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元女节这天,街上比平常还要热闹许多。元女节前两天,大街小巷的人已经挤不动了。到了正节这天,更加的是人声鼎沸、人来人往。

    各种各样颜色的灯笼高高的挂起,对对子的对对子、猜谜语的猜谜语。更有不少的小船,飘在河上,船头船尾都挂满了彩灯笼。

    穆府也是一片灯火阑撒、辉煌闪耀。丫头小厮们,也换上了新衣服、赏赐各个的也都拿了不少。

    只有穆繁城所在的晨露楼,一片漆黑、死气沉沉的。夏老心疼孙女,特地让人去把穆繁城请过去。可是回报的人,却说晨露楼一个人都没有。

    夏老担心归担心,倒也不怕穆繁城会受到伤害。

    “或许,是那孩子耐不住寂寞,自个儿一个人跑出去玩了。没关系,反正一会儿我们大家都要出门溜达,说不定能遇到那孩子呢。”夏老对长穗说道。

    长穗点头说是,继续跟在夏老身后。

    荷花池上,荷花灯飘来飘去的,把整个荷花池都给照亮了。上面也是荷花灯,下面也是荷花灯,可谓是美不胜收。

    还有那么多的烟花一个接着一个,在空中绽放着。游廊上,红色灯笼一盏盏的都被点亮。整条游廊,是又喜庆又美丽。

    夏老身后,跟着不少的人,个个脸上都是面带喜庆的。

    好的节日,就连心情都是好的。元女节是年轻人的节日,也是老年人的节日。年轻人去寻找着自己的缘分,他们这些上了年纪的,看着她们玩耍嬉闹,心里也会跟着开心。

    穆长琴坐在书房里正处理着公文,却听到外面传来的通报声。

    “相爷,皇上让您即刻入宫接待各国使臣。”

    “本相知道了,去准备好马车,我们即刻入宫。”早就知道皇上一定会让他进宫,穆长琴早早的就把官服给换好了。

    上了马车,从小道,直奔向东牧宫。

    穆繁青早就跟穆繁蕊两人上街玩耍了,两人都带着面纱。因为街上人实在是太多了,不能坐轿子,大家干脆就全都步行。

    穆繁青抱着何玉琦的胳膊,一会儿指指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的。她身后的几个小厮手上,全都抱着穆繁青买来的东西。

    再看看穆繁蕊,穆繁蕊规规矩矩的跟在君慕容身边,行为举止充分的体现了‘大家闺秀’这四个字。

    穆府里什么东西都有,也用不着出来采买。相比于穆繁青的那几个小厮,穆繁蕊的人可谓是轻松多了。

    “你们两个啊,买完东西就去墨水山涧吧。可不能因为贪玩,错过了今天的头魁选拔。”何玉琦提醒道。

    “哎哟娘,你就放心吧,我们怎么会忘了呢。这对我们来说,可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呢。反正现在距离头魁选拔,还有两三个时辰呢,我们先逛逛。”

    说不定在街上能买到好多漂亮的东西,她今天的衣服虽然很漂亮、也精心的打扮了一番。可是她总觉得还是少了点什么,要是能把心里觉得少的那部分给填满,应该就差不多了。

    今年的选拔,她一定要得到头魁。就算她得不到,也不能让穆繁芯得到。

    穆繁青戳了戳穆繁蕊的胳膊,“蕊儿,你今天出门的时候,有看到穆繁芯往哪个方向去了么?”

    穆繁蕊摇摇头,“这个倒没有注意,晚上大家吃完饭的时候,父亲就宣布退席。”大家都忙着给自己身边的那些丫头小厮们发赏钱呢,哪里有注意到那些事情。

    “哼,这个穆繁芯指不定在什么地方,偷偷的打扮。想要获得今天的头魁呢,没关系,等到一会儿选拔的时候,就算她花了再多的心思,也绝对不会赢的。”

    穆繁青又走到君慕容身边,抱住君慕容的胳膊,附在她耳边问道:“四娘,你确定你的安排不会失误么?”

    “你这孩子,怎么连四娘都不信不过了呢?放心吧,只要穆繁芯出现,就一定会让她好看的。”两天前,她们商量这件事的时候,她就已经去把该做的事情全都吩咐好了。

    既然万事俱备,那就只欠下穆繁芯这个东风了。

    穆繁蕊有点奇怪,按道理来说,穆繁城已经回家了,今天的晚宴上却并没有看到穆繁城。听奶奶身边的长穗说,穆繁城早就已经不在穆府了。她刚回来,对这里并不是很熟悉,她跟那个叫红霜的侍女,会去哪里呢?

    见穆繁蕊在出神,穆繁青也不再理睬她,继续逛着街。

    穆府三千金,是东牧国出了名的美人儿,尤其是那三小姐穆繁芯,更是天姿国色、才艺过人。要说东牧国,那就必须得说道穆府。

    很多异乡来客,都对这穆府的三位小姐感兴趣。倒不如说,不少人不远万里的来参加只有三天的元女节,就是专门为了这三位小姐来的。

    仿佛是用金子镶嵌出来的楼阁,在这黑夜下更加显得是金碧辉煌。就连那红色的条幅,似乎都被这些晃人眼球的金色给渲染了。阁楼前面的人,那更是多到数不胜数。

    这便是东牧国三胜地之一的墨水山涧,墨水山涧是东牧归属于仙人领地的地方。因为这里便是评选元女节头魁的地方,不少人宁愿错过其他两个地方,也不会错过这个地方。

    墨水山涧前,美女如云、各家千金小姐、少爷才子,将对面的酒楼都给沾满了。墨水山涧的热闹,倒是成全了对面的那些酒楼酒家。

    对面的就楼上,白衣白发的穆繁城,就显得与这里的风景格格不入了。到处一片火红,偏偏就她一个人穿了一身白。

    很多人对着她指手画脚,都在疑问这是哪家的千金,不懂事,居然穿成这样了。

    穆繁城脸上带着白色面纱,其他人也看不到这张脸。红霜跟在穆繁城身后,红霜也同样穿了一身白色落线群。

    “小姐,你确定要参加今年的头魁选拔?”红霜还是有点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这样一来,会不会就暴露了她们的身份?

    “那是当然,总不能让穆繁芯永远的得意下去。今天,只是给她一点小小的挫折而已。相信,等到穆繁芯得知自己落选了之后,一定会气得发狂的。”

    想想穆繁芯失落的样子,穆繁城就觉得高兴。她不是喜欢伪装成一幅楚楚可怜的模样么,那就让她真真正正的可怜一次吧。希望她的眼泪,能够让那些人对她的爱慕不减。

    “红霜,还有一个疑问。”红霜摸着下巴道。

    “恩?什么?”

    “小姐,你就那么确定您一定能得到头魁么?我们可是一次都没有参加过这样的选拔,我担心……”红霜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

    “放心吧,在这些人的眼中,只有一张皮囊。我自认为自己的这张皮囊要比穆繁芯那张好上一万倍!”倒不是她吹嘘自己,她的容颜,的确是比穆繁芯高上一万倍。

    红霜从来不曾怀疑过穆繁城的容貌,只是这才艺…据她所知,白溪魔女好像只会打架出谋划策,那些个琴棋书画,小姐好像从来不会哎。

    这墨水山涧比试的,都是大家闺秀该会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

    红霜当然不会想到,眼前的这个穆繁城是重生过后的人。前世的穆繁城,在嫁给恭夜珏之前的确是什么都不会。可是,在恭夜珏身边那么多年,甚至能当上皇后,有了孩子。那些诗词歌赋早就不在话下,就连异国舞蹈她也都是样样精通。

    “你别忘了这里叫什么名字,墨水山涧、仙人仙神落凡间。这仙人嘛,自然是由她的不同之处。”穆繁城双手抱胸,目光紧锁着前面的那栋金碧辉煌的阁楼。

    “你们猜猜,今年的头魁会是谁?”邻座座位上,一个穿着青色长衫的男子问道。

    “还用说吗,肯定是那穆府三小姐穆繁芯啊。别忘了,人家可是一连几年都是元女头魁呢。”另一个人锦衣男子附和着。

    “就是,再说了,着几个国家,还能找得出几个穆繁芯这样的美人啊。”

    “哎,你还别说,我这左眼皮儿一直跳个不停。我觉得今年穆繁芯选中头魁的几率不大,或许是会是别人。”青衫男子又道。

    坐在他旁边的人,立刻就不爽了:“你怎么知繁芯小姐不能夺得头魁啊,你又不是算命的。”

    “要不,咱们打个赌。要是谁输了,就给赌坊五千两银子。”

    其他三个人立马就同意了,在他们眼中,只有像穆繁芯那样的人,才有资格成为元女头魁。

    “赌就赌,我就赌穆繁芯是头魁!”

    “我也赌!”

    “我也来!”

    …转眼间,桌子上就摆上了三张五千两的银票。青衫男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直接拿出了一张一万两的放到了桌子上。另外三个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红霜掩嘴偷笑,“若是往昔,那这人指不定要输的倾家荡产。可惜啊,今年有了小姐的参加,倒是让那人赚了不少银子。”

    “哼,这些人,只不过是狗肉酒徒。”穆繁城不屑于这些人呆在一个阁楼,转身就走:“我们去西楼吧,这里太吵了。”

    “是,小姐!”红霜临走的时候,还特地的看了一眼那桌上的四个人。那三个人脸上都是一脸的自信,一点也不知道,他的银票已经有一半落到了青衫男子的怀里了。

    穆繁青姐妹二人,也跟着人群来到了墨水山涧对面的阁楼上。好巧不巧的,偏偏是穆繁城刚刚呆过的地方。

    穆繁青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刚刚那身暗花细丝金褶衣,已经换成了金色的飞蝶百花裙。裙子上用金线绣着的那些蝴蝶,栩栩如生。随着穆繁青的摆动,那些蝴蝶也好似是飞了起来似的。

    穆繁青的到来,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穆繁芯一身青绿色的翠褶裙,没有穆繁青的华丽高贵,却比她的要更出尘、更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也有不少的人,把目光放到了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