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白溪魔女!”

    “白溪魔女!”

    ……支持穆繁芯成为元女头魁的人,在听到恭夜零公布的消息后,无一不感到震惊。在他们心中,只有穆繁芯才是真正的元女头魁。

    但是他们心中又开始迷恋白溪魔女,不管是她的容貌、还是她的琴技,都要略胜一筹。所以那些人并没有太多的异议,别人叫什么、他们便叫什么。

    穆繁芯死死的盯着恭夜零,就好像刚刚那话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一样。怎么可以这样?明明,明明她才是头魁,凭什么她要把头魁让给一个半路杀出来的莫名女子。

    难道,就因为她是白溪魔女?白溪魔女又如何,她有什么能够比得上她穆繁芯的?

    娇娘拉了拉穆繁芯的胳膊,穆繁芯没有动。穆繁芯眼眶通红,她不甘心,她怎么能够甘心呢?

    上前一步,想要让恭夜零收回那句话。

    她身边的那盏灯笼,竟然在这个时候燃烧了起来。里面的蜡油瞬间四处飞射,如同在深夜里盛开的一朵火花。穆繁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滚烫的蜡油,就这样飞溅到了她的脸上。

    “啊~我的脸,我的脸~”穆繁芯惊恐的捂着自己的脸,上面那灼热的温度烧的她生疼。

    紫色的纱巾不小心沾到了火苗,火势瞬间烧了起来。场面,开始混乱。有些人叫着叫着,急忙的逃走,生怕那火会烧到自己。

    火苗爬到了白绫上,烧断了绑在扶手上的白绫。穆繁城蹙眉,立马飞跃到了半空中。那火苗燃烧速度非常的快,眨眼间白绫已经被烧了一半。

    墨水山涧上,娇娘等人焦急的给穆繁芯灭火。穆繁芯疼的在地上打滚,身上的衣服已经变得乌黑不堪。

    穆樊涛、白禾仪见状,急忙跑过去。穆樊涛会功夫,从楼上直接飞到了对面。

    “繁芯?”

    “哥,我,我的脸,我的脸,快帮我。”穆繁芯大叫着,不要,她不能没有这张脸,她的脸不能毁。她的一切,都是因为脸。

    “没事的,没事的,别担心。”穆樊涛颤抖着手,心里已经急得快要死过去了。

    穆繁青看穆繁芯正处在一片火海里,心里早就已经乐开了怀。什么叫做恶人自有恶人磨,这就是。“你真是活该,你不就是喜欢你的脸么。今天,就要彻底的把你毁掉。穆繁芯,这可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们。”

    四娘的手段还不错嘛,这下穆繁芯不但得不到元女头魁,还要从此毁容了。只是单单的想着,穆繁青就觉得大快人心。

    夏老脸上也满是焦急,“快去,快去救人。”夏老对身边的侍女叫道。

    穆繁蕊、何玉琦、君慕容三人彼此的看了对方一眼,君慕容朝着穆繁芯点点头。

    “三姐,你们快去救人啊…快,快去…救人…”渐渐地,穆繁蕊说话越来越没有力气。站着的穆繁蕊,身体缓慢的往后倒去。

    “繁蕊!”

    “四小姐!”

    就楼上因为穆繁蕊病情的突发,场面也迅速的开始混乱。侍卫已经急忙把昏迷的穆繁蕊抱在怀里,迅速的往楼下跑去。

    “快让开,快让开!”侍卫叫着,从那些人中硬是挤出了一条道。

    先是穆繁青坠落、紧接着穆繁芯失去头魁,被火烧、随后又是穆繁蕊病情复发吗,生死未明。一向被人视为圣地的穆府,此刻倒是热闹了。

    恭夜珏冷眼旁观,反正穆府的事情跟他也没什么关系。

    恭夜习、恭夜幕、封沐汶三人也开始惋惜,好好的一个美人儿居然就这样毁了容了。尤其是恭夜幕,心里对穆繁芯还是有点眷恋的,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毁了容。一向爱惜美人的他,眼中满是疼惜。

    “走,我们过去帮忙。”恭夜幕刚走了一步,就被恭夜珏给拦了下来:“四弟,你这是做什么?”

    “兄长,别忘了我们的身份,我们是微服出访。再加上,现在使臣也正在这里,若是我们暴露了身份,后果不堪设想。尤其是现在正是几个国家签订和平条约的时候,我们决不能惹事。”不过是一个区区的穆繁芯,用不着几个皇子还有使臣一同出马吧。

    “是啊兄长,我们不能因小失大。届时,父皇肯定会生气的。”恭夜习也劝着,美人虽好,那也是暂时的。没了一个穆繁芯,又多了一个白溪魔女,也不错。而且看起来,这个白溪魔女让他更感兴趣。

    “那,好吧。也没什么可看的了,我们回去吧。使臣大人,应该也累了。”红粉佳人啊,就这样香消玉殒了,可惜啊可惜。

    封沐汶倒是没什么意见,走了几步,发现身边好像少了什么。四处的看了看,才发现痕易不见了。封沐汶急问道身边的小厮:“痕大人呢?”

    “回禀大皇子,宰相大人有事先离开了。”

    “哦,有说是什么事情么?”痕易初来东牧国,会有什么事情呢?

    “这个,他没有跟属下说。”

    “知道了,先回去。”封沐汶心情有点不悦,目光在接触穆繁城的时候,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恭夜幕三兄弟已经走远了,封沐汶连忙疾步追了过去。

    在娇娘她们的救助下,墨水山涧上面的火总算是北灭掉了。可惜的是,穆繁芯的脸已经有好几处烧伤。胳膊上,也被烧红了。

    紫色的纱衣,也变成了黑色。穆繁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跟劫后重生似的。她站起来,双手还是捂着自己的脸。

    “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干的?呜呜,大哥,你,你一定要帮我查出来。”好好的灯笼不可能会突然间炸裂,还把她弄成了这样。

    “好好好,芯儿不怕,哥哥一定会帮你把这个查个水落石出。若是让我逮到了那个卑鄙小人,我一定让她生不如死。”居然敢欺负她的妹妹,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穆繁城已经站在西楼楼顶,盯着对面。

    见穆繁城过去了,恭夜零也飞了过去:“你没有去救人!”

    “我说了我是魔女,我没有必要去救那些不相干的人。”她巴不得穆繁芯痛苦一生,毁了她的容貌,就相当于断了她一辈子的念想。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去救?

    “白溪姑娘很特别,看你的眼神充满着怨恨。不知道姑娘,是否与穆繁芯有什么恩怨?”他很想去,了解这个奇女子。

    “没有,公子多虑了。既然无事,那在下也该告辞了。这元女头魁,来的可真容易。”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名号地位,她只是用了一首曲子就能换来了。什么狗屁头魁,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她只是,不想让穆繁芯得到而已。

    穆繁城转身欲走!

    “白溪姑娘,日后我们还能相见么?”

    “一切随缘吧!”当然能见了,谁让你是东牧皇子。嘴角溢出了一个冷漠的嘲笑,穆繁城瞬间消失在了夜色里。

    喧闹的街道,已经因为那场小火,慢慢的归于平静。那些从墨水山涧下走过的人,脚步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生怕站在下面,会再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穆繁芯已经被人送回了穆府,临走的时候她羞愧的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她里面的衣服,袒胸露乳,一点都不想大家闺秀穿的衣服。反而,像是青楼那些女子的服装。

    路过的那些人,都对着她指指点点,嘴里说着一些污秽谩骂的语句。穆繁芯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当场便昏厥了过去。

    白禾仪又是心疼又是疑惑,那衣服她明明是送给了穆繁城的,怎么会在繁芯这里?幸好这里没有百花香,不然她的女儿今日非要丢了这条命不可。

    从离开墨水山涧开始,白禾仪的脸就一直黑着。今日的屈辱,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尤其是那个途中闯出来,抢了元女头魁的白溪魔女。她才不管她是谁,只要是伤害了她女儿,那人就必须得死。

    白溪魔女,她一定不会放过的。

    恭夜零一动不动的盯着穆繁城离开的方向,一切随缘么?以后,恐怕不能再相见了吧。

    一曲悲离殇、一抹落寞影、一个失心人。

    再看向原本恭夜珏他们所在的位置,那里已经没有了他们的踪影,应该是回宫了吧。那么,他也要快点回去才行。

    那个如同牢笼一样的皇宫,让他非常的讨厌。里面到处都是尔虞我诈、阴谋诡计,这个地方根本就不适合他。

    可是……

    一声无奈的叹息,诉不尽心里无限悲凉。

    夜,已经快要接近尾声。有些熬不住的,也早就回家休息了。尽管如此,街上也还是那么热闹。

    元女节共有三天,第一天是正节,也是元女日。这天晚上墨水山涧会选出元女头魁。

    第二天,就是寻找姻缘的姻缘日。女子们把自己心里理想的未来夫婿写在红布条上,然后扔到城门口那颗苍老的姻缘树上。等到有一天,有缘人捡到那红布条,就是她命中的贵人。这一天,也是非常热闹的。

    第三天,各国来的人就开会陆续的离开。可以说,第三天是一个离别日。同时,也是各国签订和平条约的日子,所以又叫被称为和平日。

    从后面进入穆府,穆繁城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身上的衣服非常的脏乱,红霜也是一样。

    “红霜,一会儿我们去前院看看。”相信现在前院现在已经闹的鸡飞狗跳了吧,穆繁芯没了脸,看她还如何嚣张。

    红霜看得出来,穆繁城今天的心情挺不错的。

    “小姐,你觉得穆繁芯的脸,还能恢复从前么?”红霜也笑着,很难得穆繁城能够心情好,她怎么能不笑呢。

    “这个目前不清楚,如果只是简单地烫伤,穆府少不了会有什么灵丹妙药能够治愈。但如果,是有人故意为之,肯定就不是普通烫伤这么简单了。”

    “那小姐认为是意外,还是人为呢?”

    “哼哼,这个恐怕,只有看了才知道。走吧,我们过去。”穆繁城手上拿着两串糖葫芦,又恢复了‘痴傻’的模样。

    红霜只觉得好笑,小姐的演技可是越来越越炉火纯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