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再等一下吧,马上就好了。”这个穆繁芯怎么还是没耐心,如果不是之前相爷交代过,她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她还不是只仗着一张脸才混到现在,娇娘心里对穆繁芯也还是有点怨言的。每年都要看她的脸色行事,能对她有什么好感啊。

    穆繁芯哼了一声,继续看着下面。她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摆放着的灯笼,里面的火光一闪一闪的。

    一号墨兰可谓真的是秀雅绝俗,灵动的双眸噙满了笑意。秀美的脸上,挂着两朵红云。那粉色的罗裙穿在身上,宛若花中仙子。长长的衣袖一摇一摆,袖子上绣着的花纹煞是好看。

    在她面前,高竖着一幅画卷。墨兰表演的,便是书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墨兰也终于画好了自己心中的风景。那是一幅墨黑色的山水丹青,高高耸立的山峰,被一团迷蒙的雾笼罩着,似梦似真、如梦如幻。

    让人无不拍手叫绝!

    二号长兮,表演的是琴技,有了之前穆繁芯表演的那个,所以大家对她的琴技也多了几分看法。她表演的这个,就有点吃亏了。很不荣幸,她出局了。

    紧接着,是诗词、唱歌、弹琵琶,那些人等着的都是穆繁芯,对这些哪里还有兴趣。所以,也还是出局。

    整个墨水山涧,只剩下穆繁青和墨兰,再加上楼上的穆繁芯三个元女了。

    穆繁青心里非常的忐忑不安,她不懂,为什么到现在穆繁芯那边还是没有行动。难道说,是四娘在骗她,想要让他出丑?

    可恨,如果今天还是穆繁芯得了头魁,她一定不会放过君慕容和穆繁蕊的。穆繁青紧张的额头上,都开始渗出了汗滴。

    “小姐,已经快要结束了,我们还不行动么?”红霜有点着急。

    穆繁城喝着茶,仿佛外面的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

    “小姐?”

    “红霜,不要着急。等到穆繁芯得了头魁之后,我们再出去。”已经到手了的头衔,却在下一秒就要失去了。这样的话,应该会让她看到穆繁芯那失落伤心的表情吧。

    穆繁青上前一步,她表演的是跳舞。她的衣服,从后面飞出了两条彩带。刚刚的裙子,在下一秒已经变成了跳舞的服装。

    只是如此,就惹得下面一片热烈的叫声。

    穆繁青魅惑的笑着,腰肢随着乐曲摇摆着。那纤细的腰肢,仿佛是在风中飘扬着的柳树枝。衣服上的金色蝴蝶,一闪一闪的夺人眼球。

    “好啊好啊!”

    “真不愧是穆府的大小姐,真的是太漂亮了!”

    “厉害厉害!”

    ……

    穆繁青偷笑着,她的这支舞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了。就算是闭着眼睛,她也能跳出来。可是下一秒,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的脚扭了,不能跳了。

    穆繁青跌坐在地上,脸上尽是痛苦之色。

    “穆小姐,你没事吧?”墨兰急忙过去,担心的问道。

    “我的脚,不,我不能在这里倒下。”就算再疼,也一定要跳下去。在墨兰的搀扶下,穆繁城站了起来。

    又转了一圈,穆繁青已经疼的眼泪都下来了。猛然间,她从楼上摔了下去。

    “哎呀!”

    “青儿!”

    “大姐!”

    对面的就楼上,夏老、何玉琦、穆繁蕊等人见穆繁青从楼上摔下来了,急忙站了起来。穆繁蕊面前的茶杯,也因为她的动作有点过大,摔在了地上。

    “小姐,你看!”红霜指着对面,穆繁青正抓着扶手,而且力气好像也快要透支了。

    穆繁城瞅了一眼,眉头皱了起来。这是要逼她尽快出场的意思么?唉,算了吧,还是过去帮她一下,救她一命吧。现在穆繁青还不能死,她要是死了,谁来帮她一起报复穆繁芯呢。

    人人都在担心穆繁青,也有好几个人过去想要抓住穆繁青,可是穆繁青的手慢慢的开始滑落。脚踝的疼痛,已经让她忍受不住了。

    眼看着手就要松开了,穆繁青着急的叫着:“救命啊,救救我!”

    谁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一时间都愣在了那里。

    穆繁芯站在上面,在心里说着:“掉下去,掉下去!”只要穆繁青死了,就剩下穆繁蕊和穆繁城了。

    穆繁青也真够没用的,跳一支舞也能跳的掉下楼。废物就是废物,穆繁芯冷眼旁观。见娇娘转身下楼,穆繁芯急忙过去拉住她:“娇娘,你要去哪里?”

    “当然是去救人了,她可不能在我墨水山涧出事啊。”

    “不行,你不能去。”穆繁芯眼中闪过一丝凌厉,“因为,我要让她死。”

    娇娘瞪大眼睛,仿佛这话不是从穆繁芯的口中说出来的。“芯儿,你说什么,那可是你的大姐啊。”

    “哼,她只是我的敌人。娇娘,你去假装救她,然后把她给我推下去。”狠戾的话语,从这位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口中说出来,竟然是那么的让人心悸。

    娇娘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芯,芯儿…”

    “娇娘,若是你不想让你跟我父亲的事情被拆穿,就按我说的做。否则,后果你知道的。”穆繁芯厉声说了句,重新走到楼上,盯着穆繁青。

    “救命,救我,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为什么都没人过来救她,她还没有得到头魁,她怎么能死呢?

    一定,一定是穆繁芯那个贱人想要害她。

    “穆小姐,抓住我的手,千万别放开啊。”墨兰紧紧地抓着穆繁青,生怕她从这里掉下去。跟穆繁青站在一起的人只有她一个,要是她死了,说不定她就会成为嫌疑犯,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忽然,一只带着翡翠玉镯的手伸了过来。墨兰一喜,“娇娘”

    娇娘对着她笑了笑,然后以别人看不到的角度,掐了一下墨兰的腰。墨兰一痛,手一松,穆繁青直接掉了下去。

    “你…居然…”

    “啊~”

    “掉下来了!”

    “快让开!”

    ……

    难道她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

    忽然,空中出现了一条白绫。一抹白色的身影从西楼的方向飞了出来,那银白色的长发被风吹扬着,在空中划下了一条美丽的弧线。

    白衣女子在空中飞转了一圈,抓住白绫挥向快要坠地的穆繁青。白绫缠绕住穆繁青的腰,把她往上一拉。穆繁青本以为必死无疑的,谁知道她在快要坠地的那一瞬间,又飞了起来。

    眼看,穆繁青就要撞上白衣女子,只见那女子双手一推。白绫挥舞着的瞬间,穆繁青已经平稳的落在了对面的西楼。

    而白衣女子,则飞落在了墨水山涧的最上方。

    一袭白衣,被夜风吹得簌簌作响。那头银白色的长发,映衬着背后那轮皎洁的月亮。脸上的面纱,被风吹落,露出了那绝美的容颜。

    清冷的双眸,似乎是在笑,却又好像没有笑。站在墨水山涧的楼顶,俯视着下方的一切。

    穆繁城冷笑着,穆繁芯啊穆繁芯,你可真是心狠。居然看着自己的姐姐要坠楼,还是那么的无动于衷。你一定是在想着,若是此刻穆繁青坠楼了,那该有多好吧。

    只可惜,我绝对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

    穆繁城纵身往下一跃,停在了半空中,背对着穆繁芯。

    穆繁芯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出来破坏她的计划。看着眼前的这个陌生女子,穆繁芯恨不得上前把她给千刀万剐。

    “你是谁?”穆繁芯问。

    下面的人,在看到穆繁城的容颜时,几乎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漂浮在半空中的,这哪里是人啊,简直就是天上的仙女啊。

    “仙女!”

    “神仙啊!”

    “我的天,这也太美了吧。这是哪里来的美人儿,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娇娘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她这一生见过多少美人,可是今天她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美人。

    她面前的这人,不,她根本就不是人。如玉脂般的雪白的肌肤,如血一样嫣红的双唇。银白色的长发飘散在身后,那深邃的黑色双瞳,虽然笑着,可是那眼底却隐藏着深沉的绝冷肃杀。精巧细致的容颜,在月光的照射下,更是惑人心神。

    飘逸着的白衣,如同在空中静止着的雪花。尤其是她腰间那长长的流苏,一晃一晃的,美得让人说不出话来。

    本就是处着看热闹的心情才出来的封沐汶等人,再看到穆繁城的那一瞬间,竟然也失了心神。这个女子,真的是…

    恭夜珏那冷酷的眸子,终于有了一丝光彩流动。

    “我的天哪,这位是哪家的小姐啊?”封沐汶目不转睛的盯着空中的穆繁城。

    恭夜习、恭夜幕二人,更是好像有了心灵感应似的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点头,有同时摇头。

    痕易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诧异,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女人,对他来说,就像是衣服,随手随脱,一点也不重要。在他心里,只有晁南。

    穆繁城一转身,脸上立刻重新戴上了一块面纱。很多人,都没有看到她的容貌。而坐在墨水山涧里的人,也只能看到她的一个背影,看不到她的脸。

    “我,是来夺魁的。”穆繁城看着穆繁芯的脸,一字一顿的说着。

    “哦,这位小姐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啊?”娇娘立刻上前,笑着问。

    穆繁城冷冷的目光扫了她一眼,“难道,无家无名之人,就不能参加元女头魁选拔?”带着质疑的语言,仿佛是冰冷的刺陵,刺在娇娘身上。

    大夏天的,娇娘竟然觉得有点冷。

    “当然,当然不是了,只要你有才有艺就能参加头魁选拔。只是,只是我们已经到了尾声了。而且,只剩下墨兰小姐与繁芯小姐。”

    娇娘咽了口唾沫,“这位姑娘,若是要夺魁,还望三年后再来。今年,很抱歉!”

    “哦,你的意思是,我已经没机会了?”逼人的目光带着丝丝杀意,飘在空中的穆繁城慢慢的下降,脚尖踮在扶手上。

    “不,不是,我…”

    不等娇娘说完话,穆繁城对着下面的人道:“你们说,我有资格参加今年的元女头魁选拔么?”

    刚刚也有不少人都看到了穆繁城的脸,再加上刚刚穆繁城在空中飘舞着画面,下面的人立刻兴奋的叫着:“有,有,有!”

    穆繁芯的脸,刷的一下变得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