬间,却被父女两个人一起看到了。

    “爹爹,娘亲哭了!”长乐突然间大喊了一声。

    韩凌肆连忙凑过去,果然看到鬓边的头发上挂着一颗晶莹的水珠,那不是眼泪是什么?!

    十年了,十年来,第一次看到端木青又所反应。

    “青儿!”韩凌肆轻轻地唤了一声,但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长乐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她多么想要看到母亲睁开眼睛的样子,虽然每个月都会有母亲的信,都可以看到母亲,但是,这如何能够跟她睁开眼睛相比呢?

    “爹爹,难道说,玉兰花落不是娘亲要离开,而是娘亲要醒过来吗?”心里突然间想到一种可能,长乐雀跃着问韩凌肆。

    转脸看了女儿一眼,竟然没有办法说出让她失望的话来,只好轻轻地点了点头:“或许当时是你母亲说错了,她现在已经有了反应,说不定不用多久就能够醒过来了。”

    “我去扶桑树下祈祷,让娘亲快点儿醒过来,爹爹你去吗?”长乐笑嘻嘻地看向韩凌肆,方才的悲伤一扫而空。

    努力扯开个笑容,韩凌肆摇了摇头:“爹爹想要陪陪你娘亲,你快点儿去吧!”

    女儿离开了,屋子里就只剩下了他和她。

    韩凌肆想到当年,他们也曾静谧相对,屋外是她的舞墨阁开得正好的玉兰花。

    可是现在……

    唇边泛起一丝苦笑:“青儿,你一定能够听到我的话对不对?那你为什么还不醒过来呢?你应该知道,我和长乐都在等着你呢!”

    屋子里依旧安静,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但是韩凌肆却不想要放弃,仍旧在她耳边絮絮叨叨地说着话。

    或许他的心里比之于长乐,更加害怕。

    十年了,十年他一直都抱着一个幻想,有一天端木青能够好好的醒过来,他们一起伴着女儿成长,看着女儿成家,以后就在隐国这好山好水的地方颐养天年。

    白首到老。

    而床上的人,实际上此时却跌入了无边的梦境。

    叽叽喳喳的小鸟的叫声,还有淡淡的忘忧草的味道,空气凉凉的。

    端木青睁开眼的时候,入目就看到淡青色的帐子,这一切,很熟悉。

    撩开窗帘,听到细细碎碎的铃铛声。

    却是帐边挂着的一串细吟。

    “大小姐醒了?怎么都不叫我们一声?”

    女子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很是好听,不是端木兰又是谁?

    可是,那淡蓝色的褙子,梳着双丫髻的女孩,脸上还带着些青涩。

    不,她不是端木兰,是采薇!

    “小姐,你怎么了?”采薇看她的样子像是有些恍惚似的,很是担心,“可是昨儿晚上做了什么噩梦?”

    “该不会是想到夫人要小姐刺绣的事情犯懒了吧!”笑嘻嘻的声音从门边传过来,却是同样梳着双丫髻的露稀。

    端木青呆呆地走下来,径自走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脸,只觉得惊恐万分。

    果然是这样,自己又一次重生了,仍旧是这个时间点。

    怎么会这样?!

    韩凌肆呢?长乐呢?隐国呢?!

    端木青努力地摇了摇头,但是还是挥之不去镜子里那张十二岁的脸。

    露稀和采薇面面相觑:“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端木青却突然间站了起来,看上去十分疲惫的样子,淡淡道:“没什么,好像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我,先去睡一会儿,晚一点儿再去夫人那里吧!”

    听到她这么说,采薇和露稀相互看了一眼,方才露稀的话只是在开玩笑,端木青从来都不是那样犯懒的人,这个时候怎么突然间就不愿意去夫人那里了呢?

    端木青却并不理会她们,若说第一次重生,那是上天对她的眷顾,可是第二次呢?岂不就是惩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