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端木瑶终于发现自己简直就是被羞辱了还自找羞辱!

    韩芸汐压根没有离开过这院子,甚至连鬼打墙她都找到了,就偏偏拖着时间,任由她像个小丑一样满山跑。

    “韩芸汐,你……你……”端木瑶又羞又恼,指着韩芸汐,气得都快说不出话了,“你……你作弊!你出身医学世家熟悉药材,我却对药材一窍不通,这不公平!我不服气!”

    韩芸汐早就知道这位公主没什么信誉可言,她看向药鬼大人,“药鬼大人,你可得主持公道呀。”

    此时的药鬼大人怎么看韩芸汐怎么都顺眼,他阴阳怪气地警告,“呵呵,长乐公主,比试之前是你说规则很公平的,现在你要反悔,本大人会很不高兴的。”

    端木瑶不知天高地厚,还想争,端木白烨却拉住了她,死死扼住她的手腕,低声,“好了,这不是胡闹的地。”

    药鬼大人虽然阴阳怪气,阴晴不定,甚至神神叨叨、疯疯癫癫的,可他绝对不是好招惹的,已经被羞辱了一番,端木白烨不想落下个赌的起输不起的名声,更不想把事情闹大。

    皇兄都有些怒意了,端木瑶心里即便有一百个不乐意,却还是背过身去,乖乖从心口处掏出七星虫草来。

    东西一交到皇兄手里,她的眼泪就夺眶而出,怨恨地看了龙非夜和韩芸汐一眼,气得转头就跑了出去。

    韩芸汐,我恨你,下一回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端木白烨将七星虫草交给药鬼大人,冷冷道,“药鬼大人,愿赌服输,在下说到做到。”

    药鬼大人露出瘦骨嶙峋的手来,一把抓入黑袍里,很快就发出咯咯的怪笑,不再理会端木白烨。

    “秦王,后会有期。”端木白烨还算有那么点风度,拱手作揖。

    虽是对龙非夜说,却警告意味十足地看着韩芸汐,韩芸汐,你确是个奇女子,只可惜你伤了瑶瑶,羞辱了本太子,你最好不要有落到本太子手里的一天!

    他说罢,拂袖转身就走。

    更可怕的警告韩芸汐都见过,她才不怕,嘀咕了一句,“愿赌服输,这哪里是服输呀?”

    藏好七星虫草的药鬼大人阴阳怪气地笑起来,“秦王妃,本大人服你,真心的。”

    韩芸汐顿时毛骨悚然,下意识往龙非夜背后躲,这个怪东西的服气,她承受不起。

    龙非夜递上毒巨蟒丹,冷冷提醒,“药鬼大人,你该把生血丹拿出来了吧。”

    一看到龙非夜,药鬼大人就立马换上傲慢的态度,慢悠悠道,“等着吧。”

    说话,才慢悠悠王屋内去取,许久,总算是回来了,就取来一个锦盒,慢腾腾打开,盒中静静躺着的是一颗弹丸大小的血红色丹药,近了还隐隐可以嗅到血腥味。

    这就是顾北月说的生血丹了,韩芸汐立马双眼放精芒,伸手就要去拿,谁知药鬼大人却急急收回去,嘿嘿笑道,“秦王妃,你告诉我鬼打墙在这院子何处,这东西就归你,怎么样?”

    韩芸汐一愣,正要开口,龙非夜就冷声,“古七刹,难道你也要反悔?”

    “本大人没跟你说话。”药鬼大人冷声,翻脸比翻书还快。

    韩芸汐却道,“如果我不乐意说呢?”

    呃……

    药鬼大人眸光一沉,杀意顿现,只是很快有隐去,他深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是双手奉上了生血丹。

    韩芸汐生怕他后悔,急急收下落袋为安,随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最关键的东西终于到手啦,龙天墨的病可以算好了大半。

    东西到手了,他们自然要赶紧回去,东宫那边估计全都着急着呢。

    谁知,药鬼大人居然一路跟他们到门口,嘿嘿笑着缠上来,“秦王妃,你就告诉我吧,你是真找出来了对吧?”

    韩芸汐神秘一笑,“嘿嘿,下回来的时候告诉你吧。”

    药鬼大人还要缠,龙非夜回头冷冷看了赏了他一记冷眼,药鬼大人只觉得周遭杀意顿起,狭眸也眯起了一抹危险,挑衅回去。

    然而,当韩芸汐和龙非夜走出山谷的时候,药鬼大人并没有再纠缠,而是远远地看着,见他们的背影消失不见,药鬼大人才呵呵一笑。

    谁知,这声音不仅极有磁性,还低沉得相当好听,分明是年轻男子的声音呀。

    他的双手从黑袍里伸出来,温润如白玉,修长好看,完全不像之前那样瘦骨嶙峋。

    即便是名贵的毒巨蟒丹和七星虫草就躺在他手心里,都不如他这双手来得抢眼。

    他喃喃自语,笑意玩索,“韩芸汐……呵呵,有意思!咱们后会有期!”

    ……

    在回去的路上,龙非夜问了韩芸汐,“鬼打墙在院中何处?”

    没想到连这家伙都好奇,韩芸汐神秘兮兮的,“不告诉你。”

    他表情一僵,有些意外韩芸汐的反应,只是很快就恢复了一贯的冷漠。

    两人赶了路,三日后一早上就回到天宁帝都。

    龙非夜和韩芸汐离开的这几日,可把皇帝皇后等人给急坏了,如果不是秦王把人带走了,估计所有人都会以为韩芸汐逃跑了。

    才一大早,就满东宫都是人了,天徽皇帝一下朝就过来,太后和皇后这几日都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就连韩从安也没有走,恭恭敬敬侯在太后身后,满腹的委屈全不敢说,顾北月在屋内守在太子床榻边。

    “皇上,皇上,秦王和秦王妃进宫了,往这边过来了。”

    龙非夜和韩芸汐才入宫门,薛公公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过来禀。

    天徽皇帝大喜,“生血丹带回来了吗?”

    一听这话,韩从安紧张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薛公公看,等着他回答。

    韩芸汐已经把病情分析得那么透彻了,而且还一口咬定诊断没有错,虽然韩从安被逼得无话可说,可是,他至今还是不相信韩芸汐的诊断的!

    只要生血丹一拿到手,韩芸汐就可以开始治疗,一旦治疗,就知道到底是他对,还是韩芸汐对了!

    太子肚子里就是个孩子,他就要看看韩芸汐怎么把孩子变成毒瘤的!

    薛公公好为难,“奴才……奴才忘问了!”

    其实,薛公公是不敢问,他有什么资格去问秦王殿下呀,就算问了,秦王殿下也不会看他一眼的。

    “没用的东西,还不赶紧去。”太后训斥道,比天徽皇帝还着急。

    “是是是,奴才这就去!”

    薛公公正要走呢,龙非夜和韩芸汐就进来了,两人一路风尘仆仆,虽然有些疲惫,但是风采依旧,尤其是龙非夜,一进院子,高大傲岸的身躯立马让院子众人有了威压之感,也就皇帝的威仪能与之匹敌。

    天徽皇帝心急归心急,却不至于慌忙,一见龙非夜进来,他便上前,关切道,“秦王,这一路可顺利?”

    “拖皇兄的福,一切顺利。”龙非夜作揖行礼,韩芸汐也跟着在他身旁欠身。

    “呵呵,那便好那便好,都平身吧。”天徽皇帝笑道,他看着不着急,而周遭众人却心急如焚,全眼巴巴看着龙非夜和韩芸汐,等着消息呢。

    “那,生血丹可带回来了?”天徽皇帝这才问正事。

    这话一出,众人全都紧张起来,尤其是韩从安眉头都锁紧看,屋内,顾北月和太子龙天墨也不约而同一动不动,安静地听着。

    龙非夜面无表情,不跟众人急,因为东西不在他手上。

    韩芸汐扫了众人一眼,窃喜着,让你们好等也算是对得起本王妃这么辛苦走一趟了。

    她的视线扫过韩从安,韩从安心头顿时大惊,这个臭丫头什么意思呢?

    韩芸汐只是耽搁那么几秒钟,可是,心急的人就等不了。

    “秦王,你们拿到生血丹了吗?”皇后实在忍不住,开了口。

    龙非夜没说话,但是朝韩芸汐看了过来,那眼色的意思是告诉她,适可而止。

    好吧,韩芸汐笑着,立马从袖中掏出锦盒来打开,“这就是生血丹,顺利到手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全都集中过来,天徽皇帝还不敢轻心,连忙喊,“顾太医,顾太医你过来。”

    顾北月出门来,快步过来。

    “顾太医,这就是生血丹?”天徽皇帝认真问道。

    一嗅到血腥味,再看那颜色,顾北月就确定了,他大喜,“禀皇上、太后、皇后娘娘,这确实是生血丹,太子的病有救了,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有了顾北月的确定,众人总算是放心了。

    然而,生血丹一到手,这也意味着韩芸汐的治疗要开始了,其实,天徽皇帝和太后皇后并不是完全相信韩芸汐的诊断,只是,相较于韩从安的诊断,他们更愿意相信韩芸汐而已。

    当然,这也算是天徽皇帝给太子的最后一个机会了。

    如果治好了,自然是万事大吉;如果治不好,天徽皇帝那就是要放弃太子了。

    这厉害关系,皇后看得是最透彻了,对于天徽皇帝来说,儿子众多,但是,对于皇后来说,她就太子这么一个儿子了。

    她才不管韩芸汐的诊断是对是错,才不管太子肚子里的是毒瘤还是孩子,她只要一个结果,那就是太子没事。

    “韩芸汐,那现在就可以排毒了吧?”天徽皇帝眸中也露出了丝丝难掩的紧张。

    谁知,韩芸汐淡淡道,“不行。”

    什么,生血丹都到手了还不行?

    这话一出,众人皆静,就连龙非夜也蹙眉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