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一个轻轻的声音在耳边,却如同惊雷般地炸响。

    韩凌肆连忙去看端木青的脸,眼睛依旧紧闭着,并没有睁开眼,也没有醒过来。

    但是,他真的听到了,听到了她淡淡的呼喊声:“青儿,是你在叫我对不对?你醒了对不对?”

    “韩凌肆!”

    这一次,韩凌肆真的听清了,也看到了她微微动了动的嘴唇。

    “青儿!”

    睫毛轻轻地动了动,如同两只颤抖着的黑色蝴蝶。

    曾经的梦里面,韩凌肆不只一次梦到这样的情形,但是现在就在眼前了,反倒生出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来。

    他心里莫名的升起一种害怕,和淡淡的恐惧。

    好怕眼前又是一场梦,又是一场空,好怕他一眨眼青儿还躺在那边的石床上。

    “韩凌肆?”

    眼睛轻轻地睁开,端木青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张充满了疲惫和激动的脸,此时那人的眼睛里还带着点儿迷茫。

    但是她认出来了,那是韩凌肆,是她在几辈子里面寻寻觅觅的人。

    “青儿!”韩凌肆似乎也有些不敢确定个,但是他看到了看到了那一双清澈的眼,很久很久都没有看到过了。

    眼泪陡然间落下来,仍旧砸在她的脸上。

    这种感觉好熟悉,就是指引着她醒过来的那些泪水。

    她动了动自己的手指,然后轻轻地抚上他的脸庞:“韩凌肆。”

    “我在!青儿!你终于醒了。”

    端木青的脑袋有些眩晕,再去想自己这些时候在梦里的光景,发现那些东西都已经变得模糊,好像真的只是梦一场,并非是重活了一次又一次。

    韩凌肆发现她的目光有些迷离,好像看到了别的地方。

    不由得有些担心:“青儿,我是韩凌肆,你……你认得出来吗?”

    端木青终于敢确定,自己醒过来了,这一梦,好像很长很长,长到她有点儿忘了自己。

    “我扶你坐起来,你这一躺,躺得太久了。”

    终于收住眼泪,韩凌肆带着淡淡的笑意道。

    端木青却伸手轻轻地擦了擦他脸上的泪痕,她的韩凌肆,为她而哭了呢!

    坐起来之后,她也十分无力,只能靠在他的身上。

    脑子里太混乱了,根本就没有办法思考,只好就这样静静地坐着。

    “你……怎么哭了呢!”

    听到她这么问,韩凌肆一愣,随即笑了:“没有,我……我只是一直担心你醒不过来!”

    这样的感觉有点儿奇怪,韩凌肆感觉青儿脸上的表情太过于自然,好像她只是睡了一觉似的。

    不过,这样也好,很多事情还是要慢慢地说,不然她一时半会儿可能接受不了。

    再说了,现在都如此了,有些话说不说都无所谓了。

    端木青没有像他那样说那么多,但是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我是不是睡了好久?”

    “是啊!”韩凌肆跟着点头,十年,整整十年躺在床上,能不久吗?

    端木青淡淡地笑了笑,不管睡了多久,睁开眼第一眼看到是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韩凌肆……”端木青正想要问他这些时候的事情,一转脸,脸色陡然间变了。

    他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变化,心顿时漏了一拍:“青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你……你……”端木青看着他,顿时整个人都开始发抖起来,话也说不清楚了。

    韩凌肆吓得不轻:“青儿,你别吓我,到底怎么了,你说话!”

    “韩凌肆,你……你怎么会有了白发?!”

    端木青的眼泪登时就下来了,然后颤抖着手抚摸着他已经泛白的鬓角,好像难以置信似的。

    听到她这么说,韩凌肆却是松了一口气:“傻青儿,我都快四十岁了,怎么会没有白头发?”

    端木青的脸,顿时就僵住了:“什么?”

    “娘亲!你醒过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来,端木青和韩凌肆一同看过去,就看到一个女孩穿着雪女特制的袍子上来了,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端木青却依旧没有反应过来。

    玉兰花树下,一个清瘦的女子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看什么,脸上恬静没有什么表情。

    “青儿!”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想不想试试我泡的茶?”

    端木青挑了挑眉:“你还会泡茶?”

    “我知道茶艺不如你,但是这么多年来,长乐却说我泡的不错呢!”

    听到他这么说,端木青也来了兴趣:“好啊!”

    夫妻两个一边喝着茶,一边聊天。

    “这么说,你父亲是在三年前过世的?”

    关于他们的身世,端木青已经知道了,心里也不胜嘘唏,这样的一个误会,当时可是让自己下了必死的决心的。

    想到这里,她又将目光投向韩凌肆斑白的头发。

    眼睛又开始湿润了。

    韩凌肆知道她心里所想,还像是从前那样抚了抚她的脸颊:“是人都会老的,我并不难过,反而感谢老天,将你送了回来,如果你不在,这个世上一点儿味道也没有。”

    端木青嘴角咧了咧,终究没有笑出来:“这些时候,你很辛苦吧!”

    他没有否认,眼睛里也有些水光:“年轻的时候,总觉得是个好男儿就该要做出一番事业,更何况心里,一直觉得我应该完父亲的遗愿。

    可是后来,你不在了,我才发现,就算是统一了天下,其实生活也是索然无味的。

    我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生活也就没有了什么期盼,很想要跟你去了,但是长乐那么小,每次看到她异于常人的聪慧时,我心里一点儿都不高兴,只是觉得我女儿太可怜了。

    如果我这个做父亲的再丢下她,她是不是很快就会学会独立,然后就失去了孩子该有的快乐呢?”

    听到这里,端木青就哭了出来:“韩凌肆,都是我不好,我就这样把你们都给丢下了。”

    韩凌肆笑着摇头:“不,青儿,这个世界上可能谁都又不好的地方,但是在我眼里,你就是最好的。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活着还可以这样快乐。

    你在我身边,长乐快乐的成长着,身边的人都好,感觉什么都满足了,就是这样静静地坐着,都觉得十分幸福,好像再没有比这更快乐的事情了。”

    “莫失小龙,地瓜灵儿,真是难为他们了,竟然陪着你等了我十年。”

    端木青提到这里,脸上也带着笑容,不管怎么样,就像是韩凌肆说得,看到自己身边的人都好,什么都满足了。

    “我其实一直都不太明白的是地瓜和灵儿,他们两个老早就整天腻在一起,后来看到他们谁都不提成亲的事情,还以为是两人之间有了什么别扭。

    可是看到他们,每天都好好的,又好像没有似的。

    现在才知道,这两个看上去没有心眼的,其实心里反而揣着东西呢!”

    端木青也笑:“我好歹还是看到了他们在一起,这种感觉真的是什么都比不了。”

    “明天你要当证婚人,今天得要好好休息,我才将那玉兰花做了些膏子,你试试看?”

    “你何时学会了这个?”端木青有些惊讶。

    虽然两个人从成亲以来,韩凌肆确实是很体贴,但是同时他也是个大男人,从来都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现在……

    “还不是长乐,这些年陪着她,我倒是做了很多从前从来都没有做过的事情。”

    端木青只是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会有一天,韩凌肆竟然是个女儿奴。

    不过,这样的宠爱,对于女儿来说,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宝贵的东西吧!

    不由得想起了端木竣,还有那个自己的亲生父亲,一直被称为大伯的端木靖。

    绕来绕去,自己始终都是端木家的女儿。

    抬头就看到开在树上的一片紫红,想起那一袭紫衣。

    自己的这条命,竟然是他用命换回来的,还记得那天,他毫无表情的脸,仿佛那颗“长乐未央”只是韩凌肆让他送过来的似的。

    这个男人,终其一生也还不了了。

    希望他下辈子好好的,能够好好的爱一个人,能够好好的相爱,能够好好的过一辈子。

    “娘亲娘亲!”长乐一路小跑着回来,看到她们两个人的时候,不满地嘟起了嘴,“爹爹在,你好过分,自从娘亲醒过来了之后,你就再也没有理过我啦!”

    夫妻两个都是一怔,然后同时笑了起来,端木青打趣道:“怎么?这么大了,还要你爹爹抱不成?我是你爹的妻子,他不陪着我还能够陪着谁啊?”

    说得长乐不好意思起来。

    “哎呀!你们两个人真是的,都多少年的老夫老妻了,还腻在一起块儿,我们快去看看两个准新娘吧!明天她们才是最漂亮的人呢!我好想去看啊!”

    生生地把父母分开,长乐往两个人当中一坐,然后拉起两个人的手:“去不去嘛!”

    “好好好!去!”端木青也被女儿这样的缠人的功夫缠的没有办法。

    转脸看到丈夫宠溺的笑容,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

    心里,陡然间就被幸福感充满了。

    就算是缺失了中间的十年,现在的补偿也足够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