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许久不见,天元大师竟然岁月不改,果然非一般人。”韩凌肆脸上带着笑,眼睛里却没有半分笑意,很显然现在开口就是给长乐撑个面子的。

    “这个就是你跟那端木青的小丫头?”天元大师目露不屑,“果然是没有什么教养。”

    听到这话,韩凌肆当场脸就冷了下来,长乐倒是一副十分不耐烦的样子:“我说你个天圆地方,你到底是想好了没有?

    你要不要给我们?不给我就自己去抓了?反正这也没有说什么天池就是你家的。”

    “你要有那个本事,就随你去!”天元大师脸上的不屑更厉害了,然后冷笑着看了一眼韩凌肆,“不过,你父亲去过,正好可以给你这个小女娃娃讲讲其中的深浅。”

    谁知道长乐在他话都还没有说完的情况下就转身对韩凌肆道:“爹爹,你总说做人要有规矩,今天你看到了,不是女儿不跟别人说就直接动手的哦!是人家不耐烦帮我们而已。”

    说着还眨巴眨巴眼睛,带着些狡黠的味道:“那爹爹,我就自己去了。”

    韩凌肆却有些担心:“长乐!”

    看到他那样趁着面孔的样子,长乐岂会不知道父亲的担忧,笑着摇了摇头道:“爹爹你看着就是了,长乐什么时候让爹爹失望过?”

    想想女儿长得这么大,也不知道是因为她从小就比别人聪明的缘故,还是因为母亲不在跟前教养的关系,长乐还真是没有做过什么让他担心的事情。

    “走吧!”

    看她一个小女孩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天元大师冷笑了一声就进去了,但是进门之前却看了那童子一眼。

    童子自然知道自己师祖是什么意思,当下就淡淡地将父女两个人朝外面引:“二位,师祖年纪大了,不喜欢吵闹,两位还是请吧!”

    “说得好像我们很想跟他说话似的,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还不知道看人眼色。”

    韩凌肆在心里轻轻摇了摇头,回头一定要好好训训地瓜,好好的一个女孩子跟着他几天,怎么就这么一副说话的气度了?

    好在还分得清场合,不过,心里虽然觉得长乐应该更加礼貌一些,不过又想回来,这样呛那老东西两句,也算是蛮有趣的。

    “喂!我们已经没有碍着你们了,你呆在这里做什么?”长乐看着那个跟出来的童子,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我……我原本就是在这里给师祖守门的,你管我?”

    长乐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却被韩凌肆打断了:“好了,我们不要跟他们胡缠了,你母亲还等着我们回去呢!”

    想起娘亲,长乐嘟了嘟嘴,然后才愤愤然转过身,往天池边上走去。

    那童子原本就是得了天元大师的授意才过来的,这个时候虽然有些燥得慌,但是心里却也同样好奇,当下就点起了脚尖,想要看看那个小女娃娃到底用什么样的方法。

    说起来,这天池冰蝉可真不是什么平常的东西,整个天底下就只有这个地方有,而且数量极少,又极少露面。

    当年韩凌肆的毅力算是一回事,但是却也算是侥幸,就等了那么些天,还真给他逮到了一只,说起来,这么大的池子里,只怕冰蟾也不超过十只,而且还有些是已经不得用了的老了的。

    就算是这样,这些冰蟾一般时候也不会出来。

    师祖手里有冰蟾趋之若鹜的饵料,这个时候放在池边上,过个三五天才能够吸引一只两只。

    那可都是价值万金的东西,所以,正是因为这个东西的缘故,他们就算是住在这里,也不担心活不下去。

    天元大师在这上头赚的可也不少。

    若是真给那小丫头弄走了一只,岂不是让人心痛。

    这个时候,长乐自然也注意到了那边小童子的动作,但是她也懒得说破,而是笑眯眯地看向父亲:“爹爹,你看好咯!”

    看来女儿是真的找到方法了,这样韩凌肆的心里又放心了些。

    只见不知道从哪个地方陡然间窜出来几条银白色的小蛇来,看上去都有差不多半丈长,但是却很细,不过拇指头粗。

    “这……”

    长乐跟别的雪女很不同的一个方面就是她似乎对蛇族有着不同于所有人的亲近,这是在隐国史上都没有的。

    当时他心里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但是看到隐国人竟然很兴奋的样子,心想大概是好的吧!后来长乐才告诉她,原来隐国的一些神话里面,远古隐国的神灵都是蛇的化身。

    这也就让她这个小小雪女更加受到隐国人的尊敬了。

    这自然是好事,所以,后来也就渐渐地放下了心。

    看到父亲的脸色,长乐笑嘻嘻地靠过来:“爹爹,这个叫做雪地蛇,最适合生活在这样的冰雪之地了。”

    然后说着话还看向那边的童子,只见童子脸上带着惊恐,显然还是有些怕蛇的。

    这就让她更加得意了,还朝那边的童子吐了吐舌头。

    韩凌肆笑了笑,静静地看着湖面。

    这里还是跟以前一样,看上去平静无波,但是每当有风吹过的时候,就可以听得到那些冰块互相撞击的声音。

    他下去过里面,实际上这里面的温度有些诡异,跟平常在正常情况下的冰水差了很多,好像比那个要冷了好几倍似的。

    现在看到这几条雪地蛇钻进去,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所收获。

    “爹爹你放心吧!它们一定找得到的,我都放了十条下去了!”

    韩凌肆点了点头,神色间并没有什么高兴的样子,好像很是担忧:“嗯!希望能够有用。”

    “不是说那个冰蟾很少吗?我们可能要等些时候,爹爹,先吃东西吧!反正我们什么东西都带了,带个几天没有问题的。”

    这些东西都是韩凌肆让她带上的,当时自己在这里呆过在,知道这里比一般的地方冷,也知道大概是要呆上几天的。

    长乐看到父亲没有异议,就开始在地上铺上桌布,然后将自己带过来的包袱里的吃的都拿出来。

    谁知道才拿出来一个碟子,就看到水面上有动静。

    立即就把东西给放下来了,惊喜地对韩凌肆道:“爹爹,你看,我的朋友回来了。”

    闻言,韩凌肆收起心里的担忧,跟着过去看。

    果然看到有一条银白色的蛇回来了,径自游到长乐的前面,然后张嘴一吐,可不就是他们要的冰蟾吗?

    看到自己的方式奏效了,长了不知道多开心,当下立刻拿出自己包袱里准备好的特质的盒子,然后将那冰蟾小心翼翼地放进去。

    韩凌肆没有想到这么快,当下脸上露出喜色:“好了长乐,我们赶紧回去救你母亲!”

    长乐却看着父亲眨了眨眼睛:“爹爹,我们都来了,既然大家都说这个东西是好东西,我们就多弄一点儿回去。”

    在看到他们成功了的时候,那个童子就已经十分的惊讶了,然后听到长乐这句话,哪里还敢耽搁,当下就飞快地跑回了门里面,将外面的事情如数禀告给了她师祖。

    “你们在干什么?!”天元大师的声音带着从来都没有过的急切和震怒。

    此时长乐却在笑嘻嘻地将第五只冰蟾放进盒子里。

    要说也是因为这冰蟾数量少,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繁殖十分不容易,但是同时也就让他们少了天敌,虽然珍贵,但是性子却太过温顺,存活下来又太难。

    现在突然间放了这么几条雪地蛇过去,轻而易举地就被捕获了。

    看着他们父女两个人,天元大师气得瑟瑟发抖:“你们……”

    长乐看到他过来,脸上反倒是露出笑容来:“天圆地方,这可是你亲口说的,我自己俩抓的,你还想怎么样?这天池又不是你家开的,难道还不准我们自己来抓吗?”

    “这冰蟾原本就极少,你这是……”

    天元大师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原本以为这个冰蟾就只有自己秘制的诱饵才能够弄上来,所以也就有恃无恐了,同时也因为这个缘故,就算这天池不为他所有,里面的冰蟾也就成了他自家的一般。

    这个时候被长乐这么呛了两句,竟然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哈哈,你说不出话来了吧!”偏偏长乐心里一直都记恨着他让自己父亲吃苦的事情,这个时候逮到了机会怎么会放过:“不是我说你,你一个老人家好好的日子不过,来到这里守着这什么冰蟾,实在是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这个地方这样苦寒,你也不怕冻坏了身子骨,是钱重要还是身子重要啊?我要是那个什么齐国公府的李夫人,我也不跟这你,你这脑子明显就不好使唤嘛!”

    天元大师被她气得额头青筋暴起,他既然被称作大师,又岂是什么手段都没有的人。

    韩凌肆眼看他要出招,立刻就闪身挡在了女儿面前,但是天元大师那原本就是虚晃一招,虚招在前,直接对付韩凌肆,实招在后,却是对付长乐。

    他知道,那个小丫头才是真正的薄弱处,韩凌肆的武功他是知道的,只要那小丫头有个闪失,这个韩凌肆和端木青也就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