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姐姐好些了吗?”

    迷迷糊糊中听到一个温柔而不失甜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然后就是露稀带着些不耐烦的周旋:“大小姐刚刚睡下了,大早上起来不大舒服,已经跟夫人那边说过了。”

    “我刚从夫人那边过来,原本听到姐姐身体不大舒服,夫人还要自己过来呢!我想着反正自己也顺路就过来看看。”

    说着就直接进来了,让露稀很是气恼地跺了跺脚。

    端木青听到声音就醒了,然后干脆坐起来了。

    端木紫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坐在那里的样子。

    “哟!该不会是我把姐姐给吵醒了吧?”说着抿嘴一笑,“姐姐是哪里不舒服?要不,我去跟娘亲说一声,请个大夫进来看看。

    祖母总是说,我们女孩儿的身子金贵着呢!可不能落下点儿毛病。”

    露稀在一旁听了简直要骂人了,什么意思这是?是说端木青身上有什么暗疾不成?

    还娘亲呢!明明就是一个姨娘而已。

    但是再看坐在床边的大小姐,脸上却是一点儿恼怒的神色都不见,好像根本呢就不大在乎人家怎么说似的。

    “大小姐!”采薇听到动静走进来,微微朝端木紫福了福就直接走到端木青面前,一脸的关切。

    从自己的沉思中回过神,端木青没有说什么,淡淡地看了那边春光明媚的端木紫一眼:“我没事,就是觉得有点儿累,你先回去吧!”

    然后又转脸对采薇和露稀道:“你们也都下去吧!我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大小姐的脾气向来孤僻,但是对她们两个丫头,却十分要好,很少有这样的时候,两个人却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只好退了下去。

    躺在床上,眼泪簌簌而落。

    她基本上都知道自己的一生了,好不容易认为自己算是解脱了,为何现在又重新跌入到这个循环里面?

    韩凌肆呢?

    还是在这里做为一个质子吗?

    就算是知道又如何?

    这个时候的韩凌肆根本就不认识自己,而且,他们还是兄妹,怎么能够在一起?

    既然一开始就知道了业障在哪里,又怎么能够去招惹,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了他,这一辈子没有了他相伴,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此时再看端木紫,竟然一点儿怨恨都没有了,上上辈子的恩怨,在上一辈子已经了结,此时再看她,竟然有一种路人的感觉。

    娘亲还在,但是,她知道,不到自己十八岁,身体里的异能不会解除,娘亲还是会在自己十二岁的时候过世。

    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但是什么都不能改变。

    唯一能够靠自己改变的就是她跟韩凌肆之间的认识,却是她最不想要改变的东西。

    上一辈子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到了这一辈子,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是自己想要去做的。

    没有动力的人生,就像是行尸走肉,端木青此时就是这样的想法。

    想到这里,她颓然了。

    到了晚上却想到了一件事情。

    永定侯府的大小姐当天晚上就过世了,谁也不知道大小姐为何会突然间轻声,自缢,莫不是有很大的怨念?!

    但是,那只是那一辈子的结束。

    当端木青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情形,让她几乎抓狂。

    仍旧是舞墨阁,仍旧是那个房间,仍旧是这样的帐子,仍旧是这些人。

    她,跳不出去!

    无论是怎么结束生命,她还是会回到这个原点,只是多积累了一世的记忆罢了。

    “爹爹,你快去看!”长乐从扶桑树下走回来,心情好了不少,总觉得上天一定会保佑娘亲早点儿醒过来,让他们一家三口好好的生活。

    所以,不同于之前的颓丧,此时长乐的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大概是真的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吧!

    她通常都是在这种情况下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的。

    “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激动。”

    收起悲伤的情绪,韩凌肆温和地摸了摸女儿的脑袋。

    “有个漂亮姐姐追进来了,听说是要给小龙叔叔做媳妇儿呢!”

    韩凌肆皱了皱眉,这些年因为吸取了当年的教训,韩凌肆提出意见,让隐国的人跟外面的人多多少少都要保持一定的交流,尽量做的隐秘一点儿,为的就是不让隐国完全封闭,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而吃了亏。

    现在是周虞当家做主,他跟周虞说过,对隐国必须丝毫都不能侵犯,但是以后呢?改朝换代之后,谁知道在位者是怎么打算的。

    这样的方案得到通过之后,每天都会有固定的几个人在外面走动,小龙作为外面的人,但是如今却在隐国定居,这件事情自然是最好的人选了。

    但是,小龙做事一向有分寸,应该不会明知故犯,带人进来才是。

    听到这话心里倒也起了几分好奇,然后看到女儿兴奋的脸,就知道她一定是想让自己出去走走,便欣然应允:“好,我们出去看看,你小龙叔叔是带了什么人来了。”

    神殿下面的田地间已经充满了笑语,韩凌肆抱着长乐,飞快地越过人群,直接落在了小龙面前。

    正在忙着闪躲的小龙顿时就住了脚,看到长乐像是看到就醒似的:“小雪女,你快来救救叔叔,叔叔撑不住了。”

    韩凌肆一把将他的手打落,笑道:“你到底惹了什么事儿了,竟然躲到这里来了?还把人给引了进来,你应该知道这是违反了国法的。”

    看他说得严肃,小龙也不敢马虎,连忙举手发誓:“不怪我,真的,是那个丫头非要追着我进来的,更何况,也,算不上是外人吧!”

    最后一句话莫名的声音减小了,但是韩凌肆却听得清清楚楚,心里有些惊讶,不是外人?那会是谁?

    正这么想着,就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娇斥道:“小龙,你给我出来,我找了你这么多年,原来你躲在这里了,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这个声音听上去确实是有几分耳熟,但是……

    一时半会却想不起是谁。

    女子一袭大红色的衣服,很快就追了上来,乌黑的长发编成了利落的马尾,飞扬的眉眼,看上去很是精神。

    一看到她,韩凌肆就立刻想起来了,这不是镇西王府的宝贝女儿姬如燕吗?

    当时端木青还用了她的身份进宫选秀来着。

    韩凌肆看到姬如燕的时候,她也看到了他,顿时将刚才的跋扈给收了回去,喃喃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行礼:“臣女姬如燕拜见陛下!”

    长乐飞快地从韩凌肆的身上爬下来,十分不悦地皱起眉头指着姬如燕道:“你是谁啊?什么陛下不陛下的?你认错人了,这我爹爹。”

    姬如燕原本就发现了韩凌肆怀里的女孩子,这个时候认真一看,首先就看到了那一双酷似端木青的杏眼,微微一愣,然后更加不知所措了。

    端木青的女儿,韩凌肆的女儿,这难道还会是两个人!

    该死,原本只是看到小龙,心里多年来的疑惑想要解开,谁知道竟然会遇到韩凌肆。

    先帝可是十年前就驾崩了,这些年一直都是太后娘娘在管理朝政,如今是洛王蒙卿的儿子作为太子,十八岁便可登基。

    为何会在这里看到韩凌肆,这可是皇家辛秘,如果……

    想到这里,她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凉了凉。

    “这位姑娘可是有什么误会?这位是我的族弟,小龙,若是有什么不道的地方还请姑娘慢慢说来。”

    他竟然这样温和的语气,让姬如燕的心稍微安了安,但是想到她心里的那个问题,脸上不由的就红了。

    小龙站在韩凌肆的背后,这个时候也恢复了平常的自然:“我也不知道,这位姬小姐一直追着我,说是我欠她一个交代。”

    姬如燕脸色潮红,但是这个地方近来殊为不易,这一次进来了,待到下次,只怕再也没有机会了,当下也就顾不得那许多了。

    抬起一张俏脸,直直地看向小龙:“当年我爹爹为我们两个人做主,想要把我嫁给你,你却连夜跑了,这是为何?!”

    一听到这话,不光韩凌肆,就是长乐也显得十分好奇地看着他,那眼神就只在传达一句话:“哟!还有这种事情,你怎么从来没有说过呢!”

    小龙想不到她会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脸上也顿时变了眼色,眼角却瞄到一个黑色的身影静静地走了过来,当下就将心里的异样收起来,正色道:“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当时我只是一介布衣,而你是王爷的女儿,是郡主。

    对于我来说,王爷做主把你嫁给我,那是天大的恩赐,只是这恩赐我不想要,想到你们家的权势,若是我直接说出来,只怕会让你们着恼,所以……”

    听到这话,姬如燕的脸色陡然间苍白如纸:“你……你……你是逃婚!”

    小龙看了一眼那边的人,然后十分认真地点头承认:“承蒙错爱,但是,我心里已经有了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