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皇后给的台阶一来,太后自是顺着下,“瞧瞧,哀家今儿个高兴,倒是把这些麻烦事给忘了。”

    韩芸汐心下冷笑,没说话,让他们婆媳二人一唱一和,自己做戏。

    “母后,我看也别认干女儿什么的了,都是一家人,只要你疼芸汐,让芸汐经常来,一样的。”皇后说得特轻松,仿佛真不是什么大事。

    太后点了点头,“也罢也罢,芸汐,你觉得呢?”

    “一切太后娘娘做主,秦王日理万机,臣妾就不去扰他了。”韩芸汐当然要表个态,不投靠太后,总不能往死里得罪吧?

    有韩芸汐这话,太后才勉强堆出笑容,“呵呵,你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事情既然谈不拢,韩芸汐也不便久留,一句客套之后,她便起身告辞。

    人一走,太后的老脸瞬间就拉下来,扫落了韩芸汐用过的茶杯,“不识好歹的东西!”

    “母后莫生气,气怀了身子骨得不偿失。臣妾早就说了,这个丫头不简单,日后咱们可得留个心眼。”皇后急急替太后顺气,好声劝说。

    “呵,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哀家用她那是抬举她,竟还敢拒绝!她等着吧,总有一天,哀家要她后悔,哀家就不相信她在秦王府能好过!这一回算她走运,下一回她最好别再栽在哀家手里!”

    太后真真气到了,她就没想过韩芸汐会拒绝,久久都无法平复心情……

    韩芸汐只把这件事当个笑话,出宫后她总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路过韩家的时候,她驻足看了许久,韩家在帝都虽非贵胄,却也是有头有脸的大世家。

    此时,朱红的大门紧闭,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平静,但是,韩芸汐知道,明日韩从安的罪状一定下,这个家就要乱了,败了。

    属于这个身体的记忆,不断浮现出脑海,那都是幼时的记忆,都是被欺凌羞辱的记忆,虽然是原主的记忆,但早已随着这身体,变成了她的所有,她的回忆。

    一幕幕是那样真真切切,仿佛发生在昨日。

    许久,韩芸汐唇畔泛起了一抹冷笑,转身就走。

    回到秦王府已经是三更半夜了,韩芸汐都还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敲开门,可谁知,大老远的却看到宅邸里灯火辉煌,尤其是大堂的灯特亮。

    见状,韩芸汐心下就嘀咕了起来,三更半夜的难不成府上出了什么大事?就宜太妃那性子,她得睡美容觉呢!天塌了她都未必会熬夜呀!

    还是龙非夜有什么事情?

    韩芸汐各种揣测,忍不住想这会不会是在等她呢?

    很快,她就到门口了,发现守门的老奴居然专门等着她,她只敲了一下,门就开了。

    “王妃娘娘,恭喜恭喜啊!太妃等你很久了,赶紧过去吧。”老奴特兴奋,笑不拢嘴。

    恭喜?

    这下,韩芸汐彻底惊了,居然真跟她有关系!从宜太妃的奴才嘴里说出的恭喜,能有好事吗?

    韩芸汐满腹狐疑,也顾不上多问,立马往大堂去。

    谁知,一到大堂,竟见三箱大宝箱全都敞开着,一箱金元宝,一箱银元宝,还有一箱珠宝首饰,一旁还放了好几匹上等的绸料。

    乖乖,韩芸汐看得眼放精芒,哪来的这么多好东西啊!

    金银珠宝什么的太晃眼了,怪不得韩芸汐的,她先看到金银珠宝,随后才看到宜太妃。

    宜太妃端坐在主位上,那精致的脸阴沉得都能滴出水来,而慕容宛如就侯着在她身旁,一见韩芸汐进来,眸中就迸射出嫉妒羡慕恨!

    “母妃,你找臣妾?”韩芸汐欠身行礼。

    “呵呵,大功臣回来了呀,赶紧平身吧,大功臣行礼,本宫怎么担得起?”

    宜太妃连声音都变得尖酸刻薄起来,估计她是知晓宫里的事情了。

    韩芸汐平身起来,再看一眼金银财宝,心中有数了,这应该是天徽皇帝的赏赐,好是好,怎么送得这么快呢?

    韩芸汐偷瞄了宜太妃一眼,嘴角不自觉抽了几下,她母亲救了太后,她救了太后的孙子,怪不得宜太妃会发飙。

    “嫂子,没想到的你的医术那么好,连太子的怪病都能治好,皇上和太后娘娘一定特开心吧?瞧瞧,这些都是赏给你的,连夜就送过来了。”慕容宛如笑着道。

    宜太妃还在气头上,她一提皇帝和太后,无疑是火上添油。

    “呵呵,把皇上和太后哄开心了,你的日子也能好过些呀!”宜太妃冷笑起来。

    宜太妃这算什么呢?三更半夜不睡觉,专门爬起来尖酸刻薄她的吗?真没气量!

    韩芸汐真受不了这种弦外之音、冷嘲热讽,宜太妃也算跟她较量过几回了,如果还不知道她的脾气,那她不介意再表现一次给她看。

    “母妃说得极是,皇上和太后娘娘都特别开心,皇上说了,如果不是帝都传言那么盛,他也还不知道臣妾会医术。”韩芸汐笑着回答。

    这话一出,慕容宛如的脸就先白了三分。

    宜太妃亦是惨白惨白的,没想到韩芸汐还敢这么说,这个小贱人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是……吗?”宜太妃几乎是咬牙切齿,“这也是你的运气,这么多赏赐,本宫是不是该恭喜你呢?”

    “当然是。臣妾的荣耀就是母妃的荣耀,也是秦王府的荣耀,皇上和太后娘娘一定会记住秦王府这份恩情的。”韩芸汐又道。

    比起宜太妃的尖酸,她简直是毒舌啊!

    专门往宜太妃最痛的伤口捅刀子,这件事对于她来说就是耻辱好不好,韩芸汐居然跟她说是荣耀,关键的是,她表面上还得跟韩芸汐笑。

    宜太妃气得都咬住了牙根,迟迟都说不出来话来,她都不知道自己等到三更半夜,到底等韩芸汐回来干嘛的了,等她回来炫耀,回来冷嘲热讽的吗?

    见宜太妃不语,韩芸汐又道,“母妃,这一回殿下也是大功臣,是殿下舍命拿到生血丹的,如果没有生血丹,臣妾也医治不了。”

    什么?

    这话毒得宜太妃心肝脾肺肾全都在疼,自己最心疼的儿子居然冒险去为敌人最心疼的孙子求药!

    “啊……”

    宜太妃在心中咆哮,“够了,韩芸汐,你够了!”

    袖中的手早已紧紧握成拳头,指甲全刺在手心里,都不如心来得疼呢!

    她想,如果让她知道之前是谁散布谣言的,她绝对不会轻饶!

    慕容宛如心虚极了,终于有所收敛,不敢再添油加醋。

    看着宜太妃气得都快扭曲的脸,韩芸汐的心情大好,都快忘了疲惫了,哼,她不发飙,宜太妃还真当她是病猫了吗?

    “母妃,替太子医治很耗心神,我也累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臣妾先行告辞,皇上说了,让臣妾好好休息。”

    韩芸汐后面那话是刻意说给宜太妃听的,她不会笨到拿太后来压宜太妃,但是,皇上就不一样了,她这么说,好歹能安宁几日,好好休息休息。

    她说着正要走,谁知,宜太妃却厉声命令,“韩芸汐,你给本宫站住!”

    这声音,好凶好凶,韩芸汐总觉得宜太妃这凶巴巴的声音和平素的凶狠有些不一样,只是,到底哪里不一样,她却听不出来。

    她止步,从容淡定,“母妃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韩芸汐,太后留你在宫中用晚膳了?”宜太妃冷声质问,不似方才那么尖酸刻薄,更多的是认真。

    韩芸汐微惊,这事情她都知道,看样子,宫里也有宜太妃的眼线呀。

    “是”韩芸汐如实回答。

    “太后为什么留你?”宜太妃又问,如果不是听到这个消息,她也不至于三更半夜不睡觉等韩芸汐回来。

    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戒备,宜太妃这是怀疑什么了吗?这件事是大事情,万一让宜太妃怀疑她和太后之间有什么,以宜太妃的性子,哪里能轻饶了她呀?

    韩芸汐虽然态度不变,但是回答得很谨慎,“太后她从未留人在宫中用膳,说臣妾医治太子有功,奖赏臣妾的。”

    宜太妃眼底晦明晦暗,阴晴不定,太后向来不留人在宫中用膳的,她留这丫头未必就是奖赏那么简单吧!

    她是不是跟这丫头说了什么?天心夫人救了她,这丫头又救了她最宝贝的孙儿,她还有什么理由怨恨这个丫头呢?

    何况,这丫头现在不丑了,还一手好医术呢!正是可用之才!

    想当初,太后将恩人的女人指婚给秦王,就是别有用心的了吧?

    思及此,宜太妃眼底的阴影又阴沉了不少,她直勾勾地盯着韩芸汐,迟迟没说话。

    韩芸汐原以为她还会追问下去的,见状,她心下慎得慌,宜太妃到底什么意思?她想干什么呢?

    宜太妃盯了韩芸汐许久,意味深长的冷笑了一声,这才拂袖而去。 嫂索 天才小毒妃

    这一笑,让韩芸汐都毛骨悚然起来了,她知道,她的日子终究是不会太平的。

    然而,身经百战的韩芸汐很快就调整好心态,目光坦然,身正不怕影子斜,宜太妃要查就去查吧,她也不怕。

    只是,在调查清楚之前,最好别冒然找她麻烦,否则她一定会全力反击的!

    宜太妃一走,心虚的慕容宛如暗暗吐了口气,她最怕的莫过于母妃追究散布谣言之人了,幸好韩芸汐留在太后那用膳的事转移了母妃的注意力。

    以她对母妃的了解,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母妃必定是会耿耿于怀的,也必定是要追查到底的。

    韩芸汐,就算治好了太子的怪病,有皇帝撑腰那又怎么样,皇帝日理万机,才管不了那么多呢。

    慕容宛如笑容楚楚动人地走了过来,好声劝说,“嫂子,母妃也是为你高兴,只是等久了,难免有些脾气,你别放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