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听到长乐的话,莫失吃了一惊才发现小龙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走了过来,当下她脸上便是一红,想到自己刚才跟长乐之间的对话。

    “你……你怎么来了?”莫失脸上的红色还是没有退去,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样子。

    “我……”小龙脸上也有些不自然,刚才两个人的对话他都听在了耳朵里,但是他的不自然更多的是一些欢喜,“我刚好路过。”

    “哦!”匆匆点了点头,莫失站起来道,“我屋子里还有点儿事情,就先走了。”

    看着她要走,小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一转脸却对上了长乐那张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然后拼命地挥手让他去跟莫失说话。

    想想这么多年,两个人从来都是这样,虽然好几次话都说到嘴边了,也隐隐地露出这么个意思,莫失却总是似乎有意的逃离。

    但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也一直都是一个人,从来都没有表现得跟谁更好一些,相对来说,似乎还是跟自己亲切一点儿。

    想到这里,他似乎又多了些勇气,然后一咬牙,竟然拉住了她的手臂。

    “你……”想不到他竟然这样大胆,莫失一惊,钻过来看他的脸上就带了些红晕。

    这像是鼓励了小龙,他也顾不得了,定了定神,直接问她:“莫失,我有心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样,但是,不知道你心里……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竟然问得这么直白,莫失感觉自己的脚跟都有些虚浮的感觉,好容易才让自己的心神安定下来,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我没有什么想法。”

    说完就飞快地将自己的手臂从他的手里抽出来,然后转身就走,脚步甚至于有些不稳。

    小龙不知道这算是什么样的答案,想了半天,也没有理顺这里头的意思,站在那里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的感觉。

    “你笨啊!再接再厉啊!”

    一个女子的声音在耳边想起,分明就是长乐。

    不管了,今天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再不说清楚又要拖到何年何月。

    当下就飞快地跑过去追莫失了。

    莫失也不知道自己此时该用什么样的形容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总觉得整个人都像是踩在云端似的。

    心跳得很快,同时也让她感到很慌张。

    背后有脚步声,那是他追过来了,他们合作多年,又在一起生活了多年,彼此已经十分熟悉了,这身形除了他断不会有别人了。

    “莫失!”小龙原本就是以轻功著长,这个时候发狠了一定要追到她自然也就轻轻松松地就办到了。

    “你……你还要说什么?”说了一句话,莫失就不知道为了什么缘故飞快地低下头去。

    小龙心中一荡,语气就变得温柔了起来:“莫失,我是认真的,很早很早之前,我就喜欢你,那时候我们一起去北燕,就我们两个人。

    你忘记了吗?我们两个人配合得那么好,简直就是天衣无缝,我当时就感觉,你一定是我生命中的那个人,好像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可以感觉到对方。

    我真的,很喜欢那种感觉,也很喜欢你就在身边,就像在这隐国,我们两个人住在一起,吃饭也在一起,我总觉得,这就是过日子。

    可是我心里一直都不踏实,莫失,我,我还不知道你的想法呢!你……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呢?”

    莫失感觉自己一颗心在胸腔里不受控制地砰砰砰地乱跳起来,但是她一点儿都没有办法掌控,这种感觉很陌生。

    方才小龙的话她听在耳朵里的,总觉得这是一种十分遥远的东西,感觉很不真实。

    竟然会有一个男人跟她说这样的话,虽然这些年来,风言风语的也会传到她的耳朵里,但是她从来都没有当做一回事。

    总觉得这都是别人乱传的,什么结婚,什么生子,这都不是她的生命里面该有的东西。

    她知道莫忘是这么想过的,但是她不是,她所幻想的最好的生活就是莫忘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的生活,然后她守在妹妹身边,这就是该有的所谓的平静的生活了。

    可是现在,现在有个男人跟她说这样的话,然后她跟他成亲,然后她会有孩子……

    不不不,她无法想象那样的生活,这不是她,这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能力了。

    “莫失!”小龙眼睛里闪过一丝受伤,“你,难道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我吗?”

    听到这句话,莫失有些茫然,没有正眼看过他,怎么可能?

    就像是他说的,他们一起出任务的时候,配合得天衣无缝,甚至于比她以前跟莫忘在一起的时候还要默契。

    也跟他说的一样,当她知道他们两个人一起出去的时候,就算是看不到他,她也能够放心地做她自己的事情,该配合的地方他一定会配合得很好。

    从自己进入听风堂之后,似乎就没有这样放心地将自己的另一面完全交给别人的时候。

    但是,她却十分信任这个男人。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那一次他们被发现了,然后面临一场箭雨的时候吧!

    当时她的背部完全都暴露在敌人的箭镞中,然后他帮她安全的撤离,自己竟然真的一点儿伤都没有受,甚至于连皮都没有蹭破一块。

    但是他的肩头却被箭矢透穿,当时心里是十分震动的,似乎是第一次有人这样给她挡去刀剑。

    想到那一次,莫失的心里,隐隐地有一股异样的情愫升起。

    但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

    而小龙站在那里,久久得不到她的回答,一颗心就慢慢慢慢地沉了下去。

    这就是莫失,当她不想说话的时候,就连敷衍都不会勉强。

    果然是自己一厢情愿吗?

    他发现自己左手的胸膛里似乎有一个地方揪心的痛。

    其实他一直以为她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所以他一直都在等,等到她想通,等到她开始明白。

    可是,十年过去了,她还是这个样子,每天都做着同样的事情,好像永远都不会厌烦,对自己也从来都是一个好朋友该有的样子。

    虽然比之于别人,她对自己更多的关系一点儿,却也只是一点儿。

    原来,原来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却不知道此时垂着头的莫失心里已经开始有些慌乱了。

    好像,好像这个小龙在自己的心里确实是跟别人不一样的。

    甚至于他们还曾经睡过同一张坑,因为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当时他们又都受了伤。

    可是当时,她一点儿都没有觉得别扭,反而睡得很香甜,直到第二天他喊他起床。

    换过来想一想,如果不是这个人,是别人这样躺在她身边,她会怎样?

    想到这里,她不由地打了个寒噤,立刻就感到身上很不舒服。

    陡然间,心里一片明朗,原来真是这样。

    自己,太过于迟钝了。

    “好了,你也不要为难了,我知道了,放心,我,不会强求你什么!”小龙掩去心里的伤心,十分艰难地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飞快地转身走了。

    留下莫失一个人呆立在原地,有些愕然地看着他的背影。

    “喂!”

    她一出声,小龙就立刻停下了脚步,但是只是停下了脚步而已,并没有转身。

    看到他这样,莫失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踌躇了半晌才喃喃道:“我……”

    说了一个我字,然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小龙凄然一笑,然后才收拾情绪转过身来,故作明朗地看着她道:“好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过命的交情不是吗?

    以后……以后还是好朋友,这样在一起生活。”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莫失忍不住想到长乐说这句话的时候,皱着眉头,想了好半天还是没有想好怎么说。

    要怪也只怪她平日里说的话实在是不多,又是这样她从来都没有面对过的场合,更加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而那个人却还是以为她此时心里担心伤害了自己,干脆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让自己脸上看上去一点儿受伤的样子都没有:“莫失,我真的不怪你,真的。”

    谁知道莫失却幽幽地说了一句:“我想等到小姐醒了。”

    小龙的笑容顿时就僵在了嘴边,树林里无比的安静,好像天地间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声音,然后他听到了自己激动的呼吸声。

    “莫失,你……你说什么?”

    莫失却脸上一热,垂下头去。

    但是这一次,小龙却不会那么轻易地让她逃过去,当下就将她肩膀扶住,如同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孩儿似的:“莫失,你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清。”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这么说话,莫失却觉得心里有些甜甜的感觉,终于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道:“我的命是小姐给的,如果我们要成亲的话,我想等到小姐醒过来,到时候让小姐给我们主持婚礼。”

    竟然这样流利地说出来了?

    小龙脸上的笑容就不可遏制地溢了出来,然后一把抱起她,施展起自己最为得意的轻功来,爽朗的笑声在隐国小小的天空上荡漾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