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长平公主和穆琉月等着看韩芸汐笑话呢。

    可谁知,韩芸汐没有,她抬起头来,眸光清澈坦然,她看向顾北月,同时也看向了一直沉默不语,黑着脸的穆大将军,“大将军,顾太医,少将军什么情况你们都清楚。我的命和少将军的命是系在一起的,你们应该明白!”

    顾北月当然明白韩芸汐的意思,穆大将军避开了她的视线,看向了一旁。

    见状,韩芸汐淡淡一笑,挑眉朝北宫何泽看去,“北宫大人,我们走吧。”

    说罢,表情坦然,云淡风轻,也不需人押,转身就走。

    韩芸汐居然……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十分意外。

    长平公主和穆琉月本想打击她,可谁知道,倒头来自己却失落得不得了,一点复仇的喜悦感都没有。

    这个女子是不一样的,她身上有帝都女子都没有的风骨,坦坦荡荡,敢做敢当,想羞辱她,打击她,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见没人跟上来,韩芸汐顿了顿脚步,气定神闲转身过来,“都还愣着作甚,走……吧!”

    北宫大人和几个部下面面相觑,都很不可思议,半晌才缓过神来。

    看着韩芸汐笔直的背影,北宫大人都不自觉露出了欣赏的目光,他逮捕过不少皇族罪人,哪个不是又哭又求的,还从来没见过这样骄傲的女子,她可不输男儿。

    可惜了,这么特别的一个女子,命运却掌握在太后手中,去了大理寺,韩芸汐想离开可没那么容易了。

    人一被带走,长平公主白了顾北月一眼,冷冷道,“穆大将军,瞧瞧你请的什么庸医!马上赶他走,我请了好几个神医来呢!”

    她说着,侍从就把几个大夫带过来了,穆大将军一个也不认识,但是,心急着儿子的病,连忙请大夫进去,将顾北月晾在一旁了。

    圈子里的人,顾北月当然都了解,非常清楚这几位大夫的本事,连他都治不了,何况是这几位大夫呢?

    这个时候,穆大将军和长平公主是听不下劝的,顾北月急急就走。

    想要救醒穆清武,唯有韩芸汐,而如今能把韩芸汐救出大理寺的,唯有秦王府的人。

    其实,顾北月不是没有想过进宫面圣,只是,他的身份不宜去跟皇帝禀这种事,而且,皇上的态度也不明朗呀。

    穆清武的情况非常紧急,万一毒性一爆发,韩芸汐不在场,那必会有性命之忧的。

    到时候,穆大将军和长平公主不按给韩芸汐下毒的罪名才怪。

    顾北月当机立断,离开大将军府就赶往秦王府,可谁知,竟被告知宜太妃和秦王都不在。

    “慕容小姐,那宜太妃可有说去哪了吗?”顾北月急急问,他知道秦王的行踪不好问,慕容宛如也未必知道,但是宜太妃总找得到吧?

    慕容宛如最痛恨别人叫她慕容小姐,可是,偏偏帝都不少人都这么称呼她,慕容这个姓氏,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她,她只是个养女。

    再痛恨,她都藏得那么好,惹人怜爱的脸露出几分担忧,“哎,这才新婚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母妃要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你说她又不懂医术,怎么就……”

    “慕容小姐,秦王妃是无辜的,在下可以作证,只是……”顾北月将真实情况如实告诉了慕容宛如。

    慕容宛如狐疑着,这位一贯温和冷静的顾太医居然也会有心急如焚的一面,据说他面对皇帝病情的时候,都可以淡然自若呢。

    慕容宛如故作生气了,“这!穆大将军怎么能这样?事情怎么就闹到太后那去了!这……”

    “事关人命,还请慕容小姐赶紧带在下去见宜太妃吧,大理寺那种地方进去了要出来就难了。”顾北月忍不住催了。

    这慕容小姐,看着心急,就是不见行动。

    “母后在静修不喜欢外人打扰,这样,顾太医你先回去打听情况,我这就去找母妃让她出主意。”慕容宛如这才有表示。

    顾北月点了点头,总算松了一口气,生怕耽误了慕容宛如,他也不敢多留,当下告辞就离开。然而,慕容宛如并没有马上走。

    她端坐在客堂主位上,慵懒闲适,唇畔勾起一抹不屑的讥笑。

    得瑟片刻,她气定神闲地扫了屋内几个婢女一眼,一改柔弱善良的模样,冷眉轻挑,“今日的事,谁说出去,后果……自负!”

    几个婢女哆嗦着全跪下去,“小姐放心,奴婢明白,明白的!”

    慕容宛如巴不得韩芸汐永远都不要回来,怎么可能去找宜太妃呢?

    之前穆大将军亲自找上门来,她就愁着没机会给韩芸汐落井下石,如今倒好,省了她不少心思。

    慵懒懒地伸了个懒腰,慕容宛如便回屋继续睡觉去了,一夜被打扰了两次,她要好好补补眠。

    此时,天已朦朦胧胧胧亮堂了,韩芸汐刚刚抵达大理寺天牢,天牢本就阴冷,加上是冬季,更是冷得可怕。

    韩芸汐急匆匆出来,衣服本就穿得不多,一走下天牢,立马打了个呵欠,而越往里头走,越觉得这里是个大冷库,冷得她哆嗦不断。

    因为她的身份特殊,所以被关押到单独的牢房,三面石墙一面铁栏,还算干净,勉强能住。

    牢门“啪”一声关上,韩芸汐连忙窝到火炕上去取暖。好冷呀,她最怕冷了!幸亏有火炕这种好东西。

    窝了好一会儿,身子才慢慢温暖起来,也不知道她要在这鬼地方待多久,就算穆清武能醒,大理寺已经立案了,调查、取证,审问各种程序要拖多久还不是上头一句话说的算。

    总之,进到这里头来,要出去是很难很难。

    韩芸汐琢磨着能救她的也就宜太妃和龙非夜,龙非夜这几天里一定会找她配药,而宜太妃就算再怎么不待见她,也不会这么轻易向太后让步,想必,太后这一回亲授了逮捕令,还不是想拿这件事跟宜太妃较劲。

    唉,她终究还是太嫩了,那天进宫问安跟着龙非夜那么高调,她就该知道太后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太后本想拿她这个丑女羞辱宜太妃,结果她变美了;太后本想拿她的落红白帕治罪韩家可惜,龙非夜帮了她。太后老人家还不得恨她恨到骨子里去?

    思及此,韩芸汐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该有多衰啊,得罪了天宁国最可怕的两个女人太后和宜太妃。

    好吧,不管怎么样,还未定罪之前,她秦王妃的身份端着,大理寺应该不敢动刑逼供的。

    如此想着,韩芸汐对自己目前的处境还是比较放心的,她最担心的还是穆清武的情况了。

    她非常肯定接下来的三天里穆清武会醒,只是,如果没有及时解毒那麻烦就大了。

    如果没有及时解毒,穆清武一命呜呼了,那到时候就是龙非夜亲自来,也救不了她的小命。

    事到如今,穆清武的生死和她的生死算是完全牵连到一起了。

    三天,说慢慢,说快也就眨眼的功夫呀!

    顾太医应该会来探监的吧,她的希望可就全都寄托在他身上了。

    累了一天一夜,韩芸汐琢磨着事情,不知不觉中就昏沉沉睡过去,只是,没多久她就被冷醒,从双脚下冷起来,怎么裹被子,怎么蜷缩都暖和不了。

    她发现,火炕里的柴已经烧尽,火早就灭了,而且牢房里并没有备用的柴火。

    过分!

    将薄薄的被子裹在身上,韩芸汐连连打了好几个呵欠,下榻去喊人。

    “来人啊!”

    “有没有人,来个人啊!”

    守夜的人竟没有回应,韩芸汐索性说谎。

    “救命啊……”

    “有刺客啊!”

    ……

    无奈,不管她怎么喊,喊什么,回应她的就只有自己的回声。

    吐了口浊气,韩芸汐也不白费力气。她不停搓手,原地跳动取暖,大理寺天牢,多的是杀人不见血,动刑不见伤的手段,就算什么都不做,一样多的是办法把人关病关死。

    韩芸汐发现自己低估了大理寺的黑暗面。

    就在韩芸汐蹦蹦跳跳取暖的时候,突然听到脚步声,有人来了。

    韩芸汐正要转身,谁知就在这个时候,竟迎面泼来一桶冰水!

    韩芸汐从头到脚全都湿透,钻骨的冰冻感,从头皮疯狂地往下窜,窜到是四肢百骸,冻得她半晌都没法动。

    只见牢房外,长平公主裹着暖乎乎的大棉袄,喜笑颜开,春风得意地看着她,北宫大人和几个提水的狱卒恭恭敬敬侯在一旁。

    “长平公主,你胆敢对本王妃动刑吗?”韩芸汐冷声质问,浑身湿漉漉,狼狈不堪,可那双干净清澈的眸子却比周遭的气温还要冷。

    明明知道这个女人反抗不了,可一迎上她的眼睛,长平公主还是心怯了。

    不!有皇奶奶和母后为她撑腰,发生在这里的事情谁都不敢传出去,韩芸汐不会有证据的。

    思及此,长平公主又气定神闲起来,冷笑道,“韩芸汐,你也太抬举本公主了,本公主知道你是皇婶,孝敬你还来不及呢。这不,我是专程督促北宫大人来帮你洗牢房的。听说这地方病死过不少人,脏着呢。”

    半夜三更洗牢房?亏她想得出来!

    “不必了。”韩芸汐自是拒绝,可是北宫大人却迫不及待下令,“来人,还不马上清洗,亏待了秦王妃,你们担当得起吗?”

    话音一落,四五个狱卒全抬起水桶来,那些水都还漂浮着冰块呢。

    “给本公主泼!”长平公主毫不犹豫,冷冷下令。

    冰凉凉的水夹杂着碎冰块从不同方向泼过来,韩芸汐只能躲,这个时候任何警告都已经没用了。

    她转身就逃,躲到炕上最里头去,跑来跑去努力闪躲,可是,那些狱卒都是训练有素的。一个个全都冲着她身上泼,那个一叫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