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转身回到房里,穆繁城趴在窗台上,思考着要如何让今年的元女节不同与往昔。既然她已经回来了,这第一个节日当然得过的好一点,过的让人难忘一点才行啊。

    楼下传来了动静,她从窗口看下去,一个穿着破衣、带着手镣脚铐的人端着水,正跪在地上擦洗着小石路。

    是那个叫封影的,穆府为什么会有这个人?就算是穆府的下人,似乎也不应该带着只有犯人才带着的东西?

    难道说,他犯了什么错误?

    封影擦着地,心思却放到了别的地方。他从来没想过还能再见到穆繁城,她居然能逃过那场瘟疫还能够活过来。

    难道这一切,真的是命中注定么?

    可能是手腕上的手铐妨碍了他的工作,封影动了动,眉头皱在了一块儿。本来他现在应该在马厩喂马的,可是他想再看看穆繁城。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封影没有回头,继续擦着地板。

    “封存的影子,对吗?”穆繁城双手放在身后,叫到。

    听到穆繁城的声音,封影的身体一颤。压抑住心里的那份激动,封影转身。看着这个让他想了那么多年的人,封影张口想要说点什么,然而话语又停在了喉咙那儿。

    大事在即,不能让别人发现。就算是穆繁城,也要等到时机到了才行。封影笑着点点头,看到穆繁城头顶上扎着的那几根草,好笑的伸手帮她拿掉。

    穆繁城呵呵笑了两声,拉起封影的手,带着他到了房间里。封影的手腕都是伤痕,还有血丝渗出来。

    “你很痛对不对,你为什么要带着这个东西呢?”穆繁城奇怪的问道。

    封影摇摇头,因为他的身份不一样,穆长琴怕让他给逃了,所以才会这样。只要再等一段时间,他自由了他就不会再这样了。

    他的表达方式,穆繁城是真的看不懂。虽然她的身份不同寻常,可是现在她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是在装傻。先不说这个人到底是谁,会不会是别人的奸细,就算是她最好的朋友、最亲的人,也绝对不能让他们发现。

    两个人,有着同样不为人知的秘密。从以前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今天的相遇。穆繁城不会明白,坐在她对面的人会是谁、也不会懂这个坐在她对面的人思念了她多少年、想了她多少年。

    在封影的童年里,只有一个叫穆繁城的孩子。本以为这个孩子已经死了、本以为再也见不到、本以为这一生注定要孤独终老。然而上天,又给了他一次机会。

    封影有着说不出的感动,他真的好希望时间能够快一点过去,他能够快一点回到晁南,娶他最喜欢的人。

    为了不让穆繁城猜出他的心思,封影起身指了指外面的水桶。告诉她,自己要出去工作了。

    穆繁城也明白,在这穆府不听话、偷懒的下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再加上,穆府有一个心思歹毒的母老虎。

    “哦,你要擦地吧,那你去吧去吧。”穆繁城又推着封影往外面走,把封影推出去后,穆繁城急忙把门关上。

    穆繁城有一种感觉,她总觉得这人跟她很熟悉。好像,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可是她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记忆中有这个人的存在。

    花园里,夏老正跟几个侍女在散步。本来夏老的身体不是很好,自从

    “长穗呀,这元女节马上就到了,我让你给城儿准备的衣服,准备好了没有?”

    一想到她的宝贝孙女回来了,夏老就乐得合不拢嘴。穆繁城傻归傻,可是她很天真。穆府最缺少的,就是这种天真烂漫的人。

    在这个充满了阴谋诡计的地方,还能保留着这样的一份纯真实属不易。夏老更加只是希望,自己的孙子孙女能够长伴膝下,快快乐乐的过完晚年。

    长穗点点头,“是,已经准备好了。一会儿,我就让人给大小姐送过去。”

    “不用,一会儿我们去看看繁城吧。这孩子刚回来,对家里很多人和事还不是很熟悉。晚上吃饭的时候,给繁城一一介绍一下吧。”

    大家都是一家人,繁城这么多年在外面,肯定对家里的事情不是很熟悉。繁青她们三姐妹,已经长大了,俗话说女大十八变啊。

    长穗道了声是,紧随在夏老身后。

    花园里那些姹紫嫣红的花儿,努力的展示着自己的美丽。那些蝴蝶蜜蜂,也辛勤的采着花蜜,储藏着以备过冬。

    晴朗的天空,向人们展示着它最美最纯净的一面。然而,也正是因为实在是太纯净了,免不了就会产生一些瑕疵。

    走的累了,夏老便坐在石凳上休息。在不远处,几个小侍女开心的扑着蝴蝶。当然,也有包括穆繁青。夏老没有让人惊动她们,只是坐在那边静静地看着。

    “哎哟,我们都老了。人一老啊,总是喜欢回忆从前。长穗,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也多亏了有你。不然那,让我一个人在这么大的院子里,还真是让人有点恐惧呢。”

    “老夫人,您这说的哪里话。长穗自五岁起,就跟在夫人身边了,这么多年要是没有夫人提拔着,说不定长穗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漂泊着呢。”

    夏老笑了笑,没有说话。

    “累死了累死了,不捉了。”穆繁青把东西一扔,往后面的亭子跑去。几个丫头,急忙也跟了过去。

    亭子里,穆繁蕊母女正坐在那儿品着茶。见穆繁青过去了,穆繁蕊站起来叫了声:“大姐”亲自给穆繁青倒了杯茶。

    “蕊儿,你怎么不跟我们一起玩呢。我一个人玩,真的好无趣的。”

    穆繁青与穆繁蕊的整体关系还是不错,至少她们现在不会有分歧。再加上,她们有着共同的敌人,自然关系要比穆繁芯的好。

    穆繁蕊用方帕擦了擦嘴角,“蕊儿身体从小就不好,不能跟大姐一起玩耍,扫了大姐的兴了。”

    “没事,对了蕊儿,现在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穆繁青屏退左右,悄悄的附在穆繁蕊耳边说道。

    “大姐请说!”

    “现在穆繁城归来,穆繁芯她们势必会把刀口对准穆繁城这个嫡女。我在想,过两天的元女节我们要不要做点事情。”

    “哦,大姐说的是什么事情呢?”没看出来,穆繁青平时呆头呆脑、枉曲直凑的,还会有这样的想法。

    是该夸她聪明过人,还是愚不可及呢?

    穆繁青是她穆繁蕊最看不起的人,她愚蠢、暴躁,遇点事情就迫不及待的宣扬出去。这样的性格,迟早会出事。

    反正君慕容又不是什么外人,她最关心的也还是自己的女儿,就这样说了也没有关系。“我打算元女节那天,创造出一些穆繁城与穆繁芯争斗的场面。毁了穆繁芯最以为是的容貌,没了容貌,她还能剩下什么?

    女人这一生最重要的,就是这张皮相。毁了穆繁芯的容貌,穆繁城势必要受到父亲的责罚。这样,我们便是一箭双雕。”

    “大姐,繁城姐姐毕竟是我们的姐妹。再说了,她在外漂泊了这么多年、身心早就已经收到了极度重创。再加上一张毁了的容貌,我不建议可以针对她。”虽然她也不喜欢穆繁城,但是穆繁城留着对她还有点用处。

    元女节,毁了穆繁芯那是势在必得。至于穆繁城,还是放后再说。最后的穆府,只能有一位小姐成为皇妃。

    “怪就怪在,她霸占着个嫡长女的位置。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位置对于我们来说有多么重要么?不管你长得再美、有再好的才艺,你也是种逃脱不掉别人口中的庶女、偏房的女儿。”

    说到这个,穆繁青就一肚子的气。如果按长幼的顺序来说,她比穆繁城大一岁,应该她才是嫡长女,可偏偏穆繁城的母亲是正室。

    这个也怨不得别人,谁让父亲最先娶的人是她母亲呢。

    “这个暂且不说,纵然那穆繁城是嫡长女。她能够平安的度过这一生,也就不错了。你还奢望着,会有人去娶一个丑陋的傻子作为妻子么?”

    看得出穆繁青对穆繁城还是有点介怀,穆繁蕊拉住穆繁青的胳膊说道:“大姐,穆繁城存在,也是我们的机会。你试想一下,穆府的一个傻子,与两位多才多艺的千金,谁会被提及的最多,谁最让人向往?”

    仔细想一想,蕊儿说的也不无道理。正反对比,是需要的。有她穆繁城的丑,才能体现出她们姐妹的美。

    “那就按照蕊儿妹妹的意思,放过穆繁城一马。不过这穆繁芯……”

    “自然,是不能放过了。”君慕容冷笑着,“青儿,蕊儿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做吧。”

    “四娘,那就麻烦了。”正好,到时候事情要是败露了也能把这些责任全都推到她们娘两身上。到时候,说不定连穆繁蕊也能够除掉呢。

    如若不是因为她们现在有着共同的敌人,她才懒得跟一个整天病歪歪的人说话呢。等到穆繁芯被除掉之后,她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穆繁蕊。穆繁青喝着茶,想着要怎么将穆繁城于穆繁蕊同时除掉。

    对于君慕容的一口答应,穆繁蕊有点不悦。这件事,娘亲答应的太早了。不过倒也不用担心,料她穆繁青也做不出什么大事。

    三个人,各怀心事的喝着茶。整个院落的风气,好像都随着她们谈话结束,显得有点冷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