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元女节的即将到来,使得整个东牧国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整个街道上,到处是别国的车马商旅、王公贵胄。许多文人雅士,已经耐不住自己的文采,开始了彼此间的较量比试。

    那街道,早就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因为拥挤而发出的叫骂声、责怪声、道歉的声音、此起彼伏。然而尽管如此,但大家脸上的笑容喜色之意。也是没有消减一分。

    三年一度盛大的元女节,已经随着时间的脚步,慢慢的近了。

    “大爷,带上咱这里的面具那指不定是有多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呢。”

    “哎哎哎,过来看看咱这灯笼哦。”

    “上好的胭脂水粉,各位千金小姐快过来瞧瞧看看咧!”

    ……小贩的叫卖声,一个比一个高,都想要在这元女节抢到好的生意。

    不过,要说这元女节生意最好的,还非清心阁、文雅斋、墨水山涧三处莫属了。

    东牧始终流传着三句话,目的就是赞扬这三处特别的地方。

    一是清心阁,一念倾心莫忧愁。二是文雅斋,琴棋书画台上显。三是墨水山涧,仙人仙神落凡间。

    然而最让大家觉得好奇的,便是这三个胜地的背后主人。没人知道他到底是谁,是男是女、姓甚名谁。

    弯曲尤饶的石路边,种满了不知名的野花,以及一些生命里极其顽强的碧绿芳草。悠悠青草绿、层层野花香。

    穿着碧色开萝裙的穆繁城趴在石桌子上,红霜站在她身后帮她梳理着墨黑浓密的长发。穆繁城看着落在石桌上,受着伤的鸟儿。

    “它的翅膀,是被人用弹弓打伤的。”红霜瞥了一眼,拿着一根碧色的发簪,将穆繁城的头发圈在头顶,只留下额头两边的那两缕长发。

    “红霜,穆繁芯他们现在有什么动静没有?”穆繁城漫不经心的问道。

    回来已经好几天了,奇怪的是他们居然都没有过来找他麻烦。之前在荷花池那里,穆繁青不知轻重的说完了那番话,她还以为下一步穆繁青就会拿她开刀。

    等了几天,却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还没有,可能大家都在专心等着元女节的到来吧。”

    “哼,区区一个小小的元女节,竟然要弄得那么夸张。东牧,真的是一点出息都没有。晚上,你去看看穆繁芯他们有什么打算。”

    “遵命!”

    愉快、没有喧嚣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夜晚降临,穆繁城独自一人坐在小院子里,听着蛙鸣、看着月亮。

    游子思乡情,今日,倒是体现在了她身上了。才离开舞心宗不过数日,就开始想念了。也不知道义父的身体怎么样了,希望那个毒能够得到控制。这几天,得去打探一下东牧宫的周边的情况,尽快取得墨莲花。

    朝霞榭内一片灯火通明,一队侍女排排站在门口,每个侍女的手上都端着一些衣物首饰。

    “芯儿,元女节你要穿的衣服为娘已经帮你全都准备好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母亲说,母亲一定帮你准备的妥当当的。”

    白禾仪喜滋滋的看着穆繁芯,她的女儿就是生的美,这东牧国哪里能找到这样的美人呀。一想到,今后她的女儿要进宫当皇后,白禾仪就掩饰不住内心的欣喜。真希望那一天,能够早点到来呢。

    “多谢母亲,对了,我们的衣服都准备好了。那么,穆繁城的呢?母亲,有帮她准备么?”穆繁芯眨巴着眼睛,好似她真的只是一个单纯为姐姐考虑的好妹妹似的。

    “你的意思是…母亲明白,放心这事儿就交给母亲了。保准,让她有一个难忘的元女节。”

    “那就劳烦母亲了!”

    白禾仪笑笑,命令门口的那些侍女把衣服送进来。那几件衣服,都是由上好的金蚕丝制成的。上好的衣服,自然要配上好的人,上好的首饰。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要是不打扮,纵然是再怎么天姿国色,那也还是会逊人一筹。整个东牧最好的布料除了在皇宫,就是在穆府。

    那些个世家小姐,想买恐怕都没地儿买。

    夜深了,白禾仪已经离开了穆繁芯的房间。路过书房门口,见书房的灯还亮着,白禾仪敲了敲门:“相爷,该休息了!”

    “知道了,你先休息吧。”房间里,传来穆长琴疲惫的声音。

    白禾仪心念一动,对身边的人说了句什么,那人点头随即转身离开。折腾了一天,她也有点累了,就先回去了。

    隔天一早,白禾仪便带着一队人去了晨露楼。晨露楼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小石路两边的草也被修剪的整整齐齐,种上了一点红的、白的粉的野花。

    眼前这座小楼,是穆府内最小的一栋。小也有小的好处,这里的位置也是最好的。白禾仪本来还打算把这里给拆掉,重新盖一座小楼给穆繁芯的。

    可没想到,穆繁城居然还能回来。

    一抬头,就看到了最讨厌的人。白禾仪眉头拧到了一块儿,就算心里在怎么不愿意,还是对着后面的人招了招手。

    晨露楼的门还没有打开,白禾仪示意下人过去敲门。

    “大小姐,二夫人过来看您了。”白禾仪身边的丫头双儿叫道。

    叫了半天,里面硬是没有一点动静。双儿无奈,转身对着白禾仪道:“二夫人,大小姐好像不在里面。”

    听到这声大小姐,白禾仪没好气的瞪了双儿一眼。

    “既然没人,那就走吧。”这里的气味儿难闻死了,刚要转身走,白禾仪发现左边的小亭子那儿好像有什么东西动来动去的。

    “双儿,去那边看看。”

    “啊?是!”

    双儿小心翼翼的过去,撩开比较长的杂草,猛地一颗人头出现在了双儿的视线里。双儿惊叫一声,整个人都跌倒在了地上。

    穆繁城只穿了一件白色的里衣,不过里衣全都沾上了泥土。白的也变成了黑的,头发也没有梳理,还有几根杂草在上面。

    “傻,咳咳,城儿你怎么弄成了这幅德行?”白禾仪脸上尽是担忧之情,实际上她心里已经快要笑疯了。就这个傻子,哪里是她们的对手。

    等元女节过后,就让她彻底的从世界上消失。

    “我在捉蝴蝶啊,这里有好多的蝴蝶。”穆繁城低着头,手上抓着一把泥土。仰起脸,乐呵呵的对着白禾仪道。

    白禾仪心里把穆繁城狠狠的鄙视了一番,“是么,那你抓到几只蝴蝶了?”蝴蝶,看是在抓蚂蚁还差不多。

    “抓到了好多,不过又给他们飞了。嘿嘿,二娘,你要不要也一起来抓?”穆繁城嘴角一扬,立刻扑向白禾仪,把手上的泥土往她衣服里一塞。

    “大胆,你这是在做什么,给我滚开。”

    “来嘛来嘛,一起来玩呀!好好玩的,要不,我们来玩栽花吧。二娘头上的花好好看,过来给我瞧瞧。”说完,穆繁城就要上前去抓白禾仪的头发。

    双儿立刻过去把穆繁城拉开,“大小姐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双儿拼命的拉着穆繁城,然而穆繁城的力气异常的大。她的手刚一滑,穆繁城就冲到了白禾仪面前。

    “你们几个,快,快拉住她呀。”双儿叫到,那几个手上端着东西的侍女,立刻放下手上的东西过去帮忙。

    一时间,几个人全都搅在了一起。穆繁城一个劲的想要往前冲,对身边的几个人又是打又是抓的。好几个侍女的衣服,全都被弄脏抓坏了。

    白禾仪站在那里气得浑身发抖,她这是傻到何种程度啊。“你们闹够了没有”

    双儿几人全都被穆繁城推到再地,衣服头发全都散乱,地上到处都是被挖出来的泥土和野草。

    “哎哟,人家就是想跟你们一起玩嘛。你们一个个的,干嘛总是要拉着我啊。”穆繁城好像赌气似的坐在地上,双手抱胸,一脸不满的看着他们。

    “城儿,你说你很想玩是么?”白禾仪冷笑着。

    “是啊是啊,人多好玩那,这里都没有人陪我玩的。”

    “哦,那二娘我有一个能让你玩的开心的游戏,你想不想玩呀?”

    “真的?”

    “当然,不过你不能告诉别人。不然二娘,就不让你玩这个游戏了。”

    穆繁城噌的一下站起来,跑到白禾仪身边,脏手拍了拍白禾仪的肩膀:“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二娘告诉我好不好?”

    “你们几个,先下去吧。”白禾仪道。

    几个侍女,除了双儿以外,全都退了出去。

    “二娘,你现在可以说了么?”穆繁城一脸期待的样子,她倒要看看这个白禾仪能玩出什么花样。

    那地上的衣服,肯定有鬼。她应该是想让自己在元女节出丑,或者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吧。既然这是白禾仪的意思,那她就照办好了。只是到时候,不知道倒霉的,究竟是谁呢?

    “城儿啊,这衣服呢是二娘亲自挑来送给你的。过两天呢,就是元女节,你穿的漂漂亮亮的,二娘给你找个陪你玩的人好不好?”

    “好啊,只要有人陪我玩就行,嘿嘿,谢谢二娘!”

    白禾仪摸着穆繁城的头,好心道:“没事没事,二娘还有点别的事情要处理。等到那天,你穿好了,二娘再给别的游戏玩啊。乖,二娘先走了。”

    穆繁城一个劲的点头傻笑,直到白禾仪他们走了,脸上的笑容才褪去。穆繁城冷眼盯着地上放着的几件衣服,走过去把衣服拿起来。

    发现这几件衣服暴露的非常彻底,而且上面还有一些奇怪的胭脂香。这样的衣服,只有青楼才有。

    白禾仪这次是想让她在元女节上出丑,试问,一个毁了容的傻子,再船上这样的衣服,那像什么样子?

    “默读香!”穆繁城把衣服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这种香味儿就是专门勾搭男人用的。再加上,默读一沾染到百花粉就会产生一种无色无味的毒素,致人死于无形。

    让她丢脸还不够,还想要杀她。白禾仪的心,果然够狠。

    “红霜”

    “小姐?”红霜从楼顶跳了下来,从刚刚开始,她就一直躲在楼上。

    “把穆繁芯的衣服给我送过来,这衣服给她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