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宜太妃是个非常有闲情逸致的女人,爱美又有洁癖,一室布置得如花房,芬芳的花香扑面而来,让韩芸汐都快忘了这里是龙潭虎穴。

    只见宜太妃慵懒懒坐在主位上,虽年已四十,却保养得相当好,眼窝深邃,一双美丽的凤眸透出浓浓的韵味,尊贵慵懒得像个女王。

    韩芸汐一进门,她就盯着不放,暗忖,这媳妇确实漂亮呀,看着也不像之前那么讨厌了,如果不是太后那个贱人硬塞给非夜的话,或许她还会喜欢。

    任由宜太妃看,韩芸汐眼观鼻鼻观心,快步走到龙非夜身旁。

    “非夜,昨晚上什么时候回的,也不跟母妃打个招呼,等你一天了。”宜太妃慵懒懒开了口。

    “有事?”龙非夜问道,语气总算有些人情味了。

    “也没什么事,就是好久没见你,想你了。”宜太妃笑道。

    韩芸汐的心彻底凉了,昨日大婚之日,这母子俩不知道吗?一唱一和恶心谁呢?

    本来还对龙非夜抱有那么一点点希望,如今彻底的幻灭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怎样就怎样吧,天大的事她都经历过。

    谁知,这时候龙非夜从袖中掏出一块白手帕来,双手呈上,“落红帕,请母妃过目。”

    这东西一出,在场所有人都瞧过来,韩芸汐离得最近,看得最清楚,只见那手帕被叠成厚厚的方块,最上面一面干干净净,纯白无暇。

    只看了一眼,她失落地低下头,准备接受宜太妃的质疑,一旁慕容宛如见了,暗暗松了口大气,她就知道,秦王才不会碰这个女人呢,不过是因为要一起入宫,才顺便跟她一起过来宜太妃这的。

    慕容宛如一个眼色,老嬷嬷就连忙上前取落红帕,双手捧着递到宜太妃面前。

    宜太妃瞥了一眼,立马拉下脸,“新娘子,怎么回事呢?殿下昨夜都回了,你怎么伺候的?”

    一边质问,一边应付式地随便挑起落红帕察看,谁知,这一挑起,立马就雪白的丝帕上有一抹红。

    “啊!”宜太妃都忍不住尖叫了声,定神一看,竟真是血迹!

    韩芸汐下意识抬头,也看见了那一抹红,落红!

    这……天啊!

    她不可思议的朝龙非夜看去,这个男人依旧面无表情,冷若冰神,只是,韩芸汐心头却莫名的温暖了。

    龙非夜,你够意思,够爷们,真的多谢了!

    “母妃也看过了,来人,送入宫去。”

    龙非夜的命令即便是宜太妃的人也不敢违背,老嬷嬷连忙端盘子来收,宜太妃眼底闪过一抹诧异,不怎么情愿地放了手。

    她意味深长地看了一旁的慕容宛如一眼,似乎在问,韩芸汐不会用什么妖术迷惑了她儿子吧?我儿子向来不为美貌所动的呀!

    那一抹红就像慕容宛如眼中的刺,扎得她好疼好疼,她不相信,永远都不相信!  [ 首发

    收走落红帕,热茶端上来。

    “王妃娘娘敬太妃娘娘茶。”老嬷嬷高声。

    有了龙非夜的肯定,韩芸汐底气足了不少,她稳稳地端起茶杯来,恭恭敬敬行跪拜之礼,“臣妾韩氏芸汐,给母妃请安,母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宜太妃眼珠子骨碌转着,瞥了龙非夜几眼,虽然不情愿,不明白,却还是给儿子面子的,她接过茶,一口喝下,赏了一根蓝玉簪子,亲自为韩芸汐戴上,淡淡道,“本宫也没什么好交待你的,你只要记住一点,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能给本宫和殿下丢脸。”

    “是,臣妾谨记于心。”韩芸汐认真回答。

    “平身吧。”宜太妃说着,招手让南宫宛如过来,“宛如,你是小辈,给你嫂子敬杯茶。”

    “是。”慕容宛如那声音又柔又乖,永远透着三分可怜,好像是谁欺负了她。她端起热茶,一步一步朝韩芸汐走来,柔弱之下眼底闪过了一抹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