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自从那天说了那样的话之后,继韩凌肆、长乐之外,小龙成了盼望端木青醒过来的第三人,每天天不亮就开始往扶桑神木下去晃悠。

    好像这样子,端木青就能够醒过来醒得早一些似的。

    长乐每天跟随韩凌肆过去的时候总会看到他站在那里念念有词。

    忍不住就调笑他:“喂!小龙叔叔,你是不是中邪了?前些时候听到你那魔性的笑声之后,好像你整个人都变了,要不要我给你收收魂啊?你这个样子我很是担心呢!”

    “小丫头知道什么,我这是希望娘娘能够早点儿好起来呢!”小龙虽然这么说着长乐,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是挡都挡不住的。

    莫失走过来就看到他这样一幅要把嘴巴给笑破了的样子,不由抿嘴一笑。

    长乐原本就十分关心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心里的期盼只怕是除了当事的两个人之外,最为热衷的,顿时就窜到了莫失跟前:“姑姑,你是不是……”

    说着用手比划了比划,莫失顿时就一张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然后转脸说起了韩凌肆:“小姐醒过来了,你这样子教导小小姐,到时候看你怎么说?!”

    这些年,韩凌肆确实是变了很多,感触最深的就是莫失了,这隐国里面,除了端木青,就只有他跟韩凌肆认识的时间最长了。

    看到过她放-荡不羁的大皇子模样,看到过她冷酷古板的昊王形象,看到过她睥睨天下的君王之资,现在又看到他一副只看顾妻儿的陶瓮形象。

    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但是不得不说现在的韩凌肆相对来说可亲多了,对谁都和和气气的。

    就是她以前从来都不怎么跟他说话的人,现在倒是也能够说上两句了。

    只是她这么一说,反倒是引起了韩凌肆的反击:“我倒是发现你变了很多,该不会是给小龙带坏了吧!”

    小龙一听,竟然也不反对,反倒是呵呵笑着挠了挠头,把长乐惹得笑个不住。

    莫失顿时就白了他一眼,谁知道小龙反倒是凑上去赔不是:“好了好了,你不要恼了,我们听到云先生书哦,娘娘就在这里几天就要醒过来了,我们要看上去精精神神的,娘娘醒过来才能够高高兴兴的呢!”

    听到他这话,几个人都收起了玩笑之心,小龙说得没有错,云千之前传下来消息,说是端木青身上的长乐未央解得差不多了,如果没有问题,这两天应该能够醒过来。

    所以,这两天在来到扶桑神木下的人也分外的多了一些。

    “你看大家都守在这里,也不管田地里的事情了不成?”小龙怕莫失还是尴尬,连忙车过了其他的话题。

    “放心吧!青雪女要醒过来了,我们大家都高兴,大家都是轮流着做事情的,比平常不知道勤快了多少,这哪能耽搁了事情啊?”

    正说这话呢!铃铛想了,云千从树上下来了。

    看到这么多人都在等着,心里欣慰一笑,总算这么多年青儿的努力算是一点儿没有白费。

    当下就笑了笑道:“大家放心吧!现在只是假以时日的问题了,只是不知道到底要多久,我看大家还是各自忙各自的去吧!”

    但是都盼了这么久了,哪里是云千说这么一句话就可以让众人散去的,顿时就有人七嘴八舌地围着他问这问那起来。

    韩凌肆却是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就飞上去了。

    长乐也想要跟着上去,但是却被莫失给拉住了:“长乐,你母亲还没有醒过来,人多了也不好,你父亲在,你担心什么呢?”

    听到莫失这么说,长乐不好意思的一笑,但是视线却一直都放在了那扶桑神木上。

    朝云千递了个眼色,云千果然会意:“大家听我说,现在青儿正在身体恢复的阶段,我看还要昏迷个两三天,还是先请大家回去吧!”

    这么说了两三遍之后,人群才终于熙熙攘攘地散了。

    看了一眼书上面,云千摇了摇头,然后转脸去看长乐:“长乐啊!师祖在上头怎天就只有饭吃,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好茶点?我可有点儿想念你上次给我吃的那些了。”

    “有有有,”长乐一听,连忙拉过云千往自己那边去,“特地给师祖留的呢!你上次说好吃,后来有了我就故意留了两碟下来。”

    听到她这么说,云千感到很高兴,当下就开开心心地跟着长乐往神殿去了。

    而扶桑神木上,韩凌肆看到端木青那张脸的时候,眼眶就跟着一红。

    此时的端木青跟被云千带走的时候变了很多,脸色的都红润了些。

    走近她身边坐下来,感受到了她的呼吸,便再也忍不住,竟然低声地哭泣起来。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守在她身边,好像已经习惯了,心里很想要跟她醒过来,可是也从来没有觉得她有走远,就像是长乐说得,娘亲一直都在我们身边呢!

    他也一直都这么想着,每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做了什么,事无巨细地都慢慢地跟她诉说,虽然得不到回应,但是好像还是两个人在家里的时候一样。

    可是,每一次自己注意到她一动不动的身体,注意到她完全找不到脉搏的手腕,注意到她从来都不会起伏的胸膛时,那种失落,还是如同魔鬼一样侵蚀着他的心。

    而此时,当他看到她如同沉睡一般地躺在这里,虽然没有睁开眼睛,可是浑身上下却有了生气,那种感觉就像是多年未曾见面一般。

    可知,这一面多么的艰难。

    他缓缓地坐下来,好半晌才颤抖着手伸过去,想要轻轻地握住她的手。

    却好半天都没有触碰到,手,抖得太厉害了。

    细腻的皮肤从指间传过来的触感,他太熟悉了,这就是青儿。

    然后她感觉到了那一丝丝的温暖,是温暖的!

    韩凌肆几乎要尖叫出来了。

    眼泪却自有主张开始决堤。

    “青儿!青儿!青儿!青儿……”

    他感觉自己心里累积了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就只剩下了这一句“青儿”。

    端木青感觉到有热热的液体落在自己的面颊上,滚烫滚烫的,好像是谁那一刻炽热的心。

    她想要睁开眼睛,但是却又害怕睁开眼睛。

    她怕了,怕一睁开眼,眼前还是那一袭淡青色的烟罗霞,她感觉自己在无尽的重生,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但是她却再也找不到韩凌肆了,她最开始不敢去找,后来拼了命的去找,却发现那个世界了根本就乜有韩凌肆。

    这让她彻彻底底地害怕起来,所以,她不敢睁开眼睛,害怕还要让她面对那些她不敢面对的东西。

    她害怕在看到那些很早之前出现在自己生命里的人。

    纵使是亲人,也让她失去了安全感。

    是谁,是谁在哭泣?

    她听到那哽咽声,有些陌生,但是却有一种安抚的力量,好像能够将她一颗躁动不安,彷徨恐惧的心给安抚下来。

    不对,这不是在舞墨阁的床上,她闻到了一种久远而熟悉的味道。

    那仿佛是在很久很久之前,好像是在那最想回去的那一世里,她终于带领流落在外的隐国人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那里有一颗巨大的扶桑神木,红色的树干,会长出翠绿的叶子,整棵树都会散发出一种淡淡地清香,感觉整个隐国都浸润在那淡淡的清香里。

    “青儿……”

    模模糊糊中似乎有人在轻声地呼唤她,声音里充满了哀伤。

    是谁?

    是韩凌肆吗?

    他在哭泣,他在悲伤,他在呼唤她!

    端木青陡然间感觉自己找到了阳光,找到了方向,她拼命地让自己向那个方向靠过去。

    但是却似乎被什么东西挡住了怎么样也没有办法上前。特别特别的艰难,脚下如同生了根,身上被一种特别黏稠的力量拖拽着。

    那像是她还没有归位的灵魂,可是她已经顾不得了,她要回去,要去找那个男人。

    什么天道伦理,她只想要看到那个人,或者只是见一面也好。

    端木青此时想要大声的呐喊,但是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想要去呼喊韩凌肆,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感应。

    她想要大声的哭泣,喉咙里却像是塞了一团棉花般。

    “韩凌肆!我在这里!”心里像是装了很多很多的东西,这一刻却无法倒出来。

    又开始有滚烫的东西落下来,落在她的面颊上。

    一颗,两颗,三颗……

    她感到那中热度了,同时,她感觉到有风从她的面颊上吹过,那原本落下液体的地方就开始变得凉凉的。

    像是一下子就抚平了她那一刻依旧在挣扎的心。

    “青儿!你现在能够听得到我说话吗?云千说你就快要醒了,我等不得了,我希望你一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我。

    我等待你太长的时间了,虽然以前的十年,我都等过来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却紧张得厉害,我好害怕!

    青儿,你一定会醒过来的,对不对?你一定会醒过来的,一定会!”

    “韩凌肆!”

    ~~~~~~~~~~~~~~~~~~~~~~~~~~~~~~~~~~~~~~~~~~~~~~~~~~~~~~~~~~~~~~~~~~~~~~~~~

    小寒:咽喉炎犯了,似乎有点儿严重,怕影响十号的体检,所以前两天跑医院了,今天正在努力更新。

    话说码字码得有点儿累,下午坐了一下午没动,大概还有两章就写完啦!先去吃饭,吃完饭来写,如果没有意外,今天晚上完结,敬请期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