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话一说,别人还未如何,长乐却是按捺不住了:“什么?是真的吗?小龙叔叔,是真的吗?谁啊?!”

    小龙的脸顿时通红,眼角却忍不住朝那个人站着的方向看过去,可是,那里已经没有了人影了。

    让他心生奇怪,又怕是自己冲撞了他,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偏偏长乐无知无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好奇道:“你是在找莫失姑姑吗?她方才还在来着!”

    女孩儿一句无心之语,顿时让人明白了,原来这个小龙不接受郡主,感情都是因为那位莫失姑娘啊!

    不过想想也就明白了,莫失和小龙都是跟在端木青身边的人,两个人经常碰面,而且都是为了同样的目标,性格又互补,相互爱慕也就十分正常了,完全可以理解啊。

    姬如燕的眼泪夺眶而出:“你……你喜欢的是她?!”

    这一次,小龙没有再闪躲,认真地点了点头:“没错,我的心里一直都只有莫失姑娘一个人。”

    姬如燕不知道这算是什么回答,只是觉得很难过很难过,看了他好久才蹦出一句话:“我等了十年!”

    “我等了她更久!”小龙却回了这么一句。

    眼看着她泪眼滂沱的样子,还是补了一句:“其实,喜欢谁不喜欢谁,并没有什么错,若说真错,也是我的错,当年没有跟你说清楚,我以为我这样走掉了,你应该能够明白。”

    他说得也没有错,当时堂堂王爷要把女儿嫁给他,他却连夜跑掉了,这里头是什么问题,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更何况这件事情始终都没有外人知道,小龙这也算是全了他们的脸面。

    当时他已经是端木青身边十分重要的一个人,如果闹出来,要不就是姬辰风脸上无光,要不就是小龙意外身亡,他意外身亡,却算是让镇西王得罪了端木青了。

    他这样逃跑,是最好的选择了。

    谁知道,姬如燕却是如此的实心眼,竟然当真在那里等待了十年。

    一个女子有多少个十年可以浪费,小龙心里还是觉得愧疚。

    “你……”

    狠狠地看了他一眼,还能够说什么呢?

    他已经说得这么清楚了!

    终究,只能转身离去,到底是没有缘分的。

    韩凌肆摇了摇头,他虽然不了解姬如燕,但是他知道姬辰风,今天就算是姬如燕在这里看到了他,也没有关系。

    更何况,就算是抖出去了,自有周虞在外面顶着。

    “好了长乐,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韩凌肆笑着拉过女儿的手。

    谁知道却有人叫住了他:“好久不见。”

    是一个男子的声音,带着些温文尔雅的味道。

    韩凌肆一转脸,就看到一个三十多岁,四十岁不到的文士模样的男子站在那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一时之间只是觉得十分眼熟,但是却想不起是谁。

    “看来大皇子是忘记在下了?”

    大皇子?这大概只是在西岐的时候才有人这么叫的。

    “云千?!”心里这么想着,再看面前的男子时,韩凌肆几乎是又惊又喜地叫出来的。

    面前这个穿着打扮看上去都十分素净的男子不是端木青的师父云千又是谁。

    “爹爹,这是……”

    韩凌肆将长乐放下来,然后向她介绍:“这是你娘亲的师父。”

    “师祖!”长乐连忙乖巧地上前给云千行礼,看上去十分讨喜。

    “师父如何会来这里?”韩凌肆心里激动异常,恨不能现在就把云千拉到端木青那里去,看看他可有什么办法将端木青救活。

    但是碍于种种情分,还是选择在这里慢慢磨着,跟他客客气气的说着话。

    云千相对于从前脾气似乎好了很多,脸上始终都带着和煦的笑容:“也是因缘巧合,刚好跟方才的那个姬如燕郡主有点儿关系。

    没想到随她进来,却看到了你们。”

    韩凌肆心里也是感慨万千,当时云千的事情过去之后,端木青的心里其实还是一直都在惦记着,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哪里知道,竟然还有再一次相逢的机会。

    “所以说,这老天爷也是懂得人情的,缘分使然。”

    “这是你跟青丫头的女娃吧!好一个粉雕玉啄的孩子,青儿呢?”

    韩凌肆还没有开口,长乐就抢先说了:“师祖跟娘亲很久没有见过了吗?娘亲一定很想念师祖,只是现在娘亲醒不过来了,不然,看到师祖一定会很高兴的。”

    “醒不过来了?”云千眉头一皱,转脸去看韩凌肆。

    “实不相瞒,这些年发生了些事情,青儿已经昏迷了十年了,到现在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

    话音才落,云千就一马当先:“走,我去看看。”

    韩凌肆果然露出一丝笑容来,长乐看了很是奇怪,难道这个师祖十分厉害?就是娘亲这样的病也都能够治得好?

    看到女儿疑惑的眼睛,韩凌肆笑道:“长乐可能不知道,师祖可是天下第一神医呢!你母亲的医术都是从你师祖这里学来的。”

    听到父亲的话,长乐也是眼睛一亮,她虽然不知道端木青的医术,但是经常可以听到很多人说起母亲以前的事情,知道母亲曾经救过很多人。

    母亲的医术都有那么多人推崇,那么母亲的师父这位师祖一定更加厉害了。

    心里想着,脸上的笑容就止不住放大了,笑嘻嘻地对韩凌肆道:“爹爹,瞧我说得如何?我就说娘亲一定是快要醒过来了,你瞧,师祖不就出现了吗?”

    听到女儿这么说,韩凌肆心里也燃起一丝希望,说不定还真是跟女儿说的这样,难道真的青儿就要醒过来了?

    不由得心里也跟着激动起来。

    看到神殿的时候,云千还是忍不住感叹了一下,如此庄严肃穆的建筑,任是谁初见的时候都会觉得十分宏大的。

    除了韩凌肆。

    他当时一心想着的就只有妻女,倒是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关注这个。

    还没走进内院就闻到了一股忘忧草的味道。

    玉兰花还是那样灿烂的开着,但是它的香味不显,相反,那里种着的一排忘忧草倒是异香异气的。

    “她到还是像从前那样。”

    云千看着那一排忘忧草,感叹了一句。

    确实,端木青因为母亲的缘故,一直对忘忧草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好感,所以,她生活的地方,或多或少的都有忘忧草的影子。

    三个人一起走到内室。

    看到床上的人时,云千还是忍不住顿了下足,然后才脸色平常地走了过去。

    想到端木青如此模样的原因,韩凌肆心里有些犹豫,毕竟这件事情是有关于隐国的隐秘,似乎这么说出去不大好,但是,若是不说个明白,云千又怎么会是知道端木青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还有一点担忧的是,端木青到底是隐国人,身体多少和常人不同,云千他能够诊断得出来吗?

    谁知道云千还没有等到他开口,就直接走上前去替端木青查看了起来。

    长乐和韩凌肆相视一眼,父女两个都选择了沉默。

    云千替端木青细细地查看了一番之后,眉头紧锁。

    韩凌肆心里一突,还是不行吗?

    “出去说话吧!”过了好一会儿,云千才开口,朝外面摆了摆手。

    三个人在院子里的桌子前坐下来。

    “大皇子可认识梅鹤先生?”云千懒得多做解释,直接问道。

    “梅鹤先生?!”韩凌肆吃了一惊,这件事情跟紫衣有什么关系?“怎么了?”

    看他的神色,云千就知道韩凌肆定然是认识的,当下也不再啰嗦:“青儿吃了一种叫做长乐未央的药,这个药,世上就只有一个人有,那就是梅鹤先生。”

    “此话怎讲?那长乐未央是什么样的药物?为何我母亲一直都醒不过来?”长乐不知道当年母女之间只能活一个人的事情,端木青为了怕女儿自责,也一直都没有将这件事情说清楚。

    这也就使得长乐以为端木青是得了什么病才一直都这样,现在听到云千这句话,立刻反应过来端木青是中了毒,说话的语气未免也就变得十分气愤了。

    云千看了她一眼,伸手让她安静下来。

    “这长乐未央实际上是我的师祖制出来的,但是这个药就只给一个人,那就是梅鹤先生,我们师祖跟第一任梅鹤先生约定好了,这个药世界上永远都只有一颗,而解药也就只有一颗。”

    韩凌肆跟紫衣之间的关系有些难以说清,但是他知道紫衣是绝对不会伤害端木青的,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事情他所不知道的。

    “这长乐未央到底是做什么的?”

    “假死药!”云千也十分直白,虽然从一开始,师父就吩咐了他,这件事情将会是一个毕生的秘密,但是,早在十年前,他就打算不再遵守这个规定了,他们这一脉,也没有传承的人,不是找不到,而是他不想找。

    “假死药?!”韩凌肆和长乐都激动起来,“这也就是说……青儿……青儿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