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种假死药跟世上所有所谓的假死药都不同,可以长达十年。”云千对于此似乎是颇为自豪,说起来还有些与有荣焉的感觉。

    但是韩凌肆和长乐却是面色一边,长乐首先忍不住:“师祖,我娘亲她,已经……已经快十年了。”

    “我知道!”说起这个云千脸上也带着些担忧,“实际上,解药是我亲手交给梅鹤先生的。”

    “真的?!”长乐一听,脸上放出异彩来,“那也就是说,师祖身上有解药?”

    但是云千却摇了摇头:“没有!”

    “为什么?”韩凌肆眼睛里带着锐利的光芒,像是要将面前的人给看穿了一样。

    云千一看就知道他心里在怀疑自己隐瞒他。

    叹了一口气,云千似乎是在想该怎么说这件事情似的:“实际上,这是一个很久远的故事了。”

    父女两对视一眼,谁也没有接过云千的话头,都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待着他的答案。

    “最开始梅鹤先生跟我们的师祖是异性兄弟,但是两个人的志向不同,韩凌肆自然知道梅鹤先生的真实身份。

    当时第一代梅鹤先生便是武功绝世之人,很想要用自己的能力做出一番事业来,但是却又害怕被这些诶事情羁绊,典型的想要自由又有一腔抱负。

    最后与师祖商量好了,让他给研制出一种药,让他光明正大地逃离俗世。”

    韩凌肆和长乐都点了点头:“想来就是这长乐未央了?”

    谁知到云千还是摇头:“实际上长乐未央才是解药。”

    “这话怎么说?”长乐忍不住了,从位子上跳下来直接跑到云千面前,一张稚气的脸上全是疑惑。

    “其实具体到底如何我也说不清楚了,只是一直都这么遵守着最开始两位老人的承诺。

    我们出师首先要学会的就是制作两种最为复杂的药,一名为‘生而即苦’,一名为‘长乐未央’,生而即苦是毒药,长乐未央才是解药。

    新一任的梅鹤先生继位的时候就会从我们这里拿去生而即苦,自己服下,等到他三十五岁的时候才来这里拿去长乐未央。

    假死十年之后才能够活过来,然后世界上就没有了原来的梅鹤先生,只会多一个浪迹江湖的游客。”

    这话说得父女两个人面面相觑,这岂不是说当年的那个梅鹤先生害了后面的一群人,凭什么他想要过这样的生活,就让所有在他身后的徒子徒孙们都过上这样的生活?

    长乐首先就说了出来。

    云千苦笑没有说话,好半晌才道:“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不愿意再继续下去的原因,这些年我的名字虽然很多人都知道,也又很人称我为天下第一神医,但是却没有人知道我师从何处。

    如今所有的事情到我这里就算是结束好了,以后这世间,将不会有什么梅鹤先生。”

    韩凌肆却是脸色大变:“那照你这么说,这一任的梅鹤先生那一颗唯一的解药就给了青儿了?”

    点了点头,云千道:“这一颗长乐未央乃是出自我的手,所以我见眼便识了出来,那么按照常理推测……”

    “那那个梅鹤先生这个时候就应该……”长乐看了一眼父亲,然后声音降了下去,“已经过世了是吗?”

    云千点了点头:“长乐未央是生而即苦唯一的解药,同时也是世间很多疑难杂症的解药,若是在人快要死去的时候服下长乐未央,便可以像是青儿这样,躺过十年,这样一来,这十年间只要将这长乐未央解除了,人便可以醒过来了。”

    长乐脸上这才露出笑容来,但是想到那个人,又有些犹豫:“爹爹,那个梅鹤先生是谁啊?怎么会将这样重要东西给娘亲?那他不就没命了吗?”

    看着女儿疑惑的脸庞,韩凌肆也想起那个从来一袭紫衣有些放-荡不羁的重瞳子来。

    心里隐隐地有了答案,或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吧!

    没有回答女儿的话,韩凌肆转过脸去问云千:“那么云先生可能解这长乐未央?此时还来得及吗?”

    云千看着他,好半天才道:“并非是不可解,只是……”

    “只是什么?”

    “还缺一样东西,”说着又深深地看了一眼韩凌肆,“说起来这件东西你十分熟悉。”

    这一眼似乎有些别的味道在里面,韩凌肆心下更是疑惑:“还请云先生明示。”

    “天池冰蟾!”

    云千说着话摇了摇头,不由苦笑:“该让我怎么说你们两个人才好呢!竟然第三次跟着个冰蟾纠缠上了。”

    韩凌肆也是无限感慨。

    长乐虽然才一岁的时候跟随韩凌肆出过长淮山去了东离的皇宫,韩凌肆也没有跟她说明白他的身份,但是从小龙和莫失等人的嘴里也隐隐地听到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加上她自己本身又冰雪聪明,很快就猜到父亲和母亲的身份一定不一般,然后现在听到云千这么说,更是感兴趣了,当下就直接问起云千来:“师祖,爹爹最过分了,什么事情都不跟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您刚才说爹爹和娘亲第三次跟这个冰蟾纠缠上,是什么意思啊?”

    云千看了眼韩凌肆,然后看了看乖巧的长乐,笑着道:“这是你爹爹跟你娘亲的缘分啊!上一次也是你娘亲性命垂危的时候,你爹爹亲自上的长淮山天池去找的冰蟾呢!”

    一听到这么说,长乐心里升起一股自豪感来,然后笑嘻嘻地看向韩凌肆:“爹爹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很艰难?”

    韩凌肆看着女儿娇俏的脸,忍不住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故意板着脸道:“小孩子家家的,哪有那么多的问题。”

    然后才站起身来,脸上十分淡然道:“那我即刻动身。”

    倒是云千有些担心:“你……可以吗?”

    长乐原本就是水晶心肝的人,一听到这话就知道里头一定有什么缘故:“师祖?为什么这么问,我爹爹以前去过,现在怎么就不行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凌肆一听,立刻板了脸:“方才爹爹怎么说的?我们两个人说话,你怎么还……”

    “师祖,你一定要告诉我!”谁知到这一次长乐却是十分坚持,根本就没有听韩凌肆的话,还生怕他抓住她,立刻就闪身躲到云千后面去了。

    说起来,韩凌肆的武功自然是比长乐高上个百倍不止,但是奈何长乐异能的天赋实在是太过于惊人了,韩凌肆要抓她也不容易。

    “这……”

    看他父女这样,云千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想了想还是笑着对韩凌肆道:“你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她毕竟是你女儿,让她知道也没什么关系,难道你还怕女儿太孝顺你了不成?”

    看到他是帮自己这一边的,长乐更是有恃无恐了:“师祖,你快告诉我啊!”

    听到云千这么说,韩凌肆也不好开口辩驳,到底他是端木青的师父,按照辈分来说,他们是小辈。

    原本他是从来都不在乎这些的,可是是青儿的事情,他却意识里就想要尊重。

    “实际上,那天池冰蟾生活在极深的冰池里,那冰池是万年的冰水,浮冰特别多,但是却不会冻结。

    冰蝉就在那冰池的底部,而且数量极少,大概守个十多二十天才能够看到一只,而且是要呆在冰池底部去的。

    你母亲不知道,你父亲其实上一次为了给你母亲抓那只冰蟾,身体已经受损,只是他原本练的就是至阳至刚的内家功夫,才不至于丧命。

    现在如果再来一次的话……”

    韩凌肆听到这里,就皱了皱眉头,无奈笑道:“哪里就有云先生说得那样厉害了。其实问题不大。”

    长乐却瘪了瘪嘴,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爹爹……”

    想到每当小麦入冬,隐国下雪的时候,韩凌肆怕她闷在屋子里不快活,又怕她非要陪着他,还常常带她出去打雪仗堆雪人。

    还要去收集梅花上的雪水,教她怎么出带着梅花清冽香味的茶,心里就难过得不能呼吸似的。

    “你这丫头,好好的哭什么呢?你这师祖为了让你以后长大了孝顺我故意骗你的呢!”

    这么一说,长乐的眼泪掉得更厉害了,好半天才止住了眼泪抽抽搭搭地问:“爹爹,这一次,长乐跟你一起去好不好?”

    “不行!”韩凌肆却是想都不想直接回答,“你还要在这里照顾你娘亲,你走了你娘亲谁来照顾。”

    长乐却干脆说明白了:“娘亲这里有莫失姑姑在,什么事情都出不了的,但是我怕你又跟当年一样,如果娘亲醒过来,只看到长乐,看不到爹爹,娘亲一定会伤心死的。

    再说了,当年你去,必须要潜到水里面去,但是我却未必要啊!不是吗?”

    想到女儿身上那一身异能,又想到端木青的时间不多了,韩凌肆左思右想,最终看了看女儿,看了看云千,又看了看那边紧闭着的房门,终于点了点头。

    这就算是同意了,长乐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还好还好,如果爹爹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说不定她会比母亲不在身边还要难过呢!

    毕竟这么多年都是爹爹陪在身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