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疾驰的马车一离开秦王府没多远就停了下来。

    长平公主脸上的毒藓已经发作了,此时正奇痒难耐呢,只要离开秦王府就好,就算在路边,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提着裙角,慌慌张张钻入韩芸汐的马车,韩芸汐正在瞌睡,见她进来,下意识伸手挡住刺眼的灯光。

    “公主殿下,你这是……”

    话还未说完呢,长平公主竟猛地扯下白纱斗笠,露出满脸的毒藓,又因为她的脸色惨白,在灯火的映照下显得异常恐怖。

    “鬼啊!”

    韩芸汐脱口而出,有一半是装的,一半是真的,这种毒藓病毒她了解,却也没有见过到真实的病例过。

    “韩芸汐,你敢骂本公主是鬼?”长平公主好生气,她的样子真有那么像鬼吗?

    但凡给她治过的太医,无有不被她吓到的,她如今都不敢照镜子了。

    “不是……不是……”韩芸汐虚弱极了,想摇头都办不到,瘫躺着。

    其实,吃了丹药,喝了小米粥,又含了人参片,韩芸汐早就没那么弱了,但是,在这么强势的长平公主面前,她当然得“示弱”。

    “韩芸汐,你给我起来,顾太医说你解毒很厉害,你赶紧给我解了,快点啊!我快痒死了!”长平公主毫不客气地命令。

    且不说长平公主是晚辈,就她现在有求于人,也不该这么大吼大叫,颐指气使。

    不给她点真正的教训,她果然是学不乖的。

    “公……主,公主,我……我……”

    韩芸汐说了半晌都没说出句完整的话来,长平公主都快急死了,好几回双手都伸到脸上,险些忍不住去挠。

    “你什么你啊,赶紧帮我瞧瞧!”

    她说着,猛地逼近,险些把自己的脸贴到韩芸汐脸上去,换做别人,早就吐了,然而,韩芸汐见过比这还恶心的毒呢,她早有免疫。

    “公主……公主……我……我没有……力气啊!”终于,她把话说完整了。

    “你看看!就看看!看看需要什么力气吗?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现在不行了啊?”

    长平公主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边命令,一边左右两手握来握去,生怕控制不住自己。

    “那……那公主,把……”

    韩芸汐像快断气的人,听的长平公主忍无可忍,又大吼,“你倒是要说什么?”

    长平公主不知道,她的情绪越激动,肾上腺素就会暴涨,这种激素会加速脸上毒素的发作。

    “把灯火拿……拿近一点,我才能看清楚。”韩芸汐慢腾腾地说完。

    气归气,这个时候韩芸汐让长平公主做什么,她一定会做,她听话极了,立马把灯笼拿近。

    可谁知道,光亮一照到过来,韩芸汐看都没看长平公主的脸一眼,突然眼睛一闭,昏厥了过去。

    “啊……”

    长平公主怒不可遏,疯了一般尖叫,怎么这样啊?

    她举起灯笼来就要往韩芸汐脸上砸去,只是,最后还是忍住,像忍着痒一样强忍着。

    韩芸汐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听得这一声尖叫,在外头等着的皇后连忙询问,“长平,你怎么了?”

    长平公主出了马车,灯笼砸在地上,终于“哇”一声嚎啕大哭起来,“她晕了!呜呜,那个贱人她居然晕了!没用的东西!”

    她哭着,双手都不自觉抓在脸上,见状,皇后吓坏了,立马上前拉住她的双手,“不许抓!会破相的!”

    一旁宫女连忙帮她戴上白纱斗笠,可谁知道长平公主猛地挣脱开皇后的双手,掀翻了白纱斗笠,双手狠狠朝脸上抓了去。

    天晓得她有多痒,抓得有多用力?才抓这一下,双颊就都流血了!长平公主似乎感觉不到疼,还在继续抓。

    “啊……”

    皇后吓得脸色煞白,“来人,快……快拦住她,抓住她的手!”

    侍卫立马箭步上前,拽下长平公主的手。

    “放开我!你们好大胆子!放开!”

    “痒死我了,放手!我命令你们放手,我要杀了你们!”

    ……

    长平公主剧烈地挣扎,皇后都吓哭了,“快,快绑住她的双手,捂住她的嘴!”

    虽然是三更半夜,但是他们此时正在大街上,万一把周遭的百姓惊醒了,事情传出去,长平公主日后还怎么见人呀!

    很快,长平公主就被绑了双手,堵了嘴。

    皇后朝韩芸汐的马车看去,红彤彤的眼睛里闪过丝丝恨意,韩芸汐,如果不是因为你,长平不会去大理寺,也不会染上这个毒。你最好能保证长平的脸万无一失,否则,本宫和太后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把长平公主带回自己的马车,一群人就火速赶回皇宫。

    马儿疾驰,宽大舒适的专用马车一点儿都不颠簸,韩芸汐慵懒懒躺着,并没有睁眼,唇畔却泛起了一抹愉快的笑意。

    出来混的,都是要还的,出来混的,就不会害怕。

    回到宫中,东方既白。

    长平公主筋疲力尽,毒发似乎过去了,她早已昏迷。

    韩芸汐被人送到了长平公主的安平宫里,她半睡半醒,任宫女将她安置在暖塌上。

    很快,皇后和顾太医就过来了。

    “说是染了风寒,人很虚弱,路上就昏迷了。”皇后大致交待了病情。

    顾北月没说话,坐在床榻边,隔着垂帐给韩芸汐把脉,顾北月是何等圣手,一把脉就知晓韩芸汐的情况。

    这是饿出来的,也不算什么病,而是虚弱了,力量不足,幸好已经经过抢救,问题不大,现在是恢复期,应该没像皇后说的那么弱。

    顾北月那黝黑干净的眸子闪过一丝趣味,起身来,“禀皇后娘娘,这是重风寒,王妃娘娘的身子骨非常弱,急需好好修养,如果强行唤醒她让她医治公主的话,微臣怕……”

    “怎样?”皇后连忙问,都进了宫,她才不管韩芸汐的身体怎么样,只要能给长平看病,就算是抽韩芸汐的血,她都会点头的。

    “微臣怕王妃娘娘不仅看不了长平公主的病,自己的性命都难保呀!”顾北月分明是夸张了。

    可是,皇后哪里懂那么多?一听这情况就紧张了,如果这样的话,长平的脸保不住,韩芸汐的命她也赔不起呀。

    早知如此,就劝一劝长平,干脆在秦王府住下了,被笑话就被笑话吧,总比对韩芸汐的性命负责来得好。

    皇后深吸了一口气,“那先救人吧,她得修养多久才能恢复?”

    “一两日的时间,只是,长平公主得多受点罪了。”顾北月如实回答。

    皇后眉头一紧,郁结得都说不出话来,偏偏,她又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交待顾北月,“用最好药,务必让秦王妃尽快恢复,明白吗?”

    “微臣明白。”顾北月点了点头,“微臣这就去开药方。”

    顾北月走了,皇后去看长平公主,就留了一个小宫女在一旁守着。

    韩芸汐心下乐得都快偷笑出来了,天晓得顾北月会借机给她弄来什么好东西调养身子呢?一两日的时间,虽然不至于完全恢复,但是,下榻活动也不会伤身子了。

    顾北月真是有心的聪明人。

    不出韩芸汐所料,顾北月给她配制了一帖非常名贵的温性滋补药方。韩芸汐其实非常想大吃一顿,可是,饿坏的人是不可以暴饮暴食的,轻则消化不良,重则一命呜呼。

    顾北月给配制的药方,不仅仅以最温和的方式滋补她的身体,而且还减轻了她强烈的食欲。

    有暖男的良药,再加上充足的睡眠,两日后,韩芸汐已是生龙活虎。

    可是……长平公主却惨了,这两日一共毒发了三次,每一次都是撕心裂肺,让她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韩芸汐下榻了,长平公主却躺下了,双手双脚全都被绑,防止她自残。

    皇后坐在床榻边劝说,长平公主完全听不下去,囔囔着,“韩芸汐那个贱人呢?她不救我了是不是?”

    “母后,把她带过来,她一定是装的!她一定是想看我被毒死的!”

    “都是因为她!全都是她害的,如果不是她我就不会去天牢了……呜呜,母后,是她害我的!”“母后,你放开我……我要去找她!”

    ……

    韩芸汐跟着顾北月走进来,一声不吭静默听着,长平公主也不想想那晚上她去天牢做什么了,居然还敢怪罪到她头上来。

    原本听顾北月说她这几日的情况,还有点同情想今天就给解了毒,如今,韩芸汐反悔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长平公主不是她想救之人,别跟她说什么医者仁心这种大道理。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微臣参见皇后娘娘,公主殿下。”

    韩芸汐和顾太医隔着垂帘行礼,皇后连忙让平身,好声好气,“芸汐,赶紧进来,长平等你好久了。”

    长平公主已经不嚷嚷了,一双凤眸却恶狠狠得盯着韩芸汐看。

    韩芸汐在床榻边坐下,淡淡道,“太暗了,灯拿过来。”

    宫女连忙举灯笼照过来,强烈的光线让长平公主眼睛一直眨,可是,她还是倔强得盯着韩芸汐看。

    韩芸汐淡淡道,“长平,把眼睛闭上吧,我瞧瞧眼皮上有没有毒藓?”

    这话一出,长平公主立马就闭眼,那惊恐的模样,让韩芸汐十分不屑。

    这丫头倔什么倔呀,有本事继续瞪她嘛。

    韩芸汐这才认真地打量她的脸,暗中启动扫描体统确定毒素的扩散情况以及有没有毒变,随后又检查了双腿的情况。

    长平公主还是幸运的,毒素扩散得不多,也没有毒变。

    见韩芸汐检查完毕,皇后连忙询问,“怎么样,是中毒吗?中的是什么毒?能解吗?”

    长平公主这才知道检查完了,连忙睁眼,颐指气使的,“韩芸汐,你磨蹭什么,赶紧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