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去到天池的路上,长乐才算是知道了为什么云千师祖会问爹爹行不行了,只怕不光是那一池子的冰池水而已吧!

    这一路上别说是什么毒蛇猛兽了,感觉那都是些不错东西,只一些让人皮肤生痒的瘴气就让长乐感觉苦不堪言。

    还好有云千给的药,当自己不小心碰到,来不及驱散而沾到身上的时候,就可以用云千给的药涂一涂。

    这个时候韩凌肆脸上就会十分不高兴,好像一整张脸都变黑了似的,然后跟赌气似的往她白皙的皮肤上长出来的那些小红泡泡上涂药。

    “爹爹,你能不能快一点儿?我们还要去给母亲做药引子呢!”长乐看到他那样慢吞吞地生怕把红泡泡弄破了的样子,很是着急。

    每当这个时候韩凌肆就会狠狠地等她一眼:“让你不用来的吧!你还是要来,你看,现在这个样子了……要是以后留下了疤可怎么好。”

    “爹爹,不会的啦,现在重要是把东西拿回来,我们要给娘亲救命的呢!”

    韩凌肆看了她一眼,然后十分固执地给她慢慢地涂:“你不用担心,待会儿我背你,我们跑一段路就是了。”

    看到父亲这样,长乐也没有办法,相处了多少年的父女如何不知道父亲的性格,只要是她的事情,就算是小的事情也是大事,但是如果是他的事情,他却从来都是一笑而过。

    又想起师祖说的父亲为娘亲找那冰蟾的事情来,父亲他,对娘亲也是这样的吧!所以,就算是过去了那么多年,娘亲都还是不知道其实父亲的身体在当年受了损伤的事情。

    想到这里,心里竟然有些甜滋滋的。

    她的父亲是这个天底下最厉害的男人,是外面世界最大的王,但是,她们却是他手心里的宝,愿意放弃一切安安静静的过一家人的生活。

    “爹爹,”长乐看着认真替自己涂药的男人,声音十分温柔,“以后,长乐会好好孝顺爹爹的,如果有一天爹爹老了走不动路了,长乐就背着爹爹去看满山的忘忧草。

    如果爹爹看不见了,长乐就看着讲给爹爹听,如果爹爹不能自己吃饭了,长乐就喂饭给爹爹吃,就像是爹爹在长乐小时候给长乐喂饭一样的。”

    韩凌肆给女儿涂药的手慢慢地停了下来,因为他听到了女儿声音里的哭腔,同时也别女儿这一番话所感动。

    “可是爹爹!”长乐抬起头,脸上挂着泪水,“你还是不要老好不好?”

    韩凌肆心里有个地方被软软地击中了,他用粗糙的手抚了抚女儿的面庞:“傻孩子,人哪有不老的啊?以后我跟你娘亲都要靠着你生活呢!你好好的,我跟你娘亲才会好好的。”

    看着父亲慈爱的面容,长乐重重地点了点头:“爹爹放心,长乐一定会好好的,一定会好好跟你们在一起,好好地伺候你们。”

    听到这句话,韩凌肆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的长乐,今年才十一岁啊!

    “爹爹,你在想什么?”看到父亲的眼神似乎有些迷蒙,长乐歪了脑袋问道。

    “没什么,想起一些事情,走吧!爹爹背你,你娘亲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回去呢!”

    提到母亲,长乐立刻就跳到父亲背上去了:“好!我们得要快一点儿。”

    实际上,她还听到师祖说的另一件事情,当年父母亲得罪了那个天池边的什么道长的老情人,然后父亲去求冰蟾的时候,人家故意不给让冰蟾自己出现的诱饵,非要让父亲自己潜下去找,这才落得一身毛病。

    想到这里,心里就气愤不已,这一次,一定要让那人心疼死不可,不然怎么给父亲报仇呢!

    不过这话她没有跟韩凌肆说。

    既然是父母的事情,这恩怨自然让女儿来了结,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因为有长乐在的关系,那些当年对韩凌肆来说十分恶劣的环境也就变得没有那么恶劣了。

    一条大蛇扑过来,长乐只是随便哼了哼,人家就乖乖的走了。

    想到这里,韩凌肆还不得不感慨一句,女儿的这种做法才属于和平的方式啊!自己当时好像太过于残暴了i一点儿。

    天池如果除了冷这一点之外,其实风光是很好的,看上去白雪皑皑的,阳光照射在上面反射出七彩的光芒来。

    尤其是那冰池,那么大,简直就像是一个山顶上的湖泊,实际上它本来就是湖泊,只是因为在山顶上,人家才叫它天池。

    此时阳光明媚,照在那天池上头,只看得到闪闪烁烁的光芒,好像里面全部都是五彩的宝石似的。

    就是长乐看了,也觉得十分漂亮:“爹爹,这个真好看,我们弄到我们家去吧!”

    听得韩凌肆汗颜,这丫头好像什么好看的东西都喜欢,而且动不动就会说一句,这个我们带回家吧!

    但是很快就想到另一件事情:“还是算了,我们家现在挺好的,爹爹的身子不适合这样的东西,以后我们院子里四季都春季好了,娘亲喜欢的玉兰花也不会凋谢,爹爹的身子也好。”

    韩凌肆笑着没有说话,然后指了指最角落里的那边:“天元大师就住在那里,我们过去吧!”

    长乐把嘴一撅:“就是当年跟齐国公府的那个什么李老夫人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朋友的那个家伙?”

    听到女儿的话,韩凌肆眉头一皱:“这些话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长乐却嘻嘻一笑:“师祖告诉我的。”

    这话说得韩凌肆无话可说了,只好皱着眉头看着女儿,老半晌还是没有说什么。

    长乐算是摸清楚了,虽然父亲看上去跟师祖年纪差不多,但是父亲好像很尊重师祖的样子,有时候把师祖抬出来,好像就没有事了。

    这么想着,对那个能够救母亲的男子更加心里崇拜起来。

    父女两个很快就略过天池直接去了天元大师的门前。

    有一个小童子看到他们过来,立刻上前,脸上带着些倨傲:“不知两位来此有何贵干。”

    韩凌肆还来不及开口,长乐就直接开口了:“我来找那个叫什么天元还是地方的要个冰蟾,听说你们这里有,多少钱一只啊?”

    韩凌肆听到女儿这么说话,竟然无言以对,这完全就是跟地瓜学的,也是因为生长在隐国,并没有人要求什么规矩礼仪,所以她大大咧咧的。

    看到什么样的人,就用什么样的方式对待。

    很显然从云千那里得知的事情让她对这个什么天元大师十分不喜欢。

    果然,那童子听到长乐的话,顿是脸上十分难看:“你……无理取闹,这天池乃是圣品,谁都知道是有价无市的宝贝,我们师祖从来都是赠给有缘人的。”

    “有缘人?你师祖有几个妻子啊?现在都还在世吗?那这天池里有多少冰蟾,他就有多少有缘人吗?”

    那童子被气得不轻,好半天才说出来一句:“不可理喻,不可理喻!”

    然后飞快地走进去了,立刻就要把门关上,临了还探出一个脑袋来:“竟然有这样粗鄙的人来寻冰蟾,你……你无耻!”

    说完就飞快地关上了门,好像是害怕似的。

    谁知道才一转身,就看到那个小女孩笑嘻嘻地站在自己的身后:“你到底卖不卖啊?”

    “你……你你你……你怎么会……”

    翻了个白眼,长乐把他拎到一边,然后自己把门的打开了,笑眯眯地对韩凌肆道:“爹爹,人家不开价,我们带了多少银子啊!”

    “两位今日来是为何事?”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后面的正屋传来。

    父女两个同时看过去,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站在那里。

    童子连忙上前扶住他的手:“师祖。”

    “哦!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天圆地方吧!”长乐又不等父亲开口,笑嘻嘻地跟她套起话来,“我们想要一只冰蟾,你给不给?”

    “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你是来求冰蟾的呢!还是来抢的啊?”

    童子眼看着师祖脸色不好,立刻出生呵斥。

    天元大师没有开口,显然对小童子的话是赞同的。

    谁知道长乐竟然直接厚起脸皮了:“没有啊!我就是想要一只冰蟾,你给我们就是了,不过就是一只冰蟾嘛!我们用得着求这个字吗?

    只是如果你们不给的话,我们就只好自己抓了,但是听说你们一直都住在这里,自己有些本事让那冰蟾上来,才会问你们,如果你们肯给,也省得我们一番力气了。”

    韩凌肆笑看着女儿,同样的说辞放在地瓜嘴里,肯定是觉得无理取闹,但是放在他女儿的嘴里,他却觉得女儿实在是太可爱了。

    “你!好大的口气!”天元大师也忍不住动怒了,冷笑着看了长了一眼,“你要抓就自己抓去,不知天高地厚。”

    “天元大师,好久不见了,还请不要跟小女一般见识。”

    天元大师停住要往屋子里走的脚步,转脸认真地看了看韩凌肆,脸上露出一种古怪的笑容来:“原来是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