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一箭穿口而入,彻底解决了毒巨蟒。

    看着毒巨蟒大大翻了个身后,一动不动,再也没有喷出白毒雾,龙非夜这才满意地收起弓弩。

    而此时,某个胆小的女人还挂在他怀里,对一切全然不知。

    他唇畔泛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双手负后,轻轻飞落下来,落在毒巨蟒身旁。

    “你可以松手了。”

    当冰冷的声音从天而降般传来,韩芸汐才从惊吓中缓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双脚着地了,她下意识抬头看去,迎上某人绝情的目光,立马触电般放手。

    龙非夜没有理她,拔出匕首径自去取蛇丹。

    韩芸汐轻咳了几声,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在一旁看着,只见他动作干脆利索,三下五除二就取出了一颗弹丸大小的蛇丹。

    有了这蛇丹,就相当于是有了生血丹,他们成功了大半。

    韩芸汐定了定神,取出金针去采集毒巨蟒的血液,这种稀罕的毒,她当然要带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你做什么?”龙非夜冷冷问。

    “没什么。”韩芸汐绷着一张脸,语气更冰冷,暂时不想跟他多说话。

    “胆小鬼。”龙非夜冷冷碎了一口。

    韩芸汐一怒,握紧了拳头,却只当没听到。

    采集好血液,她就说,“蛇丹也拿到了,我对你来说也没什么用了,我要回去。”

    龙非夜微微一愣,竟也没有挽留,冷冷道,“走吧,本王带你出谷。”

    于是,两人一路沉默地往来路走回去。

    无奈,到了山谷外却发现马车和车夫都被毒死了,没人能保护她回去。

    韩芸汐心下偷乐着,心道,“看你现在打算拿我这个麻烦怎么办!叫你再自找麻烦!”

    谁知,龙非夜给了她两个选择,“要么自己走回去,要么跟本王走一趟。”

    他说完,都不给韩芸汐思考的余地,转身就又往山谷里去。

    韩芸汐惜命得很,这一路上劫匪颇多,危险重重,她哪里敢自己回去,关键她还不知道路!

    她还迟疑着,那家伙的背影已经非常远了。

    来真的吗?

    韩芸汐急了,快步地追过去,一边喊。

    “喂!龙非夜你太过分了!”

    “你给我站住,龙非夜!”

    “你再不站住,我马上就走了!”

    ……

    龙非夜听到她的喊声,非但没有停止,反倒越走越快,唇畔的弧度也越来越大,韩芸汐不得不跑起来。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一走一跑,很快就过了山谷。

    山谷中的高树上,端木瑶无力地趴在树干上,唇畔还噙着血迹,刚刚龙非夜的脚力拿捏得刚刚好,重伤了她让她再也动弹不了,却又不伤及她的性命。

    她明明貌如天仙,可此时一双凤眸却阴鸷如女巫,冷冷看着那两个远去的背影。

    “韩芸汐,你真不要脸,你居然敢抱我师兄!”

    方才的一幕幕让端木瑶的侍女也非常不可思议,一贯都有洁癖的秦王居然允许女人近身,还抱这么紧?

    她们不会是看错了吧?

    “贱人,我一定要杀了你。”端木瑶越想越气愤,要知道,她这一回出宫其实就是冲着韩芸汐来的。

    她低声劝道,“公主,疗养要紧呀。”

    “我不!我死了,看他怎么办,怎么跟师父交待!”端木瑶怒声,一动怒,又牵动内伤,硬生生喷出了一口鲜血。

    “公主,你也知道,秦王最恨别人的威胁,你何必……”

    侍女话还未说完,端木瑶就厉声打断,“难不成我在他眼前也算别人吗?他这是宁可伤我,也要保那个女人的性命吗?韩芸汐在他心里什么时候比本公主重要了?”

    “公主,韩芸汐毕竟是天宁太后指定的秦王妃,秦王也是迫不得已吧。”侍女再劝。

    端木瑶冷笑起来,“只要他不乐意,天下就不会有迫不得已的事。”

    韩芸汐嫁入秦王府,是天宁皇帝的命令,但是,他为什么要把那个女人留在秦王府里。

    大婚那么久,她就一直默默地等他处理掉韩芸汐,可是,他就是迟迟不动,甚至还带在身旁呢?

    师兄师妹这么多年,自小到大,他哪一回带她出门办事过了?

    那个又废又胆小的女人,到底哪一点入了他的眼?

    端木瑶越想越愤怒,冷声,“秋儿,我们去天宁帝都。我要住在秦王府……养伤!”

    “公主,太子殿下还在药鬼谷给皇后娘娘求药呢,你好歹也过去一趟。”侍女急急提醒。

    端木瑶这才想起这件事来,只能点了头,心道,等求了药她再去帝都不迟。

    此时,韩芸汐已经又被龙非夜揽着,凌空飞行,急速穿梭在树丛中。

    她虽然冷脸给龙非夜看,心下却又一次好奇起那个白衣女人来,只是,她终究是猜不到她的来意。

    果然是好奇害死猫,纠结了许久,韩芸汐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喂,刚刚那个白衣女子是谁呀?”

    谁知,她纠结那么久问出的话,龙非夜却当没听到,目视前方,面无表情。

    韩芸汐翻了个白眼,彻底失去好奇心了。

    一日的奔波,翌日清晨他们就到了药鬼谷。

    刚刚入山谷,韩芸汐就闻到了各种药草香,天晓得山谷中种植了多少药材呀,这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很快,他们就到达真正的入口处,只见一道藤蔓牵绕而成的大门口有两个药童把守,而门前有两拨人,一拨在排队,一拨竟全跪着。

    看样子排队的是来买药的,而跪着的来求药的。

    韩芸汐他们看了一会儿,只见排队的人和一个老管家聊了一会儿之后,一个个都垂头丧气,加入了跪求的队伍,看样子是买不到药材了。

    突然,跪着的人冲了过去,大喊,“药鬼大人,我愿意出一千万两黄金求一株龙须草,您老人家行行好吧!我等着药救命呢!”

    老管家立马走过来,怒斥,“嚷嚷什么呢!这里也是你能炫富的地儿?来人,把他轰走!”

    “铭管家,小人哪里敢炫富,小人是倾尽了全族的家产来求药的!还请铭管家行行好,通报一声吧!”那人连忙跪求。

    可是,铭管家却不近人情,大手一挥就令人轰走。

    韩芸汐看得蹙起了眉头。

    她知道龙须草这药材的珍贵,只是,再怎么着也不值一千万两黄金呀!再说了,人家都倾家荡产了。

    看着那人泪流满面,绝望的样子,韩芸汐特难受,真想送他一株龙须草,她的解毒系统里恰好有几株。

    只可惜,看着眼前小百号人,她还是作罢了,帮得了一个,帮不了全部。

    如果在所有需要帮忙的人面前只帮了一人,她不会被当作好人,只会被当作和药鬼谷一样见死不救的恶人。

    何况,他们是来求药的,不是来砸人家场子的。

    这时候,铭管家看到了他们,指手画脚过来,“喂喂,你们俩,说的就是你们俩,站那里干什么?不知道规矩吗?还不去排队?”

    龙非夜看去,冷冷命令,“你,过来。”

    铭管家一愣,随即一脸不可思议,“你说什么?”

    “让你过来,听不懂人话吗?”龙非夜反问道。

    铭管家立马火了,冲过来,一眼就看出龙非夜和韩芸汐气质不凡,非富即贵。但是,来药鬼谷求药的权贵多了去了,再尊贵的人他都见识过,就是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他打量着龙非夜,非常不屑,“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对老子这么说话,你们想求药,呵呵,门都没有!”

    谁知,龙非夜却一把擒住了他的脖子,将他举起了,冷声,“滚去告诉古七刹,龙非夜带来毒巨蟒蛇丹,问他换不换。”

    铭管家都快被掐断气了,一听到“龙非夜”三字,立马瞪大了眼睛,再听到“毒巨蟒丹”几个字,随即使劲地点头。

    龙非夜这才放人,老管家都没有先去通报,当下就态度恭敬起来,“不知道是秦王殿下,多有得罪,见谅见谅,请秦王殿下稍等,小的立马去通报。”

    韩芸汐在一旁惊着,这才发现“龙非夜”三个字不仅仅在天宁帝都圈子里好使,在外头似乎也很好用。

    天宁皇帝忌惮龙非夜,必有缘由的。

    不一会儿,老管家几乎是连滚带爬出来,狗腿极了,“秦王殿下,药鬼大人有请,请跟小的来!”

    龙非夜和韩芸汐一入大藤门就上了马车,一路疾驰,韩芸汐发现,这藤门之内,所有植被居然全都是药材,而且越往里头走越是珍贵。

    乖乖,古七刹这家伙虽然没有医德,可是,确切是个难得的人才呀!

    很快,马车就在一座雅致的溪边别院前停下,铭管家并没有跟他们进去,只通报了一声,“秦王殿下到。”

    很快,一个阴阳怪气又缓慢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诡异得不像是人发出来的,“秦王殿下,第一次来就带来了毒巨蟒丹,本大人该拿什么跟你换呢?”

    “生血丹。”龙非夜冷冷回答。

    这话一出,屋内就沉默了。  [ 首发

    许久,似男似女的怪声才又道,“你们……进来吧。”

    韩芸汐被那诡异声音弄得一身鸡皮疙瘩,跟在龙非夜后面走进去。

    而见了屋内的人,韩芸汐又掉了一层鸡皮疙瘩,只见主位上坐着一个黑衣人,身材高大,一袭黑袍遮掩了全身,就连脑袋都罩着大黑兜帽,远远看去,仿佛是一个无面人。

    这,就是鬼才古七刹了。

    韩芸汐原本以为他应该是个老头子的,如今,基本是猜不出他的年龄,甚至连性别都模糊了。

    韩芸汐好奇着,龙非夜却没有那么多好奇心,冷冷道,“古七刹,你换不换?”

    “哎……”古七刹声幽幽,长叹了一声,“真不巧,有人拿了七星虫草来,想换的也是生血丹,两样东西都是本大人梦寐已久的,你们让本大人如何选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