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见状,恭夜珏飞身上前,腿一扫踢开了那些几个扫帚:“何人在此放肆?还不快滚出来?”居然敢袭击皇子,胆子还真是不小。

    “今日老娘我不舒服,谁来了都没用。滚出去!”红霜捏着嗓子对着楼下喊道。

    恭夜习、恭夜零看了看对方,恭夜零耸耸肩,表示他无所谓。反正他脸皮厚,咳嗽了一声,恭夜零走过去。别在门口,朝里面看了看。

    里面装潢修饰,丝毫不比其他客栈差。桌子椅子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那里。奇怪的是,下面一个人都没有。

    那么,声音是从哪里来的呢?

    恭夜习抬头看向上面,上面也同样空无一人?

    倏尔,一条白绫从楼上直击向恭夜零。恭夜零冷哼一声,一把抓住。那白绫异常的滑润,刚抓到手里又被立刻抽离。只留下,那白绫上的淡淡香味儿。

    “我西楼不欢迎不速之客,请各位速回。”

    声音又响了起来,恭夜零也没有什么好性子。冷声道:“哼,不识好歹。若是今日我非要在这里赖着,你能奈我何?”

    “既然这位楼主不准咱们进内,那就算了吧。今天是个好日子,别坏了大家的兴致。”恭夜幕表情也非常的僵硬,看来是气的不轻。作为东牧国的皇子,居然要被一个小酒楼的老板刁难。这让他们的颜面何存?

    可恨的是偏偏其他两国的使臣又在场,他根本就不能怎么样。要是搁在以前,这家店说不定早就已经消失了。还轮得到他们在这边耀武扬威的,恭夜幕恨恨的想着。

    痕易、封沐汶他们又不是东牧国的人,对于他们这里百姓的态度,一点也不在意。倒是封沐汶,见东牧的皇子们吃了闭门羹,心里偷着乐。

    连他们这里的百姓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可见他们是有多弱。

    太子吃了闭门羹,恭夜珏心里倒是乐开怀了。反正,这里今天太子最大,丢的人也是他恭夜幕。

    只有恭始终夜零蹙着眉头,腰上左右两边挂着的玉佩一摇一摆的。怎么说,丢的也是皇家的脸面。

    “我西楼楼主说了,东牧之人不可入内。还请各位远离西楼,相信其他的酒楼应该是非常的欢迎各位的。不是我西楼待客不周,而是今日实属无奈。还请各位原谅,过几日,西楼楼主必定亲自到各位府上赔罪。”

    封沐汶呵笑了一声:“既然不准东牧人入内,那便是允许别人入内了?”

    “抱歉,请回!”

    语毕,西楼的大门立刻关上。恭夜习就在门口,鼻尖差点撞到了门上。

    “这西楼楼主,到底是谁?居然,会有摆这么大的架子。连你们几个皇子都不看在眼里,难道各位皇子都没有怀疑过么?”痕易不解,区区一个西楼,里面不但藏着高手,说不定还有可能……

    痕易的想法,跟恭夜珏的想法不谋而合。恭夜珏冷肃的目光紧锁西楼,刚刚他从西楼楼下走过的时候,就察觉到一股骇人的杀气。或许,这个西楼楼主是别国派来的奸细。

    到底是不是,只有一探究竟。

    恭夜习还想开口,却闻对面墨水山涧的琴声再起。众人转身,站在西楼下看向墨水山涧。光彩耀人的墨水山涧楼层上,各位富家小姐纷纷上楼。

    原来,是选元女头魁的时辰到了。

    眼前,一座四层高楼上。那挂着红灯笼的燕形飞檐,闪烁着夺目的光彩。整栋楼上,几乎全都站满了貌美女子。而楼下,更是一片欢欣鼓舞。

    为了不让选元女头魁有什么作假的地方,各位官臣小姐、富家千金全都混杂在一起。没人知道他们的身份,而她们面前挂着的,只有自己代号,连名字都没有。

    各位小姐们,先是把脸上带着的各种面纱拿掉。一拿掉面纱,楼下赞美叫好的声音,那是络绎不绝、一声比一声高。

    西楼内,白纱飘扬、银白色的长发随着桌子上蜡烛的摇晃而摇晃。白色蜡烛映衬着的,是一张极其冷淡、容貌惊人的穆繁城。

    冷冽的墨色双眸,冷冷的盯着中间站着的穆繁芯。穆繁芯的笑颜如花,在她眼中全都变成了奸险嘲笑。是的,穆繁芯高高在上的藐视一切。

    或许在她眼中,自己才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美人吧。今日的元女头魁,要热闹了。扫了一圈,在第三层的最左边,看到了身着暗花细丝金褶衣的穆繁青。

    穆繁青的容貌,在那一层的女子中,可以说是最出众的。

    元女选拔的游戏规则,就是每个代号面前的那盏灯笼。从第二层开始,一层一层的往上面熄灭。要是自己代号旁边的灯笼熄灭了,那也就意味着落选。

    届时,下面一层的女子便要到上一层来,直到最后一层,出现在大家眼中的人,才是今年的元女头魁。

    这种递进的形式,从第一届元女节开始,就一直没有更改过。

    前几年,穆繁青也是能坚持到最后一轮,不过总是棋差一招。每次,都是输在了第二层。第一层,她从来都没有进过。

    第一层,也是墨水山涧最高的一层楼。只有最美最有才艺的人,才能站在最高处俯视着下面的落败者。

    穆繁芯不同,一连几年的元女头魁都是她。已经站在最高层的她,看着楼下为了抢元女头魁的那些女子。嘴角扬起了一个讽刺的笑容,那些女人,可真是不自量力。有几个人,能把她比下去呢?

    看到穆繁青,穆繁芯更是对她非常的鄙视。一连几次都失败了,还不放弃,还要再来丢人一次。如果她是她的话,绝对会乖乖的呆在家里,连门都不敢出来。

    再看向墨水山涧对面的穆繁蕊,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就算站上来估计也没人会欣赏。空有一张脸又如何?没有才艺,一样没戏。

    一声锣鼓声,让喧闹的墨水山涧顿时安静了下来。

    娇娘大声的说着选拔规则,她一边说着,元女身边的灯笼一盏接着一盏的亮了起来。那场面,好不壮观。

    “那么,就先请我们上一届的元女头魁先给我们大家助助兴!”娇娘说着,对着身边的穆繁芯笑了笑,走到了一边。

    穆繁芯弹得一手好琴、下得一手好棋,这是人人皆知的。自然,她表演的节目,也是琴。

    穆繁芯浅浅一笑,迷人的笑容,换来的是一阵阵喝彩。“那么,今天繁芯就给大家带来一曲玄暮星。”

    悠扬的曲调,从穆繁芯的指尖缓缓流出。奇迹般的,本该是最热闹最喧嚣的墨水山涧。此刻安静的,就如同异世。

    那些正在游玩的人路人,在听到这首玄暮星之后,也渐渐地停住了脚步,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此曲虽然能够让人心静如水,也是极其动人悦耳。然而在恭夜零听来,这首曲子还是有不足的地方。曲子不够中和,表面淡然清风,若是能够用心去听的话,就能听到隐藏在曲子中的那股狂傲和轻蔑。

    恭夜零酷爱音律,对于这些琴瑟笙箫,他最感兴趣。只要轻轻一弹,他便能听出奏乐者心中的意思。

    “九皇子一直摇头叹息,可是这曲子有什么不足之处?”痕易见恭夜零蹙眉,好似是听到了世间最难听的曲子似的。

    这首曲子虽然平淡,却能让人心静。痕易不懂什么音律,也听不出里面蕴藏的情愫。只要是好听,也就差不多了。

    “没有,使臣多虑了。”音律之人,最忌讳的就是别人在一边说着琴艺不精之类的话。作为皇子,又怎么可以去诋毁一介平民?

    “真没想到,这穆府三小姐,竟然如此一个才艺佳人。”封沐汶目不转睛的盯着上面弹琴的穆繁芯,若是他能娶到这个美娇娘,今生也算是没有白活。

    对面西楼上,穆繁城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这曲子,简直是污染了她的耳朵。就这样的琴技,也敢出来卖弄。

    穆繁城的手一扬,从袖子里飞出一根细小的银针。银针的方向,便是穆繁芯所在的墨水山涧。

    “嘣!”的一声,琴弦居然…断了…

    受到惊吓的穆繁芯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琴只弹了一半,忽然停了下来。楼下一阵躁动不安,都在讨论着是怎么回事。

    细小的针,从琴弦上直穿了过去。

    穆繁芯惊讶的盯着自己的双手,刚刚她是不是看错了什么?她只看到了一道银光,随后她的琴立刻就崩断了。

    是谁?

    穆繁芯迅速扫视着楼上的人,不可能是别人。只有距离她非常近的人,才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繁芯,怎么回事?”娇娘急切的拉住穆繁芯的胳膊,问道。

    穆繁芯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忽然就断了。”

    “怎么回事啊,怎么不弹了呢?”

    “继续啊,人呢人呢?”

    “快点,有完没完啊。”

    ……下面,一阵不耐烦…

    娇娘双眸一转,笑到:“刚刚呢,只是给大家开个玩笑。所谓中断戏开嘛,大家别着急,咱们的元女选拔呀,正式开始啦!”

    闻言,下面又是一阵骚动。

    恭夜习摸着下巴,脸上挂着邪邪的笑容。他最喜欢的,就是看女人之间的争斗。在宫外,还能再看到一次,真是让人心情愉悦。刚刚闭门羹的事情,他好像已经给忘了。

    恭夜珏的眸子始终都是那么冷,他对这些东西从来都不感兴趣。

    “站在这里,倒是能把元女选拔的场面看的一清二楚。这个位置,倒是不错。”封沐汶的脸上挂着笑容,就是缺了美酒。月色当空,当然不能少了美酒佳人。

    封沐汶走向了墨水山涧,里面的美酒一定很好喝。

    痕易是晁南的使臣,自然是要跟在封沐汶身后。

    恭夜幕等人,也缓步跟了过去。只有恭夜零一人,还站在那里。他本就是不喜热闹之人,有太子、四皇兄和五皇兄相陪,少他一个也没关系。

    倒不如,去清心阁关上月色。清心阁的月色,可是极其的美丽撩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