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被当众揭短,穆琉月一下子慌了:“你……我只是关心我哥哥安危,那种情况,谁知道你是好心坏心……你这个女人不要揪着一点小错不放!”

    “逆女,还不闭嘴!”

    “啪”的一声凌厉的鞭响,把穆琉月剩下的话生生堵了回去。

    “啊……爹!你打我!”穆琉月的手臂被抽开了一道伤口,皮开肉绽,比韩芸汐当日的伤还要深。

    穆大将军怒意滔天:“老子打的就是你!小小年纪就心肠歹毒,秦王妃一片真心治病救人,你却妄加揣测,处处和王妃作对,险些害了你哥哥性命,这样的逆女,不该打么?”

    说罢,又一鞭子抽过去,穆琉月身上又添一道血痕,吓得双手抱住脑袋,痛哭流涕。

    “不要打了!爹爹,我知错了!呜呜……我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穆大将军扔下鞭子,跪到了韩芸汐面前来,“王妃娘娘,救了我儿,老臣谢谢你了!”

    他说着,重重磕头了个响头,随即又道,“是老臣诬陷你了,老臣罪有应得,请秦王殿下赐罪,请王妃娘娘赐罪。”

    这个又粗鲁又野蛮还头脑简单的老东西倒是坦坦荡荡呀,知错就认,不像北宫何泽和穆琉月那样,一大堆借口。

    不过,这不足以让他脱罪,这件事的主因就是他!韩芸汐向来没那么善良。

    见龙非夜迟迟没开口,韩芸汐便大胆地做主了,“穆大将军,你也一把年纪了,吃过的盐比我们这些小辈吃的米还多,你怎么就分不清对错,看不透是非呢?”

    这个“是非”二字,谁都听得懂是暗指长平公主和穆琉月,长平公主气得握紧了拳头,想争辩,可人家没指名道姓,她又争辩不了。

    穆大将军连连点头,“是老臣老糊涂了,老糊涂了。”

    “以后呀,看人看事,眼睛要擦亮点。你也是德高望重之人,本王妃就不罚你了,只望你记住,本王妃不是废材。”

    韩芸汐这话一出,龙非夜冰冷的眸光变得深邃起来。

    这个女人够聪明,穆大将军和北宫何泽不一样,穆大将军可是手握重兵的将军啊!何况告状的不是他,关韩芸汐的也不是他,能让她这么教训已经不错了,怎么可能真罚。

    韩芸汐如此一来,反倒是留了一个很大情面给穆大将军。

    穆府,欠韩芸汐一份情。

    “是!老臣领命。”穆大将军眼底闪过一抹欣赏,爽快的答应了。

    和穆大将军说完,韩芸汐转向长平公主。从这件事开始,韩芸汐受的种种委屈折磨,都是拜这个刁蛮狠毒的公主所赐,不给她点教训,韩芸汐怎么也出不了这口气。

    不过长平贵为公主,惩戒她的事,就不是韩芸汐这个皇婶可以做的了。

    韩芸汐看了看龙非夜,心想,这个大冰块,会不会替我说几句公道话呢?

    长平公主此时也偷偷瞄了龙非夜一眼,见他脸色不怎么好看,心里有点发慌。怯怯上前来欠身,“秦皇叔,长平也是担心清武哥哥才一时糊涂,听信谗言,才赶着北宫大人胡闹的,你原谅我这一回吧。”

    “受罪的是你皇婶,不是本王。”龙非夜冷冷道。

    这话真出乎韩芸汐的意料,这家伙来是来了,倒是把一切推得干净,这种不明朗的态度,谁琢磨得出他真正的想法呢?

    这个大冰块来救她是为了秦王府的脸面,也是为了解毒,这一点韩芸汐倒是可以肯定。

    这话,长平公主也琢磨不透,不过,她才不会相信秦皇叔是为了韩芸汐来的,秦皇叔之所以会来,更多是为了维护秦王府的脸面吧。

    当着秦王的面,长平公主也不敢太嚣张,哪怕心里有一百个一千个不乐意,终究是低了头,“皇婶,长平误会你了……”

    一句道歉,说得像蚊子哼哼。她太不甘心了,藏在袖中的双手握得死死的,指甲都刺到了掌心里,她今天算是丢脸丢到家了,她偷偷朝一旁的穆清武看去,只见清武哥哥正厌恶地看着她。

    长平公主快气疯了,她暗暗记恨着,韩芸汐,都是你这个可恶的女人,这一回算你命大,下一次你绝对不会那么走运的!

    这时候,穆清武捂着伤,跪了下来,“多谢秦王殿下,秦王妃救命之恩!”

    韩芸汐急忙伸手去扶:“少将军,你伤还没好,赶紧起吧。伤口要裂开了,够你躺个十天八天的!”

    穆清武不敢让韩芸汐搀,连忙避开,其实如果可以,他真希望和这个女人多聊一会儿再开门的。

    那天看到这个女人独自一人走入秦王府大门,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一样!

    无奈,他伤太重了,一避开,眼前一黑,重心不稳竟朝韩芸汐这边倒来。

    “清武哥哥!”

    长平公主大喊,箭一般飞奔过去,及时将穆清武拉着,拉到她那边去,穆清武已经昏昏沉沉的,不醒人事了。

    长平公主看向韩芸汐,满脸怒容:“韩芸汐……清武哥哥怎么又晕了,是不是你动了什么手脚?”

    韩芸汐无视长平公主,而是招呼穆大将军过来搀扶,将穆清武搀到床榻上躺下。

    韩芸汐把了脉,这才道,“昏迷多日,身体里能量不足,让他休息吧,醒了喂点小米粥,三天后才能开始进补,循序渐进,不可大补。”

    穆大将军连连点头,“多谢秦王妃,救命之恩,穆府上下都会记住的。”

    长平公主一见这场景,心里更是窝火,怒声道,“穆大将军,你怎么什么都听这个女人的,清武哥哥刚才好好的,现在却昏倒了,一定有问题!”

    穆大将军听得心头火起,恨不得像对穆琉月一样,把长平公主也抽一顿鞭子。可惜长平是公主,不是他能够教训的,不得不强行忍住。不过,他心里已经打定主意,长平公主刁蛮任性,有她在,府里不会有好日子过,不管怎么样,他一定不会让长平公主嫁入穆府的!

    深吸了几口气,穆大将军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冷冷道,“公主殿下,清武暂时没事了,你还是请回吧。”

    长平公主立马摇头,“不,我要守他,他不醒,我就不回去,我要照顾他!”

    “公主殿下,您是金枝玉叶,你一句话就能要了我们清武的性命,清武可承不起你的照顾。”

    穆大将军可谓是不吐不快,公主打不得,说几句总可以吧。

    长平公主不傻,听得出嘲讽之意,她抿了抿唇都快哭了,“穆大将军这是怪罪我吗?我又不是故意的!”

    “公主误会了,老臣不敢。老臣只是觉得男女授受不亲,公主留下会惹人闲话的,还是请回吧。”穆大将军冷冷道。

    一边的韩芸汐都快笑出声了,是个人都能看出长平公主对穆清武的倾慕,以她的身份,这婚事本来是十拿九稳的事。不过经她这次这么一搅合,穆大将军能忍得下她才怪。穆大将军不同意,就算是皇帝太后,也没法强逼。长平再想要嫁进穆府,简直就是妄想。

    不过,这也是她自作自受,韩芸汐才不会替她可惜。

    长平公主也知道穆大将军也不怎么赞成他们的婚事,可是就算如此,之前从来不会这么跟她说话的呀。

    她还想说,却见穆大将军表情冷冷的,眼眶由不得一酸,转头看到韩芸汐笑眯眯的看着她,心里更是火大:“你笑什么笑,早晚有你哭的时候!”

    长平公主恶狠狠地吼了一声,一跺脚,转身泪奔而去。

    韩芸汐毫不介意,看着长平公主远去的背影,唇畔勾起了一抹欢快的笑意。

    长平公主,我看你能横到几时?那天在大理寺天牢中的毒,很快就会大发作了吧。这个癣毒是现代的病毒,古代可没人能医好你呦!

    到时候,看哭的人是谁!

    韩芸汐没多说什么,她留了几包药草,又详细交待了穆大将军换药的事宜,以及一切忌讳的事情,穆大将军都一一记下了。

    门口,龙非夜不动声色将一切看在眼中,这时终于开了口,声音几乎没有温度,“韩芸汐,你该回去了吧?”

    呃……

    刚刚一着急竟把这尊大神给晾在门口了。

    “嗯,这就回去。”她屁颠屁颠跑出来,陪上笑容,隐隐有种感觉,这家伙似乎不怎么高兴。

    好吧,成婚才没几天她就进了天牢,身为丈夫,他确实没什么好高兴的。

    穆大将军等人连忙出来送,而龙非夜二话不说转头就走。

    他就是这么冷的性子,像一座冰山,又像一个谜,人人都惧怕着,好奇着。

    韩芸汐乖乖地跟上,想起之前警告长平公主的话,就觉得好笑,她还真被自己给说中了,让龙非夜这家伙来领回家。

    龙非夜腿长,走得特快,韩芸汐都要小跑才跟得上,终于,在她出穆将军府大门时,想起了一件事。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gi

    顾北月!

    顾北月还被关在天牢里呢,那家伙是被北宫何泽秘密关押的,没多少人知道,不会被动刑吧?

    见龙非夜上了马车,韩芸汐怯怯道,“殿下,我……我忘了件事,等我一下吧?”

    话一出口,韩芸汐就后悔了,龙非夜这尊大神怎么可能等她,于是,龙非夜正要开口,她便急急又道,“殿下,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谁知,龙非夜看都没多看她一眼,直接放下车帘,冷冷道,“半个时辰后我在芙蓉院里看不到你,后果自负!”

    他冷漠得都没问她什么事情,说罢就让车夫走。

    韩芸汐微愣,好冷!她哆嗦了下,急急掉头回去跟穆大将军讨那一纸生死状,并让穆大将军赶紧去大理寺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