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面对长平公主的叫喊,韩芸汐拿出了医生最专业的素养,不予计较,她表情从容,略带严肃,给人一种权威的感觉,透着无法解释的安全感。

    她没有回答,指腹轻轻抚过长平公主的脸颊,瞬间就让长平公主安静了下来,连皇后也紧张了,不敢追问。

    韩芸汐摸了摸右侧,又摸了摸左侧,就刚刚扫描毒素的情况来看,长平公主应该很快就又要毒发了吧。

    她不动声色摸了许久,长平公主和皇后心下多么着急啊,可是,始终不敢再开口追问,更别说出言不逊了,就连同在垂帘外头侯着的顾北月,都有些紧张。

    他知道韩芸汐会解毒,但是,也不确定她能不能解长平公主脸上这种毒,他不过是举荐而已。

    一室寂静,气氛紧张!

    可谁知道,韩芸汐突然放开手,像是受了惊吓一样,急急起身退开,惊呼,“天啊,毒变了,这就快会传染了!”

    什么?

    一听这话,皇后逃命一样退开,周遭的宫女也全都恐惧地后退,太可怕了!

    染上传染病,别说是公主,就算是皇子都要被带离皇宫,关到郊外的别宫去的,如果治不好的话,就一辈子都休想回来了。

    长平公主一愣,随即吓得嚎啕起来,“我不要!我不要!呜呜……母后,你救救我!我不要被送走!我不要!”

    皇后是退得最远的一个,紧张得脸色发白,紧张地问,“芸汐,到底能不能治啊?”

    韩芸汐避而不答,表情凝重,“看样子,毒性又要发作了。”

    果然,她这话音一落,长平公主就开始挣扎,“痒!母后,我的脸又开始痒了!你放开我!”

    “你们放开我的手!”

    “母后,要不你帮我挠挠吧!我求求你了!”

    很快,她的脚也痒了起来,可惜双脚也被绑着,她使劲地蹬却无济于事。

    见状,所有人都震惊了,没想到韩芸汐真有真本事啊,这都能说中。

    皇后娘娘吓坏了,哪里还敢上前,揪着韩芸汐的手问,“真被你说中了!芸汐,你太厉害了,你一定有办法救长平的对不对?”

    “芸汐,传染病可不是小事,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吧?”

    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别说长平公主,就连接触过她的皇后等人都要被隔离很久,而皇后,即便没有染上,估计也得一年半载见不到皇上了!

    深宫里,多少双眼睛虎视眈眈地盯着皇后看呢,皇后可损失不起这一年半载。

    “救救我……母后,快让她救救我吧!”

    “我快痒死了,你们谁来帮帮我呀!”

    “父皇,呜呜……我要见父皇!”

    ……

    长平公主已经被折腾的语无伦次了,这时候,韩芸汐才推开皇后的手,认真道,“我试试吧。”

    “好好!”皇后连连点头。

    韩芸汐走过去,在长平公主身旁坐下,见状,众人都紧张,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女人真的能有办法吗?

    长平公主疯狂地叫喊,使劲地摇头,扭动身子,一见韩芸汐,定了定神,随即大骂,“都是你!全都是因为你!”

    “是你把我害成这样啊!”

    “我警告你,你要是救不了我,我母后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长平!”

    皇后厉声,“说什么混账话呢?”

    随即又要跟韩芸汐道歉解释,然而,韩芸汐却抬手示意她安静。

    皇后是安静了,长平公主却更疯,“韩芸汐,如果你……”

    然而,这话还未说完,韩芸汐便将药膏涂抹在她脸上,刹那间,长平公主就闭了嘴,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这药……

    好爽呀!

    涂抹药膏的地方,冰冰凉凉的,居然一点儿都不痒了!

    “如果我……怎么样?”韩芸汐低声。

    长平公主一愣,随即摇头,“没……没……”

    韩芸汐又在另一块毒藓上涂了药膏,这种止痒的冰爽感胜似做神仙,长平公主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吐出来,禁不住感慨,“好舒服呀!”

    “舒服吧?”韩芸汐笑着问。

    长平公主连连点头,“我还要!还要!”

    韩芸汐犹豫了,面露难色,长平公主好紧张,看着韩芸汐手中一大瓶药膏,顾不上面子连忙哀求,“秦皇婶,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我错了,都是我自找的,我错了,你救救我吧!”

    见状,皇后也急了,“芸汐,长平还小,不懂事,有得罪你的地方,你千万别放心上呀!”

    韩芸汐回头看来,“皇后娘娘说笑了,芸汐怎么会跟一个晚辈记仇。只是她脸上其他地方有伤口,一旦用了这药,芸汐怕会留伤疤,所以这才迟疑了。”

    她说着,坐到床尾去,一边替长平公主上药,一边认真说,“先止了脚的痒,至于脸上的,我建议公主还是先忍着吧,免得毁容。我会尽力赶在病毒传染之前配制出解药的。”

    这话一出,皇后总算是大大松了一口气,“甚好甚好!”

    她连忙交待长平公主,“你忍着点吧,毁容了你清武哥哥可不要你!”

    长平公主眼泪一直流,“好好好!我忍,我可以忍……呜呜……我都忍了那么多回了。”

    她努力让注意力集中到双脚上的冰爽感上,可一边说忍,一边双手还控制不住挣扎着,实在是太痒太痛苦了!

    韩芸汐上药之后,只交待了一句,“这几日可能会是传染期,最好少接近她。”

    这一句话,无疑把长平公主打入了地狱。

    亲情,在皇室里永远都是纯粹不了。

    皇后是不会再来看长平公主的,只留下几个宫女伺候,就匆匆跟韩芸汐离开了。

    看着韩芸汐离去的背影,长平公主恨极了,可是,她都不知道还要煎熬几天呢。

    还没走到客堂,皇后就着急询问了。

    “芸汐,这到底是什么毒?”

    “毒藓,应该就是在天牢染上的,那地方太脏了,有很多毒素。”

    韩芸汐说着,故作认真,“皇后娘娘,公主金枝玉叶的,没事就别老往天牢跑了。”

    皇后当然知晓长平公主去天牢动私刑的事情,此时此刻,面对韩芸汐的嘲讽,她脸都红了,又羞又恼,却不得不咬牙全忍下。

    顾北月在一旁,偷偷瞄了韩芸汐一眼,唇畔泛起一抹笑意,这个女人果然一点儿都不吃亏,欠她的总是要还给她的。

    许久,皇后才又开口,“那多久能痊愈呢?”

    “解毒了就能好,我写个解药药方赶紧让人抓药去吧。”

    韩芸汐说着,大步进门,皇后紧随其后,急急令人笔墨伺候。

    一般解药药方也就几味药物而已,可谁知道韩芸汐写了一大堆,足足两页白纸,而且,里头不乏一些珍稀的药物。

    皇后看不懂,一旁的顾北月却看得险些忍不住笑出声。

    这个女人,她确定是在写解药吗?

    她分明是趁火打劫呀!这里头好几味药物都是相冲相克的,绝对不能出现在同一张药方里的。

    最后,顾北月以为韩芸汐要收笔了,可谁知道她居然拿来第三张白纸,写下了最后一味药物,“十节蝉蜕”。

    蝉蜕为黑蚱羽化后的蜕壳,是一味非常常见的中药,可是,一般的蝉蜕腹部只有九节,十节的蝉蜕,可就是稀罕物了。

    皇后不懂,但是熟悉掌握御用药库的顾北月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不动声色。

    “皇后娘娘,这就是药方,照着上面写的抓来,越快越好,我会亲自熬的。”韩芸汐一脸认真。

    皇后拿了药方立马转交给顾北月,“顾太医,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务必尽快把药都找齐了。”

    皇后真把事情想太简单了,不过也不怪她,宫里的药库什么药没有呢?

    顾北月点了点头,立马就走。

    当然下午,他就找齐了药方上的药物送到韩芸汐面前,只是,独独缺了那一味十节蝉蜕。

    “这东西宫里没有?”皇后一脸不相信,“你认真找了吗?”

    “皇后娘娘,下官可以肯定药库里没有。”

    顾北月说着,不经意看了韩芸汐一眼,继续道,“十节蝉蜕是价值连城的东西,至今就只出现了两只,一只在北历国皇后手中,另一只……”

    “在哪里?”皇后急了。

    “下官只知道在宜太妃手上,至于有没有用掉,属下就不得而知了。”顾北月如实回答。

    “在母妃手上呀?”韩芸汐一脸震惊。

    好吧,她早知道的,否则也不会开出这一味药来,她在宜太妃屋里见过的,那东西已经被宜太妃精心装裱成工艺品了,据说是要留给慕容宛如当嫁妆的,慕容宛如每次看到那东西,总是欣喜的。

    这下,皇后为难了。

    要拿宜太妃手里的东西,可不容易呀。

    迟疑了片刻,皇后语重心长道,“芸汐,要不你跟你母妃说说。”

    韩芸汐叹息了一声,“皇后娘娘,我母妃宅心仁厚,救人的事她一定会帮,只是……” -~%%无弹窗?@++

    皇后紧张地等着她说下去。

    “唉……我若去讨了来,岂不得把长平的病说给她知晓了?可你和长平又不让说。”韩芸汐好为难呀。

    这话,总算是让皇后意识到这件事的关键,她眼底闪过一抹冷厉,不得不怀疑起韩芸汐是故意的。

    韩芸汐治好长平回去后,宜太妃一定会逼问她的,到时候她就会陷入说和不说的两难,说了得罪皇后,不说宜太妃不高兴。

    如今去讨药,那就是皇后允许她告诉宜太妃实情,到时候谁都怪不了她。

    皇后心下愤怒着,好个聪明的韩芸汐,过去真是太小瞧她了。

    见皇后迟疑,韩芸汐很有耐心地等着,其实解药她医疗包里有现成的,她不过是讨些药材当诊金,顺便把宜太妃那的麻烦解决一下,给自己回去铺好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