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刚刚的小插曲,并没有让大家的欢乐减少一分。

    先从第一层开始,各位元女脸上的面纱已经被揭开了,也全都落入了众人的眼里。第一层,总共有二十三位元女。

    从左到右开始,她们一一的解释着自己面前的代称。每一个代称,自然是有她的意思。

    “元女出尘,出凡世,落人间、世间女子何比拟,便是小女名中之意。”纹褶百花裙将那女子的身材完美的体现了出来,一根金色的腰带上,挂着两根红色长穗。

    只是她的皮肤有点黑,声音也有点奇怪。整体来说,这个女子还是长得挺不错的。可是见惯了穆繁芯那样的美女,谁还想看这些长相一般、身材一般的人?

    在他们眼中,只有穆繁芯那样的,才能算的上是美人。

    还不等那个代号叫出尘的女子再开口,就已经有不少人叫着让她下台。

    那女子眼眶憋得通红,拼命的抱着自己的灯笼,生怕它熄灭了。可是,灯笼还是熄了。两个侍者过来,拖着她离开。女子不停的叫着,她才是元女头魁,她才是头魁。可惜啊,已经没了影子了。

    第二位,是个身材比较臃肿的人,还没开口,就已经被拖下去。

    ……二十三位元女,眨眼间,只剩下五位。很多人,大多连一句话都还没有来得及说,面前的灯笼就熄灭,人直接就被拖走了。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容貌这关弱了几分。

    剩下的那五个,当然也包括穆繁青。穆繁青的脸也是众人所熟悉的,尤其是今天的她,更是美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那金色的蝴蝶,栩栩如生就跟真的似的。再加上,她面前的那盏粉色的荷花灯。看起来,就好像是许多只蝴蝶围绕在她身边飞舞。

    墨黑的长发,被高高的金翎冠竖起来。只留下几根挂在耳边,她身上并没有戴多少繁杂的首饰。金翎坠,每走一步就会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翘翘的小鼻子,粉嫩诱人的双唇、白皙动人的皮肤,俏丽的脸庞,这样的组合无疑是最完美的。第一层的穆繁青,很容易就进阶到了第二层的元女中。

    第二层有八个元女,个子从高到矮。穆繁青不搞也不瘦,身材也非常好。很多元女,看着她的眼神多多少少的带着一点怨恨嫉妒。

    “青儿这个孩子,真是厉害。”夏老欣喜的看着对面的孙女儿,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晋级,可真是有能耐。

    听到夏老夸赞自己的女儿,何玉琦也笑开了怀:“母亲,看你说的,青儿可是咱们穆府的千金小姐,那些个庸脂俗粉又怎么能比的上我们青儿呢。”

    “是啊,三姐说的对。青儿是个多才多艺的孩子,没准儿啊今年的头魁,就是咱们青儿呢。”君慕容附和着。

    “蕊儿啊,你脸色不是很好,又不舒服了么?”夏老担心的看着穆繁蕊,她的脸色不是一般的白,嘴唇也是毫无血色。

    “蕊儿没事,谢谢奶奶关心。”就算是身体也舒服,她也要继续看下去,没有看到穆繁芯丢脸,就算回去也没什么意思。

    “如果实在是不舒服,那就先回去,别硬撑着,知道了么?”这个蕊儿,性子太过刚强了。总是把心事藏在心里,也不说出来让人帮她分担一下。

    穆繁蕊轻轻点头!“奶奶,繁城姐姐怎么没有跟您在一块儿呢?”她还以为穆繁城,会跟奶奶一起来呢。刚刚没有来得及问,现在倒是有时间问了。

    “我也不知道繁城去哪里了,或许是在哪里贪玩了吧。奶奶已经让人去找了,你别担心。”

    “恩,繁城姐姐没事就好。”这个穆繁城,究竟会去哪里呢?穆繁蕊不再说话,把心思放到了对面的墨水山涧上。

    墨水山涧除了要选拔元女头魁之外,也是一个让人消遣喝酒的地方。今日的墨水山涧里,坐满了的都是身世显赫的达官贵人。这里,一壶酒就是平常百姓好几年的开销。更别说,那一桌子慢慢的美味佳肴了。

    封沐汶他们所坐的地方,能把整个墨水山涧看得清清楚楚。唯一看不到的,只有那些面对着街上的元女。能看到的,也就是那些人的背影了。

    封沐汶有点无趣:“唉,本以为进来了就能看到那些美女。谁知道,会是这个情景。”

    “呵呵!没有佳人在怀,大皇子是不是有点按耐不住了。”恭夜习调笑着。

    “可不是,看来,咱们还得要站在西楼下面,才能看得到诸位美人呢。”封沐汶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西楼的确是观赏的最佳位置,只可惜西楼今日不待客。”区区一个西楼,胆子不小。还说什么东牧国之人,不可入内多么可笑,难道他们就不是东牧国的人么?

    恭夜珏低头,自顾自的喝着酒,也懒得理会他们。

    痕易蹙眉,似乎是在思考事情。恭夜珏余光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继续喝着酒。

    “接下来呢,就是我们这八位元女表演才艺的时候了。只有最后一名胜出者,才能跟繁芯小姐比试。不知道今年的元女头魁,花落谁家呢?”

    方帕掩住嘴角的笑容,楼上的娇娘,指了指楼下的那八位元女。

    穆繁青心里隐隐的有点着急,四娘不是说已经准备好了么?怎么,穆繁芯那边,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再这样下去,她还是要输给穆繁芯。怎么可以,再让这样丢人的事情发生呢?

    “你们说,今年的元女头魁,会是谁呢?”封沐汶好奇的问,以往都是穆繁芯。这个穆繁芯,也的确拥有足够的资本。容貌惊人、才艺惑人、身份诱人,谁要是娶了她就相当于是娶了整个穆府。

    “穆繁芯呗,每年不都是她么。”恭夜习喝了口酒,穆繁芯虽美,可却不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恭夜习对她的兴趣,也提不起来。

    “我也觉得会是她。”从进墨水山涧开始,恭夜幕的目光就一直放在穆繁芯身上。他一向喜欢漂亮的女人,美色当前,他怎么能不好好的欣赏呢。

    “痕大人、四皇子,你们觉得呢?”封沐汶好笑的问。

    恭夜珏摇头,表示没兴趣。

    “在痕易眼中,每个女子都是美人。实在是,分不出谁是谁。”痕易委婉的带过,穆繁芯也好、元女头魁也罢,跟他都没有关系。

    封沐汶嗤笑了一声!

    另一边,白禾仪激动的盯着自己的女儿,她的女儿年年都是元女头魁,今年自然也是一样。嗔怒的瞅了一眼对面坐着的穆樊涛,见穆樊涛一副什么都不关心的样子,只顾着喝酒。

    白禾仪就一肚子的火,没好气的抬手就朝着穆樊涛的脑袋拍了过去。

    穆樊涛吃疼,不满道:“母亲,你干嘛啊?”

    “哼,你个臭小子,三天两头的不见人影。这好不容易回来了,又整天无所事事。你看看你妹妹,呆在闺阁里都比你强。”

    “母亲,我又不是女人,怎么去选元女?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我无所事事呢,说不定你儿子我在做一件很大的事呢。”母亲也真是的,每次回来都要向着繁芯说话。虽然繁芯的确是很厉害,很不错,可是这不代表他就是窝囊废呀。

    而且,他的确是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不是刚把事情办完回来么,消息也带回来了。好不容易能回家休息,母亲还说他无所事事,真是让他一肚子的不满意。

    “你在做什么?”听他的意思,好像在做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似的。

    “母亲,官场上的事情呢,您还是别管了。您呢,只需要把所有的心思放在繁芯身上就行了。元女节后,就是各位皇子选妃的日子。

    您该关心的,是应该选择哪一位皇子作为繁芯的夫婿。而不是,处处找我的不是。”这可是穆府最重要的事情,可不能耽搁了。

    “我当然知道,最近我也在想,到底哪一位皇子最适合繁芯。我打算,把繁芯嫁给太子,你觉得呢?”只要繁芯嫁给了太子,那她就是太子妃了,再过几年等到皇上驾崩了,那繁芯就会是皇后。

    “除了太子、四皇子之外,我觉得五皇子、九皇子不错。现在朝堂上,能说得上话的,只有这四位皇子。”

    想了想,穆樊涛开始分析起来:“太子虽然得宠,可是终究能力有限,迟早有一天会被其他几位皇子拉下来。四皇子为人冷酷无情,本事也不小,就是不得皇宠。

    五皇子为人轻佻,府上已经有好几个美娇娘了。就算娶了繁芯,也不一定只宠爱她一个。以后若是有比繁芯更为美貌的女子,说不定他会移情别恋。

    九皇子性情倒是温润如水,待人也不错,也比较深的皇上的喜爱。只不过,九皇子无心皇位,一心喜欢的只有音律什么的。”

    “照你这么说,芯儿能嫁的,就只有九皇子恭夜零了?”如果只有恭夜零这一个人选的话,那回去要好好的跟相爷商讨了。

    “也不尽然,或许四皇子也能成为我们的后盾。”现在情势不明,反正再过几天,他们几个就会去穆府。也正好趁那个时候,好好的观察一下他们。

    穆樊涛有时候虽然有点无理取闹、脾气也比较火爆。但是分析起事情,还是有点道理的。

    看来,还是要跟相爷商量,看看他的意思。现在,还是专心眼前的事情吧。白禾仪注视着对面的墨水山涧,一个穆繁青,也配跟繁芯斗,不自量力。

    穆繁芯等的都有点不耐烦了,那八个元女长得都没有她漂亮,才艺也没有她好,怎么配得上元女这个称号呢。

    “娇娘,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穆繁芯不耐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