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长琴得到消息,急忙带着御医往家里赶来。

    穆繁城与红霜二人正巧看到,穆繁城急忙跑了过去,拉住穆长琴的衣服:“爹爹,我们来玩捉迷藏好不好啊?你答应要要陪我玩的,不能骗我我哦。”

    穆长琴一见到穆繁城就一肚子的火,一把打开穆繁城的手,直奔向穆繁芯所在的朝霞榭。

    穆繁城跌坐在地上,路过的人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她。似乎是接受不了这些人的目光了,穆繁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一哭,反而让大家更是对她讨厌至极。红霜蹲下身子,将穆繁城抱在怀里,细声的安慰着。

    穆繁城用只有她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去朝霞榭,看看情况。”

    红霜恩了一声,拉起穆繁城,一起往朝霞榭的方向走去。

    朝霞榭内,早就已经乱成了一团,好多人堵在穆繁芯房间门口。朝霞榭与晨露楼简直是就天壤之别,晨露楼里杂草横生,而这里到处都是一片花团锦簇。一个朝霞榭,就已经能够比的好几个晨露楼。

    侍女们倒水的倒水,拿衣服的拿衣服,个个忙得是不可开交。

    白禾仪坐在床边,不停的用冷水擦着穆繁芯的脸。穆繁芯的脸被滚烫的热油烫到,通红一片,看起来甚是吓人。白禾仪的眼泪掉了下来,又怕自己的眼泪弄疼了女儿,她一边哭着一边擦着自己的脸。

    御医给了穆繁芯做了个详细的检查,等到御医出去了,站在门外的穆长琴一脸焦急的问道:“张太医,繁芯怎么样了?她脸上的伤,严不严重?”

    张太医摇摇头,“丞相放心吧,小姐只是惊吓过度,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可是她脸上的伤口,很严重,恕老臣无能为力。只能给她开一点减疼痛的药,她的脸以后恐怕要留下疤痕了。”

    一听到穆繁芯会毁容,穆长琴立刻就急了:“本相命令你,一定要治好我女儿脸上的伤,不然我杀了你。”不行,繁芯绝对不可以毁容,她是整个丞相府的希望,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的。

    张太医一听,连忙跪在地上,“丞相饶命,丞相饶命!”

    穆长琴气愤的拽起张太医,“本相不要你的命,只要你把繁芯的脸治好。本相不仅给你加官进爵,还会好好的奖赏你。若是你无用,那也不用留在这是上浪费米粮。”

    张太医一个劲的在心里叫哭,不是他不想治,实在是他没办法呀。那穆繁芯的脸看似是被热油烫伤的,实际上她是中了一种毒。他只能看出是中了毒,可是具体是什么毒药他是真的不知道。

    “快点给本相去想办法,想不出来,我砍了你的脑袋。”一遇到一些比较困难的病症,他们就说没办法、就说治不好。一定是他们嫌麻烦,不想治疗。国库里的粮食,真是白养这些人了。

    “是是是,下官一定会尽力、一定会想到办法的。”张太医吓得连路都走不稳了,他一瘸一拐的往外面走去。

    张太医走了几步,穆长琴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迅速的走过去,掐住张太医的脖子,怒声道:“本相最后再警告你一句,若是这件事宣扬出去了,你就等着给你一家几十口人收尸吧。”

    张太医连声说是,连滚带爬的滚了出去。

    穆樊涛也把那身被火烧坏的衣服换了下去,衣服一换好,他就火急火燎的跑到了朝霞榭。一到那里,就看到怒气冲冲的穆长琴。

    “父亲,芯儿怎么样了。我刚刚……”

    不等穆樊涛话说完,穆长琴就一巴掌打了过去。勃然大怒道:“你是怎么保护你妹妹的,她被热油溅到的时候,你在哪里?啊,若是芯儿出了什么事情,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父亲,儿子已经尽力了。事发突然,我们谁都没有料到繁芯面前的灯笼会突然燃烧起来。而且,里面明明应该是蜡烛,怎么会变成滚烫的火油呢?”

    穆樊涛自知理亏,也不敢多生事端。事故发生的时候,他已经飞快的冲过去救人了。可恨的是,那火燃烧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你说什么,蜡烛变成了火油?”居然有人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行凶,做手脚。娇娘那么小心的一个人,怎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是啊父亲,更让人奇怪的是,明明只是一点点的小火,可是却怎么灭都灭不掉。最后还是在墨水山涧的人帮忙下,才灭了火。不然,我们早就已经被那把火给烧死了。”

    “你迅速带人去墨水山涧查,把所有嫌疑人全都给抓过来,我要一个个的审问。”

    “父亲,其实最让人怀疑的,就是那个白溪魔女。就是她一出现,才让那个灯笼燃烧起来的。”说起白溪魔女,穆樊涛就一肚子的火。

    穆长琴回府的这一路上,他也不是没有听到过一些消息。他甚至还知道了今年的元女头魁不是穆繁芯,而是那个白溪魔女。区区一个白溪魔女,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敢对他穆长琴的女儿下手。

    穆长琴陷入了沉思,之前东牧皇一直想要去找到这个白溪魔女,让她归顺东牧。曾经,东牧皇也让他去调查过这个人。

    可是自从两年前,白溪魔女一站群雄过后,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她整个人,就好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今天,她赫然出现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还夺得了元女头魁。难道她只是闲着无聊,出来打发时间的?

    还有,为什么之前几年她没有来参加元女选拔,偏偏是今年才出现呢?这让穆长琴百思不得其解,想了半天,他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这件事,还是有必要跟皇上禀告的。

    穆繁城、红霜躲在门口,看着里面的那些人忙来忙去,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这丞相眼中当真是只有穆繁芯一个人,他其他的两个女儿,一个差点从楼上摔死、一个还在病床上躺着,可是他眼里心里有的只有穆繁芯这个女儿。”

    红霜鄙夷的盯着穆长琴那张伪装过的脸。穆繁芯的命就是命,穆繁城、穆繁青、穆繁蕊的命,就不是命了?

    穆繁城冷哼一声,“他看中的,不过是穆繁芯的那张脸。刚刚太医的话你也听到了,她的脸恐怕不是那么好恢复了。戏也看完了,走吧,该回去休息了。”

    红霜转过来看她,“小姐,不去夏老那边看看么?听下人说,夏老曾经让人过来找过你。如果你不过去的话,他们会不会把目标转移到你身上?”

    “这个我倒是没有想到,好,我们先去看看夏老,让她安心。”幸好她带着红霜出来了,因为穆繁芯的事情,她把这些都给忘了。夏老虽然不会怀疑她,不代表其她人就不会。

    尤其是白禾仪和何玉琦,她们两个的坏心眼儿最多了。

    夏老正在穆繁蕊那儿,穆繁蕊从昏迷过后,就一直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这让夏老非常的担心。

    “不是说太医来了么?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见到太医的影子?”夏老满是担忧,还有繁芯那边也不晓得如何了,那火烧的严不严重。这里,她又走不开,还有繁城,也不知道回来了没有。

    这四姐妹,摔伤的摔伤、昏迷的昏迷、失踪的失踪、被火烧的被火烧。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人省心啊。

    长穗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附在夏老的耳边说道:“夏老,繁城小姐已经回来了。”

    “哦,繁城回来了?她人在哪,有没有什么事情?”夏老一听说穆繁城回来了,连忙激动的站了起来。还好,还好繁城没什么事情。她可不想再失去她一次了,几年前的那一次,已经让她够痛苦的了。

    穆繁城被红霜搀扶着走进房里,红霜的眼睛通红,好像刚刚哭过一样。而穆繁城,身上的衣服全都是脏乱的,而且手背上也多了几道伤口。看起来,就好像刚刚被人打过一样。

    “繁城,你怎么弄成这样了。”夏老一见到穆繁城这个样子,眼眶也变得慢慢红了,眼睛里隐隐约约闪着一点泪光。“红霜,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跟繁城在一起的么?”

    红霜哽咽着:“小姐,小姐刚刚遇到了相爷,想要跟相爷玩耍,可是被相爷一下就打开了。这才,这才弄成了这副样子。”

    “什么?这真的是长琴做的,他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我,我找他去。”夏老说完,就要外面走去。

    红霜迅速的拉住了她,“夏老,是小姐不懂事。三小姐伤的那么严重,相爷焦急也是应该的。可能,是因为小姐太过顽皮了,所以相爷才会不小心推到小姐的。”

    “那穆繁芯就是人,我们繁蕊难道就不是人么?呜呜,我可怜的孩子,夏老,你可一定别走,留在这里。繁蕊已经失去父爱、已经失去健康了,她,她不能再失去您了。”

    君慕容痛哭着,心里却高兴的要命。穆繁城不被待见,穆繁芯又毁了容。这下,还有谁能跟她的繁蕊想比呢?就算还有一个穆繁青,但是她们绝对不会把她放在眼里的。

    夏老听了红霜的话,心情本来就已经很糟糕了。再加上君慕容在一边煽风点火,夏老已经气急。一个劲的要去找穆长琴把话说清楚,红霜、君慕容等人又一个劲的拉住她不让她走。

    病床那边,传来了一声虚弱的声音。这才把拉扯在一起的几个人分开,君慕容、夏老连忙走到床边。君慕容担忧道:“蕊儿,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还有,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母亲,奶奶,我,我这是在哪啊?”迷茫的双眸,四处的打量着周围。

    “我们在家呢,这是你的房间啊。”君慕容擦擦眼泪,拉住穆繁蕊的手,安慰似的拍着她的手背。

    穆繁蕊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穆长琴的身影,不由得失落的垂落了头。“父亲他,还没有回来么?”

    闻言,众人皆是一怔……