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急事呀,急事就不怪这丫头了。到底怎么了呀?”宜太妃故作一脸震惊。

    皇后只当作没听到,继续教训长平公主,“既然秦王妃是和秦王出去的,那你就该找你父皇去,让你父皇把秦王找回来。你父皇总不会也找不到秦王吧。”

    皇后说着,意味深长地朝宜太妃看去,“太妃娘娘,你说是吧。”

    一个拿秦王威胁,一个拿皇帝压人,听得在场的下人全都心跳加速,长平公主却有种醍醐灌的醒悟感,好惊喜,“对!我找父皇去,这一回父皇一定会帮我的!”

    宜太妃了解皇后的性子,她端着这个身份,向来不会冲动说气话,今儿个敢把皇帝搬出来,这说明长平公主的事必是大事,至少,她有十足的把握这件事能让日理万机的皇帝出面。

    “母后,走,我们马上就找父皇去!”长平公主好激动,拽着皇后就要走。

    这下,宜太妃急了,如果是平常,她也不管那么多,到时候随便寻个借口把韩芸汐交出去便可。

    可是,此时此刻,韩芸汐正被关在柴房里,饿得快死了。万一这件事被捅出去了,家丑外扬,她的脸往哪里搁啊!

    宜太妃正要出声,一旁慕容宛如开了口,“皇后娘娘,长平公主,等一下!”

    皇后早有所料,拉着长平公主停下,后宫的事,她总是尽量不去烦皇上,这也是她得宠的最大原因。

    慕容宛如连忙上前欠身,“皇后娘娘,长平公主,其实秦王妃昨夜就回了,只是,母妃今日才从别院回来,不清楚这事。是我没及时回禀,都怪我。”

    有慕容宛如这台阶下,宜太妃也不那么尴尬了,连忙道,“回来了吗?怎么不早说?长平公主可是急事,万一耽误了怎么办?”

    “是女儿疏忽了。”慕容宛如低着头,一脸愧疚。

    宜太妃都不给皇后和长平公主说话的机会,连忙道,“皇后,长平,你们稍坐,我这就亲自去找她来。”

    长平公主不甘心,皇后却一个眼色让她闭嘴,“那就有劳太妃娘娘了。”

    宜太妃回头极有修养地微微一笑,可是,和慕容宛如走出来后,整张脸就像是泡了水一般,又难看又恐怖!

    刚刚如果不是慕容宛如在,她连台阶都没得下,都不知道脸要丢哪里去了。

    “到底怎么回事呢!”宜太妃一边急急走,一边怒声。

    “母妃,我怎么觉得嫂子会知道呢?”慕容宛如低声,如果可以,她宁可让皇后和长平公主去找皇帝,这样的话,她就有时间下手了。

    可是,如此一来,韩芸汐死的事情必定会闹大,到时候最寝食难安还是她。

    很快,她们就到了柴房,韩芸汐就剩下最后一口气撑着,她很累很累,眼皮子重得都快掉下来了,可是,她始终都睁着眼,盯着大门看。

    她在等,不仅仅等她活命的机会,也在等她狠狠反击慕容宛如这朵白莲花的机会。

    一见宜太妃和慕容宛如出现在门口,她苍白的唇畔便泛起了一抹笑意,随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见状,宜太妃和慕容宛如都吓到了!

    “来人!来人啊!传太医,快!”宜太妃惊叫,这个节骨眼上,韩芸汐不能出事呀。

    慕容宛如那叫一个憋屈,不得不赶紧搀起韩芸汐,掐她的人中穴,亲自灌她温水喝。

    很快,秦王府专用太医李太医赶回来了,见这场景,又把了脉就知道是饿虚弱了,他连忙取出药丸让慕容宛如灌着韩芸汐吃下,随后又按压了她手上好些穴道。

    一番抢救,总算是把人给救醒了。

    宜太妃大大松了一口气,本要惩罚韩芸汐,谁知道落得紧急抢救的下场。而慕容宛如心口堵得好难受,怎么都装不出关心的样子,只能沉默着。

    韩芸汐一脸茫然,眼底却藏着一抹精芒,其实她并没有晕,这帮人紧急抢救她的时候,她正冷眼“看”着呢!

    见她醒来,李太医赶紧让慕容宛如再喂韩芸汐喝糖水,小心翼翼伺候了半晌,韩芸汐总算是恢复了点力气。

    宜太妃高悬的心也总算落下,质问道,“韩芸汐,长平到底找你做什么?”

    韩芸汐摇了摇头,一副无力说话的样子。

    宜太妃气头上,又不好发作,只能忍了,“那你现在能见她吗?”

    韩芸汐很无力,连脑袋都不摇了,目光转向了李太医。

    李太医为难了,“太妃娘娘,如果不是……不是急事的话,还是让王妃娘娘休息吧,熬点小米粥吃。”

    “急事!”宜太妃大吼,“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马上让她有精神!”

    “太妃娘娘,这……这,下官能力有限啊!”李太医吓到了。

    “母妃,要不,我先扶嫂子去我屋里躺着,就跟皇后娘娘说,嫂子染了风寒,病倒了,让他们屈尊到我那去吧。”慕容宛如给出了主意。

    宜太妃也只能答应了,“赶紧带去,快点,别露出什么破绽!”

    宜太妃正要转身,却又给了韩芸汐一记警告的目光,这才匆匆离开。

    “嫂子,这些天让你受罪了,到我那去吧。”

    慕容宛如眼底闪过一抹算计,换来小厮把韩芸汐抬走。

    慕容宛如住的是兰苑,是一座离宜太妃的牡丹院颇近的花园式小院落,慕容宛如并没有带韩芸汐到她的卧房,而是安排了院子里一间空置的偏房。

    韩芸汐被放在床榻上,垂帐刚刚放下,皇后和长平公主就到了。

    韩芸汐做样要起身行礼,皇后连忙拦住,坐到床榻前,拉着韩芸汐的手,“免了免了,小小的风寒怎么病成这样,我看这身子骨得补一补才是呀!”

    “多谢……皇后娘娘挂心。”韩芸汐虚弱的回答。

    长平公主站在一旁,实在忍不住,叫着皇婶,却是命令的口吻,“秦皇婶,我……我有急事,你赶紧跟我进宫。”

    韩芸汐余光瞥见宜太妃站在一旁,脸色阴沉沉的,非常憋屈。

    她也不知道宜太妃受了这对母子什么气,但是,她知道,她翻身的机会来了。

    那位冷冰冰的秦王殿下,不过是为了报恩而已,保不了她时时刻刻,如果注定离不开这座宅邸,那么,她似乎更应该努力得到这位高高在上的女主人的认可。

    而此时,正是极好的机会!

    韩芸汐没有回答长平公主,而是乖顺地看向了宜太妃,意思是,这得宜太妃做主呢。

    这时候,长平公主又开始觉得脸有些痒了,她大急,顾不上那么多,连忙求,“宜太妃,你就答应了吧,让皇婶跟我进宫去,我保证安安全全,完好无损给你送回来。”

    如果是平常,皇后才不会让长平公主这么求宜太妃,可是,见长平公主焦急的模样,她知道她的痒又发作了。

    无奈之下,皇后也只能开口劝说,“宜太妃,小孩子的私事,就随着她们吧。”

    宜太妃原本还以为韩芸汐会借这个机会炫耀一把,甩她脸色看呢,谁知道,这小媳妇居然这么给她面子,要她做主。

    顿时,宜太妃不觉得那么憋屈了,反倒有种皇后和长平公主是来求她的感觉。

    她看了韩芸汐一眼,心下得瑟着,抓住机会,她才不会那么轻易放过皇后和长平公主呢。

    “芸汐,咳咳……你看你这身子骨病成这样,万一进宫去路上又吹了风,病情加重,这让母妃怎么跟秦王交待,他还不得怪罪我这个当婆婆的没照顾好你。”

    这……宜太妃什么时候也会关心媳妇了。

    皇后听得脸色都阴了,宜太妃分明是借机欺负人!

    聪明如韩芸汐,自是看得出宜太妃的心思,她连忙道,“母妃说笑了,殿下那脾气臣妾还是知道的,他就听你和皇上的话。他孝敬你还来不及呢,怎么敢怪罪你呢?母妃的关心,臣妾谨记于心。”

    啧啧,听听韩芸汐这话说多厉害,这是在皇后面前将宜太妃和皇上相提并论呢,既没有对皇帝不敬,又拍了宜太妃的马屁。

    韩芸汐真心不知道刚刚皇后搬出皇帝威胁了宜太妃,但是,不得不说她这句话甜到了宜太妃心坎里去,胜过慕容宛如平素的一百句。

    慕容宛如在一旁听得心发慌,韩芸汐她想干什么啊?

    皇后气得紧紧抿唇,话都说不出来,长平公主可没时间在这里听她们针锋相对,话中带话,脸上的瘙痒感已经让她受不了了。

    “宜太妃,她的病情要是加重了,我负责成了吧!你就让她跟我进宫吧!”长平公主都哽咽了。

    可是,宜太妃就是慢吞吞的,看了看韩芸汐,轻轻叹息一声,“唉……这……”

    “母后!”长平公主真哭了,拽着皇后的手,“母后,你帮我劝劝,快啊!” &&~

    皇后憋着的胸口都快炸了,却不得不开口,“宜太妃,长平真是有急事。我们备了马车就在门外,保证不会让芸汐的病情加重的,到了宫里,顾太医也在呢,让顾太医给芸汐瞧瞧,不正好。你就让芸汐跟他们走吧。”

    不得不承认,宜太妃真心不是个善茬,皇后都这样了,她还是一副犹豫的样子。

    终于,长平公主大哭,“宜太妃,我求求你了!求求你啦!”

    很好,宜太妃要的就是这个“求”字,这才,她才点了头,“芸汐,你就跟皇后进宫吧。”

    “嗯。”韩芸汐点了点头,可乖了。

    皇后立马差人过来抬韩芸汐,让她坐轿出门,坐上轿子之前,宜太妃朝韩芸汐使了个眼色,可惜,韩芸汐当作没看到。

    她嘴里含着宜太妃给的人参片,心想,宜太妃、慕容宛如,你们就等我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