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坐在温热的水池中,可是那个水池并没有让穆繁城那心中的冰山融化一角。

    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痴痴傻傻的少女围狂追着蝴蝶,一不小心跌倒了,声声嘲笑从后面响起。少女就那么坐在地上,看着嘲笑她的几个人。

    穿粉色长裙的是她的大姐穆繁青、绿色广绣青竹裙的是她的二姐穆繁蕊、橘红半断云舒裙的是她的小妹穆繁芯。

    她们三人的长相容貌虽不如自己,可是她们对于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不样样精通。这些,都是她没有的。

    穆繁城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意,回想着从前的自己。或许,那只是她的一个梦。

    东牧国,穆府,是她的家。应该说,是她曾经的家。

    穆府乃是东牧国最大的府邸,穆长琴乃是当今东牧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第一丞相。

    穆繁城虽然嫡长女,然而因为母亲在她七岁的时候就被几个姨娘害死。她的身份地位、就更连一只蚂蚁都不如。

    母亲死的那一夜,让她不要锋芒太露,该隐藏的要隐藏起来。只有这样,在这个战场才能活得更加的长久。

    也是从那一夜开始,穆繁城,成了一个众所周知的女傻子。那三个姨娘就再也没有把她当一回事,反倒是她们之间开始发生内斗。

    而穆长青的四位夫人来历,更是不简单。大夫人也就是穆繁城的亲生母亲,是东牧国老太后的外侄女。二夫人是镇国大将军的妹妹、三夫人与四夫人也都是东牧重臣的家眷。

    穆繁青三姐妹,看似和和睦睦,表面平静,暗地里却是波涛汹涌。时不时的拿痴傻的穆繁城开刀,总是刁难她、为难她,甚至将她绑起来丢到荷花池里、让她吃狗食、住猪窝。

    穆繁城装成是个傻子,必须假装什么都不懂,也只能像是个跟屁虫一样的跟在她们身后。不管是姐姐还是妹妹,她都一律叫姐姐。

    越是痴傻,这三姐妹就越是开心。

    后来,穆繁城被二姨娘设计,嫁给了四皇子恭夜珏。她以为这样就能够远离这个地方,殊不知,她只是从一个地狱又跌进了另一个更深的地狱而已。

    只要想到恭夜珏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穆繁城就恨得牙痒痒。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周围的热气的浮动也开始加大。

    恭夜珏是东牧第一美男子,然而也是最狠最毒最无心的男人。穆繁城嫁给了他,他却连正眼都不看一眼。

    如果不是一次偶然的机会,穆繁城救下了重伤昏迷的恭夜珏,恭夜珏这辈子恐怕都不会知道自己还有一个皇妃。

    那次被五皇子偷袭,恭夜珏伤的很重,是穆繁城衣不解带的呆在他身边伺候他。这也让恭夜珏知道了她一直都在装傻的事情,恭夜珏觉得穆繁城是一个可以利用的人。

    从那开始,恭夜珏对穆繁城一直都非常好。天真的穆繁城还以为,是自己的真心打动了恭夜珏。

    嫁给他五年了,为他生下了一对双胞胎。恭夜珏也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皇位,可是对穆繁城却不再如初,严声厉呵、辱骂羞辱那是常有的事情。穆繁城也只当是恭夜珏因为政事,所以才会这样。

    可是,直到那一天,恭夜珏带着她的小妹穆繁芯进了宫。原来,恭夜珏一直喜欢的都是穆繁芯,而自己只不过是他们两人的垫脚石。

    穆繁芯进宫之后,恭夜珏对穆繁城的态度更是呈直线型下降。穆繁芯设了好多个局,让穆繁城跳了进去。

    让所有人,都知道穆繁城是一个心胸狭窄、手段恶毒的皇后。恭夜珏废后,让穆繁芯登上了后位。

    穆繁芯假装怀孕,在恭夜珏面前,故意装成是穆繁城弄掉了她的孩子。穆繁城的儿子丢了太子之位,母子三人被打进了冷宫。

    穆繁芯还总是过来刁难她,欺辱她的一双儿女。

    深冬下着雨雪,地上的积雪都有几层厚了。两个孩子得了时疫,她冒着大雪大雨去找御医,可是到了御药局之后,才知道所有的太医都去了穆繁芯那边。理由是,穆繁芯得了风寒。

    穆繁芯非要穆繁城跪下来求她,她才肯让太医给两个孩子看病,为了孩子,穆繁城只能屈辱的跪在地上,不停的磕着头。狠毒的穆繁芯却让人把她打了出去,孩子不治身亡。

    穆繁城每天活得就跟行尸走肉一样,她是真的疯了,她只记得穆繁芯与恭夜珏给她的伤痛。那次,穆繁城看到自己孩子的尸体,被穆繁芯任意的践踏着。恨意,顿时涌了出来。

    穆繁城要杀她,却没想到,这都是穆繁芯的诡计。一支羽箭,毫不留情的穿透了她的胸口,而拿着弓箭的人,正是她最爱的恭夜珏、正是她用生命去保护着的男人、正是她孩子的父亲。

    这个男人的狠心绝情,让她彻底的绝望。

    她的尸体被丢到了乱葬岗,任由着豺狼虎狈的撕咬着。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回到了十二岁的时候。

    她醒来的地方,还是在那个臭气熏天的猪窝里。穆繁城觉得很不可思议,仿佛之前都是在做梦一样。

    重新回到了穆府,穆繁芯她们依然是那副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样子。不巧的是,那一年刚好发生雪灾,大部分的人、畜都感染了瘟疫。

    就连重生后的她也难免遇难,穆府的人毫不留情再次把她给丢到了乱葬岗。可笑,她居然在同一个乱葬岗,再次的苏醒过来。

    强烈的恨意,是支撑着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复仇,是她活着的唯一一个理由。为了她苦命的孩子,也为了她自己。

    今生,她没有死,她从乱葬岗爬了出去,从那满是蛆虫的地方获得了第三次的重生。得了瘟疫的她,并没有死,却因为那场病,从此青丝变白发。

    “两世的仇怨,怎么能说放下就能放下。穆繁城做不到,白溪魔女也做不到。”穆繁城一掌打向水面,身体飞到了空中。

    白色的长发,已经变成了黑色。

    穿上长衣,穆繁城站在一面铜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墨色的长发沾着水,披在身后。白皙的皮肤,因为在热水池中泡了太久,而显得皮肤有点发红。一双墨色的双眸,因为仇恨,充满了血丝。绝美的脸上,带着丝丝肃杀与决绝。

    “恭夜珏、东牧国;穆繁芯、穆府,此次回归,定叫你们天翻地覆。”

    前世,恭夜珏是在十九岁娶得她,而自己十八岁,现在恭夜珏应该才十八刚刚出头。还有一年的时间,这一年,她必须要让恭夜珏身败名裂。

    天还没亮,穆繁城就已经收拾好东西离开了舞心宗。这一行,她只带了身边的丫头红霜。早上,去沐雪阁将书信放到了门口。她没有跟任何人告别。

    站在山脚下,穆繁城仰头看着自己居住了五年的地方。

    舞心宗处于尘存溪山的内部,这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要是没有人带路,绝对会迷失在里面。尘存溪山是个美丽的地方,也是一个让人养伤的地方。站在最高的山顶,可以看到最美丽的风景,让人的心情也会跟着好起来。

    穆繁城最喜欢的就是站在山顶,看着日出日落,晓月晨曦。今天要离开了,还真的是有点舍不得。

    “主人,要是舍不得,就在住上两天吧。”红霜也是舍不得,毕竟她们在这里住了那么长时间。除了出任务,她还真的没有离开过这里。

    穆繁城摇摇手,“越是留恋,越是舍不得。红霜,下了山之后,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是,小姐!”红霜习惯性的拱手弯身,动作做了一半就停了下来,换成了普通丫头的姿势。

    “回去后,该怎么说?”

    “小姐得了瘟疫之后,被一家农户收养,奴婢正是那农户的女儿。病好了之后,奴婢一直在寻常小姐的家人,好不容易才弄到小姐家的住址。因为奴婢无处可去,就认了小姐为主人。”

    红霜不算是很美,却很清秀。身材比较瘦小,长发盘在头顶。可能是因为是杀手的缘故,那双眼睛很是凌厉。

    “很好,我们该走了。”穆繁城笑着说着,她的脸已经被遮挡了起来,银白色的长发也变成了墨黑色。

    从那黑纱下,隐隐能看到横穿过她鼻梁的一道伤痕。那是她刻意弄到上面的,现在的她太过清冷,就算再怎么装,也不会怎么像。这样,多多少少能够伪装一点。

    吹笙不舍的站在山顶,看着她们远离。

    “吹笙,要是舍不得,为什么不挽留呢?”舞飞胥站在吹笙旁边,同样看着身影越来越小的两个人。昨天,他一夜未睡。早上穆繁城去找他的时候,他自然是知道的。

    “这是她的选择,我没有办法。”吹笙叹了口气,“我会想办法帮她的,如果有那个必要的话。”

    “咳咳…”舞飞胥咳了两声,擦拭着嘴角的血。

    “宗主,你的伤还没有好,属下先送你回房吧。”吹笙不由得有点担心了,宗主的脸色真的很不好。

    “无妨,就让本宗再多看两眼吧。”以后,说不定就没有机会再见到了。她真的和硕岩一模一样呢,如果她知道自己……

    身体的疲惫抵不上心里的疲惫,瞬间,舞飞胥好像又老了不少。

    赶了一天的路,穆繁城二人到了一个城镇。小城镇看着比较贫穷,也让穆繁城想到了一个没有想到的因素。

    “红霜,一会儿你去找两身粗布衣裳,我们换下。”她们两人的装束如此隆重,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流落在外的傻子,应该有的装扮。

    “是,小姐。小姐,好像要下雨了,要不要先找个地方躲个雨?”红霜抬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

    要是这样赶路的话,晚上说不定要在山里过一夜了。

    “也好,先找个落脚的地方,我们休息一夜。”

    二人找了一家小客栈住了下来,晚上吃了点东西,穆繁城就歇息了。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让人的心情也变得很糟。穆繁城打开窗户,伸出手,接住从空中落下的雨水。

    “想要看看曾经那个傻子,会蜕变成什么样子么?很快,我就会让你们知道。”穆繁城冷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