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本该是半个月的路程,却提早了将近十天,穆繁城二人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就到了东牧国。

    东牧国本来就繁华昌荣,好像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今天的东牧城好像异常的热闹。

    街道边的小摊子上,每个都挂着一个红灯笼。来来往往的人身上,都多多少少的带着一点红色的东西。

    每个人都是锦衣华服,就算是最下贱的乞丐,衣服都要比穆繁城、红霜二人的衣服来的好。不少人,嫌弃的对穆繁城指指点点。

    不仅是因为穆繁城的衣服,还是因为她的脸。

    此刻,穆繁城已经彻底的改头换面。鼻梁上一道很深的伤痕,左脸上,也有两个伤口。还有她紧抓住红霜的手,脏乱不堪、手腕上多了几道新的伤口,还在流着血。头发,脏乱的如同一堆烂稻草。

    那模样,要多惨有多惨。

    红霜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的衣服全都被撕破,沾满了泥土。一只脚穿着鞋子,另一只脚早就已经磨破了。她肩膀上挂着一个灰色的包袱,颤抖的看着打量着她们的这些人。

    “小姐,前面就是穆府。”红霜悄悄地贴在穆繁城的耳边说道。

    “小心点,别让人发现。”

    重新回到这里,穆繁城觉得这里的空气竟然让她那么的恶心。这里人对她们嫌恶的眼神,她都看在眼里。

    终于到了穆府,穆繁城、红霜相视一眼,同时点头。

    用黄金镌刻着的‘穆府’两个字,异常的刺眼。门匾上,同样挂着红色的绫罗。门口两边各站着四位带刀守卫,还有一个看似是他们上司的人,怀里抱着刀走来走去。

    时不时的拍拍其中一个人的肩膀,吩咐他们要打起精神,要时刻的保护着穆府的安全,不能让一些小人趁机溜了进去。

    穆繁城躲在穆府旁边的石狮子那儿,“红霜,过去叫门。”

    红霜点了点头,走过去。

    她刚一站到门口,那人就凶狠的叫到:“哪里来的臭乞丐,想要讨饭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滚滚滚,别站在这里碍着大爷的眼。”

    “大、大爷,我,我是来找丞相大人的,您、您能帮我通报一声么?我,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要告诉丞相大人。”红霜咬着双唇,眼泪在眼中不停地打着转。

    “滚一边去,丞相也是你这种人想见就见得?好了好了,要钱是吧,来来来我给你点,你快点走吧。”

    侍卫掏出几文钱,扔到了红霜脸上。其余那几个人同时同时的笑了起来,每人从腰间拿了个铜钱,仍在红霜身上。

    红霜忍着,跪在地上:“求你们帮我通报一声吧,我,我求你们了…”

    “快点走吧走吧,别挡着路。”侍卫下来,踢了一脚红霜。

    红霜佯装着吐了口血,侍卫一愣,笑得更大声。

    穆繁城冷冷的看着,这人,必死!

    一队人马停在了穆府门口,后面有三顶轿子。轿子的豪华程度让人咂舌,紫玉珠帘挂在前段、轿子的前后,各有一个金铃铛。轿子只要一移动,铃铛就会响起来。每顶轿子,都有八个人抬着。左右两边,还有随行的人。

    前面一顶蓝色轿子的帘幕被掀开,一名五十多岁的男人走了下来。眉头皱着,对身边的小斯挥了挥手:“去看看,是什么人在府邸门口吵闹。”

    小厮道了声是,急忙过去:“这是怎么回事?没看到大人的轿子过来了么?”小厮看到跪在地上的红霜,“哪里来的乞丐啊?还不快点处理了,跪在这里多晦气呀。”

    “是是是,小的这就赶她走。”侍卫急忙拽起红霜,要把她拖走。

    红霜见来人,嘴角微微扬起。她奋力的甩开了侍卫的手,想要冲到男人面前。小厮与侍卫同时抓住了她,硬是要把她拖走。

    红霜大叫到:“丞相大人,我有事要告诉你,很重要,真的。求您,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

    男人正是当今东牧国第一丞相穆长琴,穆长琴的年龄跟舞飞胥的差不多,不过要比舞飞胥看着老了那么一点。

    一双犀利有神的眼睛,深不见底。浓密的蚕眉,正紧紧的皱着。一身紫色官服,上面用金线绣着两只白色的仙鹤,仙鹤展翅、腾云盘绕。腰上挂着金玉袋,脚穿黑色紫金靴子。

    穆长琴可不指望一个乞丐能有什么事情要告诉他,指不定又是来骗吃骗喝的。不再理会她,穆长琴掀开马车帘幕,要坐进去。

    “丞相大人,繁城小姐并没有死。”红霜的这一句话,顺利的让穆长琴停下了动作。

    “等下,让她过来”穆长琴大声叫道。

    好像是听到了前面的喧扰,后面两辆马车上的人,全都掀开了帘幕。其中,第二辆轿子上的人下来,往那边走过去。

    小厮二人放手,红霜立刻连滚带爬的爬了过去。她跪在穆长琴的脚边,“穆府,嫡长女穆繁城并没死。”

    “哼,你在胡说什么?什么嫡长女,什么穆繁城?”穆长琴冷声喝道,穆繁城那个傻子,早就在五年前就的瘟疫死掉了。

    现在,这个臭乞丐居然敢胡说八道。“你要是不想活了,我可以直接送你去死。来人呐,把这个……”

    “不,不要抓红姐姐,不要抓红姐姐。”穆繁城及时的跑了出去,众人的视线全都移到了穆繁城身上。

    穆繁城跑到红霜身后,害怕的拉住红霜的衣服。“红,姐姐,好人。别,别抓、别打。”

    穆长琴一愣,这个声音…不,不能让人知道穆繁城活着,这个人一定是假的。“你们愣着干嘛,还不快把这两个疯子拉走?”

    穆长琴踢开挡着路的红霜,连带着穆繁城也摔倒在了地上。

    “大人,这真的是繁城小姐啊,您连自己亲生女儿都不认识了么?”红霜大叫着,拉过穆繁城。

    “穆繁城早死了,现在本相只有三个女儿。”穆长琴厌恶的看了一眼穆繁城,想要走。红霜立刻抱住了穆长琴的腿,一个劲的吵着、闹着。

    “长琴,出什么事了,大吵大闹的。”夏老被人搀扶着走过来,手中拄着一根龙头拐杖。头发已经全都成了白色,脸上皱纹也不少,略显疲态。

    “没事,只是两个乞丐而已。”穆长琴瞪了一眼扶着夏老的侍女,“快点把老夫人送回府?”

    侍女吓得要拉住夏老,夏老瞥了一眼穆长琴,推开他,走到红霜面前。慈祥的问道:“小姑娘,你是受了什么委屈么?仔细告诉老身,老身给你做主。”

    红霜抽泣着,“老夫人,这位,这位是繁城小姐,是您的孙女啊,您也不认识了么?”她哭着拉过穆繁城,把她的脸露了出来。

    夏老猛地睁大眼睛,别人不熟悉这张脸,她可是再熟悉不过了。夏老颤抖着的手慢慢的伸向穆繁城,到了半空,被穆长琴拉住。

    “母亲,别听她瞎说,繁城早就死了,您不是亲眼看着的么?”穆长琴想要去搀扶夏老,夏老瞪了他一眼。

    “小姑娘,繁城已经得病离世了。你说她是繁城,可否有什么证据?”夏老激动的眼中布满了泪光,她念了那么多年,想了那么多年的穆繁城,今天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且不说她到底是不是繁城,单单是这张脸,就让她心碎难耐。繁城那孩子,可真是够苦命的。

    七岁死了亲娘,又发烧烧坏了脑子。十二岁的时候,又得了瘟疫离开了人世。她这一生过得太苦、也太短。想到穆繁城,夏老的心就非常的疼。穆繁城,可是她最喜欢的一个孙女。

    穆繁城看到夏老,也愣了一下,她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夏老。从前她被人欺负的半死,只有夏老真心的关心她,只有夏老才会把她当成人来看。

    “有,有的。”红霜翻开那脏乱的包袱,拿出了一块白色的玉佩。上面写着,“城”字。

    夏老一看,更加激动了,她连忙拽过那玉佩,放到手里仔细的看着:“没错没错,这是繁城十岁的时候,老身送给她的礼物。”

    “母亲,别信她,说不定这是被她偷走的。”穆长琴就是不肯承认这人就是他的女儿。瞧瞧她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一副乞丐相、一张毁了容的脸,还是个傻子。

    “你给我住口,若不是你,繁城怎会如此?”夏老用拐杖打了一下穆长琴,脸上早就已经布满了眼泪。

    “当年,繁城得了瘟疫,你就那么狠心的把她抛弃。现在繁城回来了,你却又不相信。我只问你一句,这个女儿,你到底是认、还是不认?”夏老一时激动,竟然咳了起来。

    “母亲,繁城已经死了。这个人,不是。”穆长琴别过头去,硬是不认。

    场面一时间有点尴尬,侍卫、婢女们全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要如何处理。

    风静了、云止了。好一会儿,夏老哼了两声,扔掉拐杖,过去把穆繁城扶了起来。穆繁城害怕的往后躲了躲,一张小脸上,布满了惊恐和害怕。

    夏老吸吸鼻子,用衣袖擦着自己的脸:“好,你不认,我认。”

    “母亲,你……”

    “如果你不让繁城回家,我就跟着繁城一起走。二选一,你选一个吧。”

    “母亲,她怎么可能是穆繁城?我知道您是太过想念她了,我们先回去,别闹了好么?”穆长琴是又气又怒,又不好发作。

    “是要把我们祖孙两个都赶走,还是留下,你自己选一个吧。”夏老固执的拉着穆繁城,不停的摸着穆繁城的手,也不嫌她脏。

    眸子里的眼泪,好像又要掉下来了。

    “不哭不哭,红姐姐说哭了的人是胆小鬼。”沾上泥土的手擦拭着夏老的脸,在夏老的脸上留下了一个黑色的手掌印,夏老一点都不觉得脏,反而拉紧了穆繁城的手。

    穆长琴跺了两下脚,眼中闪过杀意。

    穆繁城被他那么一看,害怕的躲进了夏老的怀里。“爹爹,坏人,奶奶,疼城儿。”

    这下,别说是夏老,就连穆长琴都呆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