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交待清楚之后,韩芸汐几乎是踩着时间点赶回秦王府的。

    寝宫中,龙非夜已经更换了衣裳,躺在书房的摇椅上,一袭金丝软袍,将与生俱来的贵气彰显得更加淋漓尽致,韩芸汐第一次发现有男人可以把土豪金穿得那么好看,在他面前,很容易自卑。

    韩芸汐调整了一下呼吸,上前去,“殿下。”

    “三味药都在桌子上,你现在可以配制解药了。”龙非夜淡淡说,看都没看她一眼。

    韩芸汐往一旁矮桌上看去,只见三大堆药材,分别是紫夏、紫秋、紫冬,乖乖,这药可不好找,没想到这家伙一找就是一大堆。

    韩芸汐窃喜,其实她要用的就一点点,剩下的可以拿来扩充解毒系统的库存了,这些药物依据不同的配方可以解好多毒呢。

    “殿下稍等,臣妾配制好就过来。”韩芸汐说着,正要将药材都收入她的医疗包里。

    可谁知,龙非夜犀冷的目光却看过来,“就在这里配药吧,本王也见识见识。”

    呃……

    这家伙还是怀疑她!

    韩芸汐偷偷翻了个白眼,让你怀疑吧,横竖你永远是猜不到真相的。

    “殿下,臣妾手上也没有其他药材,得回云闲阁去配,臣下如果有兴趣,不妨跟臣妾走一趟。”韩芸汐笑着道。

    “云闲阁?”龙非夜好奇了,不记得秦王府里有那么个地方。

    “臣妾将西北角那座废弃的阁楼修整了下,命名云闲阁,日后臣妾边住那儿了,以免打扰了殿下。”韩芸汐如实回答。

    其实她心下有些紧张的,生怕这家伙把她赶出芙蓉院去应对宜太妃和慕容宛如,可谁知,他倒没有什么意见,点了点头就起身要跟她走。

    韩芸汐心下暗暗松了口气,利索地将三味药材都收入她的医疗包,这个动作,龙非夜并没有多关注,他并不知道,韩芸汐这动作不过是掩人耳目,三味药材早就被她放入解毒系统里去,严格按照比例和其他几味药物进行配制,并且自动调整火候熬制。

    从龙非夜的寝宫走到韩芸汐的云闲阁得穿过花园,这个时间,足够解毒系统将药物配制成品,韩芸汐偷偷取出来,藏在医疗包中。

    到了云闲阁门口,龙非夜才开口,“何谓云闲?”

    “云自无心水自闲。”韩芸汐淡淡说着,回头朝他看去,“殿下,臣妾嫁入秦王府,只求一隅云闲处。”

    其实韩芸汐想跟龙非夜说的是,“亲,你别怀疑我了,我嫁入秦王府是被逼的,我没有什么企图的。我只想一个人过安稳平淡的日子,我不会招惹你们,你们也别来招惹我!”

    但是,她非常清楚这么直白地说出来,龙非夜一定会用目光杀死她的,古人不都喜欢以诗抒情明志吗?她就入乡随俗一回。

    云自无心水自闲,这好歹也是白居易的名句,韩芸汐以为龙非夜会惊艳一把的,可惜,他只看了她片刻,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就走入阁中。

    这个家伙不仅仅面瘫,估计心也瘫了吧。

    韩芸汐跟进去,发现龙非夜坐在茶座旁,正打量着她的小天地。这厮傲岸如山的身躯让她的小客厅顿时气压十足。

    一见她进来,他便收回视线,冷冷道,“可以开始配药了吗?”

    “嗯,臣妾去取几味药。”韩芸汐特恭敬。

    那么好奇是吧,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

    在龙非夜犀冷的审视下,韩芸汐从一旁的小书房里拿来几味药草和捣药的臼杵,然后,当着他的面从医疗包里取出了几包药材来和三味药物。

    这几包药材正是刚刚在解毒系统里配制好的解药,不管是从药材分量,调配比例,还是从熬制的火候,时间精准度来说,都是最完美的,人工配制熬制,根本没办法达到智能化的水平。

    西医制药讲究精细,中医配药较为模糊,可是,如果把西医的精细用在中医制药中,效果就不是传统手工配药熬药可以比拟的。

    换句话说,即便是同一种中药,韩芸汐拿出来的,都比这个时代任何一个大夫拿出来的,在药效上要好很多。

    这些,龙非夜怎么会知晓?谁让他是非现代专业人氏呢?

    韩芸汐从书房里拿出来的那些许药材,都是些普通的消炎药物,和解药混在一起并没有什么影响的。

    “殿下,其实配药很简单的。”

    韩芸汐笑得特好看,一边说,一边将解药和些许消炎药材混在一起,全都放入臼杵捣。

    “说到底,药方还是最重要的,只要找全了药材,放在一起捣碎了,也就差不多了。”

    韩芸汐一边捣药,一边非常专业的介绍,“当然,这捣药也是有讲究的,最关键的是力度,不能太重,也能太轻。”

    她说着,把石杵递给龙非夜,“殿下,你要不要试试?”

    龙非夜早就没了耐性,淡淡道,“还要多久?”

    韩芸汐一脸认真,拿了些许药物放在手心里涂开,嗅了嗅,这才回答,“估计得一个时辰吧。”

    一个时辰,那就是两小时。

    龙非夜直接起身,“配好了到寝宫来上药。”

    他这是命令,不等韩芸汐回答,说罢就走。

    “好的,殿下慢走呀!”韩芸汐乐坏了,一路送到门口,见人远去了,终于憋不住扑哧笑出声。

    叫他再怀疑她,如果还有下一回,她铁定会让他更无聊的。

    关上大门,韩芸汐才不会再去捣药,统统放入解毒系统去解决。

    两个小时啊,足够她好好泡个澡,眯一会儿了。大将军府的事折腾了她好些天,再不歇息,就这副病骄的玻璃身体,怕是会抗不住的。

    两个小时后,韩芸汐神清气爽地出现在龙非夜的书房外。

    她发现这家伙在看书,慵懒懒斜倚暖塌,手捧书卷,低头蹙眉的样子,好似画中仙般俊逸,令人觉得特不真实。

    也不知道怎么的,韩芸汐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那夜昏暗中的场景,灯火映照在他古铜色的胸膛上,那肌理分明、野性十足的视觉冲击,是那样的勾人心魂,震撼人心。

    该死,她是来上药的,都还没动呢,怎么就想入非非了呢?

    咬了咬唇,韩芸汐走了进去,“殿下,可以上药了。”

    龙非夜放下书卷,坐了起来,这才朝她看过来,那漆黑深邃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无端的,韩芸汐的心咯了一下,下意识避开了他的审视。

    为什么,她会心怯呢?这种怯,不是恐惧,而是一种紧张。

    不就是上个药吗?简单到她闭着眼睛都办得到的事情,她紧张什么呀?

    韩芸汐暗暗吐槽自己,上前走,低着头,一边从医疗包里取出了药材和一些辅佐用品,一边做心理建设。

    很快,她便恢复了,抬起头迎上龙非夜深沉霸道的目光,一副认真,专业的口吻,“把上衣脱了。”

    金丝软袍,纯白底衣,这个家伙就连脱衣服的动作都那么优雅、尊贵。

    结实精炼,肌理性感之中,有道伤疤怵目惊心,如同一只蜈蚣栖息在他古铜色的胸膛上,狰狞却又显得粗狂野性。

    没想到才几天,这家伙的伤口居然全都愈合了,要知道中毒的伤口比一般伤口要恢复得慢的。

    韩芸汐不可思议地看着,加上耳根子有那么一点点红,这一幕让龙非夜看得非常不爽。

    “看够了吗?看够了就上药吧。”龙非夜的语气又冷又不耐烦。

    韩芸汐猛地抬头看他,一脸越发的不可思议,却迎上龙非夜厌恶满满的目光。

    这家伙什么意思啊?当她看什么了呀?

    虽然有那么点花痴的念头,可那是作为一个正常女人对美的追求好不好!

    一时间,所有紧张全都被愤怒所取代,“马上!”

    她说着,并没有拿来药物,而是拿来了刀子,放在火焰上烤。

    “你做什么?”龙非夜冷声。

    “开刀,你的自愈能力太好了,伤口都痊愈了,药物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渗透下去,所以只能将伤口打开。”韩芸汐一本正经的回答。

    其实,不用这个办法也可以的,只要她在解药里多加几味药物,加强药效,效果是一样的。

    可是,龙非夜那厌恶的目光让她很不高兴。

    这个世界上永远不要得罪两种人,一种是理发师,一种是医生。前者会让你丑得生不如死,后者会让你疼得生死不能。

    “你确定?”龙非夜怀疑地看着她。

    “确定!”韩芸汐一丝不苟,解释道,“殿下,不开刀也可以,但是,不开刀的话,这些药可能要花上半个月的时间才能把体内的毒素都吸取出来,你自己决定吧。”

    他只有十天的时间,至今都过了七天了。

    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让龙非夜非常不舒服,可是,他就只能找韩芸汐秘密解毒。 -~%%无弹窗?@++

    “动刀吧。”他答应了。

    在伤口上加上一刀,那种疼痛感可比直接来一刀要恐怖很多,韩芸汐非常期待他的表情变化。她真心没手下留情,可谁知道,一刀子下去,龙非夜居然眉头都皱一下,表情冷清,垂眼盯着自己的伤口看。

    好家伙,怎样的疼痛才会让他皱眉呢?

    韩芸汐发现自己这个想法好过分,收敛心思,她连忙上药,动作倒是轻了不少,尽量减轻他的疼痛感。

    很快,将药物敷在伤口上,包扎上绷带固定住,事情就搞定了。

    “好了,明天早上我过来取药,处理伤口。”韩芸汐认真说。

    “不用换药了吗?”龙非夜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