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街上越来越热闹了,穆繁城、红霜坐在西楼,冷眼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那些行人。偌大的西楼,不见其他客人的影子,只有她们二人。

    墨水山涧对面的酒楼,已经是人满为患,再也容不下其他客人。很多人都想要来西楼,然而今天西楼却奇怪的关起了门。

    好几个纨绔子弟去砸门,结果只换来了西楼的一阵扫帚雨。这样一来,就再也没有多少人敢靠近西楼了。

    “小姐,马上就要进行元女头魁选拔了。我们还要在这边坐着么?”光是在这里坐着,那元女头魁,也不会直接掉下来啊。

    穆繁城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红霜会意,缄口不语。

    墨水山涧那里传来了琴声,喧闹的街道立刻变得安静起来。琴声起,飘扬的歌声也传了出来。

    好一会儿,歌声落了,此起彼伏的拍手叫好声。

    墨水山涧那边,终于有动静了。一个带着红色面纱的女人走到了阁楼上方,她将面纱缓缓地摘下。露出了一张绝美的脸,细细的柳叶眉、白皙动人的皮肤、尤其是那双眼睛,更是水灵的让人咂舌。

    “元女节最重要的环节,元女头魁马上就要开始啦。我们先有请出一连几年夺冠的穆繁芯小姐!”娇娘往后面一站,一抹紫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里。

    来人,便是东牧国穆府三小姐穆繁芯。穆繁芯脸上同样带着面纱,只露出一双墨黑的双眸。

    穆繁芯一出来,下面的场面就有点失控了。大家纷纷的叫着穆繁芯的名字,都在渴望着这位名动天下的穆繁芯能够看他们一眼。

    穆繁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她就是要让全天下的男人都为她着迷。等到来日,她成了东牧的皇后,她更要整个天下都臣服在她的脚下。

    男人,说白了就是下半身动物。只要床上功夫好、只要长得好,便能为女人付出一切。穆繁芯深深的明白,自己就是专门为这些男人而生的。

    今年的元女头魁,她一定要得到。

    穆繁青站在选拔元女的那个队伍,看着楼上的穆繁芯。有嫉妒、又羡慕,但更多的是憎恨。

    “穆繁芯,一会儿我看你还笑不笑的出来。”穆繁青在心里默默地说着。

    至于穆繁蕊,她从来都不参加这样的选拔。一是因为她的身体不是很好,熬不住。二来,是因为她不想让别人抢了穆繁青的风头,以免穆繁青到时候把刀口又指向了她。

    她要做的,就是坐在对面好好的看戏而已。

    “蕊儿,你若是不想熬夜,就回去休息吧。累了一天了,对你身体也不是很好。”君慕容有点担心穆繁蕊的身体熬不住,穆繁蕊骨子里特要强,可是身体却不给她这个机会。

    这也是君慕容忧心的地方,她生怕穆繁蕊有个什么。看了所有的大夫,也看不出是什么病,可是身体却一直不好。补药也是一碗一碗的,从不间断。这些年过去了,身体还是没见好转。

    “娘亲不用担心,我很好。昨天在家睡了一天了,现在精神好的很呢。”这样的场面,怎么能少的了她这个看戏的呢?她还要看穆繁芯表演毁容节目,还要看穆繁青被人赶下台呢。

    穆繁蕊把目光放到了街上,今年的元女节比平常还要热闹许多,而且热闹的有点不正常。打消了心里的疑虑,穆繁蕊重新把视线转移到了对面的墨水山涧。

    穆府等人,也在选拔前到了酒楼里。

    “三房、四房、蕊儿,你们都已经到了啊。”夏老一看到穆繁蕊等人,就欣喜的走了过去。这人还真多啊,一路上,幸好有那些家丁保护,不然哪,这么多人指不定把她给挤哪去了。

    “母亲!”

    “奶奶!”

    “老夫人!”……众人起身问安。

    “好了好了,快快坐下,我们一同观赏。今年,不知道头魁花落谁家呢。”多半儿啊,又是芯儿那丫头。

    一说到穆繁芯,夏老就头疼。四个孙女里,她最喜欢的是穆繁城、最让她难过的就是穆繁芯。她不懂得收敛自己,让自己的光芒一个劲的散发出去。恐怕,她的一生不怎么太平了。

    女人,还是要低调一点的好,尤其是长得漂亮的女人。穆繁青与穆繁蕊,她同样也喜欢。穆繁青是个直性子火爆脾气,又没有头脑,最让夏老无奈。

    穆繁蕊倒是个乖孩子,不争不抢不闹的。就是身子骨太弱,吃药膳就跟吃饭喝水似的,最让夏老心疼。

    至于那穆樊涛,穆府长子,夏老却是从来不待见,也不喜欢。

    “小姐,夏老她们已经到了。”

    “恩,我知道了。”穆府的人来了也好,让她们亲眼看看今天,穆繁芯是如何丢脸的。往日元女头魁,今日落败。相信这个消息,明天就能传遍东牧了。

    穆繁城端着茶杯,冷冷的看着对面发表着演说的穆繁芯。她怎么可以过的这么好?她怎么能过的这么好?众星捧月,所有人都爱她、夸她。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如此。前世的她,凭借着一副虚伪的嘴脸,成为天下美人。可是这张伪善的面皮下,却是一张丑陋不堪的心。

    脑海里出现了前世,穆繁芯让她跪在雪地里求她的画面。她的孩子,两条活生生的人命,就在她的嘲笑和讥讽中消失殆尽。她的孩子,她的一切,都是被她给夺走的。

    今生,她怎么能让她好过?

    握着茶杯的手,越来越用力。“砰!”茶杯碎裂,茶杯的碎片割伤了穆繁城的手心。红霜见状,立刻拿出手帕想给穆繁城绑上。

    穆繁城摇摇头,将她推开:“不用了,这点小伤又算得了什么?”心里的伤,才是最痛的。手上的伤能够复原,那心里的呢?一辈子,也不可能再恢复从前。

    街上同时出现了那么多的俊美的男子,惹得众女子尖叫声一声高过一声。当他们的队伍,从那些女人身边走过的时候,那些女子脸上全都飞满了红晕。有的,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那边的喧闹,惹起了众人的注意。

    “恭夜珏!”穆繁城猛地站起来,把瓷片直接摔在了地上。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看到这个该死的男人。

    红霜蹙眉,小姐与恭夜珏有什么深仇大恨呢?在她的记忆中,穆繁城从加入舞心宗的那一刻起,就没有下过山,更加没有进过皇宫。那么,她又是怎么认识恭夜珏的呢?

    那个她做梦都想要把他千刀万剐的男人,就在自己眼前。穆繁城恨恨的盯着那张足以迷倒千万女子的脸,他还是那么英俊、那么潇洒。然而他眼中的冰冷,如同万千冰丈。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那种冷漠淡然的表情,就让她非常的不爽。现在,也还是一样。这个男人,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愤怒。

    “小姐,您没事吧?”红霜上前,按住了穆繁城的肩膀。

    因为气愤,穆繁城的身体不停的发着抖。红霜蹙眉,“小姐,大局为重!”

    穆繁城闭上眼睛,强迫着自己安静下来。“你说的没错,大局为重。”复仇,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既然不能立刻杀了他,那就让他先得意,再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恭夜珏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他警惕的看向西楼的方向。看了半天,除了几扇紧闭的窗户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难道,是他的错觉?

    恭夜珏不愧是东牧第一美男子,就算他再不得皇帝的宠爱。在女人这一块儿,他可是非常的受喜欢的。

    “四哥,一惊一乍的,你怎么了?”恭夜零双手抱胸,奇怪的问。

    “没什么!”冷冷的说了一句,恭夜珏放快了脚步。

    痕易、封沐汶对视了一眼,痕易若有所思的看向西楼的方向。刚刚恭夜珏是在看什么?

    红霜重新的给穆繁城倒了杯茶,穆繁城仰头一口喝了下去。银白色的长发,张扬的狂舞。白色的纱衣,也因为冷冽的气场,显的更加的清冷。

    绝美的脸,因为愤怒和仇恨,带着一股决然。

    再次见到恭夜珏,她的心,还是隐隐的有点痛。她爱了恭夜珏那么多年,结果换来的,只有那两只冷箭。

    当那支箭刺穿她心脏的时候,她除了绝望只有仇恨。也是因为这股仇恨,才让她坚持了那么多年。

    孩子,母妃会给你们报仇雪恨。你们等着,等着害死你们的人,下去地狱陪你们。穆繁芯、恭夜珏,母妃一个都不会放过。

    穆繁城在心里发誓,这是她所有的依恋。

    “哎呀,果然还是来迟了一步。好的位置,都让别人给占了去了。”恭夜零满是惋惜,前后左右的酒楼,都坐满了人。这下,可如何是好。

    恭夜幕拍了一下恭夜零的肩膀,笑着说道:“五弟,你转身看看。不是还有一家,没有人么。”

    恭夜零一转身,果然有一栋楼一个人都没有。不过那扇门,也是上了锁的、也是关起来的。他看的方向,就是西楼。

    “奇怪,今天这么热闹的日子。为何唯独这一家酒楼没有开门呢?”封沐汶摸着下巴,不解的问。

    “管他有没有开门,进去再说。”恭夜零大步上前,却被恭夜习给拽住了。“九弟,怎么?”

    “五哥,还是不要进去的好。既然人家关门,我看,我们还是找别的地方做吧。”擅闯民居,要是传出去了,让皇家的颜面何存。

    “九弟,你瞧瞧这里还有哪里有位置?如果你能找出十几个空位,五哥我就不进去了。”

    “这……”

    “既然没位置,那就进去吧。”恭夜幕笑了笑,对封沐汶、痕易说:“使臣,我们进去休息吧。”说完,便率先走了过去。

    “小姐,他们要进来了。”红霜急道。

    “扫帚雨!”她的地盘,岂能让他们乱来。尤其,她不想让恭夜珏踏进这里一步。

    红霜对着墙壁打了两下,对面也回应了她。“我已经交代过了,不会让他们进来的。”

    恭夜幕敲了敲门,里面好像没什么人。刚打开门,就从里面冲出了两个人。手上拿着好几个扫帚,同时的扔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