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一曲终了,竟然有不少人随之落泪。悲伤的曲子,带起来的气氛也是悲伤的。今日,明明是个欢乐的节日啊。

    娇娘眼眶亦是通红,用手帕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听着她的曲子,她仿佛想起了自己的从前。每个人都有一段尘封的过去,她也不例外。

    穆繁芯重新抱着一把琴走了出来,白溪魔女的曲子在她听来,也不过尔尔。想要跟她一起比赛音律,那她真的是自找死路。

    “繁芯小姐,在下已经表演完了,接下来就看小姐你的了。希望你,不要让大家失望才行。”她的曲子吹完了,也希望能够听到穆繁芯能够弹出让人喜悦的曲子。就看她,能不能把大家从这份伤感中解脱出来了。

    很多人,已经沉浸在深深的悲痛中无法自拔。谁还有那个心思,去听她的曲子,都顾着擦眼泪呢?

    听着白溪魔女的曲子,让下面观看的那些人想起了自己最亲最爱的人、也想起自己曾经的过去。每个人的过去,都值得让他们流眼泪。

    娇娘站到一边,让人把桌子准备好。

    “我下面弹得这首曲子,叫做醉清风。”可恶,那些人怎么回事。不过是一首曲子啊,怎么哭成这样,一点骨气都没有。还有这个白溪魔女,究竟用的是什么手段,居然让那些人全都跟着痛哭流涕。

    红霜躲在西楼楼阁的后面,她蹲在那里不停的扇着一个小火炉。火炉上,正炖着什么。“哼哼,这是小姐专门配置的不停泪。无色无味,只在空气里。只要一沾上,那眼睛就会酸疼无比,眼泪自然也就会掉下来。”

    不过这并不像是辣椒水那样,让人眼睛酸辣。它的效果要比辣椒水高多了,用了这个就跟是自然哭泣一样。一点都让人看不出,他们是中了什么奇怪的药。

    主人也太聪明了,居然会想到这个法子。接下来,她倒要看看穆繁芯如何用曲子,止住这些人的眼泪。

    这个是在空气中传播的,只要是西楼和墨水山涧附近的人,都会中招。当然也包括坐在对面的穆府等人,还有穆樊涛母子两人。

    白禾仪不停用袖子擦着眼泪,可是刚擦完了眼泪又掉下来了。她不想哭的,怎么回事?还有樊涛这小子,他又有什么好哭的?

    有武功底子的人,当然不会因为这小小的不停泪痛哭流涕了。但是有一个人就有点例外了,那就是太子恭夜幕。他除了整天搜罗美女,和纸上谈兵之外,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穆繁芯不管那些人现在的心情如何,她开始弹奏着她的醉清风。曲子悠扬、淡浅如风,仿佛真的是让人喝醉了一般。

    果然,有些人已经抬头看向了穆繁芯。想笑,可是那眼泪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仿佛是撇去了一片尘世喧嚣的琴声,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一探曲子中的真意。琴声望幽山远、清澈如水,又好像是洗涤了一切的尘埃。

    琴声落,掌声起!

    穆繁芯谦逊有礼的站起来,抱着琴:“拙略的琴技,让大家见笑了。不知,白溪姑娘可否满意小女的琴声?”

    眼中满满的都是自傲的神色,穆繁芯藐视着站在白绫上的穆繁城。

    “虽然动听,可却失了灵魂。繁芯小姐,你的琴声的确是恨拙略。”傲慢的神情,仿佛冻结了一切。对于穆繁芯的琴声,穆繁城很是不屑一顾。

    “额,这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啊?”娇娘没有办法了,她们两个人的曲子都很让人沉醉。穆繁芯的清雅,让人莫名的有一种好心情。白溪魔女的暗沉,让人听了也随之落泪。

    两首曲子,都堪称一绝。这让她,如何去点评,如何从她们两人中间,选拔出今天的头魁呢?

    “不知道大家更喜欢哪一首曲子呢?到底,谁能成为今天的元女头魁呢?”既然她不能决定,那就把这个决定交给大家吧。

    下面立即开始叫着:“当然是繁芯小姐了!”

    “不不不,是白溪魔女,白溪魔女才是当之无愧的元女头魁。”

    有些人力挺穆繁芯,也有人力挺白溪魔女。场面,一时间混乱了起来。

    娇娘无语,这到底该如何是好啊?

    封沐汶忽然大叫道:“既然两位都是以曲夺魁,那倒不如去请一个擅长音律之人,给两首曲子做出点评。胜出的那位,自然就是今日元女头魁了。”

    他这话一出,立刻有人开始附和着。

    “可是,上哪里去寻找一个精通音律之人呢?”娇娘又开始犯愁了,她们的墨水山涧里虽然也有不少精通音律之人,可那些人又怎么有胆量去点评呢?

    一个是东牧国第一丞相府的千金,一个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江湖侠士白溪魔女。无论说谁赢了,那另一个必定会想方设法的去报复。届时,可就不是一两条人命这么简单了。

    楼下的那些人,也只是平明百姓而已,他们哪里晓得什么音律、琴弦。他们只要懂得欣赏、懂得去听就足够了。

    一身同样白衣的恭夜零,从人群中一跃,落在了墨水山涧那头的白绫上。“既是音律,又怎么少的了夜零呢?”

    “原来,竟是五…五公子。”娇娘呆了呆,想不到这小小的元女节头魁选拔,不仅是吸引了白溪魔女,居然连皇子都被吸引过来了。

    为什么今年的元女节,一点也没有往昔的平静呢?娇娘心里,暗暗的叹着。

    “是在下,多谢娇娘。若是娇娘不嫌弃,今日这两位姑娘的曲子由我来点评如何?”恭夜零暖暖的笑着。

    “既是如此,那再好不过了。”怎么说他恭夜零也是个皇子,丞相大人也不会拿他怎么样。相信这个白溪魔女,也应该不会因为失去了一个元女头魁就跟皇家的人起冲突。这样,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恭夜习不满道:“只要一听到好的曲子,九弟就耐不住性子了。”他就不明白了,这些东西有什么吸引人的。真正吸引人的,是那高高在上的皇位、还有源源不断的美酒美人。

    “九弟向来都是如此,我也想听听九弟对着两首曲子有什么样的点评。”恭夜幕笑着。恭夜零酷爱音律,对皇位也是无心,就算他那母后再怎么逼着他去争夺皇位。到时候,他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个九皇子倒是与众不同,这般儒雅温和的男子,绝对不会是一个好的皇帝人选。作为一个帝王,首要条件就是要断情绝爱,九皇子一看就是性情中人。让他绝情绝爱,应该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以后若是晁南与东牧打起来,相信他们也不会成为对手,封沐汶笑着。少一个敌人,就是多了一个朋友。

    “五公子,那您觉得小女与白溪姑娘吗,究竟谁能夺得头魁呢?”太好了,若是五皇子来点评的话,那她一定会是今年的头魁。

    五皇子跟穆府的关系也算不错,他也是认得她穆繁芯的。看来,这元女头魁已经是她的囊中之物了。

    红霜也停止了手中正在做的事情,炉子已经熄灭了,还在冒着烟。她并没有出去吗,还是躲在那边悄悄的看着。

    穆繁青蹙着眉头,五皇子应该不会偏袒穆繁芯吧。那这样的话……

    穆繁蕊心情也非常的沉重,为什么那盏灯笼还没有爆裂呢?会不会,是哪里出问题了?瞄了一眼旁边的母亲,穆繁蕊隐隐有点担忧着。

    “白溪姑娘的曲子的确不同凡响,可否告知在下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已经打算回去的他,无意中听到这样令人伤感的曲子,也不由得停下脚步侧耳倾听。

    从她的曲子中,他听出了无限哀思、还有隐藏在里面的一丝丝恨意。整首曲子,哀婉凄绝、令人恸心。他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曲子,莫名的,他为这个奇女子感到有点心疼。

    “悲离殇!”

    恭夜零大概也猜到了,今日能听一曲悲离殇,恐怕日后他的心中再无其他了。“好一曲悲离殇,悲从中来、听者流泪,然而这曲子中却又带着一股顽强不屈的刚烈之风。可谓是曲中极品!”

    穆繁芯的脸一沉,他这话什么意思?

    “然而,繁芯小姐的曲子可谓也是曲中极品!”恭夜零的视线转移到了穆繁芯身上。

    忽然接收到恭夜零温和的目光,穆繁芯的心猛地一颤。恭夜零一表人才、相貌俊美、而且性子温润如水,是所有官家小姐心中的爱慕对象。

    那棱角分明、就跟刀削般的俊美脸庞,一双柔情的能滴出水的深邃双眸,如同那夜空中不停闪耀着的星光。一袭白衣,随着也风的舞动而舞动。他那一头墨发,被发带高高束与头顶。宛若出尘的仙人,令人不忍移开视线。

    穆繁芯红着脸:“公子过奖了!”

    “只是,这曲子中缺少了一种灵魂。虽空净如山泉,可是却是一汪被泥土染黑了的泉水。干净,却又污浊。醉清风醉清风,清风未醉人已醉。曲子不醉人,醉人的只是眼前的人罢了。”

    变相的,尽管恭夜零贬低了穆繁芯的琴技,却又把穆繁芯的容貌给捧了上去。这样一来,两边不得罪。

    穆繁芯也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生气,他在夸自己比白溪魔女漂亮。可是,他同时又在否定她的琴技。

    恭夜零对音律的酷爱,她是知道的。他既然能给出这样的点评,相信也是自己的曲子不足。“多谢公子点评,小女子会意,日后定会苦练琴技!”

    琴艺可以练,这容貌能练出来么?

    “所以在下认为,今年的头魁是,白溪姑娘!”恭夜零不再看穆繁芯,转向了穆繁城。

    “什么?”穆繁芯一脸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